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八十章 有才进城

第五百八十章 有才进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长沙,南郊,石马铺,清军大营。

    整个大营都笼罩在一片愁云惨淡之中,天下太平多年,绿营官兵大多都没经历过真刀真枪的实战,水陆洲一战,被歼万余人,二总兵三副将阵亡,着实是惊破了他们的胆,虽然退兵十里扎营,一个个依然是提心吊胆,生怕太平军乘胜反攻。

    中军大帐里,钦差大臣,军机大臣塞尚阿脸色阴沉的盯着面前大幅简易长沙府地图一声不吭,一众总督、巡抚、提督、总兵、副将一个个都仿佛泥雕木塑一般杵着,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太平军在一日之间接连在水陆洲及宁乡大败官兵,若说宁乡是轻敌中伏,有取巧的成分,水陆洲一战,双方则是实实在在的短兵相接,太平军的战力出乎所有来援将领的预料,原本长沙以及从周边各省赶来的文官武将都自视甚高,浑然没将太平军放在眼里,对围剿太平军一年却是败多胜少的将领也有些瞧不上眼。

    如今总算是明白了太平军压根就不是一般的会党匪徒,就连以前的白莲教也无法与其相提并论,公允的说,水陆洲一战,太平军展现出来的战力已远在绿营之上。

    一日之间折损万余兵力,虽说主力犹存,但围困长沙却是万万不能了,以太平军的兵力和战力,别说是选择薄弱处突围,就是挑兵力最为雄厚的地方正面突围,也不可能拦得住,人人心里明白,当前,首要任务不是围困长沙,而是自保!尽量避免被太平军各个击破!

    塞尚阿退兵十里,将中军大营设在石马铺,也就是出于这个考虑,如今,官兵必须抱团,也唯有抱团,才能自保,对于这一点,倒是人人都赞同。

    在大帐中一众翎顶辉煌的文武大员中,除了塞尚阿、骆秉章之外,下一个就当数湖广总督徐广缙了,长沙之围不攻自破,也就意味着太平军能自如的活动,自由的选择攻击目标,太平军的下一个目标是哪里?十有**是湖北!

    从长沙沿湘水顺流而下,几日间就能进入洞庭湖,从太平军围攻桂林,攻占长沙的情况来看,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多半会是湖北的省城——湖广总督府所在地——武昌!身为湖广总督,丢了长沙,就够他受的了,若是连武昌也丢了,他的下场怕是连塞尚阿都不如。

    大帐里济济一堂,却是静寂无声,连声痰咳都不闻,徐广缙犹豫了一阵,轻咳了一声,缓缓开口道:“目前无法将发匪围困在长沙,只能是坐而待援,待僧王领新军前来,不过.....,发匪会否老老实实的据守长沙?会否分兵流窜?会否弃城而去?”

    塞尚阿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闷声道:“可是担心发匪流窜湖北?”

    “下官是担心发匪顺江而下攻打武昌。”徐广缙沉声道:“发匪从广西流窜至湖南,已然与流寇无异,断然不会坐困长沙,必然会移兵攻击他处,下一个目标,极有可能就是武昌!”

    塞尚阿没吭声,徐广缙身为湖广总督,有此担心正常不过,而且他分析的也不无道理,即便发匪不知僧格林沁率领一万八旗新军正兼程南下赶来长沙,也未必就会呆在长沙等待官兵增援再次围城,毕竟他们在永安有过一次深刻的教训。

    略微沉吟,他缓缓扫了众人一眼,道:“都议议吧。”

    话一落音,江忠源便率先开口道:“洪逆称王建号,野心勃勃,不能将发匪视为一般流寇......。”

    徐广缙回身看了他一眼,见他光着小腿,绑着绷带,绷带上还有大片血迹渗透,顶戴却只是四品,不由的皱了皱眉头,满帐一品二品大员都没吭声,他一个四品居然抢先开口,当即脸色便有些不好看。

    湖南巡抚骆秉章连忙假意斥责道:“洪逆不过一落第书生,能有多大的野心,岷樵慎言。”

    原来这人就是江忠源?徐广缙听闻过江忠源的名头,也知道骆秉章主动撤离长沙就是此人极力游说,心里对他没什么好感,当即便讥讽道:“拱手将长沙让与发匪,亦是你建言的吧?”

    “将发匪围困在长沙,以期毕其功于一役,这并无过错。”塞尚阿连忙替其解围后鼓励道:“岷樵有何高见,不妨详细说说。”

    江忠源微微点了点头,从容说道:“发匪在金田作乱之初,便长期盘踞紫荆一带,攻占永安洲,又是长期据城而守,下官还听闻,洪逆及其分封的几个伪王,在金田、永州、长沙都广纳妾室,可见皆是贪图享受之辈。

    再则,此番发匪能够占据长沙,乃是因为长沙兵力空虚,防形同虚设,这才为发匪所乘,发匪对此应是十分清楚,断然不会轻易舍弃长沙!”

    原湖南提督,现任广西提督的向荣跟着道:“发匪围攻桂林,攻占长沙,乃是因为两城兵力空虚,有机可乘,实则,发匪并无攻打坚城之经验,沿江而下攻打武昌的可能性并不大。

    再则,湖南、广西两省相连,会党猖獗,是发匪补充兵力的重要来源,若是流窜他省,兵力一旦损耗,难以及时补充,下官窃以为,发匪放弃长沙,流窜他省的可能并不大!

    当然,也须的防备发匪分兵四处劫掠,须的严令周边府县招募团练乡勇加强防备,以免为发匪所乘,另外,顺湘水而下便是洞庭,须的防备发匪入洞庭搜罗船只组建水师。”

    江忠源、向荣与太平军多番交手接战,对于太平军的了解远胜于其他人,见的两人都如此说,塞尚阿心里登时大定,围剿太平军大半年,他是真有点追怕了,太平军据守长沙最好,若是再流窜他省,攻下重镇大城,只怕他的罪名又会多一条,如今,他只期待僧格林沁能够早日赶来。

    长沙城内的景象与石马铺清军大营可谓是截然相反,一片欢庆,留着长发包着红头巾穿着短装,普遍年轻的太平军官兵以及梳着高髻有着一双大脚举止粗豪的广西客家女子
韩娱之掌控星光笔趣阁
,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压抑不住的欢笑,水陆洲大捷是自金田起事以来太平军所创下的最为辉煌的战绩,不仅如此,还一举粉碎了清军对长沙城的围困。

    喜上加喜的是,天王洪秀全及时的大肆封赏提拔升迁有功人员,一大批善战能战之部众诸如李开芳、林凤祥、黄再兴、曾水源等人均得到提拔升迁,除此之外,洪秀全还令人制做了一枚‘玉玺’正式称‘万岁’。

    城内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喜气洋洋拿着刻印的拜上帝会宣传单的太平军男女兵,不论男女老少,逢人就宣讲,号召城內百姓入拜上帝会。

    这段时间,占据长沙城的太平军自然不会闲着,释放城内大小监狱里关押的人犯,组织大规模的集会宣讲拜上帝会的教义,在城内划片分区,严命城内百姓上交一切财物,除金银珠宝外,钱米、鸡鸭、茶叶、烟叶等都在上缴之列,称为‘进贡’整个长沙城的百姓几乎是同时吃上了大锅饭。

    对于兵力的补充,太平军也是极为重视,所有加入拜上帝会的青壮男女,每二十五人为一馆,均着短衣,持“圣兵”牌号,到城内外各处军营参加训练。

    城东浏阳门外,一身长衫做书生打扮的尹有才和几个扮做随从的手下混杂在一大群长发短衫的百姓之中分外惹眼,不过,他却浑不在意,神态轻松的左右张望,打量着来来往往的这些处于太平军统治之下的百姓。

    那些个列队进出的年轻女圣兵,让他颇感兴趣,因为他听易知足提及过,元奇日后也要允许女子入伍当兵,如今已在开始培训女医务兵,却不想太平军居然更直接,不仅有女兵还有女营。

    守在城门的太平军早就留意到了与众不同的尹有才一行,想不留意都难,太平军占据长沙,城内的士绅几乎逃跑一空,即便没逃跑的,也都不敢如此打扮,原因很简单,太平军对士绅态度极为恶劣。

    尹有才在全州湘山寺与东王杨秀清、南王冯云山有过一面之缘,为方便日后往来联系,东王、南王都给他留有信物,他自然是有恃无恐,巡值的太平军头目哪会认的什么东王信物,层层上报,结果,很快来人将尹有才一行领进了城,直接进了东王入住的按察使司衙门。

    一直等到下午,杨秀清才匆匆进了尹有才所住的偏院,一进门,他便一脸歉然的道:“刚才从天王那里赶回来,让尹兄就等......。”

    尹有才拱手笑道:“先要恭贺太平军连战连捷......。”

    “连番大捷,轻取长沙,都有尹兄的一份功劳。”杨秀清说着亲热的伸手让座,“都是自家兄弟,尹兄别客气,随意就好,坐。”他这话倒也不虚,太平军得以在蓑衣渡大捷,得以迅速攻占长沙,实是得益于尹有才在湘山寺提供的情报和建议,因此,听闻尹有才来了,他推掉所有的事情,急急赶了过来。

    尹有也不客气,径直落座,这才笑道:“在下不过是提供了一个情报而已,太平军连番大捷,实是东王部署周详,指挥得当......。”

    杨秀清事情繁多,也没心思跟他绕圈子,笑了笑,便直来直去的道:“尹兄此番前来长沙,可是有重要情报?”

    尹有才点了点头,道:“僧格林沁,八旗新军,东王可听闻过?”

    僧格林沁,八旗新军,就是等闲的地方官员也不知道,杨秀清常年呆在广西桂平紫荆山又岂会听闻,当即便摇了摇头,不以为意的道:“八旗新军,很厉害吗?”

    尹有才看了他一眼,道:“元奇团练,东王总该有所耳闻吧?”

    “元奇团练抗击英夷,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杨秀清说着一笑,“这都是听说书的说的,究竟如何厉害,却是不知,尹兄可知。”

    尹有才笑了笑,道:“具体也不知道,都是传闻,听说元奇团练火枪厉害,不仅比西洋火枪打的远,更打的准,四百步远就能准确命中目标。”

    四百步远就能准确命中目标!杨秀清听的一楞,有没有那么夸张,西洋火枪也不过二百步射程,他心里有些不信,估摸着应该是传闻夸大其词,当即问道:“八旗新军与元奇团练是什么关系?”

    “八旗新军是僧格林沁郡王仿元奇团练组建的一支纯火枪部队,是作为拱卫京师的最重要的一支八旗部队。”尹有才缓声道:“据可靠消息,僧格林沁已经率领一万八旗新军兼程赶来长沙。”

    一万八旗新军?杨秀清轻蔑的道:“一万清妖能济什么事?八万清妖围困长沙,咱们都没放在眼里,区区一万人,还是从京师远道而来,难不成还能威胁长沙?”

    听他语气狂妄,尹有才笑了笑,道:“长沙城外,不是还有数万清军虎视眈眈?”

    杨秀清缓声道:“尹兄的意思,是赶在那一万新军抵达长沙之前,先解决城外那数万清妖?”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尹有才道:“贵军既要占据长沙,以湖南、广西为根基,岂容得下数万清军在城外虎视眈眈?早晚要打,迟打不如早打。”

    “理是这个理......。”杨秀清斟酌着道:“可如今那些清妖抱成一团,深沟堑壕,防范森严,极不好打。”

    尹有才暗叹了一声,转而道:“东王可有打算,分兵前往湘西、湘南或者是回广西开辟根据地?云贵四川亦可以......。”

    分兵?杨秀清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眼下城外还有数万清妖,而且还有援兵正在赶来,这节骨眼上分兵,是什么意思?他也是天分极高之人,略微沉吟,便试探道:“尹兄可是认为长沙守不住?”

    尹有才反问道:“难道东王没有打算以湖南、广西为根据?”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