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喜报连连

第五百二十八章 喜报连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但凡是沾上垄断两个字的,都意味着暴利,王桐春等一众沙船主对此自然都是心知肚明,杭州湾的乍浦港就是对倭贸易的主要港口,对倭贸易的厚利,他们是再清楚不过。

    但是,易知足这番话意思很清楚,垄断对倭贸易是为了维护倭国幕府的稳定统治,这让他们有些吃不准,略微沉吟,郁泰峰才道“侯爷的意思,对倭贸易不会唯利是图,不能对倭国经济造成破坏,而且在倭国有需要的时候,比如当倭国发生大的灾荒,贸易就就必须以粮食为主,而且粮食价格可能还会控制。”

    “不错,是这个意思。”易知足颌首道:“虽说不唯利是图,但两国贸易存在巨大的价格差,而且倭国有着三千万人口,是一个不小的市场,利润,是绝对能够保证的,咱们垄断对倭贸易,若是还亏本,岂不成了笑话?之所以如此强调,是因为对倭贸易必须有组织有计划有严格的调控制度,不能随心所欲,我行我素。”

    沈晚香关心的道:“如何保证垄断?”

    “与倭国联手。”易知足道:“倭国港口对于私自商贸的船只会采取拒绝入港,卸货,贸易等手段,南洋海军也会协助打击走私船只,海军在倭国驻扎有一个团和一支小规模的舰队,可以在有效拦截打击走私,另外,元奇银行会在各港口开设分行,负责贸易结算和监管。”

    轻咳了一声,王桐春才缓声道:“不知加入对倭贸易有什么条件?”

    易知足缓声道:“交纳保证金,船员水手要进行培训,在倭国要遵守规矩,在指定的地方吃住,不的随意外出与倭人接触,若有违反,皆要处以罚金,严重的,处死!商船逐出船队。”

    郁泰峰道:“保证金,可有具体的标准?”

    “以商船大小制定,一料二两,二千料商船就缴纳四千两。”

    这个比例倒是不算高,众人都松了口气,二千料的海船一个来回赚的银子也不止四千两银子,不过,四千两也不是小数目,想来,最主要还是利用这笔保证金督促船商严格管理手下的一众船主船员水手。

    王桐春继续问道:“个人名下,船只数量有没有限制?”

    “这要视情况而定。”易知足道:“例如上海,总计是二十万料,若报名的人多,则分配到个人名下的就少,若是人少,分配的就多,为方便管理,原则上不要小船,也不会出现一船一股的情况......。”

    “侯爷。”郁泰峰笑道:“这消息一传开,还不得抢破头,这可是垄断生意,谁不想掺和一脚,人多了如何取舍?”

    “这事可不能急。”易知足微笑道:“如今需要多大规模的船队,有多大的贸易量,都还定不下来,叫你们来,就是希望商船会馆出面牵头,组织船队先试行两年,然后再做定夺,这几年诸位也算是配合,算是投桃报李罢。”

    这无疑是天大的好事,王桐春几人皆是大为欢喜,连忙齐齐起身拱手道:“谢侯爷厚爱。”

    “无须客气,这事你们回去拟个章程,组织下船只。”易知足含笑道:“过几日,倭国那边一有消息,就会通知你们。”

    送走几个沙船主,易知足才吩咐李旺道:“带我去见英丫头他们。”

    进的偏院,一直在房门外徘徊的金英见的他进来,连忙快步迎了上来,不满的道:“怎的拖延了那么长时间才来?”

    易知足笑道:“我看你是在真人面前度日如年,所以才觉的时间特别长。”

    听的说话声,依真人缓步迎了出来,易知足连忙快步上前,拱手道:“大通寺一别,已是数年,真人风采依旧。”

    依真人一笑,“一别数年,国城已贵为侯爵,聚敛天下之财,掌控雄兵数万,为天下所仰望。”

    易知足连忙谦逊道:“真人谬赞,在下实不敢当。”

    “请——。”依真人伸手礼让道。

    “真人请——。”

    两人进屋,略微谦让一番后相对坐下,自家事自家知,依真人清楚这个便宜徒弟是怎么来的,倒也没敢端师尊的架子,况且对方如今这身份也实在令他有些心虚,落座后,他便道:“你白师姐小小年纪就跟了我,名为师徒,实为父女.....。”说着,他不胜感慨的长叹一声,“这些年四处辗转,风餐露宿,她可没少跟着吃苦,如今跟了你,你若让她受委屈,为师可不同意。”

    这话不好接,易知足索性不理会,径直道:“真人说有重要事情商议,不知所指何事?”

    依真人原本就想借白芷打开话头,拉近双方的关系,没想到对方压根就不做理会,轻咳了一声,他才道:“教内情况,你或许不太清楚,四川郭建文遇害后,朝廷对四川青莲教剿杀殆尽,这几年,云贵、湘鄂还有陕西都开始向四川发展,咱们相隔甚远,只能是望而兴叹。

    机器榨糖厂在广东推广效果良好,却在福建遇阻,缫丝厂在江浙推广,你白师姐的事情你也清楚.....。”

    顿了顿,他接着道:“广东、福建素来是产糖大省,广东、福建、江浙则是生丝产地,若能吞并福建、江浙......。”

    野心还真是不小,易知足语气淡然的道:“真人想借刀杀人,在上海杀了江浙十地大总依专子?”

    依真人盯着他道:“这事应该不难吧?”

    “不难,一句话的事。”易知足说着摸出一支雪茄,慢条斯理剪角点燃,缓缓喷出一团烟雾,他才道:“不过,我不赞成。”

    “为什么?”依真人不自觉的坐直了身子。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真人或许不了解闽浙两江的情况,英吉利入侵之时,天地会积极协助英夷,对此,闽浙总督邓廷桢,两江总督林则徐可谓是深恶痛绝,战后,曾严厉打压清除辖内会党,天地会几乎销声匿迹,青莲教日子想来也不会好过。

    再则,江浙富裕,历来是朝廷赋税重地,朝廷对江浙的掌控力度也远远大于其他地方,身为江浙十地大总的依专子一死,江浙青莲教必然内
卫世者小说5200
乱,届时,想染指江浙的怕不只真人一个,若是引起地方官府的注意,好不容易松懈下来的局势又会紧张起来。

    再则,依专子前来上海,必然有所交代,若是不明不白的在上海失踪,真人不怕引火烧身,我怕!”

    依真人想染指江浙,主要还是打算指靠易知足和白芷,否则他也不敢将手伸那么长,原本想着依专子一死,江浙青莲教内乱,浑水摸鱼的话,他是最有机会抢的先机的,听的这番话,登时就死了心,没有易知足的支持,他根本就讨不了好,何苦为他人做嫁衣?

    “真人是当局者迷。”易知足缓声道:“青莲教其他十地大总就算是占了三个省四个省又如何?及得上真人你两广财雄势大?真人何必眼热?

    再则,广西的气候适宜推广种植甘蔗,真人要发展,不妨将重点放在广西自己的地盘,广西连着安南,待的日后打下安南,向安南发展才是正理,真人何必舍近而求远?皇上如今才六十有二,身体也硬朗,至少还有七八年好活,真人无须操之过急,还是那句话,埋头发展,积蓄实力!”

    这话是有道理,而且想广西、安南发展几乎可以说毫无风险,略微沉吟,依真人才点了点头,道:“成,听你的。”说着,他话头一转,“海外培训骨干之事.....?”

    “最近忙,没顾得上这事。”易知足斟酌着道:“真人可以先让各地骨干陆续赶往琼州八所,昌化,我会吩咐下去。”

    放下这件事,依真人试探着道:“依专子那里,你不便出面,是否让你白师姐露下面?”

    “白师姐也不宜露面,上海认识她的人不少。”易知足道:“我让兴清帮、忠信社派人陪真人去见他,想来他也能掂得出其中的分量。”

    次日午后,金英一脸欢欣的来到听涛阁书房,笑吟吟的道:“成了!”

    见她笑的如此开心,易知足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依专子他根本不担心,身为江浙十地大总的依专子不可能不清楚兴清帮、忠信社的背后是谁,见到两帮老大陪同依真人,哪能拎不清这其中的关系。

    他担心的是金英,这丫头笑的如此开心,只有一种可能,又自由了!搁下笔,他便道:“既是成了,哪就哪里来回哪里去。”

    皱起鼻子轻哼了一声,金英不无得意的道:“我跟师姐说好了,陪她两个月!”说着她将手一伸,“陪人闲磕可是辛苦活儿.....。”

    “你又不是陪我,找你师姐要去。”易知足伸手打了一巴掌,道:“我可的警告你,这事干系不小,若是敢捅娄子,我直接将你送去倭国没人的荒岛上去,任谁也找不到你。”

    “放心拉,我知道轻重。”金英说着挤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道:“我可是有些日子没找你要钱了。”

    易知足清楚她软磨硬泡的功夫,有些无语的拉开抽屉,取了一张银票,想了想又放了回去,换了张十元的,递过去道:“一月十元,多了没有,两个月表现好,奖励五十元。”

    一把抢过银票,金英轻声嘀咕了一句,“老抠!”随即一个转身飞快的跑了出去。

    一月十元还落的个老抠,易知足不由的轻叹了口气,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当初这小丫头多单纯,都是他有意用钱惯坏的,如今算是自食其果了。

    半个月后,他申请筹建南洋总理各国事务及洋务衙门的批复下来了,照允!为表示朝廷大力支持,道光还特意下旨,从翰林院抽调了大批翰林充实南洋总理衙门。

    易知足申请筹建的南洋总理各国事务及洋务衙门是一个庞大而繁杂的衙门,不仅是主持与西洋各国的外交与通商事务,兼管海防,还包括修铁路、开矿山、办工厂、建学校.....等等,举凡与西洋各国有关的外交、军事、财政、教育、矿务、交通等事务,道光是一古脑的全部归于该衙门管辖。

    批复一下来,清闲了一年多的包世臣登时就忙的昏天黑地,易知足也同样是忙的不可开交,没人比他更清楚这个衙门的重要性,也没人比他清楚,这个衙门设在上海的意义,他马不停蹄的带着一帮官员到苏州河北岸去圈地,请人按照他的设想去规划设计衙门图纸。

    除了新衙门,西园也开始大兴土木,在新衙门建成之前,西园就是临时的南洋总理衙门,为了迎接一大批衙门官员和职员的到来,他必须对西园进行扩建,为了避免影响女眷的生活,他不得不又一次搬家,搬到了九曲桥附近的点春园。

    忙忙碌碌中,他连接得到喜报,严可欣、载通两女先后怀上了,这消息一传开,元奇上下无不欢欣鼓舞,点春园内亦是一片喜庆。

    时间一晃便是十月,这一日,严世宽匆匆赶到西园,一番低语之后,易知足随即扔下一帮官员,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匆忙乘了严世宽带来的小轿离开,在轿子里换了一身常服之后,两人又弃轿换船,一路出城,在三泰码头上了岸之后,径直赶往白芷的院子。

    进的院子,见的金英在外面来来回回的不停的边走边合手作揖,易知足心里更急,快步冲到跟前,厉声道:“什么情况?”

    “顺过来了!胎位顺过来了!”金英激动的一连声的道:“菩萨保佑,菩萨保佑,顺过来了!”

    不是难产就好!易知足心里一松,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他最怕最担心的就是难产,他实在没有勇气去面对儿奔生,母奔死的惨状。

    听的顺过来了,严世宽很是不堪的一屁股就坐在地上,这一路上,他可是跑的够呛,虽说现在廋了不少,但体能根本没法与易知足相比。

    “哇——。”一声响亮的婴儿的啼哭声从房间里传了出来,易知足心里一喜,这么巧,他一赶来这孩子就出生了!严世宽登时来了精神连忙趴起来作揖念叨道:“菩萨保佑,是个公子。”

    不一会,一个产婆乐颠颠的跑出来禀报道:“恭喜老爷,添丁进口!母子平安!”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