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三十一章 边政改革

第五百三十一章 边政改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待的严世宽离开,易知足起身踱到阳台上俯瞰黄浦江江面上繁忙的景象,一个青浦教案,英国人想借机扩大传教范围,想扩展上海租界地盘,他有意纵容唆使希望扩大事端以挟洋自重,不想漕帮也有人想浑水摸鱼。

    随着京杭铁路的修建,延续了数百年的漕运将彻底为铁路取代,十数万指靠漕运为生的漕帮帮众都将面临着失去生计的困境,有人不甘心,想借机生事也不足为奇,不过,对于元奇来,漕帮不能乱!

    对于朝廷来,维护地方稳定比修建铁路要重要的多,,一旦漕帮乱了,必然会影响京杭铁路的修建进程,他这个倡导修建铁路并且一手促成京杭铁路开工修建的始作俑者,也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

    从这件事情来看,漕帮的人心已经散了!乱了!安抚和妥善安置漕帮帮众事宜不能再拖,再拖下去,迟早要闹出乱子,这几年大清并不太平,水灾旱灾蝗灾地震等自然灾害不断,青莲教、天地会又先后在湖南、广西闹事,江苏因为加征漕粮也爆发大规模的暴动,这个时候,漕帮是断然不能出事的。

    “笃笃笃”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易知足折回房间才吩咐道:“进来。”

    门一开,林美莲走进来轻声禀报道:“侯爷,衙门来报,有京师八百里加急。”

    八百里加急?易知足眉头一皱,是因为青浦教案的事情?若是道光有谕旨,那可就是个不的麻烦!略微沉吟,他才道:“这里,你和许怡萱安排照应,我先回衙。”

    总理衙门二堂,首席幕僚包世臣正在指挥着几个书吏摊开一张张大幅地图,见的易知足进来,他连忙迎上前,道:“侯爷回来了.....。”

    易知足瞥了一眼地图,见的是皇舆全览图大清疆域图,不由的暗自奇怪,这个时候,包世臣将这幅地图翻出来做甚?皇舆全览图他是看过的,也知道这是康熙平定噶尔丹叛乱之后,召集中外数百名专家费时三十余年才绘制成图的,号称大清最精最全的地图,总理衙门这套地图是康熙五十八年的铜版图,以经纬度分幅,总计四十一份,十分精细。

    “侯爷请。”两人进的签押房,包世臣才将八百里加急送来的廷寄递给他,道:“沙俄要求在伊犁、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三处通商......。”

    易知足因为经常数地奔波,就算是人在上海,呆在衙门的时间也不多,经常是数日不见人影,为防耽搁急事要事,京师一应急递他都授权包世臣可以先览,听的这话,他才明白对方为什么这个时辰将皇舆全览图搬出来了,这是以备他要查阅地图之需。

    看完廷寄,易知足了支烟没吭声,包世臣则着人将新疆西藏蒙古等西北数省地图拿了进来,眼见天色有些麻黑,又吩咐了几盏烛台,这才缓声道:“沙俄要求伊犁三地开放为通商口岸,应该是见朝廷开放厦门、宁波、上海三地为通商口岸的缘故.....。”

    易知足一边在地图上寻找着伊犁三地一边随口问道:“先生是什么意见?”

    略微沉吟,包世臣才道:“沙俄要求开放伊犁三地为通商口岸,显然是居心叵测,朝廷对此应是左右为难,允许,担心沙俄得寸进尺,不允许,又担心沙俄搅乱西北,如今朝廷举债累累,自然不希望西北有事,再则,皇上现在年事已高,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对西北大举用兵。”

    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道:“先生的意思是同意开放伊犁三地为通商口岸?”

    “朝廷应该是倾向于这个选择。”包世臣缓声道:“侯爷若是反对,朝廷不定会顺水推舟,让元奇出兵出钱驻扎伊犁三地,新疆万里迢迢,难以掌控。”

    盯着地图,默默的抽了半晌烟,易知足才长叹了一声,道:“有些事情是明知不可为,也必须要做,人一辈子总的做几件蠢事......。”

    包世臣听的一楞,愕然道:“侯爷这是要反对?”

    “必须反对!”易知足沉声道:“对于大清来,中亚这块地方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这些年沙俄侵吞了哈萨克汗国,控制了哈萨克草原,对布哈拉汗国浩罕汗国,也是逐步蚕食侵吞,如今矛头直指新疆!伊犁是首当其冲!

    伊犁是中亚通往新疆的重要通道,具有极高的战略地位,来就是军事重镇,岂能开辟为通商口岸让沙俄任意出入?”

    着他了地图,道:“先生素来关注东南,对于西北沙俄不甚了解.....。”顿了顿,他接着道:“沙俄的使团和商队前来大清,目前是经过路途艰险的蒙古高原,全程要多长时间?六七个月时间!但若是沙俄打通新疆的通道,经甘肃进入中原,四五个月时间就足够。”

    到这里,他加重语气道:“相比起英吉利、法兰西等欧洲强国,沙俄对于大清的威胁最大,沙俄不仅与大清接壤,其扩张野心也最大,大清不仅要遏制沙俄向东向南扩张的势头,还要进一步与沙俄争夺中亚的控制权!

    即便明知是亏本买卖,咱们也得做!如今皇上年事已高,元奇积极支持朝廷在西北布防驻军,要钱出钱,要兵给兵,如此一来也可以消除朝廷对元奇的些许戒心,也算是一举两得罢。”

    听的这番话,包世臣不由的暗自叹服,积极支持朝廷布防西北,不仅是遏制住沙俄觊觎新疆,赢的朝廷的信任,也增加了朝廷对元奇的依赖,顺带的,元奇的势力也必然渗透到西北,这可不只是一举两得,就这份胸襟气魄和眼光,还真是没几个人能及得上。

    没有人比易知足更清楚,沙俄和倭国对中国造成的伤害有多大,沙俄可是硬生生从中国割占了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疆土,是侵略霸占领土最多的国家,是以对于这头北极熊的情况,他是极为关注的。

    略微沉吟,他接着道:“另外,如今世界的格局早已迥
穿越之宛启天下笔趣阁
异于从前,守中治边,守在四夷的治边策略以及宗藩关系都该督促朝廷改变,促使朝廷进行边政改革,西北的新疆西藏,西南的云南、贵州以及之后的安南,东北的黑龙江、吉林、盛京,蒙古的乌里雅苏台等,都必须改土归流、移民实边、驻军、设省......。

    以前的民族隔离,弱化政策,以将军、都统府衙、土司、以及驻藏大臣多种建置统御边地的做法都必须舍弃,要通过边政改革以及行政建制的改变,使中央权威更为深广的摄入边疆地区。

    要逐步加强对边疆地区的直接统治,使边疆尽可能地与内地省份趋于一致,从而最大程度地保证地域之间边疆与内地省份之间的一致性,尽可能的消除地域差异,民族差异,如此才能使大清尽快转变成为一个大一统的强盛帝国。”

    到这里,他看了包世臣一眼,道:“先生把这些想法整理一下,拟份折子边政改革,专折奏报。”

    “这可是一篇大文章。”包世臣着转念一想,又觉不对,略微迟疑,他才道:“边政改革似乎有督促朝廷驻兵新疆之意......?”

    易知足一笑,“先生只见驻兵,却是忽略了移民实边。”

    “侯爷的意思......漕帮?”

    易知足颌首道:“不错。”

    包世臣一皱眉头道:“新疆来是流放之地,漕帮帮众怕是没人愿意去新疆。”

    “愿意去,那就充实新疆。”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不愿意去,咱们也能够顺水推舟,总之,移民实边,是安置漕帮帮众的最佳法子。”

    包世臣瞬间就反应过来,所谓顺水推舟,移民实边,是指的南洋!一个新疆一个南洋,漕帮帮众只怕大多都会选择南洋,朝廷怕是也不可能拿出更好的法子来。

    易知足也不破,拿起廷寄抖了抖,“沙俄已是连续两年要求开放伊犁三地为通商口岸,元奇愿意积极支持布防西北,对于朝廷来,可谓是既解西北之患,又削弱元奇实力,必然会赞成,不过,海军陆战队武官毕竟年少,且不了解西北......。”顿了顿,他才接着道:“记得早些年,先生曾举荐过左季高.....。”

    左宗棠则是两江总督陶澍的亲家,陶澍在临终之前将唯一的儿子陶桄托付给他,并与之联姻,对其给予极高的评价,这在当时是极为轰动之事,毕竟左宗棠不过一举人,而陶澍却是位居两江总督,双方身份地位差距不可以里计。

    包世臣曾为两江总督陶澍幕僚,与左宗棠有相处过数月,对其也是极为赞赏,在易知足任上海道招揽幕僚之时曾举荐过,当时被拒绝了,不想如今却突然提起这事,不由的大为意外,迟疑了下才道:“侯爷是打算让季高投笔从戎?”

    左宗棠赫赫功绩,首推收复新疆,易知足既然打算驻兵新疆,遏制沙俄,争夺中亚,自然而然便想到了左宗棠,微微了头,他才道:“还劳烦先生修书一封,请他来上海一晤。”

    一艘悬挂着米字旗的蒸汽明轮沿着进入长江口逆流而上,不断的超越过一艘又一艘帆船,船头甲板上,四十出头有些秃的戴维斯指着前面烟囱林立的吴淞,道:“前面就是吴淞,元奇那位易大掌柜计划将吴淞和上海连成一体,形成一个巨大的城市。”

    站在他身旁的是一个四十出有着一头金色卷发的男人,听的这话,他微微摇了摇头,道:“真是一个疯狂的想法。”

    “当你看到上海新城,就不会觉的这想法疯狂了。”戴维斯微笑着道,他是第二任港督,也是英国驻华全权公使、英国驻华商务总监,同时也是一位中国通,18岁就到了广州,在东印度公司任职。年轻时作为英国使团随员到过北京。1833年英国成立驻华商务监督署,被任命为商务监督。他对中国文化颇有研究,还给自己起的中文名字叫德庇时。

    不过,他这位港督因为施政得不到在华商人和下属们的支持,忿而辞职,站在他身旁有着金色卷发的男人就是继任港督、英国驻华全权公使、英国驻华商务总监的文咸爵士。

    一上任就碰上青浦教案这种事情,文咸心里自然郁闷,对于派舰队前来上海封锁吴淞口,扣押漕帮漕船一事,他也有些拿捏不定,戴维斯虽然已经卸任,却也担心这事影响两国的关系,毕竟如今英国在华投资数额巨大,是以干脆与文咸先舰队一步前来上海探探底细。

    蒸汽船在英租界一个新建的码头靠岸,驻上海领事爱尔考克赶到码头亲自迎接,回到领事馆上了二楼办公室,爱尔考克才一脸急切的道:“舰队没来吗?”

    文咸没吭声,戴维斯却是毫不客气的道:“暂且不以吴淞炮台现在的实力,驻港舰队是否有能力封锁吴淞口,你知道如今咱们在华投资有多大吗?已经突破一千万镑!你考虑过挑起战事是什么后果吗?况且,你不会不知道元奇与漕帮的关系吧?”

    “我当然清楚元奇与漕帮的关系,也知道京杭铁路的修建对漕帮来意味着什么。”爱尔考克从容道:“身为帝国驻上海领事,我自然会将帝国和帝国商人的利益放在首位。”

    顿了顿,他才压低声音道:“调舰队前来封锁吴淞口,这不是我的提议,而是易大掌柜的提议。”

    文咸一楞,随即问道:“为什么?”

    “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爱尔考克耸了耸肩膀,随即道:“不过,作为回报,易大掌柜将同意咱们在新城以东再开辟一个千亩左右的租界。”

    文咸一皱眉头,“原本在上海的租界就有二千亩,咱们在上海的人员又不多,要那么多租界做什么?”

    戴维斯却是清楚现在上海的租界有多难得,当即一脸欣喜的道:“尽快安排咱们与易大掌柜私下晤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