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六十六章 撕破脸皮

第五百六十六章 撕破脸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元宵节,又称上元节、灯节。 更新最快前明元宵是十日,与春节相连,如今则缩减为五日,也因为缩减了五日,节日气氛更为浓烈,家家户户吃汤圆,张灯结彩,晚上则扶老携幼涌上街头观花灯,不过,恰逢国丧,这气氛也就大不如前,张灯倒是可以,结彩却是不敢,而且即便张灯,题材也多是二十四孝之类的,至于舞龙、舞狮、旱船、高跷之类百戏自然是严禁的。

    但即便如此,却也档不住女人们夜游赏灯的兴致,毕竟元宵节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不禁女子出门的节日之一,广州这几年风气渐开,女子抛头露面已是寻常事,但依然有不少大户中户人家女子被禁锢在家中闺阁,难得的放飞自由的机会,她们岂能轻易放过。

    天还没黑,白雪、春梅等就央求着出去夜游赏灯,易知足自是不愿意扫了她们的兴致,只是嘱她们多带丫鬟厮,注意安全,别彻夜不归便成。

    待的众女兴致勃勃的从后门溜出了园子,易知足在园子里缓步散了一阵,见的天色麻黑才踱回长乐书屋,才进的院子,就见林美莲提着灯笼过来,不由的颇为意外,道:“你怎的没与她们一道出去夜游赏灯?”

    林美莲展颜笑道:“总不能都出去了,就留大掌柜独自在家罢,那也忒不成体统了。”

    听的这话,易知足不由的一笑,“左右也不是没丫鬟,今年虽是国丧,但灯市应该还是极热闹的......。”

    话未话,门房总管快步赶来,微微躬身禀报道:“禀侯爷,抚台大人前来拜访。”

    如今的广东巡抚是叶名琛,易知足在家居丧,不与广州官场往来应酬,除了两广总督黄恩彤来过几次,鲜有官员登门拜访,今日是元宵,而且天色已晚,叶名琛居然选择这个时候登门,很是不合常理,是来催促他启程赴京的吗?

    他有心不见,不过,对方若真是来催促他动身进京的,一味的回避也不是办法,略微沉吟,他才道:“请他进来罢。”

    叶名琛是一位名人,清朝中晚期著名的封疆大吏,号称‘六不’总督,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他是两广总督,英法联军进攻广州,他被人讥讽不战、不和、不守、不走、不降、不死,最后被英法联军俘虏,掳掠至印度的加尔各答,最终绝食而亡。

    易知足对于他还是颇为敬佩的,能够绝食,活活饿死,无疑是极有气节的,至于‘六不’,其实更多的还是无奈,不过,如今情况已然打不一样,是否还会爆发第二次鸦片战争都很难,就算爆发,广州也无须依靠地方官府来守。

    叶名琛,字昆臣,湖北汉阳人,道光十五年进士,选庶吉土,授编修。十八年,出为陕西兴安知府,历山西雁平道、江西盐道、云南按察使,湖南、甘肃、广东布政使,二十八年,擢广东巡抚,短短不过十三年,就位列封疆,在大清官场也算是异数。

    不多时,一个四十出头,个子不高,明显发福显胖,寻常缙绅打扮的中年人在门房的带领下走进了房间,易知足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暗忖这就是广东巡抚叶名琛?活脱脱一个商号掌柜嘛。

    叶名琛确实是出身商贾世家,其家族以经营药材而闻名,“叶开泰”即是他家的招牌,武汉有名的老字号,也正是因为商贾世家出身,他极为精明,为官擅长处理政务,也善长理财,仕途顺风顺水,与此不无关系。

    见的易知足,他满面笑容的拱手道:“久仰国城兄大名,同在羊城,却是迟至今日才得一见.....。”

    易知足含笑拱手道:“昆臣兄主政广东,按理,在下应该前往拜访,只是在下居家守孝,多有不便。”着,他伸手礼让道:“昆臣兄请。”

    “国城兄请。”叶名琛连忙谦让,两人礼让进屋,落座之后,易知足也不与他客套,微笑道:“今日元宵,昆臣兄该不会是有闲情赏灯,路过磊园罢。”

    见人他问的如此直接,叶名琛道:“国城兄快人快语,果然是传言不虚。”顿了顿,他才接着道:“此番前来,是打探一下,国城兄何时动身进京?”

    “开衙之后。”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如今天津外洋还未解冻,须的走陆路,正好顺道实地勘察一下京杭铁路的修建情况,去年大水,铁路修建进程也是颇受影响。”

    叶名琛今日前来,是受广州将军奕湘所托,前来打探易知足何时动身入京,并不清楚易知足为何在守制之期进京,听他如此回复,倒也合情合理,当下便顺着话头道:“去年大水,着实罕见,武汉城水深八尺,汇聚饥民三十余万,若非赈济及时,若非朝廷及时鼓励移民南洋,元奇又妥善安排,后果不堪设想。”

    见他东拉西扯,易知足估摸着他就是为打探消息而来,却也不好端茶送客,毕竟板凳还没坐热呢,当即耐着性子陪他闲侃。

    半个时辰后,叶名琛才主动起身告辞,将其送出院子,易知足浑没在意,折回书房抽烟品茶看书,他应允道光,开年进京,眼下已是元宵,广东巡抚前来打探消息,也属正常,至于他的回复,自然是滴水不漏,开衙之后,他便动身前往上海,等他抵达上海,文翰的照会也该送达总理衙门了,届时,京师的情况也该清楚了,反正一个字拖!

    十,林美莲提着一个食盒进来,易知足瞥了一眼,道:“不是不用夜宵吗?”

    林美莲笑道:“今儿是元宵,现成的汤圆,图个吉利。”

    吃汤圆寓意着一家在新的一年团团圆圆,不过,易知足很清楚,这只怕是奢望了,老婆儿子在京师,道光扣留她母子俩的意图十分明显,上次载通恳求扶双亲灵柩回籍,道光都没允准,如今他不进京,团员不知要等到何年。

    一碗汤圆没吃完,亲兵营营长
最强龙宠帖吧
庞友贵在外朗声道:“报告。”

    “进来。”易知足随口吩咐道。

    庞友贵进来敬礼后便禀报道:“禀校长,园子外四处路口汇集了大队官兵.......。”

    大队官兵?易知足一楞,叶名琛前脚走,大队官兵随后就封锁了磊园,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想来硬的,抓他?这可未免太看人来,居然敢在西关抓他!放下汤勺,他沉声道:“发放救援信号!”

    接连三颗橘红色的烟花在磊园上空绽放出,犹如火树烂漫,十里数之外都清晰可见,吸引了不少夜游赏灯的游人注目,不过,没人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还当是大户人家燃放烟花,不少人还暗暗担心,国丧期间,燃放烟花,怕是免不了一番麻烦。

    随着烟花的绽放,河南大营、花地大营几乎同时响起了尖利急促的哨声,这是紧急集合特有的哨声,刚刚进入梦乡的官兵们纷纷以最快的速度起身穿好军装打好背包冲向集合的操坪。

    刚刚赶到西边路口的广州将军奕湘倒也不笨,望着那徐徐消散的绚丽烟花,脸色登时变的异常难看,这节骨眼上磊园好死不死的燃放烟花,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想到花地大营、河南大营近在咫尺,他不由的大为纠结。

    为免出现什么意外,他足足出动了一千人马,封锁包围磊园已然是绰绰有余,就算有什么意外,他也丝毫不惧,却没想到,四下里围的跟铁桶似的,磊园却能用烟花传讯求援,还真是看了这位元奇的大掌柜,也难怪人家有恃无恐的住在磊园。

    怎么办?是进还是退?进,若是不能赶在花地大营、河南大营的兵丁抵达之前攻下磊园活捉易知足,那将是灾难性的后果,他手下的这些个八旗官兵可不是人家的对手,而且一个不好,还会逼反易知足,真到那时候,他绝对是朝廷的替罪羊!

    退,他这个广州将军怕是就做到头了,恐怕还不止于此,有可能从此就得回京师养老,进退两难,奕湘恨不得骂朝天娘,正自权衡,副都统桓龄却道:“大帅,磊园破大天也不过百把人防守,就算花地大营和河南大营能够及时来援,怎么着也得半个时辰才能赶到罢,半个时辰,足够咱们横扫磊园几遍了。”

    这话不无道理,而且磊园既然已经发现了他们出兵封锁的情况,就算是现在撤退,也算是撕破脸皮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搏一把了,想到这里,他一咬牙,心一横,沉声道:“传令,包围磊园,破门,破墙而入,抓捕易知足,记住,必须要活的!”

    磊园,长乐书屋。

    包世臣忧心忡忡的看向易知足,道:“河南大营能否及时赶来?”

    “乘坐蒸汽火轮,最快也的四十分钟。”易知足语气平稳,似乎一也不着急。

    将近三刻钟?包世臣默了默神,道:“磊园亲兵,能坚守如此长时间?”

    易知足了支香烟,不答反问,“朝廷如此迫不及待,居然不惜撕破脸面,是不是足以明当今已然病危?”

    见他从容淡定,包世臣也静下心来,略微沉吟,才道:“应该不会错,否则,不会出此下策。”

    易知足语气淡然的道:“看来,朝廷是诚心逼元奇造反了。”

    听的这话,包世臣暗叹了一声,没有吭声,朝廷如此做,已经逼迫的易知足没有退路了,他很清楚,易知足实则并不愿意与朝廷翻脸公然造反,不论是对元奇来还是对朝廷来,这都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大清可能会长期陷入战乱。他也着实想不明白,道光对此应该是洞若观火,为何会出此昏招,难道是病糊涂了不成?

    “禀校长。”庞友贵快步走了进来,敬礼道:“官兵已经包围磊园,很快就会发起攻击,请校长尽快转移到海棠园。”

    易知足了头,道:“那些丫鬟厮可都安排妥当?”

    “校长放心。”庞友贵连忙道:“已经将他们全部集中到一个院子,叮嘱他们不要反抗,也不要担心。”随即他又补充道:“几位姨娘并不在府中,校长安然无恙,谅官兵也不敢放肆。”

    这个道理易知足自然明白,当即起身,看向包世臣道:“先生随我去海棠园罢,可惜是晚上,实则海棠园的景色也不错。”

    海棠园名字好听,园子内外林木葱郁,从外面瞧,压根就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但磊园上下都清楚,海棠园是个禁区,别一众丫鬟厮,就是白雪、春梅也从没能进去过,隐隐有传言里面是银库。

    包世臣随着易知足不急不缓的走进园子,易知足边走边介绍道:“这园子从外面瞧着并无异样,实则.....是个堡垒,这围墙后面都是用水泥条石砌成的,火炮都难以轰破,足以支撑到河南大营前来救援。”

    听的这话,包世臣才明白,为什么之前他如此从容丝毫也不显慌乱,原来是早有防备,不过,想想也是,易知足对朝廷一直是深具戒心,所居的磊园岂能毫无防范?

    奕湘率领大队官兵没有遭遇任何抵抗,轻而易举就破门而入,不过,越是如此,他心里越是担忧,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磊园居然丝毫没有抵抗,这实在是太不合情理了。

    磊园是什么地方?磊园是元奇大掌柜易知足的宅子,元奇又是大清最为富有的商团,进入磊园,所有的官兵眼睛都红了,一哄而散各自冲向里面大大的园子院子,忙着去发财,一众中下层武官也是怦然心动,不仅不制止,自己也加入了搜罗的行列。

    见这情形,奕湘急的直跳脚,河南大营,花地大营的援兵转眼即至,下面的官兵却忙着发财,若是不能尽快抓到易知足,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后果?易知足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是什么后果,就是用屁股想也能想的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