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四十八章 优厚条件

第五百四十八章 优厚条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个交代?易知足暗忖,看来之前的判断不错,京师府邸失火果然是人为纵火,而且也并非是道光所指使,那么这起调查了数月之久仍然没有结果的纵火案究竟是谁指使的?天地会、青莲教、穆章阿,嫌疑最大的应该是穆章阿,京师内城,可不是天地会和青莲教能够来去自如的地方。

    见他沉吟不语,包世臣接着道:“今上此番可谓是给足了大掌柜颜面,不过,元奇此番折腾的动静着实不小,即便今上能够容得了大掌柜和元奇,新君登基只怕也容不下......南洋海军,大掌柜还是要牢牢掌控在手中。”

    “先生提醒的是。”易知足微微点了点头,道:“此番策动八省一百四十余府县游行示威,朝廷必然视元奇为眼中钉,肉中刺,眼下安抚,无非是指望我感恩戴德,交出南洋海军。”

    包世臣试探着道:“大掌柜打算让海军舰队一直滞留在爪哇?”

    “爪哇群岛海域复杂,岛屿众多,除了荷兰,还有众多土王苏丹据岛称王,主力舰队打上三五年也不足为奇,况且还有诺大个婆落洲。”

    “可一直音讯全无,也难免授人以柄,怕是有可能再生波折。”

    易知足笑了笑,道:“那就着他们时不时的奏报一下战果,也算是投桃报李罢。”

    西关,交易所。

    交易大厅里人声鼎沸,元奇股价节节攀升,但交易柜台内的掌柜伙计们却甚是清闲,原因很简单,这种情形下没人愿意抛出手中的股票,都坐等涨价,道光三道谕旨在邸报上刊载之后,朝廷对于元奇的态度已然是十分清楚,人人都清楚,股价会持续上涨,手中握有股票的,谁愿意错过这个赚钱的机会。

    瞧着不断攀升的股价,金元清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大掌柜抄底,他也咬着牙押上了自个的身家在六钱左右吃进了不少,此番自然也会大赚一笔,岂能不开心?

    一个伙计快步走到他身边,轻声禀报道:“掌柜的,大掌柜来了。”

    听的易知足来了,金元清连忙快步赶到后院,进了房间见礼之后,他便禀报道:“大掌柜,如今股价已经反弹到一两零三分,估摸着应该还会继续上扬......。”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这个价位已经不错了,抛!慢慢抛。”

    金元清听的一楞,连忙道:“大掌柜,涨到一两二三,那是绝对没问题的.....,为何要急于抛?”

    看了他一眼,易知足才慢悠悠的问道:“咱们开办交易所的目的是什么?”

    金元清不假思索的道:“募集闲散资金。”

    “不错。”易知足语重心长的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若不能赚钱,如何能够吸纳闲散资金?”顿了顿,他接着道:“此番股价重挫,不少人亏损严重,对股票产生了畏惧的心理,这不利于咱们吸纳闲散资金。

    借着这一波强劲反弹,咱们要让他们重拾信心,待的涨到一两二三,就没有多大的利润空间了,抛,慢慢抛,不扔点好处,如何能够集聚人气?赚钱重要,培养金融市场更重要,若是为了赚钱,将交易所弄的冷冷清清,就得不偿失了。”

    “大掌柜高瞻远瞩。”金元清微微躬身道,心里佩服的五体投地,将到手的银子就这么轻易的撒出去,这可不是几万几十万,而是上千万的银子!也唯有大掌柜有这份气魄。

    “少拍马屁。”易知足笑了笑,道:“抛一半就成,我名下和交易所名下的,都留一半。”

    “属下明白。”金元清连忙道。

    易知足又叮嘱了一句,“慢慢抛,不要打压股价,如今要呵护股价。”

    一艘火轮船缓缓的停靠上西关十三行码头,船一靠岸,在海上颠簸了数日之久的乘客们便带着各自的行李迫不及待的挤到船舷处抢着想下船,这是新开辟的上海至广州的客火轮,整个航程八日,一经推出,生意就极为火爆。

    “排队!都排好队,不排队不开门。”两个船员一边吆喝着一边帮忙维护秩序,五十出头,显的有些瘦小的魏源穿着一件夹衫拎着一个藤箱站在队伍的最后,他脸色有些苍白,极少乘船出海的他晕船晕的厉害。

    上了码头,他叫了一顶小轿,吩咐道:“去磊园。”随即便闭目养神,此番他是受林则徐所遣从京师赶来广州的,轿子在磊园外停下,送了帖子进去,很快,包世臣就急匆匆的赶了出来,一见面就欣喜的道:“墨生来广州,怎的事前也不捎封信来。”

    魏源拱手笑道:“到的上海,方知倦翁也来了广州,随即乘了火轮船赶来。”

    “广州至上海的火轮船乃是新近才营运的,老夫尚且没机会乘坐,墨生倒是先尝了鲜。”包世臣拱手还礼后随即伸手道:“请——。”

    早有小厮上前接过了魏源手中的藤箱,两人进的大门,包世臣才解释道:“侯爷不在府中,已遣人去寻了.....。”

    魏源连忙道:“也没甚急事,何必麻烦。”

    “墨生是不知晓,咱们这位侯爷,经常在下面厂子里一呆数日,等闲难见人影。”包世臣说在将话头一转,“乘火轮船费了几日?”

    “八日。”魏源笑道:“快则快矣,却是颠簸的厉害,晃的浑身骨头都快散架,还是火车好,从徐州到江宁乘了一段火车,又快又平稳,丝毫不觉颠簸。”

    包世臣微微颌首道:“火车确实便于出行,所幸这次元奇无恙,否则必然影响京杭铁路和沪宁铁路的修建。”

    魏源听的一笑,索性道明来意,“在下此番前来上海,也正是为此而来。”

    两人一路说着进了听雨轩,待的魏源洗浴更衣之后出来,易知足已赶了过来,两人免不了又是一番寒暄,叙礼落座之后,易知足便试探着问道:“先生此番来粤,可是为元奇之事而来?”

    魏源缓声道:“既是为元奇,也是为侯爷。”顿了顿,他反问道:“侯爷如
仙门歪道无弹窗
今是何打算?”

    是何打算?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自然是在籍丁忧守制。”

    “在下冒昧问一句。”魏源追问道:“当初侯爷奏请丁忧开缺,皇上不允,侯爷为何要坚请开缺?”

    “这事可不能怪侯爷。”包世臣主动解释道:“侯爷领兵在外征伐,打下吕宋,红旗捷报进京,没等来谕旨封赏,等来的却是京师侯府失火双亲亡故,不仅侯府失火疑点重重,府中管家还能迅速到马尼拉大营报丧,侯爷岂能不奏请回籍守制?既是回籍守制,若不坚请开缺,岂非是弹章如雪?”

    “中堂说的不错,侯府失火,果然是侯爷心结所在。”魏源缓声道:“中堂特意查询了一番,侯府失火次日,皇上就已下旨,着九门提督、五城兵马司、顺天府三方会同,严查失火原因,如今更是将三人连降三级,侯爷这个心结也该解开了罢?”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中堂是什么意思?”

    “此番八省一百四十余府县游行示威声援侯爷和元奇,实已埋下祸根。”魏源沉声道:“侯爷是大清不可一日或缺之贤才,元奇亦是大清富国强兵之希望,中堂希望侯爷以国事为重,以元奇为重,着眼长远,进京为官。”

    “进京为官?”包世臣失声道,心里暗自腹诽,这是出的什么馊主意?这岂不是是羊入虎口?

    “在下出京之前,皇上接连三日召见中堂长谈。”魏源缓声道:“侯爷进京,执掌户部,入值军机,南洋大臣,南洋提督均可由侯爷举荐,边政改革,新疆、南洋建省,督抚亦可由侯爷举荐。另,南洋海军宗室勋贵子弟,八旗子弟尽皆调往天津组建北洋水师。”

    这可真是好气魄,而且诚意十足!易知足暗忖,执掌户部,入值军机,西北边疆,东南海防尽皆交付于他,道光还真不是一般的器重他,对元奇也是寄予厚望充满信心,可惜,道光命不久矣,若能再多活十年,他会毫不犹豫的同意进京。

    包世臣也对道光开出的条件大为震撼,看得出,道光是真心不想与易知足和元奇闹翻,这个条件简直已经优厚到不能再优厚的地步,而且这些条件足以保证易知足进京不会有半点后顾之忧,而且对元奇也是大有益处!

    易知足掏出盒香烟抽了一支点燃,抽了几口,他才开口问道:“储君呢?”

    储君?魏源一楞,储君这茬还真是没提及过,他也不敢信口雌黄,当即如实道:“这事,中堂没有提及到,不过,如今有能力争储的皇子也就四阿哥、六阿哥两位,六阿哥素来与侯爷亲近,若是侯爷进京,要立六阿哥,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以皇上对侯爷对元奇的器重,必然会选择亲近侯爷的六阿哥。”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先生远道而来,舟车劳顿,想来也是疲累不堪,暂且歇息一下,稍后,本侯设宴为先生洗尘。”

    魏源一笑起身,拱手笑道:“一路晕船晕的厉害,在下还真是有些乏了。”

    易知足起身还礼,随即对外吩咐道:“美莲,引先生下去歇息。”

    待的魏源被带了出去,包世臣才含笑道:“侯爷圣眷之浓已是无以复加,可是动心了?”

    “还真是动心了。”易知足不加掩饰的道:“如此条件,尚不动心,岂非是铁了心要造反?”

    听的这话,包世臣心里一动,道光开出的条件确实是优厚无比,但其实却也容不由得易知足拒绝,若是拒绝,则是反意昭然,这究竟是一次试探?还是诚意十足?略微沉吟,他才道:“侯爷大可先行应允,然后以丁忧守制为名,待的这些个许诺一一落实之后,再进京也不迟。”

    易知足没吭声,默默的抽着烟,他一时间也无法判断道光的真实意图,实在是道光开出的条件太过优厚,反而让他有总不太真实的感觉,但林则徐应该是不会伙同道光一起来欺骗他罢?

    半晌,他才开口道:“这些个许诺一一落实,少说也的数年,目前能够落实有哪些?”

    “这其中难道另有玄机?”包世臣皱了皱眉头,道:“执掌户部,入值军机,这不过就是一道谕旨,边政改革,新疆、南洋建省,这不是一朝一夕之事,至少的经过一年半载的筹备。

    目前能够落实的,也就南洋海军,海军宗室勋贵子弟,八旗子弟尽皆调往天津组建北洋水师,南洋大臣、南洋提督人选由侯爷举荐。”

    “咱们先从坏处着想。”易知足闷声道:“我不入京,执掌户部,入值军机,不过就是一个虚名,而且,朝廷还可以占据道义制高点。南洋海军,如今本就掌控在我手中,奕增等一万宗室勋贵子弟驻扎马尼拉巩固吕宋。

    海军宗室勋贵子弟,八旗子弟尽皆调往天津组建北洋水师,这等于是变相的将这一万人从吕宋抽调回天津。”

    包世臣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果真如此,这就是一个天大的陷阱,拒绝的话,朝廷立即就会翻脸,而且占据道义,林则徐都会毫不迟疑的站出来指责他为叛逆,同意的话,朝廷必然是先要求将吕宋的一万海军撤回,然后就是寻找借口催促逼迫易知足进京。

    半晌,他才轻声道:“侯爷是不是多虑了?”

    “我也希望我是多虑。”易知足说着轻叹了一声。

    “那该如何回复?”

    “还能如何回复?自然是同意!”易知足沉声道:“我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多疑而引发一场不必要的内战,一万海军不足为虑,只要控制弹药补给,不会造成多大的威胁。先同意,然后再见招拆招。”

    说着,他看向包世臣道:“若真是个陷阱,怕是要连累先生......。”

    包世臣摆了摆手,道:“老夫早就上了元奇这条船,无所谓连累不连累......。”

    “先生放心。”易知足拱手道:“先生家眷至亲,我会着人妥善照顾,察觉不对,便先行转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