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五十七章 粉饰太平

第五百五十七章 粉饰太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六月二十四,广西浔州协副将李殿元率领所部官兵围剿平南花州拜上帝会,因是突然袭击,平南花州拜上帝会毫无防备,被打的措手不及,首脑胡以晃、蒙得恩见势不妙,仓皇而逃。

    大胜之下,李殿元丝毫没将拜上帝会放在眼里,获知拜上帝会首脑在金田,随即率部前往金田进剿。

    洪秀全闻报,紧急召集附近会众,并发布团营令,并号令各地团营向金田集结,拜上帝会众按地域各自成军,谓之团营。

    二十七日,金田团营在杨秀清的率领下在金田、新圩之间分三路设伏迎敌,将骄敌轻进的李殿元打的大败而逃,是役,斩杀千总一名,把总两名,拜上帝会士气大振。

    消息传开,以石达开、秦日纲为首的白沙团营、以赖世举、黄文金为首的博白团营、以凌才锦兄弟为首的信宜团营,以胡以晃、蒙得恩为首的花洲团营纷纷加速向金田集结。

    大败而归的李殿元颜面扫地,收拢残兵,纠集地方团练,会同驻守桂平的贵州镇远镇总兵周凤岐所部七营黔勇,四千大军再次浩浩荡荡杀奔金田。

    拜上帝会在蔡村江两岸修筑工事,层层防御,双方一场恶战,清兵大败,伤亡过半,清江协副将伊克坦布阵亡,千总田继寿、把总潘继邦、杨万福、刘洪海等武官阵亡十余人。

    蔡村江一战,彻底打出了拜上帝会的威名,极大提振和鼓舞了团营的士气,也初步显露出拜上帝会的战力,不少客家人武装和天地会武装、青莲教武装闻风来投。

    挟大两战两捷之威,洪秀全正式宣布,拜上帝教起兵反清,洪秀全自称太平真主,教徒组成的部队称太平军。

    浔州知府刘继祖又惊又恐又慌,不敢再有丝毫隐瞒将事情原原本本的以八百里加急上报广西巡抚郑祖琛。

    广州西关,磊园,长乐书屋。

    包世臣放下手中的情报,对易知足可谓是叹服不已,果然被他全部说中,太平军战力强悍,非是地方八旗绿营可以抗衡,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洪秀全自称太平真主,教徒号称太平军,这实则已是称王,有别于一般流匪,是要与大清争天下的‘窃号之贼’。

    虽说志向不小,却是太过心急,此时称王,必然逼迫地方调集精兵强将全力镇压,可谓是得不偿失。”

    易知足点了支香烟,缓声道:“有弊自然也有利,称王,利于笼络和凝聚人心,增强号召力,广西局势混乱,小股武装多如牛毛,权衡起来,可能还是利大于弊。”

    “还是大掌柜见的透彻。”包世臣笑道,顿了顿,他才接着道:“值此新旧交替之时,让太平军折腾折腾,吸引朝廷的注意力,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理是这个理,但就怕太平军折腾的太厉害,糜烂数省经济,死人无数,朝廷固然是元气大伤,元奇也避免不了大的损失,不过,想到道光对元奇的态度反反复复,目前最好的选择也确实是让太平军折腾,待的道光驾崩,看看谁继承大统再说。

    两人正说着,林美莲进来禀报道:“南洋海军奕增在外求见。”

    奕增居然来了?易知足有些意外,驻扎在吕宋的一万八旗海军,他吩咐广东水师分做两次运送,一次只运五千,既是为了防范,也是出于稳定吕宋的考虑,按理,身为征伐南洋统帅的奕增应该是留守马尼拉,等下一批动身的,怎的先来了?

    “请他进来。”易知足说着站起身,包世臣却不愿意与奕增会面,跟着起身道:“老夫回避一下。”

    一身海军夏装的奕增大步走进院子,抬眼就看见易知足站在门外台阶上连忙加快步子,到的跟前,立正敬礼道:“学生奕增,见过校长。”

    校长?易知足不由的楞了一下,一般只有元奇义学出身的才称呼他为校长,这事在海军中知道的并不多,因为公众场合,都是称呼军门,只有独处时才如此称呼。

    见的易知足没吭声,奕增连忙道:“在下是海军学院的学生,校长该不会不认在下这个学生吧。”

    易知足确实是兼着广州上海两所海军学院的校长,听的这话不由一笑,道:“靖贝子何必如此自谦?”说着伸手礼让道:“请——。”

    “校长请——。”奕增连忙礼让,随后又道:“此番能够晋封贝子,全凭校长提携。”

    这话倒是不假,易知足也懒的客套,进屋落座,他才道:“皇上可是下旨,着你组建北洋水师?”

    见他转念间就猜到这点,奕增暗自佩服,赫然一笑,“瞒不过校长。”随即敛了笑容正色道:“学生尚且有自知之明,前来恳请校长点拨。”

    什么点拨,小子是来要银子要人要武器要战舰的,易知足心知肚明,却是假装糊涂,转而问道:“海军与陆军,最根本的区别是什么,你可知道?”

    奕增一楞,不知道他怎的突然如此问,思量了下,却是不的头绪,当即便道:“在下愚钝,还请校长指点。”

    “海军在本质上来说是一种进攻型兵种。”易知足缓声道:“西洋各国筹建海军的目的,就是为了远洋征伐,咱们筹建海军的目的,也同样是为了在近海和远洋征伐。”

    这话奕增自然是听的明白,因为朝廷筹建北洋水师的目的就是为了防御,护卫京师,这等于是说,易知足压根就不会对北洋水师大力支持,略微沉吟,他才问道:“天津乃京师门户,且无险可守,海防当以何为主?”

    “自然是岸炮。”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与其将有限的财力投在北洋水师,不如将之投在大沽口炮台,你在海军日久,当明白单纯用于防御,岸炮与舰炮之比,乃是一比六。”

    一门口岸炮足以媲美六门舰炮,这个理论,奕增亦曾听闻过,当即便打蛇随棍上,“大沽口炮台与虎门炮台齐名,但
猎杀全球帖吧
火炮口径与数量,却根本无法与虎门炮台相提并论......。”

    “火炮方面,你无须担心。”易知足道:“一则可从西洋购买,一则元奇的军工厂亦在试造火炮和研究改良火炮性能,三五年内,必然能自主制造火炮,届时,定能大量提供火炮以加强天津海防。”

    三五年内,这时间倒是不长,可问题是,朝廷筹建北洋水师,亦有防范南洋海军的成分,不过,这话奕增却是不敢说,当即委婉的道:“北洋水师,总不能只靠几艘训练舰撑门面罢。”

    易知足听的一笑,道:“朝廷筹建北洋水师,目的在于加强京师海防,南洋水师自然不会一毛不拔,俟爪哇战事结束,定然会划拨一定数量的战舰给北洋水师。”

    奕增今日前来,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战舰,朝廷如今穷的叮当响,不可能大额划拨银子给北洋水师,想要战舰,就只能打南洋水师的主意,听易知足如此表态,却也不好多说,毕竟爪哇战事未歇,他也不敢强求,当即连忙道:“谢校长体恤。”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目前风帆战舰已面临淘汰,舰炮亦处于更新换代之际,而且海军也需要大量的弹药用于日常训练,总不能事事都依赖广州上海,天津当加快进行军工建设,争取能自行生产武器弹药。”

    奕增微微欠身道:“天津这两年虽有发展,但基础却甚是薄弱,军工方面更是空白,学生执掌北洋,还望校长给予大力支持。”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这方面你无须担心,天津本就是元奇鼎力支持的北方工业基地,港口、炮台建设,工业基础建设,元奇都会不遗余力的支持。”说着,他话头一转,“吕宋如今情况如何?”

    奕增连忙恭谨的道:“学生驻守吕宋,一切皆谨遵校长吩咐,如今吕宋缙绅以及地主大户,亲近西班牙之土著世家,皆已被连根拔起,分到土地的百姓如今对朝廷颇为拥戴。”

    易知足微微点了点头,道:“目前南洋局势未稳,西班牙、荷兰极有可能不甘心失去在东方的这两块殖民地,会联合来犯,采取这些措施的目的,在于争取民心,毕竟两国在南洋盘踞了数百年,得防着他们里应外合。

    另外,吕宋、爪哇悬于海外,岛屿众多,不似大陆便于治理,如欲彻底将其纳入大清版图,不外乎两个法子,屠尽土著或是善待土著,不拘哪个法子,都必须大举移民。

    南洋气候适宜,土地肥沃,种植水稻一年可收获三季甚至是四季,但潮湿多雨并不适宜储藏存放粮食,一旦开发出来,就是大清最大的粮仓,即便以后再发生类似今年这般严重的灾害,也不足为惧。

    再则,吕宋、爪哇建省,必须以军政为主,民政方面必须将移民和同化土著当做首务来抓,而且是常抓不懈......。”

    奕增很清楚,这番话不是说给他听的,而是要借他之口转告道光,当即便用心默记。

    广西,桂林,广西巡抚衙门,签押房。

    六十六岁,年老多病的广西巡抚郑祖琛斜靠在椅背上微微仰起脸出神,他是嘉庆十年进士出身,在宦海沉浮四十余年,堪称是一个弥缝高手,素来是欺上瞒下,报喜不报忧,在两广官场有着惟务粉饰的‘美名’。

    广西这几年不太平,灾荒连连,会党四起,械斗成风,他这广西巡抚却做的四平八稳,诀窍就在粉饰太平。

    浔州知府刘继祖飞章急报——桂平金田拜上帝教私买西洋火器,居心叵测,匪首洪秀全自称太平真主,教徒称太平军,浔州绿营前往围剿,一败新圩,再败蔡村江,清江协副将伊克坦布阵亡,千总田继寿以下武官阵亡十余人。

    毫无疑问,这是一股有别于一般会匪的教匪,而且战力不俗,不过,他并不是很重视,原因很简单,这什么拜上帝会虽然战力不俗,会众也不少,但却没有攻占城池,只是在乡下打打闹闹,算不得多大个事,广西闹事的会党不少,多一个拜上帝会不多,少一个也不少,他最怕的是会党攻占城池,那才是最不好隐瞒的。

    不过,毕竟死了那么多武将,这拜上帝会还是得尽快剿灭,否则朝廷追问下来,不好交代,千总把总的也就算了,副将阵亡,还真不好搪塞。

    思量了半晌,他才提笔修书一封给驻扎在柳州府的广西提督闵正凤,催促其尽快出兵浔州围剿桂平会匪。

    至于洪秀全自称太平真主,教徒称太平军,他压根就没当回事,这年头民间教门多如牛毛,那些个教主,称王称帝的人多了,大多都是在山里或者炕头上关起门来做皇帝,之所以称王称帝,无非是为了争取更多的愚民以壮大教门力量或是敛财,这个路数,他见的多了,见怪不怪。

    引起他重视的是另一件事——贩卖西洋火器,居然有会党在广西大量贩卖西洋火器,这事他不敢不重视,广西如今本就乱,若是大量西洋火器涌入广西,那会是什么后果?

    随后,他又发函给浔州府,着知府刘继祖彻查贩卖西洋火器一事,着浔州协副将李殿元,贵州镇远镇总兵周凤岐务必尽力协助广西提督闵正凤剿灭拜上帝会会匪。

    广西官场反应迟钝,金田的洪秀全也是不急不躁,连打了两个胜仗,吸收了大批武装力量的太平军没有利用这段难得的时间乘胜攻击,扩大地盘,攻占城池,而是开始整顿太平军。

    对于前来投效的各方势力,洪秀全的原则是,所有加入太平军的队伍,都必须接受拜上帝教的信仰,接受教规的约束,这一条可以说很是苛刻,这等于是要众人改换门庭,天地会除了罗大纲部留下并成为骨干外,其余队伍都逐渐离开。

    形势一片大好的太平军没有急于采取任何的军事行动,反而在金田村开始筹备一场宏大喜庆的万寿庆典——洪秀全三十七岁生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