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二十一章 驻军人选

第五百二十一章 驻军人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夏天天亮的早,易知足睡的晚,一觉醒来已是七点多,洗漱后来到官厅,早已在官厅等候的燕扬天、冯仁轩两人见他进来连忙起身相迎。

    落座后,易知足便吩咐道:“去找些商人包括本地和外藩的,打探一下萨摩藩的情况,顺带也问问岛津一族的情况,带几个过来,我亲自问问。”

    “是。”燕扬天二人连忙朗声道,出了官厅,冯仁轩才轻声道:“军门似乎是改变主意了。”

    燕扬天点头道:“军门自有分寸,咱们听命行事便是。”

    经过一番详细的询问了解,确证岛津齐兴、调所广乡两人昨晚所说的属实,就连岛津家是秦人的后裔这事也并非信口胡诌,岛津氏确实在多个场合宣称是秦人的后裔。

    萨摩藩与幕府的关系也确实不好,战国末期德川家康在关原合战中击败西军,随后又攻灭丰臣家建立德川幕府,当时的岛津、毛利等大名都是丰臣家的支持者,做为西军参加了关原合战,丰臣家被灭后才勉强臣服德川家,一直以来确实多番被幕府打压和盘剥。

    中午过后,易知足才派人将岛津齐兴带上‘镇江’号,一大早就等着被召见的岛津齐兴心情紧张的登上在他眼里宛如庞然大物一般的战舰,虽然对这艘战舰充满了好奇,他却没有心思打量,如今生死都在人家一念之间,他哪有心思顾及其他。

    进门之后,一眼瞥见易知足端坐在桌子后,岛津齐兴连忙躬身行礼,易知足语气温和的道:“岛津家督无须多礼,坐。”

    听的这话,岛津齐兴一直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回肚子里,落座后,他连忙表态道:“能够加入元奇,是岛津一族莫大的荣幸,也是萨摩藩上下的荣幸......。”

    看了他一眼,易知足才道:“当元奇的利益与倭国、幕府、天皇的利益发生冲突,你如何选择?”

    “首先考虑元奇的利益。”岛津齐兴毫不迟疑的道。

    “加入元奇,成为元奇人,必须时时刻刻将元奇的利益放在首位,局部利益必须服从全局利益,个人利益必须服从集团利益。”易知足缓声道:“如果口是心非,言行不一,做出有损元奇利益之事,元奇会毫不留情的抹杀,你考虑清楚再做决定。”

    岛津齐兴现在哪有的选择,加入元奇是他唯一的活路,当即毫不迟疑的道:“岛津一族愿意加入元奇!”

    “或许你现在是出于无奈,但以后你就会明白,能够加入元奇,对于岛津氏来说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易知足语气淡然的道:“回去准备下,舰队稍后开拔,前往被你们强占的琉球北部五岛,那些岛屿要归还琉球,你和调所广乡随行。”

    随着命令的下达,一队队海军陆战队开始有条不紊的撤回战舰,燕扬天、冯仁轩两人奉命赶到‘镇江’号官厅,待的两人见礼之后,易知足开门见山的道:“原本计划是灭了萨摩藩,如今我改变了主意,很多事情,咱们不好直接出面,但萨摩藩却可以毫无顾忌。”

    燕扬天眼睛一亮,试探着道:“军门指的是.....肥前?”

    冯仁轩却道:“萨摩藩野心勃勃,胆大妄为,又远离大陆,怕是不易掌控。”

    “坐下说。”易知足伸手让座后,才缓声道:“遍观大清四周,能对大清构成巨大威胁的,唯有倭国,之所以急于东征,目的是将倭国变成大清藩属国,以避免西洋各国染指倭国,再则,也是为了让倭国长期维持闭关锁国的状态......。”

    听的这话,燕扬天不解的道:“军门不是勒令倭国开放港口?”

    “开放港口,是指对元奇开放。”易知足道:“对倭贸易必须由元奇垄断,倭国极其善于和重视情报收集,对于西学也有着浓厚的兴趣,兰学——通过荷兰传入的西方科学文化知识在倭国广受欢迎,就很好的说明了这点,要达到对倭长期封锁的目的,对倭贸易必须由元奇垄断。”

    “倭国盛产金银,而且人口不少......。”冯仁轩迟疑着道:“元奇若是长期垄断对倭贸易,怕是会引起朝廷的不满和商贾的攻讦.....。”

    话没说完,燕扬天便满不在乎的道:“若非海军东征,倭国也不可能开国,他们能有什么意见?”

    “无须担心。”易知足道:“我会向朝廷上书陈明个中厉害,再则,长期垄断也无非就是十年二十年,影响不会很大。”

    顿了顿,他接着道:“至于萨摩藩,我们需要的就是一个野心勃勃的萨摩藩,唯有野心勃勃,才能制衡幕府,掌控方面,萨摩藩如今一贫如洗,走私、黑砂糖专营等主要经济来源被截断,唯有依靠与元奇合作进行海贸,才能维持一定的财政收入,要掌控萨摩藩并不难。

    再则,萨摩藩这些年来大肆走私,建立了庞大的走私渠道,通过黑砂糖专营,建立了庞大的销售渠道,这有利于元奇在倭国迅速的站稳脚跟,打开局面,如果说,咱们在倭国需要一个合作伙伴,萨摩藩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听的这番话,冯仁轩心悦诚服的道:“还是军门思虑的周全。”

    “倭国西南四大强藩,萨摩藩为我所用,剩下的就只三藩。”易知足接着道:“肥前藩,咱们不好动手,可以借助萨摩藩之手去掠夺和打压,不过,眼下不急,咱们得先打长州藩.....。”

    打长州藩?冯仁轩一愣,还真抢上瘾了?长州藩离着萨摩可有些远,而且以什么理由去打?幕府方面又会是何反应?

    “西南四藩之所以强,皆缘于海贸与走私,长州藩与朝鲜隔海相望,应该是与朝鲜有着密切的走私贸易。”易知足缓声道:“为了达到长期封锁倭国的目的,长州藩必须打!”

    听的这话,燕扬天一脸的振奋,连忙道:“所谓西南四强藩也不过如此,属下请命前往征伐!”

    “杀鸡焉用牛刀。”易知足含笑道:“原本就计划在倭国驻军,这些任务就交由驻倭部
修佛传记笔趣阁
队,咱们的回师修整,准备南下。”

    一听没他什么事,燕扬天不由的有些沮丧,冯仁轩却关心的道:“军门打算在倭国驻军多少?”

    “在倭驻军,不仅是为了震慑幕府,必要时也要协助幕府镇压叛乱,维护倭国平稳,另一个则是预防西洋各国染指倭国。”易知足缓声道:“驻倭部队兵力不能太少,少了无济于事,多了咱们也抽调不出。”

    顿了顿,他接着道:“陆战队方面,一旅、二旅各自抽调两个营组成一个加强团,海军方面,留十艘战舰组建一支小型舰队,概由肖明亮统领。”

    说曹操,曹操到,易知足话音刚落,就听的团长肖明亮在外朗声道:“报告。”

    易知足掏出了怀表看了看,道:“督促个部动作快一点,争取三点之前扬帆起航。”

    待的燕、冯两人离开,易知足才对外道:“进来。”

    肖明亮驻守上海,呆在易知足身边的时间可说是最长,他进来后敬礼道:“校长,您找学生。”

    “坐。”易知足指了指椅子,待其落座,便开门见山的道:“驻守倭国的任务很重,也很杂,你既敢打敢冲也不失稳重,行事也不拘泥,还有训练新兵的经验,因此,决定留你驻守倭国。”

    留驻倭国?肖明亮一愣,连忙道:“校长,学生对倭国情况不熟悉......。”

    易知足听的一笑,“倭国闭关锁国二百年,你说说,谁熟悉倭国?”

    肖明亮连忙起身道:“学生遵命!”

    “留驻倭国的担子不轻。”易知足缓声道:“暂时给你配置四个营的陆战队,十艘战舰,从今年开始,陆续为你输送新兵,争取在三年内,扩增为一个旅,甚至是一个师的编制,战舰也会陆续增编到二十艘规模。”

    听的这话,肖明亮心头大喜,这等于是提拔他为旅长或是师长,不论是元奇团练还是海军陆战队,如今都还没有师的编制,而且,他还统领海陆两路兵马。

    伸手虚按,让其落座,易知足才接着道:“如今元奇团练被改编成朝廷经制之师,朝廷又往南洋海军中安插大量的宗室觉罗八旗勋贵子弟,篡夺海军兵权之意昭然若揭,元奇如此大的家当,没有足够的实力保护,就是任人宰割的下场。

    急于东征,驻军倭国,最主要的目的有四个,一是借机在倭国扩充兵力,此事必须谨慎,不能让朝廷察觉,也不能让倭国幕府恐慌。二是协助幕府,维护幕府在倭国的统治。三是防范英美俄法等西洋强国染指倭国。四是保护元奇在倭国的财产和职员,元奇会陆续在倭国开办分行和商号。”

    听的这番话,肖明亮心里沉甸甸的,这是难得的独当一面的机会,但责任却也不小,略微沉吟,他才肃然道:“学生必定竭尽所能,不辜负校长厚望。”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幕府最大的威胁应该就是西南四强藩——萨摩、长州、肥前、土佐四藩,萨摩藩已被纳入元奇麾下,长州与土佐,你可择机打击,肥前,最好是利用萨摩打击,毕竟长崎是倭国制定对外贸易的港口,海军不宜公然出面。”

    说着,他顿了顿,道:“倭国事宜,你全权做主,无须时时事事请示,尽管放手施为,即便捅出什么漏子,元奇和海军都会为你兜着。”

    南洋舰队来的快,撤的也是毫不拖泥带水,在嘹亮的军号声中,所有战舰扬帆起航迅速的驶离了鹿儿岛湾,看着远去的帆影,获得自由的萨摩军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素来自负的他们这次可是被打怕了,如今回想起昨日的那场攻防战,一个个还心有余悸,实在是双方的差距太大了,大到严重挫伤自信心的地步。

    在内海湾提心吊胆渡过了**和大半天的商船主以及一众船员水手也都仿如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似的,谁也没想到,清国舰队居然对他们不闻不问,就径直离开了,一个个都暗自庆幸,幸好昨晚上乖乖听话没有妄动,否则被打死可就真是冤死了!

    ‘镇江’号,舱房里,易知足看了一眼在他面前还是显的有几分拘束的岛津齐兴和愁眉不展的调所广乡两人,语气轻松的道:“元奇银行会尽快在鹿儿岛港开设分行,会为你们提供大额借贷,不至于让你们周转不过来。”

    这都什么事?抢了他的黄金,转过头来又借贷给他们,世上还有比这更滑稽的事情吗?岛津齐兴满肚子的腹诽,却是不敢有丝毫流露,还不得不强笑道:“多谢大掌柜,否则,咱们还真不知道如何撑下去。”

    调所广乡微微欠身道:“奄美诸岛的黑砂糖贸易,大掌柜能否交给萨摩藩专营?”

    “不能。”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你们这些年的高压和酷苛,已经令琉球人对你们反感到了极点,他们不会愿意与你们贸易,我们也不会强迫他们。”

    听的这话,调所广乡的脸色有些难看,失去走私,失去黑砂糖专卖这两大经济来源,萨摩藩的财政收入将完全依赖与元奇的海贸,担心对方看穿他心思,他轻叹了一声,道:“当初采取苛政,也是出于无奈......。”

    “必须的改改了。”易知足道:“弦绷的太紧时间太长,会出事的,你们不仅对琉球酷苛,对萨摩藩也一样酷苛,可谓是尽极搜刮之能,连寺庙都不放过,下面已经是民怨沸腾了,我可不希望看着你们出事。”

    岛津齐兴一阵无语,搜刮来的财富可不都被你一包卷走了,如今倒是来做好人!心里愤愤不平,他却没胆子讨要,对方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元奇分行给他们放贷,摆明了不会退还。

    “奄美诸岛的黑砂糖贸易不会给你们,也不会给其他倭国人。”易知足缓声道:“你们眼光如今应该放长远一点,广东、福建都是产糖大省,黑砂糖,倭国要多少,元奇就能供应多少,就算是要垄断倭国黑砂糖,亦不在话下。”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