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三十章 借机生事

第五百三十章 借机生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请一众前来上海开眼界的军官吃西餐,易知足虽一时兴起,却也有自己的考虑,见的林美莲进来收拾,他随意的吩咐道:“晚上请定海来的一众海军军官吃西餐,你着人通知严掌柜一声,着他提前去安排一下,就查理西餐馆我今晚包场。”

    查理西餐馆表面上是美国人亨利.查理尔开的,实则却是易知足提议着元奇开办的,开办这家西餐馆,倒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方便收集情报,林美莲对此并不知情,不过,听闻吃西餐,她却是满心欢喜,因为易知足肯定是要带她同去。

    “换套裙子罢。”易知足含笑道:“另外,跟许怡萱一声,问问今年即将毕业的那些个女学生有没有愿意来的,若是人多,顺带开个舞会。”

    还有舞会?林美莲不由的心花怒放,嫣然笑道:“侯爷请客,她们哪有不愿意来的?”迟疑了下,她才接着道:“难得侯爷请客,咱们这届毕业的女生能不能也参加?”

    “当然可以。”易知足轻笑道:“女伴不嫌多,多多益善,你着人分头通知她们罢,让她们做黄包车来,来回的车费一律报销。”

    听的这话,林美莲试探着道:“侯爷该不会是想借这机会......?”

    “相亲!”易知足道:“没什么不好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婚姻自由不能只停留在嘴上,得给他们提供机会。”

    “侯爷菩萨心肠。”林美莲抿嘴笑道:“咱们当初能进入磊园,必定是前世烧了几辈子的高香。”

    易知足听的暗笑,他可没什么菩萨心肠,男大当婚,元奇义学出身的那些个军官如今都已经二十多了,他也该为他们考虑婚姻大事了,女子学校出来的女学生,多半都是元奇以买丫鬟的名义买来的,如今一个个也到了怀春的年龄,他可不想白白便宜别人,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这几年他陆陆续续也成全了几对,不过,那终究是少数,他如今逮着机会就会为他们创造条件。

    五闭衙,林美莲知道易知足不耐久等,利落的换了一件素色长裙,再配一双长线袜和牛皮鞋,这些都是易知足请专人为她量身定做的,是工作的需要,不过,她心里清楚,这不过是个幌子,易知足似乎很是喜欢打扮她,为她定做了不少式样各异的中式西式服装,甚至比侯府里几位姨奶奶的还要多。

    易知足也换了一身西装,因为后脑辫子的缘故,他养成了戴礼帽的习惯,收拾妥当,出门就见一袭长裙的林美莲脚步轻快的迎上来,他不由一笑,这丫头不仅貌美如花,而且身材高挑均匀,天生就是个衣服架子,旗袍、长裙、西装....怎么穿都好看,尤为难得的是这丫头大方听话,由着他打扮。

    两人在一众幕僚差役的注视下大大方方的出了大门,登上候在门外的一辆敞篷四轮马车,这辆四轮马车是易知足从法兰西订购的,买的不止这一辆,他一口气购买了二十辆四轮马车,当做礼物送出了十二辆,衙门配备了四辆,自个留了两辆一辆敞篷一辆有轿箱的,还有两辆送给自行车厂分解研究,以便进行仿造。

    在汽车没有问世之前,四轮马车无疑会大受欢迎,当然,是指改良后的四轮马车,他乘坐的这辆四轮马车就是经过改良的,使用的是滚子轴承和橡胶充气车轮,对于易知足来,这些玩意实在简单不过,自行车车轮有内胎的那种和滚子轴承,对于他来,都是司空见惯的玩意。

    橡胶硫化技术几年前就已经问世,硫化技术很好的解决了生胶变粘发脆问题,使橡胶具有较高的弹性和韧性,橡胶也因此真正进入工业实用阶段,不过,目前认识到橡胶巨大作用的人还不多。

    先知先觉的易知足毫无犹豫的买下橡胶硫化专利,建造了橡胶厂,虽然这几年在两广开辟了不少橡胶种植园,但种植的橡胶树都还不到割胶的树龄,目前橡胶厂所用的橡胶全部都来自亚马逊雨林的巴西、秘鲁等国。

    四轮马车的改良仿造以及黄包车都只能算是附带,毕竟用不了多少年马车黄包车就会被淘汰,这一,易知足比任何人都清楚,上海自行车厂的主打产品还是自行车。

    马车黄包车毕竟会很快被淘汰,对路面的要求也高,自行车却能长盛不衰,而且适应性强,对路面的要求低到极,乡间土路照样能够适应,有着极为广阔的市场,易知足比任何人都清楚,自行车的市场究竟有多大,对于自行车厂自然也就是格外的重视,甚至到了不惜下血本的地步。

    投入大,回报自然也丰厚,去年夏季,自行车厂生产出的首批自行车一经投放市场就大受欢迎,定价二十银元一辆的永久牌自行车供不应求,黑市上价炒到了三十元依然是有价无市。

    有了好的马车和、黄包车、自行车,马路自然是少不了,整个上海新城包括沿江大道和兴中路在内的两纵四横六条马路,清一色都是柏油马路,这几条柏油马路,元奇同样是下了血本,特意通过波斯湾贸易,从两河流域购买来大量的天然沥青。

    上海的柏油马路并不是首创,奥地利、法兰西早在几年前就出现了柏油马路,不过,要论柏油马路的质量和里程,上海的柏油路绝对是首屈一指,没有哪座欧洲城市的柏油路能与上海相提并论。

    马车在宽阔平坦的柏油路面均速前行,易知足闲暇的打量着两旁的情形,来衙门前大街都是最为繁华的,南洋总理各国事务及洋务衙门前的兴中路自然也不例外,如今的兴中路可是整个外滩最为繁华的大街。

    “侯爷。”并排而坐的林美莲指了指宽阔的马路,道:“有一事我一直琢磨不透,侯爷为何要将这马路修建的如此宽,按,有两辆四轮马车的宽度就足够了.......还有那人行道,多浪费地方,这地段如今可是寸土寸金,这其中可是有什么
余宋最新章节
奥妙?”

    兴中路的宽度是四车道,两侧的人行道也都是两车道的宽度,易知足如此规划,自然是为以后留下足够的发展空间,不过,这事他不好解释,略微沉吟,他才道:“如今上海四轮马车不多,你才会觉的浪费,明年,元奇就能源源不断的制造四轮马车,十年,二十年后,这路上就有可能车流滚滚.....远的不,两年前,你能想到上海会有如此多的马车、黄包车、自行车?”

    着,他指了指人行道上栽种的绿化树,道:“以后这马路中间也要栽树或是种植花草,将马路一分为二,左右隔离开来,这要占用不少面积的,至于浪费,你的换个思路,真正寸土寸金的还是街道两侧的地段,退出二三十米的地段就不值钱了。”

    顿了顿,他试探着道:“是不是对城市规划有兴趣?若有兴趣,我找个机会,送你去欧洲看看......。”

    去欧洲?林美莲一楞,她不清楚易知足是随口一,还是确有这意思,欧洲遥遥数万里,真要去了欧洲,还不得一去数年,她可是清楚不知道有多少聪慧美貌的同学或是师妹眼热她这个位置,当即连忙道:“我才不去欧洲,也对什么城市规划没兴趣,不过是听的旁人议论,多嘴问一句罢了。”

    “真不去欧洲?”易知足打趣道:“有机会,我可是打算去欧洲转一圈,你若不去......。”

    林美莲自然明白对方是在逗她,还是忍不住问道:“侯爷真打算去欧洲?”

    微微了头,易知足才道:“若是情况允许的话,自然是想出去转转.....世界那么大,你就不想去看看?”

    林美莲脸一红,轻声道:“侯爷若去,奴家自然是要跟着去的.....。”话未完,就见迎面而来的一辆自行车上的一个打扮时髦的摩登女郎频频的冲着他们招手,仔细看了一眼,认出是许怡萱,她连忙提醒道:“侯爷,是许姐。”

    易知足也早认出许怡萱了,连忙吩咐停车,车一停稳,,许怡萱就蹬车追了上来,她戴着一鸭舌帽,上身是一件休闲西装,下身着一条蓝色直筒长裤,脚上是一双高腰的长筒皮靴,打扮的很是洋派,瞥了衣冠楚楚的两人一眼,她才道:“大掌柜好闲情,还有心情携美宴客......。”

    这话听着有些酸熘熘的,易知足却没心思打趣她,担心打翻醋坛子,这几年两人关系有些不清道不明,明明两人都有意思,却没有实质上的进展,他随口道:“风风火火的,有急事?”

    许怡萱白了他一眼,支好车登上马车,毫不客气的挨着他坐下,这才轻声道:“方才收到消息,漕帮那些个人准备乘夜烧了英吉利领事馆......。”

    烧领事馆?漕帮这是吃了豹子胆了?易知足脸色一沉,道:“你是如何知道这消息的?”

    “爱信不信。”许怡萱没好气的道。

    这不是事,易知足自然是宁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当即起身下了马车,几个骑着自行车尾随在后的便衣亲卫见状连忙赶了上来,低声吩咐了几句,又让人将许怡萱的自行车送往查理西餐馆,他才返回马车吩咐开车。

    漕帮要烧英国领事馆,自然是因为青浦教案一事,英国舰队来上海封锁吴淞口,针对的自然是他们漕帮,明摆着的,英国人这是想拿漕帮立威,所以,漕帮才想夜烧领事馆,将事情闹大,逼迫南洋总衙门出面。

    漕帮的这心思不难猜,许怡萱这些年也早练出来了,见的易知足不吭声,她试探着道:“英吉利舰队北上的消息究竟是不是真的?”

    易知足闷声道:“爱尔考克四处宣扬,岂能有假?”

    听的这话,许怡萱不无担心的道:“大掌柜该不会将漕帮推出去吧?”

    易知足瞪了她一眼,“漕帮如今已有一部分成为铁路公司的工程队,跟元奇名下的工厂工人没什么区别,怎么可能把漕帮推出去?元奇的声誉还要不要了?”

    “那.....?”许怡萱迟疑着道:“那总理衙门为何.....为何?”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易知足沉声道:“漕帮转型,铁路公司难以全部消化,他们内部矛盾不......。”他不愿意多扯这话题,话头一转,吩咐林美莲道:“待会到了西餐馆,莲先帮忙招唿他们,他们都是头一次吃西餐,得安排人教他们一些基本的常识。”

    马车在查理西餐馆大门外一停下,早就候着的亨利.查理尔、严世宽、陈洪明、孙有余等一众人就迎了上来,与众人寒暄了几句之后,易知足给严世宽递了个眼色,径直上了二楼进了查理尔的办公室,待的严世宽关上门,他才道:“漕帮是怎么回事?”

    一听是这事,严世宽连忙笑道:“大掌柜也听了?事一桩,已经控制住了那几个头目......。”

    易知足翻了他一眼,道:“这可不是事。”

    严世宽估摸着对方是责怪他隐瞒不报,连忙道:“本来是打算晚上去府上禀报此事的.....。”

    易知足摆了摆手打断他话头,道:“漕帮的情况,你多少也了解一些,这是有人想借这机会生事,所幸是发行的及时,否则,咱们就有可能被人牵着走,这事不能姑息,几个为首的头目,还有漕帮在上海的主事人,全部看押起来。

    另外,将此事快马通报漕帮吴朝阳,让他安排得力人手马上赶来上海坐镇,若是再出什么岔子,就别怪我不客气!”

    听的这话,严世宽这才知道把事情想简单了,连忙道:“好,我这就去安排。”

    “还有。”易知足叮嘱道:“派人严密监视沿江上下漕帮动向,发现异常,随时禀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