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四十九章 肃顺进京

第五百四十九章 肃顺进京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京师,紫禁城,西华门。

    西华门是大臣们上朝进宫出入的必经之地,门外矗立着一块下马石碑,还有一对甚是威猛的巨型石狮,天还未亮,大石狮下就跪着一个黄绫封枷,锁链铐足,蓬头垢面的汉子,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第一个上章弹劾易知足的肃顺。

    低着头跪在大石狮脚边的肃顺心里着实是憋屈了到了极点,觉的自个比窦娥还冤,拜章弹劾,是易知足自个指使的,当初道光下旨征伐南洋,他没敢弹劾,一直在等待机会,易知足丁忧开缺的消息传来,他认为时机到了,这才弹劾。

    让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弹劾易知足居然会引起如此大的波折,更没想到自个会落到如此田地——削爵革职,押解进京问罪,这么些年等于都白混了!估摸着易知足当初也不会想到会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否则也不会出这么个馊主意。

    陆陆续续有大臣赶来上朝,他虽是低头跪着,却也能隐隐约约听到一众大员们交头接耳窃窃议论之声,没一句好话,倒是有几个宗室过来寒暄,不咸不淡的问候几句便赶紧抽脚走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已经大亮之后,他才听的太监又尖又高的声音——“押肃顺进殿。”

    跪是半边身子都隐隐有些发木的肃顺被人架了起来,走了十多步,才渐渐活动开来,一路被押着进了乾清门,到的乾清宫大殿外,才有人将他身上的封枷锁铐解开,进的西暖阁,一眼瞥见盘膝坐在炕上的道光,他顿觉满腹辛酸,连忙叩首道:“罪臣肃顺恭请圣安。”

    道光瞥了他一眼,没有吭声,待其在炕下跪下,他才语气淡然的道:“朕一直不解,易知足素来颇为器重你,你为何要弹劾他,且丝毫不留余地?”

    “回皇上。”肃顺磕了个头,才从容说道:“罪臣弹劾易知足,乃是出自易知足本人的授意。”

    什么意思?易知足授意肃顺弹劾他?道光略微一楞,沉声道:“怎么回事?说清楚。”

    “易知足说,元奇能够一步步发展到今天的地步,离不开皇上的支持,离不开朝廷的支持,但一朝天子一朝臣,他担心新皇登基之后不会一如既往的支持元奇,是以让罪臣弹劾他,然后回京,让罪臣回京影响和提醒四阿哥。”

    肃顺丝毫不隐瞒,反正易知足也是让他如实回奏,他没有丝毫负担,“易知足还说,朝廷与元奇反目,对于大清来说,就是一场灾难,一旦大清内乱,西洋各国必然会趁火打劫,好不容易开创的局面将毁于一旦,而且大清也会失去最为宝贵的对外扩张机会。

    他还言之凿凿的说,五六年之内,沙俄与土耳其之间会爆发战争,欧洲各强国会纷纷参战,从而引发一场大规模的战争,这是大清对外快速扩张的最好机会。

    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打南洋,积极支持巩固西北,就是为了争取时间,争取在五六年之内尽快巩固南洋和新疆,打好基础,一旦欧洲爆发大规模战争,就能向外快速扩张。”

    看着蓬头垢面的肃顺,道光不禁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你选了个好时机。”

    肃顺连忙叩首道:“罪臣该死。”

    确实是该死,若非他上弹章的时机没把握好,何至于引出如此大的波折来!道光瞥了他一眼,却也无心与他计较,从这件事情来看,易知足确实并无不臣之心,否则也不至于未雨绸缪,安排肃顺来影响和提醒老四。

    对外扩张,那小子倒是一心惦记着对外扩张,想到易知足在西北和南洋的扩张计划,道光就一阵无语,野心也忒大了点,波斯湾,黑金,黑金究竟是什么玩意?欧洲真会爆发大规模战争?

    默然半晌,他才道:“你对易知足是何看法?”

    略微沉吟,肃顺才肃然道:“论才,满朝文武,无人能出其右。”

    “论德呢?”

    论德?自然不会是品德,问的应该是对朝廷的忠心,肃顺轻轻磕了个头,道:“罪臣不敢妄言。”

    “但说无妨。”

    略微沉吟,肃顺才道:“或许是他精通西学的原委,他平素的言行给罪臣的感觉,似乎有些离经叛道,但有一点不可否认,他确实处处为大清着想.....。”

    “离经叛道?”道光追问道:“如何离经叛道?”

    “招募女工,倡导女权,宣扬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等都只能算是小节。”肃顺缓声道:“他提倡平等自由,提倡民族平等,官兵平等,南洋海军平日里根本不分满汉,士兵敬礼,军官亦须回礼,上下之间,官兵之间虽然不可能完全平等,但在礼仪、伙食、训练、休假等方面却是没区别的。

    他还大清是一个多民族大一统国家,疆域之内各个民族,不分满汉蒙回藏苗维....等,所有民族都属于中华民族,不分贵贱,一律平等.....。”

    道光立时就想到了吕宋临时总督府的安民告示,易知足看来是想在南洋推行灌输他的这一想法,略微沉吟,他才道:“对于这个民族平等,你是何看法?”

    “罪臣觉的他说的不无道理,推行民族平等有利于朝廷巩固和维护统治。”肃顺毫不迟疑的道:“如今火器的威力已大幅提升,咱们八旗数百年来所依仗的弓马骑射已彻底处于劣势,继续崇尚满洲,以少驭多,久必生乱。

    再则,大清抚御天下已二百年,天下士绅早已视大清为正统,推行民族平等必获各族忠心拥戴,不仅利于巩固统治亦利于改善八旗生计,利于朝廷财政,利于兵制革新,利于边政改革,巩固边疆,利于新附之民.....。”

    道光打断他话头道:“除了民族平等,可是还有废除剃发易服?”

    迟疑了下,肃顺才道:“易知足倒是没提废除剃发易服,而是提倡自由,发式衣冠自由,各族有各族的风俗
宫少花式猎爱:女人,要乖乖帖吧
习俗,应该充分遵重各族的习惯,他说,如果之前剃发易服是出于维护统治的需要,如今,在大清正统已深入人心的情况下,已完全没有必要。

    当初入关之时,剃发易服引起了极大的反抗,实是前车之鉴,若是在新归附之地照样推行剃发易服,实属节外生枝,不利于民心归附,不利于对外扩张。

    他还说,凡事皆有利弊,大清是多民族大一统国家,有利也有弊,大清疆域辽阔,人口众多,民族也相当多,各族语言文字风俗皆不相同,虽为庞大帝国,实则却为一盘散沙,一旦遭遇外族入侵,难以上下一心,团结一致。”

    道光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略微沉吟才道:“回府闭门思过,将这些言论细细整理,呈上来。”

    只是闭门思过?肃顺心里暗喜,这可真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看样子被削的爵位应该很快就会被赏还,他连忙叩首道:“谢皇上恩典。”

    待的肃顺退下,道光歪在炕上望着藻顶出神,火器威力大幅提升,弓马骑射已不足为依仗,这倒是事实,推行民族平等,也确实有着诸多的好处,但问题是削弱八旗的地位,皇权如何保证?

    “皇上。”一个小太监在门口禀报道:“林则徐在外递牌子求见。”

    “让他进来。”道光说着缓缓坐起身来,盘腿在炕上坐好,林则徐进来请安见礼之后,便朗声道:“禀皇上,易知足已回复,丁忧守制三年为期,自古忠孝难两全,他希望在籍守制一年半之后再夺情进京,这期间,南洋战事若有反复,他随时赶赴南洋。”

    在籍守制一年半?道光稍稍沉吟才道:“如今已将近半年,无非是再等一年,朕等的起,允准。”

    转眼便是年关,北方京师大雪纷飞,南方广州却是艳阳高照温暖如春,磊园,听雨轩,包世臣惬意的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对于象他这个年纪的老人来说,在广州过冬无疑是一种享受,相比起阴冷的上海,广州的气候实在是宜人的多。

    自打魏源传信,说道光允准易知足在籍守制一年半之后再夺情起复,他基本也就闲暇下来,早上出门转转喝喝早茶,中午晒晒太阳,小憩一番,人老了,瞌睡多,精力也是大不如从前。

    “先生好闲情。”易知足缓步踱了进来,微笑着道:“既是闲着,手谈一局,如何?”

    包世臣一笑,起身拱了拱手,道:“大掌柜今日怎会有空闲?”

    “哪有那许多忙的。”易知足笑道:“浮生偷的半日闲,前来找先生切磋一下。”

    包世臣却是不愿意跟他这个臭棋篓子下棋,当即摆了摆手,笑道:“大掌柜有暇去陪陪几位如夫人,老夫一会要出门访友。”

    包世臣在广州有不少老友是不假,但却没有午后才出门访友的道理,易知足心知对方是敷衍他,正准备软磨硬泡下一局,不料林美莲急急从后面追了上来,道:“大掌柜,伍绍荣回来了。”

    伍绍荣?易知足一楞,伍绍荣去了纽约,怎的突然回来了?不过一想他已出去了四五年,伍秉鉴又年事已高,也确实该回来一趟看看,当即便笑道:“先生去访友,在下也去访友。”说着他上下打量了林美莲两眼,道:“不是说想去伍家花园看看吗?一道去?”

    林美莲一喜却是问道:“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易知足笑道:“到了伍家,让人领你去逛园子便是。”

    乘船在伍家后园靠岸,一下船,身着长衫,剪了个平头的伍绍荣就快步迎了上来笑着拱手道:“国城兄——。”

    还了一礼,易知足才笑道:“这绞了辫子,看着可利索多了。”

    “可不是。”伍绍荣笑道:“就是刚开始有些不习惯,如今在花旗国的基本上都剪了辫子。”说着,他打量了一眼林美莲,道:“这位是?”

    “贴身秘书——林**。”易知足含笑道:“久闻伍家花园之名,随同一道来开开眼界,紫垣兄安排个人陪她逛逛便是。”

    听的是贴身秘书,伍绍荣不敢多看连忙拱手见礼,随即吩咐人领了林美莲前去游赏,随即,两人一路缓步而行前往延辉楼,“国城兄可曾听闻花旗国的加利福尼亚发现金矿?”

    这事易知足岂能不知,当即颌首道:“这事怕是满世界都知道了,在下岂能不知?”说着,他试探道:“紫垣兄匆匆赶回来,可是打算组织移民前往淘金?”

    “不错。”伍绍荣兴奋的道:“听说是一个巨大的金矿,整个纽约都为之疯狂,无数人变卖了家产涌向加利福尼亚,不过,仅仅是劳力是不够的,还需要一定的武装力量,听说那里现在乱的一团糟。”

    旧金山引发了世界性的淘金狂热,但黄金储量究竟有多大,易知足却不知道,想来储量应该是不小的,不过,他对旧金山的淘金并无多大兴趣,却也不好扫了伍绍荣的兴致,略微沉吟,他才道:“如今朝廷已经攻占了吕宋和爪哇,急需大量移民,从大陆有组织的大量移民,怕是会引起朝廷警惕,不过,南洋的土著倒是没问题。”

    伍绍荣听的眼睛一亮,“奴隶?”

    奴隶?易知足迟疑了下,才颌首道:“抓土著为奴隶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可要提醒紫垣兄一声,前往加利福尼亚淘金,要好好计算下成本。”

    伍绍荣不以为意的道:“如今的加利福尼亚,有枪就是草头王,若能组建一个团,霸占了加利福尼亚也不是难事。”

    开什么玩笑?一个团就能霸占加利福尼亚?如此好霸占,怕是早就被人霸占了!一转念,易知足就反应过来,对方是要借兵,略微沉吟,他才道:“先去见见老爷子。”

    见他似乎不动心,伍绍荣有些着急了,道:“国城兄难道对加利福尼亚的金矿没有兴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