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三十五章 西北人选

第五百三十五章 西北人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定海海军大营。

    自陈洪明率领十余艘战舰前往吴淞之后,大营里气氛便随之紧张起来,所有官兵一律取消休假,进入一级战备状态,连日来,一艘艘战舰陆续赶来定海军港集合,匆匆赶来的都是驻扎在厦门宁波等地附近的海军以及陆战队的旅团级军官,高级军官云集,自然是引发了各种各样的猜测,不过,大多数官兵都猜测可能会与英吉利再次爆发战争。

    随着元奇各地大小报纸铺天盖地的对西班牙、荷兰进行声讨并逐步升级,所有人才意识到这次的矛头可能是指向盘踞在吕宋和爪哇的西班牙、荷兰两国,海军要征伐南洋的消息也随之在大营传开。

    西营,旅部,肃顺心神不宁的在宽大的房间里来回的踱步,他心里很烦,因为他很清楚,如今朝廷这局势,绝对不会允许海军对外挑起边衅,道光春秋已高,龙体一直欠安,这种情形下,绝对不会允许海军征伐南洋。

    但问题是,南洋大臣兼南洋提督的易知足素来都是我行我素,擅自出兵征讨的事情可没少干,如今报纸上连篇累牍的声讨西班牙、荷兰,大营里又是高官云集,摆明了就是一副箭在弦上的架势,他敢肯定,这次绝对又是擅自出兵征伐!这可真是让他们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雨亭兄——。”随着话声,奕增、常保两人缓步走了进来。

    “来的正好,正准备着人去请二位。”肃顺说着伸手礼让了一下,随即从桌子上取过一盒香烟一人递了一支,自打载钊调往天津只之后,定海大营也就他们三人威信最高,他确实是打算叫二人来商议一下。

    自个也点了一支香烟,他才道:“军门若是要擅自出兵征伐南洋,咱们该支持还是反对?”

    奕增二人前来,实则也是意识到这一点,却没料到肃顺如此直接,抽了一阵烟,奕增才闷声道:“此番征伐南洋,瞧军门的意思,是要一举侵吞吕宋和爪哇,这可是正经八百的开疆拓土,咱们来海军为的什么?不就是军功,下面官兵可都眼巴巴的盼着能立份大功好升官晋爵,如今机会就在眼前.....。”

    常保不是宗室觉罗子弟,只是八旗勋贵之后,但驭下有方,勇猛仗义,且脑子灵活,在一众八旗子弟中威望颇高,从心里来说,他也是极为舍不得错失这次机会,朝廷重军功,海军中历来也是以军功说话,错失这次机会也就意味着错失迁升的机会。

    但他也清楚,皇上不遗余力的鼓动八旗子弟入海军的目的是什么,军功固然重要,皇上的信任赏识更重要,眼见的肃顺看他,便开口道:“军门若是不奉旨就擅自出兵,妄起边衅,咱们不宜盲从,否则朝廷事后必然怪罪。”

    “一边是军功,一边是圣眷,着实让人难以选择。”肃顺缓声道:“不过,你们考虑过没有,若是不遵令,是什么结果?”顿了顿,他接着道:“你们应该都清楚,南洋海军一年要耗费多少银子?朝廷一年给海军又划拨多少银子?咱们不说军法,军门日后只要区别对待,咱们的日子可都没法过。”

    奕增迟疑了下才道:“雨亭兄的意思,咱们遵令?”

    “遵令,咱们对皇上也没法交代。”肃顺道:“军门擅起边衅,海军如此多八旗子弟,居然全部遵从,皇上会如何看待咱们?”

    常保试探着道:“雨亭兄的意思,是一半一半?”

    “不错,一半一半,虽说两头不讨好,却也能两方兼顾。”肃顺颌首道,心里却是有些鄙夷,两方兼顾什么的,他纯粹是瞎说,他真担心的是如果所有八旗官兵拒不遵令,会导致元奇与朝廷的决裂,那才是最要命的。

    两日后,易知足抵达定海,没前往大营,而是直接进了定海总镇府,随即下令召集一众旅团级军官前往总镇府会议。

    不到半个时辰,海军一众团级军官便齐集总镇府大堂,见的易知足步入大堂,众人齐齐起身敬礼,还了一礼,易知足径直走到墙壁前拉开帷幕露出大幅的海图,随即指点着南洋海域朗声道:“南洋以及南洋群岛是咱们大清的海上屏障,也是咱们大清海上贸易最重要的贸易通道!”

    说到这里,我转身扫了众人一眼,道:“大家说说,筹建海军的目的是什么?”

    “禀军门,筹建海军是为巩固海防,守护海疆!”

    “禀军门,是为了对外扩张!”

    “都说的对!”易知足朗声道:“前明以来,咱们在海疆方面秉承的都是防御态势,从广东到辽东,万里海岸线上咱们部署了多少兵力?又修筑了多少卫城所城?多少烟墩炮台?多少堡、寨、墩、烽?结果呢?咱们既没防住东洋的倭寇,也没防西洋的强盗!

    咱们筹建新式海军,目的还是保卫海疆,但不能再一味的采取防御态势,最好是防御是进攻!咱们要将防御的圈子扩大到南洋群岛和倭国,咱们要将倭国、琉球、台湾、吕宋,爪哇群岛连成一道岛链,如此,才能进可攻退可守,这才是最好的防御!”

    说到这里,他转身指点着马六甲,道:“这条马六甲航道,是整个世界最为繁忙最为富裕最为重要的海上贸易通道,也是咱们大清对外扩张无法绕开的一条海上通道,咱们必须控制在手里!”

    听的这话,所有军官都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身为海军中高级军官,熟知地理是基本功课,或许他们对欧洲美洲等遥远的地方不熟悉了解,南洋的势力划分,一个个却都是一清二楚,马六甲海峡如今掌控在英国人手里,军门这是打算同时向西班牙、荷兰、英吉利开战?

    “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南洋海军创建至今,已经有五年,消耗白银高达三千万两,是骡子是马,咱们也是时候拉出去溜溜。”易知足缓声道:“南洋咱们分三步走,第一步是先打吕宋,将盘踞在吕宋的西班牙人以及武装土著全部歼
黎明的前夜笔趣阁
灭,为冤死在吕宋的数十万同胞报仇,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大堂里一众军官轰然应道。

    “好,都回去做好准备,后日一早出发。”易知足说着点名道:“冯仁轩、常坤宁、肃顺、奕增、常保、吴云栋留下,散会!”

    冯仁轩、肃顺等六人被点名留下,心里都有种不好的感觉,果然,待的众人离开,易知足点了支香烟在上首落座后,缓声道:“西洋各国分分合合,难以理喻,英吉利、西班牙、荷兰都同属西方阵营,此番海军征讨南洋,兵力不可尽出,须的留一部分人马守家防备英吉利......。”

    不等他话说完,奕增就站起身道:“军门,如此难得的机会,可不能将咱们撇下,下面官兵每日刻苦训练,不就是盼着有朝一日能上战场立功,这会严重打击他们的积极性。”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我已上折子向皇上请旨,但皇上多半不会允准,然征讨南洋,是势在必行。直白的说,征讨南洋,是擅自出兵,他们,我能扛,你们,我就是想扛也扛不住,都是我的属下,我得设身处地的为你们考虑。”

    “军门,标下不明白。”肃顺沉声道:“军门为何会选择这个时候征伐南洋,而且是势在必行。”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西班牙、荷兰两国应英吉利之邀,出动战舰封锁吴淞口,这是一个难得的宣战借口,既能借机侵占南洋群岛,也能打击英吉利的气焰,有利于大清日后与各国开展外交。

    再则,欧洲各国目前处于和平阶段,各国之间没有缔结战争盟约,是咱们最好的抢夺南洋群岛的机会,不会遭遇西洋各国联手打压。若是一旦欧洲爆发大规模战争,各国结盟,咱们就没有机会了。”

    肃顺迟疑着道:“封锁吴淞口,西班牙、荷兰是应英吉利之邀而来,出兵吕宋,英吉利会袖手旁观?”

    “咱们是以西班牙前后数次大规模屠杀华人为借口。”易知足缓声道:“再则,打吕宋是速战速决,不等英国人反应过来,咱们就能拿下吕宋,英吉利很难有机会插手!”

    略微沉吟,肃顺语气坚定的道:“军门就算是擅自出兵征伐南洋,咱们也坚决恳请参战!”

    易知足眼光在三人脸上缓缓扫过一遍,这才道:“好吧,给你们一个旅名额,你们自行商量,明天上午之前报上来。”

    “谢军门!”肃然三人连忙敬礼道。

    吴云栋委屈的道:“军门——标下还没有上过战场.....。”

    “谁说不让你上战场了?”易知足笑道:“你们的战场不在南洋。”

    听的这话,在座几人都是一楞,还要开辟一个战场?易知足大声对外吩咐道:“抬进来。”

    随着话音,几个亲卫抬着木架和夹板进来迅速的安放好,随即退了出去,冯仁轩看着夹板上的地图,一脸狐疑的道:“西北?”

    “不错。”易知足起身指点着地图道:“沙俄这些年在中亚不断扩张,侵吞了哈萨克汗国,控制了哈萨克草原,对布哈拉汗国浩罕汗国正在逐步蚕食,如今又将矛头指向了新疆,这两年接连向朝廷提出开放伊犁三地通商,染指新疆之野心,可谓是昭然若揭。我已向朝廷明确表态,出钱出兵积极支持巩固新疆边防。”

    这是让他们去新疆?在座几人不由的面面相觑,略微沉吟,冯仁轩很是突兀的道:“军门方才说,一旦欧洲爆发大规模战争,不利于抢夺南洋,军门是不是预判欧洲近几年会爆发大规模战争?”

    肃顺、常坤宁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无端端的怎的问这个话题,易知足却是一笑,指着克里米亚的位置,道:“我说过,最好的防御是进攻。早则三五年,迟则六七年,这个地方必然爆发一场席卷整个欧洲的大规模战争,那是我们的机会。”

    说着,他从新疆一路划到波斯湾,随即在波斯湾点了点,沉声道:“这是一个聚宝盆,我希望大清的疆域能够一直延伸到这里!元奇会不遗余力的支持西北的扩张!”

    在座几人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那么大一片疆域,真若能够打下来,侯爵是最起码的,甚至是公爵都有可能,而且那得多少兵马?不等冯仁轩开口,肃顺抢先道:“军门,西北可是咱们八旗的强项,西北地广人稀,非的骑兵不可。”

    冯仁轩哪肯放弃这个机会,连忙道:““有三五年时间,何愁他们不能转换成骑兵?如今的骑兵又不需要射箭。”

    “不要争,都有份。”易知足摆了摆手,道:“西北扩张,咱们不能学元蒙,打下一地就要巩固一地,轻徭薄赋,推行教育,争取民心,咱们最终要的是波斯湾这个聚宝盆。”

    冯仁轩迟疑着道:“那里盛产黄金?”

    “是黑金。”

    黑金是什么?几人都齐刷刷的盯着他,易知足却不解释,话头一转,道:“待的旨意下来,我计划先派遣一个旅进驻伊犁,然后再请旨在新疆募兵,元奇负责新疆新军的饷银装备等一应开支。”

    西北历来是朝廷最为头痛的,一年在西北消耗的军费不知多少,如今有元奇主动接手,道光怕是做梦都会笑醒,哪有不允许的?而且西北天高皇帝远,独当一面,不受节制。

    肃顺眼热的不行,力争道:“军门,西北苦寒,南方兵马不易适应......。”

    冯仁轩含笑道:“军门说的很清楚,主要是在新疆募兵组建新军。”

    易知足微微摇了摇头,道:“为防割据,不能在新疆招募过多的新军,为巩固新疆,我建言移民实边,新军还要以满汉为主。”说着,他一摆手,道:“肃顺留下,你们散了罢。”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