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四十六章 有意回护

第五百四十六章 有意回护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上海道台衙门。

    衙门前宽敞的空坪上被身着蓝色工装和黑色学生装的人群堵的水泄不通,整条衙前街都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易侯爷是本朝第一功臣!”“易大掌柜是天下第一大善人!”“易大人是青天大老爷!”“严惩肃顺!”“穆章阿是奸相!””此起彼伏的口号声喊的震天介响。

    道衙大门紧逼,一众衙役一个个如临大敌一般神情紧张的守在大门内,上海知县刘光斗爬上长梯从院墙上往外看了一眼,一眼望去,只见一片黑压压的人头,还有满街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横幅,上面写的也都是他们喊的口号的内容。

    看着这一幕,他不由的暗暗叫苦,这情形根本不可能出的去,也不知道他的县衙如今是什么情况?他是听闻工人游行,匆匆赶来道衙禀报,不料没见着道台伍长青,自个却被堵在道衙了。

    从长梯上下来,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有些手足无措,这种情形他还是头一遭遇上,没有一点应对经验,道台大人伍长青就是元奇的人,与易知足的关系更是人所周知,道衙尚且是这光景,其他衙门会是何光景?

    想到这里,他登时忧心如焚,他不敢想象,这情形发展下去会不会失控?一旦失控又会造成什么后果?

    道台伍长青不在县城內,而是在城外西郊西林禅院外的西林大营也就是以前的义勇大营,当年为抵抗英夷而组建的义勇在战后并未裁撤,四千义勇一部分进了元奇团练,一部分成为江海关各关口缉私巡查兵丁,一部分则转为地方保安团。

    闻报工人**,伍长青便匆匆赶到大营,着保安团迅速出动协助维持秩序,以免出现失控导致局势进一步恶化,他很清楚,目前这局面,若是驱赶,肯定会激发矛盾,引起冲突,当务之急是稳定局势,再想法子妥善解决。

    安排妥当,待的保安团全体出动,他又着人飞鸽传书向广州禀报,随即给吴淞大营的吴云栋写信,着陆战队出动协助维持秩序,以保证不闹出大的乱子,刚刚忙完,正待松口气,严世宽也匆匆赶了过来。

    一见他,伍长青就气不打一处来,劈头问道:“怎么回事?如此大的举动,怎的事先一点风声都没听闻?别跟说这是你的主意。”

    “我哪敢出这歪主意。”严世宽连忙叫苦道:“兴清帮,忠信社素来关注的重点是黑道,很少留意那些个工厂学校,那些个工人学生,绝大多数都是受过元奇恩惠的,谁想到他们会来这么一出?”

    他这话说的倒也是实情,上海宝山两县素来是收容遭灾流民最多最集中的地方,这些年来上海进行大开发,周边各省府县一旦遭灾,灾民都携家带口涌来上海宝山,元奇也是不遗余力的出钱出粮赈济并妥善安置,辗转前来的数万流民在两县不仅是解决了温饱,且得以转化成各个工厂的工人,从而定居下来。

    两县的大小学校在元奇的大力扶持下不仅是免费入学而且还提供伙食,不论是灾民还是两县本地百姓都从中受益匪浅,对于元奇也是感恩戴德,谁会想到,他们竟然会采取如此举动来报恩?

    伍长青看了他一眼,无心在这问题上纠缠,略微沉吟才道:“如此大规模的游行,背后定然有人策划组织联络,赶紧着人查一查,我要见那些个组织者。”

    严世宽连忙道:“这一点我也想到了,已经着人去查了,到底下午应该就会有消息。”说着,他又问道:“新上任的南洋大臣琦大人什么时候能抵达上海?”

    “他?”伍长青哂笑道:“有船不坐,非要走陆路,没一个月怕是到不了上海。”

    “那就好。”严世宽掏出盒香烟递了一支过去,自个也点了一支,这才道:“无须太担心,他们此番游行只是为了声援大掌柜,不会闹出什么乱子来。”

    “你可别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伍长青沉声道:“那么多工人,里面难保不会有帮会成员,若是他们在里面煽风点火,推波助澜,麻烦可就大了。”

    听的这话,严世宽神情登时凝重了几分,略微沉吟,他才道:“街上商号店铺尽皆闭门歇业,应该闹不出什么乱子。”说着,他问道:“可已通知吴淞大营?”

    “已经给吴云栋去信了,着他调陆战队来上海维持秩序。”伍长青道:“另外,还着他关闭火车站,封锁吴淞口航运。”

    “陆战队一动,海军学院的学生也必然退出游行,协助他们维持秩序。”严世宽缓声道:

    “如此,倒也无须太担心。”

    上海宝山两县的大游行仅仅进行了一天,游行人群当夜就自发的散了,但这事的影响却着实不小,穆章阿一系官员在听闻之后,立即拿此事大做文章,攻讦易知足和元奇邀买人心,居心叵测。

    穆章阿更是赤膊上阵,上折子直言,元奇在广州上海两地密集开办工厂,云集十数万青壮,相互呼应,实非朝廷之幸,建言关闭两地诸多工厂,以绝后患。

    面对穆章阿一系对元奇的攻讦,所有力保易知足的官员集体失声,实在是上海宝山两县这次的罢工游行围堵地方衙门的声势太过浩大,令人震撼,令朝廷忌惮,谁也不敢公然驳斥,局面几乎是一面倒,不少人都认为这场政争即将以穆章阿一系大获全胜,易知足和元奇这次是在劫难逃。

    东南各省报纸依旧是一副不偏不倚的态度,对此事依然是如实进行报道,对攻讦易知足和元奇的文章也是照常刊载,在朝野上下引发又一波热议。

    广州上海两地交易所原本起起伏伏的元奇股价顿时一泻千里,毫无抵抗的连连下跌,再度引发恐慌性抛售,股价一路下跌直接跌破前几年的最低价四钱八厘,并且依然一路下行。

    西关交易所,后院。

    金元清一脸紧张的道:“四钱七厘了!大掌柜!八百多万的卖单!”

    易知足点了点头,
星际传奇小说5200
却没吭声,原本他是打算护盘的,不让股价跌破五钱的价位,但这一波下跌实在是太猛了,抛售数量之大,价格下跌之快,都让他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见他不吭声,金元清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犹豫着道:“大掌柜.....。”

    “想说什么?”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但说无妨。”

    “若是元奇.....。”金元清一副想说不敢说的模样,迟疑了下,他才咬牙道:“若是事不可为......不如留些现银以备东山再起之须。”

    “元奇若跨了,你认为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易知足说着抽出一支香烟点上,徐徐喷出一股烟雾,他才不急不缓的道:“放心,元奇跨不了,让二掌柜蒙德贵去总号一趟,告诉孔掌柜,尽量撑,实在撑不过,就动用黄金。”

    “动用黄金?”金元清心头一紧,到了动用黄金的地步,也就意味着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易知足没多说,点了点头,道:“告诉孔掌柜,即便将黄金兑换一空,也要保住元奇的信用。”

    不多时,金元清就快步折了回来,禀报道:“五厘了,四钱五厘了。”

    “有多少?三百万!”

    “来势汹汹。”易知足嘀咕了一句,道:“不急。”

    股价一路下跌,三厘、二厘、一厘,听闻价格跌到四钱,半晌没吭声的易知足才开口道:“五钱以下已累积多少卖单?”

    金元清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小本,快速算了算,道:“二千一百多万。”

    “不能再等了。”易知足沉声道:“吃进!五钱以下全部吃进,在五钱的价位挂上二千万买单。”

    看着五钱以下数目惊人的卖单居然瞬间被扫空,然后五钱的价位上出现了二千万的超大买单,整个交易大厅登时就响起了一片欢呼:“接盘了!有人接盘了!”

    卖不卖?不少人心里都在犹豫,大厅里一片议论,“那么大手笔!究竟是谁在接盘?”

    “还能有谁?当然是元奇,除了元奇,谁如此大的魄力和财力?”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是元奇?元奇如今正焦头烂额的应对纸钞的挤兑。”

    “你以为这里是用现银购买的股票?”

    “纸钞怎么拉?元奇又不是不兑换?”

    “这可不好说,万一元奇倒闭了呢?”

    “真要是元奇在接盘,那可就没必要卖了。”

    “如今这局势可不好说,还是真金白银拿在手里放心。”

    陆续有人在卖,五钱价位上的二千万买单不到半个时辰就变成了一千二百万,就在众人有些担心的时候,五钱一厘的四十万卖单被吃掉,接着,五钱二厘的二十五万卖单也被吃掉。

    这一下,大厅里登时一片慌乱,不少人忙不迭的涌往柜台去撤单,这架势明显是要强劲反弹。

    就在一片乱哄哄的情况下,股价稳稳的站上了六钱!这一幕只看的所有人面面相觑,前后不过半个多时辰,居然是二钱的差价!这尼玛是什么情况?从四钱到六钱,这是五成的涨幅!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心里暗暗后悔,胆子大点,四钱的时候吃进一票,这一下就能赚的盆满钵满。

    后院里,金元清一脸兴奋的道:“大掌柜,稳住了,如今的卖单都挂在了六钱以上。”

    易知足站起身,道:“不过是暂时稳住而已,五钱,有多少吃多少,五钱以上,不必管了,明天再看。”

    从后门出了交易所,上了轿,易知足吩咐了一句“回磊园。”便闭目养神,交易所他不担心,他担心的是元奇的挤兑,东南数省,广东发行纸钞的数量最大,阖省市面上的贸易,交易数额稍大点的都是使用纸钞,作为元奇根基所在的广州,市面上流通的都是纸钞,这次的挤兑的压力也是最大。

    一旦广州的现银黄金被挤兑一空,就极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甚至引发元奇银行的崩塌,他既要让元奇股票不跌破五钱来维护众大小股东对元奇的信心,又担心股票吃进太多引发大规模的挤兑,这也是在大量吃进股票时吩咐孔建安不惜用黄金来支付纸钞兑换的原因,黄金没了,还可以再慢慢积蓄。

    回到磊园,易知足直接去了包世臣的听雨轩,一见面,包世臣便关切的道:“撑得住不?”

    “撑不住也得撑。”易知足说着话头一转,“有没有消息?”

    “有。”包世臣说着轻叹了一声,“不过,好坏掺半。”

    听的这话,易知足心里一沉,却没再问,进屋之后,包世臣才缓声道:“苏州、常州、湖州,七府八县相继出现游行声援的情况,规模亦不小,不过,宜兴、湖州的游行却出现了冲击县衙府衙的情况,被兵丁驱散,伤亡不明。”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三府七县,只有一县一府出事,已算是不错了,但愿他们能够吸取宜兴湖州的教训,我再传书叮嘱一下。”顿了顿,他才问道:“朝廷方面呢?”

    “没有消息。”包世臣给他倒了一杯茶,这才道:“看来,今上对于元奇还是有回护之意的,否则上海之事一出,就应该顺水推舟,给大掌柜定罪。”

    易知足微微点了点头,道光对元奇确实颇为回护,不过想想,这也是情理中事,他就是道光一手擢拔的,元奇也是在道光的扶持或是说纵容之下一步步壮大的,可以说,道光生平最得意的事情就是擢拔重用他,所以才有征安南征倭国征南洋的功绩,要道光给他定罪,否定元奇,等于就是让道光自己否定他一生最为得意的功绩。

    包世臣仿佛是看穿了他的心思,缓声道:“不过,自古以来,最是无情帝王家,雍正朝的年羹尧就是前车之鉴。”

    “先生提醒的是。”易知足含笑道:“咱们可不能做年大将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