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二十七章 落发为尼

第五百二十七章 落发为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小东门外,太平街,太平客栈。

    太平客栈紧靠着会馆场,前后三进院子,还有两个跨院,在小东门外也算是数得着名号的大客栈,女扮男装一身小厮打扮的金英进了客栈,径直来到西跨院的一个独院。

    正房里,一身缙绅装扮的依真人正悠闲的喝着茶,听着一个三十出头的汉子说着从外面打探来的消息,见的金英进来,他微微皱了皱眉,道:“怎的这时才回来?”

    “徒儿见过师父,见过大师兄。”金英见礼后才道:“被师姐留着住了一宿,如今师姐简直跟变了个人似的.....。”

    “什么情况,仔细说说。”

    “师弟娶了位多罗格格,如今府里的规矩可比以前大了许多.....。”金英斟酌着道:“师父也知道,师弟那些个小妾不是买来的,就是小户人家出身,加上师弟平素里也不讲究什么规矩,后院里素来是没规矩的,可自打娶了位多罗格格,情况就不一样了。

    贝勒府出来的格格,规矩可不是一般的大,言行举止,饮食寝宿,出入门禁,亲友探访等都要依着规矩来,也真是亏了师姐,居然能够忍气吞声,逆来顺受,真不知道师弟用的什么法子.......”

    还能有什么法子?女生外向,嫁了人都一样,依真人心里暗自忿恨,见她啰里啰嗦,不得不打断她话头道:“可见到你师弟?”

    “自然是见着了。”金英道:“不过,他很忙,昨日才晋了侯爵,天黑了许久才回后院,夜深之后,后院不准出入,徒儿就只能是陪师姐一宿了。”顿了顿,她才接着道:“师弟说,如今他位高权重,上上下下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谨慎起见,还是不与师父见面的好,至于依专子,他会安排人与师父接洽。”

    不见面?依真人一愣,随即沉声道:“你再跑一趟,就说为师有重要事情与他商谈,务必一会,见面地点什么的,都依他。”

    “是,那徒儿现在就去。”金英一脸乖巧的道。

    “早去早回。”依真人叮嘱了一句,待的金英行礼离开,他脸色便阴沉下来,大弟子杨开山沉吟了下,才道:“小师弟不仅晋升侯爵,也接任南洋大臣,这几日也确实够忙的,他一个汉人,掌着海军几万人,朝廷上下监视的人怕是也不少.....。”

    “凡事动动脑子。”依真人不耐烦的道:“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这里是上海!是他的地盘,明里暗里都是他的人,那什么兴清帮、忠信社都是元奇的人!上海这地儿如今已经被他经营的针扎不进,水泼不进,谁能在这里监视他?”

    杨开山讪讪的道:“小师弟是不是担心师父手中捏着他的把柄,才不愿意见面?”

    听的这话,依真人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不错,他是捏着易知足的把柄,当年引易知足入教,逼着他写了一份入教盟誓书,可这个把柄他根本不敢用,那小子当年的字象蚯蚓一样歪歪斜斜,这些年一直在勤奋练字,如今笔迹已大不一样,抛出去也未必能威胁到对方。

    再则,元奇如今的势力有多大?岂是两广青莲教能够招惹的?一旦撕破脸面,绝对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元奇不是朝廷,但比朝廷还要狠,不仅与天地会有着密切的往来,背后还有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兴中会,他可不敢冒险。

    易知足确实够忙,忙着写折子忙着办理交接,耆英等不及办理交接好赶回京师,南洋大臣的差事是卸了,但却没有指定新的差事,他担心被闲置,心里自然是急着回京觐见,虽然耆英等于是被架空,但一切交接程序却是一样少不的,这些事情自然是由师爷们代劳,但饯行却是要易知足亲自出面的。

    对于耆英,易知足还是有好感的,至少这几年耆英没给他添什么麻烦,而且他也清楚,耆英回京,必然还是会被重用的,山不转水转,维持好这几年的情分,日后也好相见是一回事,他也希望对方象灶王爷一样,回京言好事,别在道光面前给他埋刺。

    一直到午后,金英才逮着机会在书房见到易知足,见他一身酒气,她还担心对方喝高了,待的说了几句话,见对方很清醒,这才将依真人要求会面的事情说了。

    易知足在饯行宴上与耆英喝了几小杯,量并不大,听闻依真人说有重要事情商谈,估摸着应该是安排在南洋训练骨干的事情,对于青莲教对于那位便宜师父依真人他没有丝毫感情,但他清楚白芷放不下青莲教,若是推诿不见,一是金英怕是会老来纠缠,再一个,也担心他们纠缠着要见白芷。

    白芷肚子里的孩子,他暂时是不打算让人知晓的,他可不希望老婆孩子跟易允昌老两口一样被安置在京师做人质,稍稍沉吟,他才对外吩咐道:“李旺。”

    一直就呆在院子里的李旺连忙快步进来,道:“侯爷有何吩咐?”

    “着人去一趟商船会馆,请馆主王桐春、董事郁泰峰、王仁伯、沈晚香几人前来。”

    待的李旺退下,他才看向金英,道:“李旺这小子其实挺不错的,这次保举,已经是五品衔的守备。”

    “就是副将也不稀罕。”金英毫不客气的道。

    易知足打趣着道:“二品夫人都不稀罕,可是有意中人了?”

    金英白了他一眼,道:“我去安排。”说着掉头就走。

    这丫头,易知足微微摇了摇头,摸出一支雪茄点上,其实在上海这一亩三分地上,他还真犯不着如此小心翼翼,不过,他担心依真人以后也象黄殿元一样频频主动上门,这才佯做安排,商船会馆那一帮子沙船主,他也确实是有事要谈,对倭贸易,少不了上海这些个沙船主的参与。

    正在想着,严可欣带着丫鬟提着食盒进来,蹲身福了一福,才道:“妾身熬了些醒酒汤....。”

    “你倒是体贴。”易知足一笑,“其实也没喝多少,我这身子结实,可没那么娇贵。”

    “是夫人吩咐的,妾身可不敢贪功。”严可欣边说边从丫鬟手中接过食盒,随手屛退了丫鬟,这才试探着道:“白姐姐就在上海?”

    易知足看了她
狂霸小农民帖吧
一眼,不动声色的道:“金英告诉你的?”

    “哪还用问......。”严可欣轻笑道:“从英丫头的态度就能猜的出来。”

    缓缓喝了口醒酒汤,觉的烫,易知足又放下碗,沉吟着道:“这事不要传,不要议论。”

    “妾身明白。”严可欣笑吟吟的道。

    易知足看了她一眼,道:“你欢喜什么?”

    “没什么。”严可欣赶紧掩饰道,实则她心里已是隐隐猜到白芷应该是有了,否则也不至于独自一人住在外面,不过,易知足既然如此谨慎,她自然是不好再试探,实则这几年,她们几个姐妹没一个怀上,一个个心里都有些怀疑,如果白芷有了,那她们自然也就有机会,做妾可不比做妻,没有子嗣,晚景很是凄凉。

    见她一脸神采飞扬的模样,易知足估摸着她已猜到了真相,心里暗忖英丫头果然是害人不浅,不是她闹这么一出,谁也不会想到这方面来,后院这些个女人,一个比一个聪明,这下怕是瞒不住了。

    他正自琢磨着该如何解决这问题,门子匆匆来报,“许**在外求见。”

    能大刺刺以女子身份求见的,自然是许怡萱,,听闻她回来,易知足心里一喜,前番让她回广州去安慰金兰香,一去几个月,他真有些担心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当即吩咐道:“快请她进来。”

    严可欣抿嘴笑道:“红颜知己前来,妾身还是回避一下的好。”

    易知足一笑,“什么红颜知己,别败坏人家女儿家名声。”

    “乘热将醒酒汤过了罢。”严可欣轻声道,她不想留下来碍事,对于许怡萱、金兰香两人的事情她多少听说过一些,易知足是什么性子,她也知道,金兰香如今是什么情况,她不清楚,这个成日里在易知足跟前晃悠的许怡萱,只怕以后多半是要做姐妹的,会是回避的好。

    易知足也不想当着她面询问金兰香的事情,当即将汤喝了,然后没头没脑的叮嘱了一句,“你们也得爱惜身子,若有不适,要赶紧请郎中,不要忌讳就医。”

    严可欣收拾了东西出了房间依然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联想到白芷极有可能是怀了身孕,她心头一喜,难道这话是暗指自个可能也会怀上?想到易知足一回府两人鸳鸯戏水的旖旎情景,她俏脸不由一红。

    女扮男装的许怡萱刻意的迈着大步走进院子,一眼看见易知足站在门外台阶上,不由的一笑,拱手道:“恭喜大掌柜荣晋侯爵。”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回来就好,我还真有些担心你回广州嫁人去了。”

    “现在知道担心了?”许怡萱白了他一眼,嗔道:“当初让小女子回广州,怎的就不担心?”

    “这不也是没法子。”易知足说着伸手道:“许**请。”

    两人进屋落座,易知足才关切的道:“金**情况如何?”

    许怡萱淡淡的道:“落发为尼了。”

    落发为尼?易知足一呆,半晌才神情黯然的喃喃道:“何必那么死心眼,吊死在一颗树上.....。”

    “现在知道心痛了?”许怡萱毫不客气的道:“早做什么去了?是不是一早就想着做皇亲国戚?”

    “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易知足语气低沉的道,轻叹了一声,他才问道:“在哪家尼姑庵?”

    许怡萱道:“她不让告诉你。”

    “不让告诉,就说明心还没死。”易知足沉声道:“你不说,我自己让人去查。”

    许怡萱幽幽的道:“都已经出家为尼了,你何必还去招惹她?找到了又如何?纳为妾室?”

    易知足摇了摇头,道:“你应该带她来上海的,这里风气会越来越开放,女人完全可以独立,可以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恋爱,这世界好男人多的是,以后必然能遇到她心仪的人,她才多大年纪......。”

    许怡萱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他看了半晌,站起身道:“大掌柜这话是说给小女子听的罢?”说着就快步离开。

    什么意思?易知足一楞,随即反应过来,赶到门口朗声道:“想挤进来也是你的自由!”

    许怡萱脚步一顿,随即头也不回的加快步子离开,看着她略显狼狈的身影,易知足轻叹了口气,他做梦也没想到金兰香居然会选择出家这条路,尼姑庵可不是什么清净的地方,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有所耳闻,得赶紧给广州捎个话,让他们将人带出来。

    商船会馆,听闻易知足相召,馆主王桐春和一众董事都颇为意外,一个个心里都暗自琢磨着,这是不是让他们上府庆贺?毕竟才收到消息,易知足晋升三等侯爵,接任南洋大臣。

    与众人商议了一番礼金的多少,王桐春才带领几个被点名的董事赶往西园,进的院子,见里面冷冷清清,几人不由的暗自纳闷,谁也没留意他们身后多了一位不认识的缙绅。

    王桐春几人被直接带进了书房,见的易知足搁笔起身,几人连忙见礼齐声道贺,易知足笑着摆了摆手,道:“诸位无须客气,都坐。”

    待的众人拿捏着坐下,他便开门见山的道:“今日请诸位来,是商议对倭贸易一事。”顿了顿,他接着道:“诸位都清楚,倭国长期闭关锁国,虽然通过长崎港保持对外海贸,但两国的贸易长期以来处于极度低迷的状态。

    此番倭国开放沿海几大港口,但却担心无序的贸易竞争对倭国国内经济造成严重的影响,带来极大的危害,朝廷方面是希望倭国成为大清的海上屏障,也希望维持倭国的稳定,因此,元奇决定垄断对倭贸易。

    垄断对倭贸易,是为了统筹——有计划有组织的进行贸易,以此来促进两国贸易正常有序的发展,维护倭国幕府的稳定统治,元奇进行垄断,也就是牵个头,协调和规范沿海各省海商对倭贸易,当然,采取自愿原则,愿意加入的,元奇欢迎,不愿意的,不勉强。”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