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五十二章 江南水灾

第五百五十二章 江南水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人一天能够淘到一两黄金?孔建安、卫景平两人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金银兑换比是一比十六,一两黄金就是十六两白银,一天能挣十六两白银,这简直是骇人听闻,元奇的工钱算是高的,普通工人一月也不过才四块银元,这简直就没法比,难怪让人趋之若鹜!

    见的两人神情,易知足不以为意的一笑,“花旗国为了拓宽疆域,吞并土地,一直以来就在积极推行西进运动,鼓励百姓由大西洋沿岸向西部大举迁移,加利福尼亚发现金矿,能够极大的促进西进运动,政.府、报纸对西部淘金大肆渲染,这里面应该有夸大的成分。

    不过,就算是有所夸大,从目前的种种情况来分析,也足以证明加利福尼亚的沙金储量极大,究竟有多大如今谁也不知,去了才知道。”说着,他又叮嘱了一句,“这消息暂时不要外泄,以免引起轰动。”

    这消息如果传开,必然会引起极大的轰动,怕是无数人都会千方百计的前往花旗淘金,一天一两黄金,这实在是太令人眼红了。

    卫景平犹豫了下才道:“大掌柜,花旗国会否限制黄金外流?”

    “问的好。”易知足赞许的看了他一眼,道:“花旗国实行的是金银双本位制,也就是复本位制,因为其金银兑换比定为一比十五,略低于欧洲,导致大量的黄金流向欧洲,如今加利福尼亚金矿的发现,花旗国肯定会采取措施限制黄金外流。

    不过,加利福尼亚是花旗国新吞并的地盘,可以说是一块还未开发的地盘,政府的掌控力度很低,前期肯定是无法有效制止黄金外流,元奇需要抓住的就是这个机会,当然,你也可以采取适当的应对措施,不过,切记一点,你代表的是元奇,要尽量避免与花旗官方正面发生冲突,那将不利于咱们以后的贸易合作。”

    “属下明白。”卫景平微微欠身道。

    “花旗允许四人拥有枪支。”易知足缓声道:“距离启程还有些日子,尽快将人员定下来,进行短期突击训练,都要学会使用枪支,会给你们配备一定数量的步枪和手枪。”

    “谢大掌柜。”卫景平说着一笑,“分号掌柜伙计的工钱能否适当提高,否则怕是不好管理。”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可以,你视情况而定,十倍以下,可以自主决定,不用请示,另外,还会给你们适当身股奖励,若是表现好,给予重奖。”

    转眼便是四月下旬,前往旧金山的船队离开广州不久,上海就频频传来灾情禀报,入夏以来,阴雨连绵,积水无从排泄,苏松常太各府州县均出现大量民房田地被淹,堤坝被毁,秧田被浸等灾情。

    收到这些灾情禀报,易知足也是心情沉重,苏松常太遭遇灾情严重,元奇赈济是责无旁贷,看了一眼包世臣,他缓声问道:“苏松常太大面积遭灾,成灾三分,先生预估要多少银子赈济?”

    “成灾三分,算不得什么大灾。”包世臣轻轻摇着折扇,道:“不过,今年这梅雨异常,有些象道光初年那次,大掌柜不可掉以轻心......。”

    易知足道:“先生是说,或许有可能是大灾?”

    “百年难遇的大灾。”包世臣缓声道:“那次大水灾好像是在道光三年,整个长江中下游都遭遇极端严重的水灾,那年梅雨来的早,而且持续时间长,大掌柜不妨早做安排,反正今年歉收是肯定的。”

    长江中下游大灾?易知足心里有些疑惑,拜上帝会在广西起事,应该是广西大灾才是,略微沉吟,他才道:“元奇去年的报表,赈灾支出数额不小,黄河长江都发大水.....,今年还会有?”

    “老夫也只是估猜,不敢肯定。”包世臣道:“不过,上海毕竟是元奇的根基之一,一旦遭遇大灾,灾民必然就近涌向上海,有备无患总是不错的。”

    “先生提醒的是。”易知足颌首道,心里却是想着,去年黄河长江大水,粮价涨幅就已经不小,若是今年长江若是再发大水,粮价不知道要涨成什么样子,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除了安排人从安南和暹罗大量采购粮食之外,也得让海军在吕宋大量筹集粮食。

    略微沉吟,他才试探着问道:“广西的情况,先生可了解?”

    广西?包世臣不知道他为何突然提起广西,估摸着应该是元奇准备想广西扩张,仰脸想了想,他才道:“广西这几年年景都不太好,连年的水旱灾还有蝗灾,歉收已成常态,反倒不太引人注意,去年的灾情似乎也不下,不过,广西地处边远,地方官员往往虚报灾情骗取朝廷减免赋税,实情究竟如何,却是不太清楚。”

    听的这话,易知足一阵无语,暗忖等黄殿元回来,应该就能大概了解广西的世纪情况,拜上帝会在广西起事,能轻易聚集上万人,想来当地老百姓的日子也应该是不好过的,不是断了生计,没了活路,老百姓一般是不会参与造反的。

    两人正聊着,林美莲快步走到门口,禀报道:“大掌柜,水师麦廷章麦大人来了。”

    听的麦廷章来了,易知足一笑,道:“快请。”

    东征之后,麦廷章因功升任总兵,掌管着广东水师那支西洋风帆舰队,是关天培得力臂助,这两年可谓是春风得意,但有机会来广州,必然前来磊园坐坐,闲侃一番,对于他来说,易知足就是他命里的贵人,连番升官,皆是随着易知足出征。

    很快,麦廷章就快步赶了过来,见礼寒暄了几句,他便道:“琼州镇总兵窦振彪,病重祈休,朝廷已经允了,新上任的琼州镇总兵是施得高,原金门镇总兵.......。”

    窦振彪病重,这事易知足听闻过,病重祈休,也算是正常,听的这话,他含笑道:“巴巴的来,就为说这事?窦总戎这两年身子一直不太好,我知道。”

    麦廷章一笑,“关
绝世狂仙笔趣阁
军门说,那施得高不是什么好鸟,让大掌柜在琼州收敛点。”

    关天培既如此说,显然是事出有因,易知足点了点头道:“我这就着人传信去八所、榆林。”

    这事,易知足并没引起重视,区区一个琼州镇总兵,他还真没放在眼里,如今昌化当地士绅已彻底的融入元奇,他是真没什么好担心的,他担心的是江南的情况。

    接连不断的情报显示,不仅是苏松常太一带遭灾,而是湖北、江西、安徽、江苏、河南等省都不同程度遭灾,虽然灾情不是太重,但偏偏朝廷今年清理历年的积欠,两下里一交汇,问题就来了。

    四月,江苏娄县乡民抗粮,闹出三十多条人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苏州常州又闹出饥民抢掠大户,紧接着,安徽青阳也出现大规模的乡民抗粮,河南孟县纠众抗欠,拒伤官员。

    长乐书屋,易知足抽着烟沉吟了一阵,看向包世臣道:“见微知著,看样子清理积欠果如先生所言,会惹出大乱子来,不过,朝廷会否见势不妙,就此罢手?”

    包世臣听的一笑,“大掌柜这些情报,远在京师的当今怕是看不到,官员们最大的本事就是报喜不报忧,这些事情,多半是能压则压,实在是压不住才会层层上报,督抚一级,也同样如此,力所能及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能不上报的,绝对不会上报。”

    听的这话,易知足感觉自己这几年的官简直是白做了,略微沉吟,他才道:“娄县乡民抗粮,闹出三十多条人命,这事引起不小的轰动,猛县拒伤官员,这些事情总瞒了吧?”

    包世臣笑了笑,道:“三十多条人命算什么?一句乡民械斗,就能从容掩盖,至于蒙县拒伤官员.......,只要银子花的到位,什么不能掩饰?”

    易知足道:“那地方官员就不会乘着灾情,乘机要求拖延清理积欠?”

    “首先,灾情不是很严重,成灾二分三分,那根本就不能算是灾。”包世臣缓声道:“再则,清理积欠,官员门可以借机向大户商贾摊派,这是捞钱的好机会,谁会断自己的财路?再说了,朝廷清理积欠,你报灾?上官如何看你?朝廷又会做何想?当然,真要成灾五分以上,还是没人敢隐瞒的。”

    他正自感慨做官的学问,林美莲进来禀报道:“大掌柜,黄公子在外求见。”

    听的黄殿元回来了,易知足一喜,连忙道:“快请他进来。”

    包世臣甚是自觉,连忙起身告辞,易知足也不挽留,送他出门,倒不是有意要瞒他,而是支援拜上帝会这事,实在有点不地道,而且风险也着实不小,越少让人知道越好。

    黄殿元一如既往的从容,两人拱手见礼后,易知足便问道:“可见着了罗大纲?”

    “别人要寻他不容易,在下要寻他,自然是不难。”黄殿元含笑道:“已与他谈妥了,枪支沿途运送的事情也安排妥当,大掌柜什么时候能够交付?”

    “随时都可以。”易知足说着话头一转,“听闻广西这些年灾害频频,可是属实?”

    “不只是灾害频频,实则不少地方已出现了饥荒。”黄殿元道:“不少饥民涌向安南。”

    易知足颌首道:“如此情形,倒也适合起事。”

    “罗大纲也觉的机会很好。”黄殿元道:“他前年组织过一次,很快就被打散了,却也积累了不少经验,听说南洋天地会给他们赞助一千枝火枪,自然是振奋。”

    “拜上帝会的情况,有容兄可打听了?”

    “罗大纲对拜上帝会的情况了如指掌。”黄殿元道:“确如大掌柜所说,拜上帝会确实已成气候.......。”

    易知足心里暗笑,那还消说,太平天国可是席卷了大半个中国,给清廷造成了极为沉重的打击,不想黄殿元话头一转,“大掌柜可有把握左右拜上帝会?广东富裕,又紧邻广西,一旦拜上帝会将矛头指向广东,那可就闹大笑话了。”

    “放心,闹不了笑话。”易知足语气轻松的道:“广东富裕不假,但广东不仅有重兵把守,还有元奇,洪火秀好歹也是读书人,脑子也不傻,起事之初实力薄弱,他岂会自寻死路前来广东?”

    顿了顿,他接着道:“广西既是闹饥荒,他们肯定不会在广西盘桓太久,起事之后,会辗转才广西,目标自然是兵力薄弱且有粮的行省,不出所料,应该是入湖南。”

    湖南?黄殿元想了想,道:“湖广熟,天下足,湖南是鱼米之乡,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顿了顿,他试探着道:“能不能大力支持拜上帝会?让他与清廷拼个两败俱伤,咱们不就能坐收渔翁之利?”

    “怎么着,如今对拜上帝会有信心了?”易知足打趣了一句,才道:“事情得一步步来,贸然大力支持,会让拜上帝会怀疑咱们的意图,再则,火枪多了,也怕他们不知天高地厚,前来打广东。

    这事不急,走一步看一步,既不能让他们搅的天下大乱,弄的大清元气大伤,也不能便宜了朝廷,而且,咱们也必须捞到足够的好处。”

    黄殿元追问道:“什么好处?又是赚钱?”

    “赚钱有什么不好?打仗打的就是钱。”易知足抢白了他一句,才道:“你说说,拜上帝会进入湖南之后,声势一大,兵锋会指向哪里?”

    黄殿元不假思索的道:“换做是我,必然一路北上,只指京师!”

    “又想当然了不是。”易知足翻了他一眼道:“大军一路北上,喝西北风去?要想继续壮大势力,首先需要解决的是粮食!”

    黄殿元失声道:“他们会将矛头转向江南?”

    “不错。”易知足点了点头道:“他们肯定会沿江而下来江南,朝廷也肯定会在北方部署重兵,以防止他们继续北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