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五十三章 罕见大灾

第五百五十三章 罕见大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江南是天下财赋重地,是大清最富庶的地方,拜上帝会若是挟众来犯江南,会是什么结果?黄殿元有些不解的看了易知足一眼,元奇在江南分号遍布,还有众多的机器缫丝厂,绝对不会容忍出现这种局面,朝廷也无法容忍江南毁于战火。

    略微沉吟,他才道:“大掌柜这是准备故技重施,再度组建元奇团练?”

    “这次不只是为了保元奇,而是为了保全江南,自然不能叫元奇团练,甚至可以不叫团练。”易知足缓声道:“至不济,也可以与朝廷一起踢皮球,或者干脆暗中支持拜上帝会北上,转进西北也可以,这要看局势如何发展,总之,拜上帝会这颗棋子咱们要好好的利用一下,以为咱们争取最大的利益。”

    看来,元奇这次图谋不小,只是不知道拜上帝会能够翻起多大的浪来,不过,若是元奇在暗自支持,说不定还真能成几分气候,想到一场大戏即将上演,黄殿元不由的一阵兴奋。

    “拜上帝会那里,我需要有人能够随时保持联络并通报情况。”易知足说着看向他道:“这事应该不难吧?”

    黄殿元微微点了点头,道:“这次运送枪支,我就派人加入罗大纲部。”

    “好!”易知足随即又试探道:“此去广西桂平,一路关卡林立,如此大批量运送枪支还有弹药,不会有事罢?”

    “大掌柜尽管放心。”黄殿元道:“龟有龟道,蛇有蛇路,天地会干的进是犯禁的买卖,绝对不会误了事。”

    闰四月,易知足在广州接到廷寄,说是海军舰队主力在爪哇战事短期难以完结,着广东水师派遣船队前往吕宋,将驻守吕宋的一万海军全部接回天津,组建北洋水师,着他妥善安排吕宋驻防事宜。

    易知足、包世臣二人将这份并不长的廷寄逐句逐字的看完,都没吭声,朝廷将南洋海军中的宗室勋贵子弟以及八旗子弟全部接回天津组建北洋水师,让元奇一系人马掌管南洋海军,这是去年道光让易知足进京为官开出的条件,易知足是同意了的,如今道光这是要兑现。

    半晌,包世臣才开口道:“大掌柜是何打算?”

    “这不是跟我商量,而是知会我一声,着我安排好吕宋的驻防事宜。”易知足沉吟着道:“总不能不让他们接吧,否则朝廷立马就会跟元奇翻脸。”

    “既是如此,大掌柜须的加强广州上海的防务。”包世臣沉声道:“这一万兵马若是突然发难,怕是难以招架。”

    这一层,易知足自然是想到了,可让他犯难的是,滞留在爪哇的舰队不宜召回,驻守倭国的兵力也不宜露面,鸿基倒是有点兵力,但分到两地,无异于是杯水车薪,略微沉吟,他才道:“拖——,行不行?”

    包世臣看了他一眼,道:“大掌柜可是担心暴露实力,授人以柄?那不如干脆召回爪哇的舰队,如此倒也名正言顺。”

    易知足微微摇了摇头,道:“爪哇的舰队回来,倒是名正言顺,可朝廷若是借口组建北洋水师,提出分一半战舰,咱们直接拒绝?朝廷这几年在海军建设方面也投了不少银子......。”

    “拖——,名正言顺的拖。”包世臣道:“大掌柜不是说爪哇打个三五年都不成问题?许诺朝廷,打完爪哇再分,三五年时间,以元奇的财力,重新组建一支舰队也绰绰有余。”

    易知足听的一笑,颌首道:“先生说的是,在这方面拖,倒是名正言顺一些。”说着,他站起身道:“我的去趟虎门,跟他们商量一下,舰队从爪哇回来需要时间,还是要适当的拖延一下。”

    包世臣跟着起身告辞,易知足送他出书房,抬头就看见林美莲领着林大安快步而来,林大安是负责西南情报联络的,见他脚步匆匆,两人都不自觉的停下脚步,林大安赶到跟前,拱手道:“禀大掌柜,江浙再次遭遇连续大雨,目前已持续十日,灾情较上月更严重。”

    听的这话,包世臣沉声道:“既是有第二轮,定然就会有第三轮,道光三年大水灾,亦是如此!那一年,成灾十分!”

    成灾十分,就是绝收!易知足心里顿时一紧,真要如此,麻烦可就大了,遭灾的肯定不只是江浙,估计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情况也差不多,这五省若是绝收,这灾情可就不是一般的大,绝对会爆发大饥荒。

    略微沉吟,他才道:“赶紧收集湖南湖北江西安徽四省灾情!”

    “属下遵命。”林大安连忙拱手道。

    易知足接着道:“另外,派人去虎门,请麦总戎来一趟,就说我临时有事分不开身。”

    二人心情沉重的折回书房,一时间都没吭声,接连两年水灾,而且今年还是百年不遇的大水灾,可能是令长江中下游数省绝收,这情形无疑是恶劣到了极点,好半晌,包世臣才道:“若是大范围遭灾,且灾情严重,大掌柜如何应对?”

    易知足不答反问,“朝廷遇上这种情形,如何应对?”

    “减免赋税。”包世臣道:“除了减免赋税之外,不会有任何赈济,这种情况,根本无法赈济,只能是让老百姓自生自灭。”

    “那元奇也不赈济。”易知足闷声道:“朝廷都不赈济,何况元奇?这些年元奇赈济的不少,但都是量力而行。”顿了顿,他斟酌着道:“能否借这机会移民南洋和西北?”

    听的这话,包世臣眼睛一亮,道:“这主意不错,既能往南洋和西北大举移民,又算是间接的赈济了灾民,可谓是一举两得。”

    易知足道:“江南素来富庶,怕是没多少人愿意背井离乡,前往南洋或是西北。”

    “江南富庶不假,但人口却是极为密集,连着两年大灾,不知道多少贫民难以维持生计,语气在江南苦苦挣扎,为何不移民他乡?”包世臣缓声道:“西北素来以苦寒著称,怕是没多少愿意去,但南洋气候适宜,土地肥沃,定然会大受欢迎,只是要妥善安排。”


玩家之心帖吧


    易知足点了点头,西北没人去,不急,待的拜上帝会起事,再引导内陆行省移民西北,至于说妥善安排,海军在吕宋搞打土豪分田地,将整个吕宋的土地都变相的掌握在手中,为的就是大举移民做准备。

    江南闰四月的第二波强降雨一直持续了半个月时间,长江中下游的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苏五省数百府县遭灾,民居、驿路、河堤、田地被损毁的不计其数,各省府州县报灾的折子接连不断,一层层送往京师,成灾最低五分,六七分者算是寻常。

    更为可怖的是被包世臣不幸言中,仅仅只消停了半个月时间,第三波强降雨迅速到来,这一次来势更猛,不少城池都被大水淹没,武昌、江宁、苏州、扬州、桐城等数十座城池尽皆巨浸,城中积水四五尺到丈余不等,大批灾民流离失所。

    再度报灾的折子十有**,皆报成灾十分,而且折子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话就是——如此水灾,实从来未有过之事。

    广州、西关,一顶青布小轿在磊园的街口稳稳的落下,两广总督黄恩彤身着一套极为寻常的便服从小轿里出来,一路缓步前往磊园。

    长乐书屋,易知足没事人一般悠然自得的逗着一个四五岁,生的粉雕玉琢一般的小女孩,这是严可欣所生的女儿——小可,这个年龄的小可正是最调皮大胆,也正是最有趣的时候,因为易知足对她溺爱有加,因此经常往长乐书屋跑。

    林美莲站在书屋外的走廊里很是有些无语的看着他父女俩逗趣,瞥见院子门口两个门房小厮杀鸡抹脖子的使眼色,她才再次提醒道:“大掌柜,黄大人好歹也是两广总督,又是头一次登门拜访,真不开中门迎接?”

    “开个角门就行了,让小厮领他进来,我肯见他,就已经给足他脸面了。”易知足说着一把将小可抱起,用胡须在她小脸上扎了一下,笑道:“去跟阿姨玩会,阿爹见过客人再去寻你.....。”

    小可小脸一扭,嘟哝道:“阿爹每次都这么说。”

    “来,小可乖,阿姨让人带你去抓知了。”林美莲笑着接过小可快步离开。

    易知足就站在过廊里点了支香烟,两广总督黄恩彤前来拜访,无非是为道光做说客,前来游说,让元奇掏银子赈灾,他在家守制,平素里根本不与官场往来,肯见黄恩彤,确实是给足了他脸面。

    黄恩彤年纪不大,尚且不到五十,出身于耕读之家、书香门第,道光六年进士,短短二十余年,就位列封疆,仕途之顺畅实在是不多见,当然,这主要还是得益于穆章阿的提携,但其他本身也确实才干出众。

    从小门进了磊园,在小厮的引领下来到长乐书屋,他脸上始终不见任何不悦之色,见的易知足站在走廊上抽烟,他满脸堆笑的迎上前,拱手道:“国城兄居家守制,在下冒昧前来,国城兄不会怪罪罢?”

    易知足含笑还礼道:“还要恭喜绮江兄执掌两广。”

    黄恩彤笑着摆了摆手,“不怕国城兄笑话,在下宁愿做广东巡抚,也不愿意被架在这火上烤,今年东南大涝,两广看样子是怕是要大旱,广东沿海还好,内地以及广西一省,已是整整两个月滴雨未下,再不下雨,怕是离绝收也不远了。”

    见他一见面就诉苦,但却透着一股熟络,易知足不接这话茬,含笑伸手礼让道:“绮江兄请——。”

    “国城兄请——。”

    两人礼让着进屋,分宾主落座,黄恩彤知道对方虽是在家守制,但照样是异常忙碌,而且他自个也同样有见不完的人说不完的事,当下也不废话,径直道:“这些年来,灾害接连不断,压根就没一个太平年,朝廷财政本就窘迫,能够苦苦支撑,完全是多亏了元奇这些年不遗余力的支持。

    今年东南大涝,灾情异常严重,百年难遇都不足以形容,湖广、江浙几乎无处不灾,四处皆是流离失所的百姓......。”

    “江浙是重灾区。”易知足顺着他话头道:“元奇今年在江浙也是损失惨重,仅是江浙丝业一块,损失可能就会高达四五百万两,还有铁路修建工程,损失之大,无法估量,如今就连苏松常太等周边府县,元奇都无力赈济。”

    见不等他开口,易知足就将话头堵死,黄恩彤一阵郁闷,转而道:“今年广州粮价节节攀升,如今已是三两一石,据一些不法粮商说,背后乃是元奇在拉抬.....?”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确实是如此,不瞒绮江兄,两月前,元奇就开始有意的拉抬粮价,可能还会继续上涨至四两、五两一石。”

    黄恩彤不解的道:“这是何故?”

    “自然是为了赈灾。”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道:“安南、暹罗、吕宋这几年连年丰收,拉高粮价,商人自然会逐利贩谷而来,粮价再高,总比无粮要好,再则,粮食多了,价格自然会平抑,元奇今年无力赈济,只能是出此下策。”

    听的这话,黄恩彤不由的半晌无语,丝业的情况他不清楚,但铁路修建工程的损失是明摆着的,想来也不是虚言,看来,今年赈灾,是指望不上元奇了。

    见他不吭声,易知足缓声道:“实则可以变相赈济.....。”

    见他欲言又止,黄恩彤连忙道:“今年灾情异常严重,国城兄有何良策,但说无妨。”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下南洋贩购粮食的船只几乎都是空船而下,吕宋、爪哇也是迟早要大举移民建省设府置县以为巩固,朝廷不妨号召鼓励流民饥民移民南洋,如此,商人有利可图,会争相下南洋贩粮,流民饥民大举南下,也减轻了对粮食的需求,有利于平抑粮价,利于地方赈灾。”

    这主意倒真是不错,黄恩彤登时有些心动,他当然清楚,易知足这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大举移民南洋,但这法子确实利于赈灾,那些个流民饥民不分流,又得不到赈济,铁定是会出大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