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二十六章 筹建衙门

第五百二十六章 筹建衙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什么情况?居然只有邸报,封赏谕旨呢?还有密折也没发还,按理,这两样东西应该比邸报更快才是,易知足心里疑惑,接过邸报快速看了看,道光在谕旨中对征伐安南、倭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对南洋海军上下大肆封赏,他不仅是晋为三等侯爵,还兼任南洋大臣。

    燕扬天、冯仁轩等一众元奇团练出身的军官也都是加官晋爵,总兵、副将、参将、游击、都司一大堆,男爵、轻车都尉、骑都尉、云骑尉等爵位更是大白菜一般,基本营级军官都有爵位封赏。

    一众宗室觉罗八旗勋贵子弟也同样是加官进爵,不过,爵位并不高,肃顺、奕增、载钊等都只得授镇国将军(相当于一品武官),参与东征的广东水师一众武将也是一个不拉的全有封赏,真个可谓是皇恩浩荡!

    看完这道封赏谕旨,易知足脸上没有半点喜色,这次封赏的范围之大,封赏之重都超出了他的预料,他隐隐感觉道光大肆封赏的背后没安好心,让他接任南洋大臣,更象是剥夺他军权而预埋的伏笔。

    屛退李旺,折回房间,黄殿元皮笑肉不笑的拱手道:“恭喜大掌柜荣晋侯爵。”说着伸手索要邸报。

    将邸报随手递给他,易知足坐下拿起酒杯自斟自饮,心里却琢磨着究竟是咱们回事?所谓东征实则不过是走走过场,并无多大的战功,倭国臣服,无非是多个藩属国,好处是不少,但算不得开疆拓土,如此大举封赏显然不正常,道光是想用官爵收买人心?还是不打算划拨那一千万两白银?

    快速看完邸报,黄殿元略微沉吟片刻,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大掌柜创建元奇团练之时,怕是没想到会是为朝廷做嫁衣罢?筹谋创建新会,可是打算暗度陈仓,暗中筹建一支私军以为元奇后盾?如此,即便被朝廷掌控了海军,也有足够的实力保护元奇。”

    “我可没有为他人做嫁衣的习惯。”易知足说着看了他一眼,稍稍沉吟,才道:“天地会在南洋势力不小,之前我也说了,南洋,我是势在必得,即便因此而与西洋各国爆发大的战端,也在所不惜。

    从内心来说,我不希望与天地会为敌,但为了南洋的长治久安,我不能容忍天地会在南洋拥有如此大的势力,除非是我能掌控这股势力,否则,就只能是武力驱逐.....,有容兄不妨好好考虑权衡一下。”

    武力驱逐?这不过是客气的说法而已,真会只是驱逐那么简单就好了!黄殿元略微想了想,这才试探着道:“组建新帮会,大掌柜打算如何扶持?”

    易知足一笑,“等有容兄做出决定,咱们再商议。”

    “那好。”黄殿元说着起身拱手道:“我这就回去一趟,争取尽快回复大掌柜,告辞。”

    易知足起身送到门口,目送对方离开之后,他才折回房间,闷闷的抽着雪茄,让黄殿元出面在南洋天地会的基础上组建新的帮会,从而达到间接掌控南洋天地会的目的,他也是临时起意。

    天地会在南洋势力不小,若是能够控制南洋的天地会,对于打南洋诸岛是个不小的助力,但是天地会也不好管束,若是不严加管制,必然会成为南洋一大祸患。

    如今正是霸权时代,也正是最佳吞并南洋群岛的时机,南洋群岛不仅是种植橡胶的宝地,也是大清对外扩张必不可少的跳板,钢铁、橡胶、石油,这三样东西不仅是最为重要的战略资源,也是日后发展工业必不可少的资源。

    在解决了钢铁和橡胶的问题之后,他自然要瞄准石油,南海海底就拥有大量的石油,不过,勘测技术采油技术什么时候能够跟上可说不准,除此之外,距离最近的自然就是中东的石油,那是世界储量最大的油田,不管采取什么手段,南洋航线通道是首先要保障的。

    能够掌控南洋的天地会自然是最好,若是不识趣,说不的,也只能是铲除了,南洋群岛,不占则罢,占了,他就没打算再吐出来,二十世纪后,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他的抓紧这几十年的时间。

    他野心并不大,只想稳打稳扎,将周边的岛屿全部收入囊中,英吉利殖民地遍布全球,二十世纪在民族解放独立的风潮下,一个个殖民地都纷纷独立,最终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他可不想效仿,而且目前也没能力效仿。

    他的打算是不贪多,细嚼慢咽,占一地,同化一地,才是最实惠的,大清什么都缺,唯独不缺人口!

    人口才是对外扩张最大的资本,占领一地,大量移民,中国人占当地人口的多数甚至是绝大多数,自然而然就会同化,论及同化的本事,中国要说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如此一来,只要后世的执政者不差劲到极点,民族解放运动风潮就构不成任何威胁!

    “侯爷。”李旺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轻声道:“夫人传话,请您去后院一趟。”

    “我稍后就过去。”易知足说着站起身来,载通找他,无非就是商议晋升侯爵庆贺之事,他没着急回后院,而是一路漫步前往包世臣的小院。

    包世臣如今颇为清闲,身为南洋提督的易知足大多时间不在上海,而上海的事情有知府衙门,一般情况下无须他操心,他如今也就对一些大事上心,以备易知足询问,日子自然过的悠闲,闻报易知足来了,他连忙迎了出去。

    一见面,易知足便拱手笑道:“先生的清闲日子怕是过不成了。”说着将邸报递了过去。

    包世臣接过邸报却没看,伸手礼让道:“爵爷里面请。”

    易知足边走边道:“朝廷着我接任南洋大臣,之前,耆大人根本就没理事,我打算奏请朝廷,成立总理各国事务及洋务衙门,南洋大臣不能成为摆设。”

    耆英任南洋大臣这几年纯属摆设,既不建衙门也不揽事,但平心而论,却也怪不得他,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几乎完全被易知足架空,此番卸任,不定
魔魂枪风sodu
高兴成什么样子。

    包世臣与耆英同在西园,时常也有往来,清楚耆英的苦衷,当即含笑道:“耆大人几次三番奏请调任,举荐爵爷接任,如今终于是得偿所愿了,其实,朝廷早就应该委任爵爷为南洋大臣,白白浪费了这几年时间。”

    两人说着话进了房间,落座后,包世臣才翻开邸报,略微瞟了两眼,他连忙拱手道:“恭喜侯爷。”

    易知足摆了摆手,“这个侯爵怕是付出的代价不小.....。”说着,他将上缴黄金,密折要银的事情说了一遍。

    “侯爷过虑了。”包世臣缓声道:“侯爷所请,皆是正项支出,皇上必然会允,一则,倭国、安南后继还有赔款,再则,朝廷要想掌控海军,岂会落人口实?最为重要的是,朝廷如今不缺银子。谕旨、封赏、密折,可能都会着肃顺等人带回。”

    看来倒是他先入为主,多心了,易知足点了点头,随即道:“如此大肆封赏,会不会另有目的?”

    包世臣看了他一眼,道:“可是因为接任南洋大臣,侯爷担心朝廷会在近期剥夺侯爷对海军的掌控权?”

    易知足也不否认,点头道:“确实有此担心。”

    默然半晌,包世臣才缓声道:“安南如今不过是割让一地而已,倭国也只是称臣纳贡,海军如今连初具规模都谈不上,海军学院尚且在修建在中,一众宗室勋贵子弟在海军中亦无威望可言......,除非情况有变,否则朝廷断然不会在此时剥夺侯爷军权。

    “先生所言,情况有变是指.....?”

    “两个方面,一是侯爷,一是皇上。”包世臣道:“侯爷只要没有谋反迹象,朝廷不会节外生枝。皇上年事已高,龙驭上宾之前,为保证皇权平稳交接,必然会剥夺侯爷兵权。”

    如此说来,应该还有五六年的太平光景,易知足暗松了口气,有这五六年时间,足够了!

    从包世臣院子里出来,易知足只觉的浑身轻松,之前道光越过伯爵直接将他晋为侯爵,弄的他疑神疑鬼,真正是当局者迷,他不由的暗自好笑,一路脚步轻快的返回后院,晋升侯爵,伍长青、严世宽等人少不的是要庆贺一番的,得吩咐整治一桌上好的席面。

    转而他又想到,筹建南洋总理各国事务及洋务衙门,得好好盘算一下,此番东征,他没料想到朝廷会大举封赏,包世臣、伍长青、严世宽等一众人等都没在保举名单之中,借着这个机会,得保举一下,不能让他们寒心。

    一路想着回到后院,进门就见严可欣带着丫鬟在过廊里候着,不由的一楞,道:“什么事值得巴巴的守在这里?”

    严可欣迎上来福了一福,嫣然笑道:“恭喜侯爷。”

    “就为提前道贺一句?”易知足不觉好笑。

    “不是。”严可欣轻声道:“金英那丫头来了,寻不见白芷,正满院子里乱窜,妾身怕她惊扰了夫人。”

    金英怎的来了?易知足一楞,随即想到,可能依真人也到了上海,当即便到,“去你院子,将金英带过来。”

    不多时,金英就急匆匆的冲了进来,见着易知足也不见礼,又快又急的道:“白姐姐几个月没有音讯了,这后院也不见人,你将她怎么着了?”

    将屋子里众人连严可欣在内都屛退之后,易知足才开口道:“依真人也来了?”

    金英固执的道:“白师姐呢?”

    易知足皱了皱眉头,道:“什么叫几个月没有音讯,难道不是白芷带信让你们来的?”

    “带信的另有其人。”金英一脸焦急的道:“白师姐究竟怎么了?为什么这半年没有她丁点消息?”

    “别问那么多,晚上我带你去见她,见了面自然就明白了。”易知足道:“现在给我安安静静的呆在这里,别给我惹麻烦。”

    天色黑尽,酒宴散席,易知足才带着金英出了西园,到的附近码头叫了艘小船沿着河道抵达城门口,县城天黑之后就会关闭城门,水陆禁行,易知足递了张银票着船家去交涉,有钱能使鬼推磨,很快,河道栅栏就被拉起。

    出了城,小船在三泰码头靠岸,登岸之后,在确证没人跟踪之后,易知足才领着金英敲开了白芷的院门,进的院子,见到白芷挺着个大肚子,金英不由的又惊又喜,连珠炮似的问个不停。

    白芷自跟了易知足之后性情就有明显改变,怀了孩子之后,变化更是明显,一脸微笑耐心的为金英解释着事情的原委,满足了金英的好奇心之后,她才笑吟吟的望着易知足,道:“恭喜老爷晋升侯爵。”

    易知足轻笑道:“这消息传的可不慢,连你这里都知道了。”

    “这是自然,如此大喜,他们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来道贺了。”白芷抿嘴笑道:“可别以为奴家什么都不知道。”

    易知足微笑着道:“这段时间,我都会在上海,隔三差五就过来陪你。”

    “没必要如此辛苦。”白芷道:“还早呢,郎中说还要两个月。”说着,她一皱鼻子,“一身酒气,去外面散散罢,顺带吩咐丫鬟弄些夜宵,再煮些醒酒汤,我和英师妹说说话。”

    易知足一笑,起身走了出去,吩咐了丫鬟之后,走到外面的院子他才点了支雪茄,在月光下缓缓的踱步,依真人与江浙十地大总依专子的那点过节,他压根就没放在心上,他也没打算去见依专子。

    如今他掌控着元奇,掌控着海军,须的处处小心谨慎,岂会轻易见一个不知根底秉性的青莲教十地大总?就连依真人,也最好是不见面,这事让兴清帮、忠信社出面警告一番就够了,那依专子识趣则罢,不识趣,直接人间蒸发了他,不相信青莲教在江浙还能翻起多大的浪来!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