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四十四章 迫不及待

第五百四十四章 迫不及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易知足再上折子坚请丁忧守制,言辞诚恳,态度坚决,道光这次没再挽留,着开其钦差大臣、南洋大臣、南洋提督之缺,暂行在籍守制,同时也留下余地,若是南洋战事不顺,即刻前赴南洋,以资统帅。

    随着易知足丁忧开缺,官场也迎来一场大变动,先是两广总督琦善调任南洋大臣,广东巡抚黄恩彤迁两广总督。

    随即,两江总督林则徐授协办大学士,军机大臣上行走,云贵总督李星沅调任两江总督。闽浙总督邓廷桢调任云贵总督,浙江巡抚刘韵珂迁闽浙总督。

    短短不过一个月时间,东南三总督全部换人,新上任三总督——黄恩彤、李星沅、刘韵珂以及南洋大臣琦善,全是穆章阿一党,稍微有点眼力劲的都隐隐猜到,朝廷怕是要对元奇动手了。

    西关,磊园,听雨轩。

    放下邸报,包世臣摇着折扇凝神不语,他料到穆章阿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却没料到动作会如此之快,南洋大臣,东南三总督接连换人,这针对的可不是南洋海军,而是元奇!

    思忖了半晌,他才对外吩咐道:“来人。”

    一个小厮连忙快步进来躬身道:“先生有何吩咐?”

    “去问问林姑娘,大掌柜在何处?就说我有要事要见大掌柜。”包世臣缓声道,对于易知足,他是既无语也无奈,说是守制,但这位大掌柜却是连人影都见不着,根本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阖府上下,能知道他去向的怕是只有他的贴身秘书林美莲了。

    不多时,林美莲就赶了过来,进屋见礼后,她才道:“大掌柜去了洛溪弹药局,已有半月光景了.....临行前交代,非有要紧之事,不得打搅。”

    不得打搅,他可真是信心十足,真当朝廷不敢对元奇下手?包世臣暗自腹诽了一句,才道:“局势有变,还劳烦林姑娘遣人去禀报大掌柜一声。”

    听包世臣如此说,林美莲自然不敢怠慢,连忙道:“先生稍候,我这就让人去禀报。”

    洛溪弹药局,研发车间。

    易知足在房间里伏案画着一副子弹设计图,在他身边摆放着一把全新的后装针刺击发步枪,这款最新式的后装步枪是普鲁士德雷泽发明的,因此被命名为德雷泽式击针枪。

    据说这款德雷泽式步枪早在十多年前就被发明,普鲁士政府收买了这一发明之后,秘而不宣,自行秘密生产,一直到最近,这款枪才暴露出来,他手头这杆枪是刚从法兰西人手里高价购买来的。

    对于这款号称最为先进的后装击针枪,易知足还真没瞧上眼,他感兴趣的是德雷泽式击针枪配备的定装纸壳枪弹,这种纸壳弹用纸筒作弹壳,将弹丸,发射药和底火集于一身,已经初步具有金属壳定装子弹的雏形,不过,与后世的金属壳定装子弹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子弹,易知足可说是见的多了,内部结构剖面图他也看过,不过,这玩意清楚归清楚,要生产出来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别看子弹小,但包含的工艺却是极为复杂,他以前看过一篇图文并茂介绍如何生产子弹的文章,隐隐记的有十多道工序,简单说吧,造子弹比造枪的难度还要大!

    画好几张子弹的外观以及内部结构图,他点了支香烟,细细的审视了一番,难归难,不过,再难也得上,金属定装子弹必须上,有他指导,不相信搞不出来!起身开门,他对外吩咐道:“来人,将金总管叫来。”

    才四十出头,但看着却象个小老头的老金很快就赶来过来,关上门,易知足才将几张图纸推过去,道:“这是金属壳定装子弹的构造图,绝密。”

    绝密是最高保密等级,听的绝密两字,老金神情登时肃然起来,能够坐到研发总管的位置,他本身就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凝神看了半晌,他才开口道:“大掌柜,这金属子弹的难度怕不是一般的小,不说其他的,就这弹壳,就不是一般的难。”

    易知足微微颌首道:“当然难,不难西洋人早就造出来了,金属子弹虽小,但工艺极为复杂,也是后膛枪的关键,你们若能够拿下来,整个研发团体都重奖,每人至少奖励一俸身股。”

    一俸身股?老金眼皮子一跳,身股一俸价值二千两银子!这可是不折不扣的重奖,而且这还是起底的,至少一俸!如此重奖,也足见这金属子弹的重要性了,他有些结巴的道:“大掌柜.....不是开玩笑?”

    “我什么时候跟你们开玩笑。”易知足含笑道:“组织人手研发,不过,要记住,凡是接触的人员,都必须隔离。”

    “大掌柜请放心,规矩我们都懂。”老金连忙点头道。

    “还有一点。”易知足又叮嘱道:“弹头、弹壳最好都采用铜锌合金,如此易于加工,当然,也不能为了加工方便而影响子弹的性能,还要考虑弹壳的承受力,至于铜锌比例,多摸索尝试。”

    待的老金离开,易知足伸了个懒腰,缓步踱出了房间,径直出了车间来到外面散步,子弹这玩意工艺不是一般的复杂,二三年能鼓捣出来进行量产,他就该烧高香了,除了弹头弹壳之外,底火和火药也需要跟上,否则也是扯淡。

    弹药局的研发部是一个大院子,占地很大,绿化也很好,栽种了不少树,但住在里面的人却不多,显的很是清净,他这段时间没打算回家,这年头丁忧守制实在是太麻烦了,讲究多规矩也多,要粗茶淡饭不喝酒,不与妻妾同房,不叫丝弦音乐,不剃头、不更衣.....,林林总总,实在让他心烦。

    据他所知,实则也有不少人没遵守这些规矩,不过都是偷偷摸摸的,不少官员的妻妾都是在丁忧守制期间怀上生下孩子的,至于饮酒作乐的,那就更多了,他惹不起还躲不起?

    踱了一阵,他折向西面,火药的实验室在院子西面最偏僻的地方,既然金属子弹让人开始研发了,发射药也该同步,对于子弹的发射药,他了解的不多,只知道一点
德意志崛起之路无弹窗
基本的东西,实际上,子弹所用的发射药就是一种控制的燃烧。

    比如,手枪因为枪管短,子弹小装药少,就必须要快速燃烧型的,而步枪因为枪管长,子弹大装药多,就必须要慢速燃烧型的,而且发射药形状有好几种,球状、片状、柱状....。即便是只知道这些简单的,也足够他们少走很多的弯路。

    还不等他走到实验室,老金就从后门飞快的追了上来,道:“大掌柜,府上说是有急事,遣人前来请大掌柜回府一趟。”

    听的这话,易知足连忙向外赶去,知道他在这里的人不多,而且他特意叮嘱过,没要紧事不要打搅,非有要紧事或者是急事,府里断不会派人前来请他。

    从磊园后门进了园,林美莲迎上来禀报道:“包先生说局势有变,急着见侯爷,另外,琦制台也亲来拜访。”

    琦善也来了?出了什么事情?易知足当即道:“先去见包先生。”

    进的听雨轩,包世臣闻声迎了出来,拱手轻笑道:“大掌柜丁忧出缺,果然是风云变幻。”说着,就将最近的人事变动说了一遍。

    进屋落座,易知足才道:“南洋可有消息?”

    “没有。”包世臣说完之后,心头一亮,试探着道:“征伐南洋可是需要三载?”

    易知足微微一笑,“爪哇海域辽阔,岛屿众多,土王林立,非是吕宋可比,三年五载能够征服,就算不错了。”

    “不怪大掌柜胸有成竹。”包世臣笑道:“合着,穆章阿此番算是白折腾了。”

    易知足缓声道:“盛极而衰,他也折腾不了两年了,且由着他,倒是皇上此举,却是有些令人心寒,竟如此迫不及待,这吃相未免太难看了。”

    “倒也不能如此说。”包世臣斟酌着道:“元奇如今也确实发展到了令朝廷难以心安的地步,平心而论,当今算得上开明.....。”

    易知足点了点头,“今上虽不算圣君,却也堪称明君,若能再坐二十年天下,也能成为一代圣君,可惜了.....。”

    见他出此感慨,包世臣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话,当即话头一转,“琦大人等候多时了,大掌柜别让他久候。”

    “那在下先告辞。”易知足说着起身拱手而去,出了院子才吩咐道:“请琦大人去书房,我略微洗漱就过去。”

    琦善确实是等候多时了,在他这个身份地位,能够让他等候如此长时间的还着实没几人,不过,他却是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在两广总督任上那么些年,他对元奇对易知足了解的相当透彻,他很清楚,此番易知足丁忧开缺,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朝廷真若有心动元奇,必然是得不偿失。

    接任南洋大臣,对他来说无异于是个苦的不能再苦的苦差,这些年元奇花费巨资建设和发展上海和宝山,兴建工厂、修建铁路马路江堤码头,费劲心思招揽吸纳商贾,不遗余力的接纳赈济容留各省灾民,短短几年时间,上海已是万商云集,人口爆增。

    而他也早有耳闻,元奇将上海经营的水泼不进,针插不进,这可能有些夸张,但他敢肯定,他这个南洋大臣,若是不能得到易知足的支持,在上海必然是寸步难行。

    沐浴更衣之后,易知足才来到书房,进屋便拱手道:“从洛溪赶回来,让琦大人久候了。”

    易琦善起身拱手还了一礼,笑道:“国城回籍守制,闭门谢客,老夫登门拜访,国城不怪罪便好。”

    “琦大人客气。”易知足说着伸手道:“请——。”

    两人落座,琦善便径直道:“国城丁忧开缺,东南人事大变,老夫已调任南洋大臣.....。”说到这里,他轻叹了一声,“大清对外交涉,对外贸易,东南海防以及一应工厂矿场交通等实业,无人能及国城,待的国城守制期满,老夫必坚决让贤。”

    易知足微微摇了摇头,道:“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不怕大人笑话,这没做官时,想做官,待做了官,才知宦海凶险,与其日日如履薄冰,还不如急流勇退,不瞒大人,在下已无再出仕的打算。”

    急流勇退?不再出仕?琦善不由的一呆,是因为双亲意外亡故之事而心灰意冷?还是朝廷这番举动,让他心冷?转念又觉不可能,且不说元奇诺大的产业,就是上海,他花费了多大的心血?岂会拱手送人?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一笑,“国城何曾如履薄冰过?若说胆大,国城足以与文恪公(王鼎,谥号文恪。)相提并论,满朝文武,从京师到地方,做官做的最惬意的,莫过于国城。”

    听他提及王鼎,易知足有些伤感,当年王鼎对他可是多有提携,屡有回护,如今却已不在了,收回心神,他才道:“此一时彼一时。”

    听的这话,琦善心里暗忖,看来对于这次东南人事变动,这小子也是大为不满,不过这事他也是一肚子不满,当即话题一转,再次表态道:“南洋总理衙门,老夫必定萧规曹随。”

    易知足微微点了点头,道:“欧洲这两年也不甚太平,西洋各国估计也没心思在大清生事,琦大人无须担心.....。”

    欧洲不太平?琦善大为意外,他最担心的就是征伐南洋与西洋各国闹起纠纷,当即追问道:“此话当真?”

    “自然是真的。”易知足道:“否则,我岂敢征伐南洋?之前,我是判断欧洲今年会爆发一场大规模的经济危机,没想到不仅是爆发了经济危机,还因此引发了一场大范围的....暴动。”

    原来如此,怪道的这小子敢同时挑起与西班牙和荷兰两国的战事,原来是早就预料到欧洲会爆发大规模的经济危机,他忍不住笑道:“这可真正是火中取栗,老夫倒是好奇,国城是如何判断的?”

    易知足一笑,“这可就说来话长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