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八十三章 长沙突围

第五百八十三章 长沙突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长沙城里此时已变成了人间地狱,蜂拥入城的清军见人就杀,不管是裹红头巾还是没裹红头巾,但凡是蓄长发,没有辫子的,不论男女一律格杀勿论,整个长沙城里火光冲天,伏尸遍地,血流成河。

    一众八旗绿营将领对部下也不约束,放任部下官兵肆意的屠杀劫掠,收复省城长沙,这是大功一件,如此多部队,争功还来不及,哪里还会去制止部下滥杀,再说了,杀良冒功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天心阁顶楼,亲临前线指挥的僧格林沁举着望远镜观察着西城的情况,长沙九座城门,西城因为临湘水最为繁华足足有四座城门,几乎占了一半,此刻,且战且退的太平军以及大量的百姓正从西城的四个大小城门争先恐后的出城,但因为通往水陆洲的浮桥只有一座,黑压压的一大片人滞留在河边。

    放下望远镜,僧格林沁一指西城,沉声道:“传令,着向荣、和春两部迅速上下包抄,夹击西城湘水岸边的溃匪!”

    话才落音,亲卫来报,“曾国藩、江忠源在外求见,说是有重要军情禀报。”

    僧格林沁缓声道:“让他们进来。”

    曾国藩、江忠源两人进来见礼之后,江忠源便径直开口道:“王爷,发匪素来有连夜突围的习惯,须的防备河西大营的发匪连夜突围。”

    连夜突围?太平军敢如此冒险?僧格林沁有些将信将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就是你建议放弃长沙,将发匪围歼于长沙?”

    “正是下官。”江忠源连忙微微躬身道。

    “发匪真会连夜突围?”僧格林沁瞥了他一眼,道:“发匪本就是乌合之众,夜间突围,就不担心被打散?”

    “回大人。”江忠源沉声道:“发匪尤其喜欢选择在夜间突围,而且屡屡得手,主要原因是绿营怕夜战.....。”

    “马后炮。”僧格林沁毫不客气的道:“为何早不进言?如今这情形,如何抽调的出兵力去加强河西的防务?”

    江忠源沉声道:“兵在精,不在多,河西本就有重兵围困,缺的只是敢于夜战敢于血战的精锐,下官窃以为,有八旗新军增援河西就足以阻挡太平军突围。”

    “夜战,发挥不出八旗新军的战力。”僧格林沁不假思索的道,他说的是实话,夜战却难以发挥八旗新军的战力,再则,他也担心夜战,新军折损过大,俗话说,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咬人,太平军连夜突围,必然是拼命,他可不想八旗新军出现大的伤亡。

    江忠源一楞,随即也反应过来,八旗新军的米尼枪在夜间根本就发挥不出应有威力,如此说来,又要眼眼睁睁的看着太平军再次突围?

    不容他多想,僧格林沁已是问道:“发匪有可能向哪个方向突围?”

    “发匪前段时间已攻占宁乡、益阳。”江忠源缓声道:“逃窜益阳的可能极大,一旦发匪抵达益阳,既可转进湘西山区,亦可前往常德......湘西大山重重,常德兵力空虚......。”

    常德兵力空虚问题倒是不大,可及时调集兵力增援,可太平军若是进入湘西山区,那确实是一个大麻烦!僧格林沁此番率领一万八旗新军南下,不只是为了收复长沙,而是要剿灭太平军以绝后患,虽说一战收复长沙,但太平军主力并没有遭受重创,未免有些美中不足。

    见他沉吟不语,江忠源趁热打铁道:“发匪尤其善于逃窜,逃窜一地便祸害一地,若是不能一举围歼,湖南以及周边各省,怕是都会糜烂不堪.......。”

    烟花!僧格林沁猛然想到,南洋海军在夜战中屡屡使用烟花,而长沙本就盛产烟花,当即便吩咐道:“马上派人大量收集烟花,送往河西,另外,安排船只运送新军以及向荣、和春两部过江!”

    听的这话,曾国藩、江忠源两人不由的大喜,连忙躬身道:“下官遵命。”

    城西,湘水岸边,滞留在湘水岸边的太平军本就无心恋战,一心只想尽快撤退到水陆洲,见的向荣、和春两部上下夹击而来,登时就慌了手脚,纷纷争抢着挤向不宽的浮桥,压根就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惯于打顺风仗的绿营官兵此时也展现出少有的悍勇,直接发起了冲锋,两部近万兵马犹如两道巨浪一般相对席卷而去。

    不过大半个时辰,湘水东岸的河水都被鲜血染红,连接水陆洲与长沙的浮桥也被泼上油烧毁,一时间,烈焰冲天,浓烟滚滚。

    往着东岸的滚滚浓烟,杨秀清暗叹了一声,通往水陆洲的浮桥被烧毁,长沙城里的太平军等于就陷入了绝境,略微沉吟,他才沉声下令,“命令水陆洲上的兵马即刻撤退到河西大营!”

    不多时,北王韦昌辉脚步匆匆的赶了过来,道:“东王,清妖正在上游和下游大举渡江向河西增兵,看来,应该是预料到咱们会连夜突围。”

    听的这话,在座几人心里都是一沉,河西大营本就被重兵围困,如今清妖在长沙城战事还没结束的情况下就大举向河西增兵,明摆着是要将他们困死在河西!

    “我看,没有必要等到天黑,乘着他们援兵还未抵达,先行突围!”萧朝贵沉声道:“新来的清妖火枪厉害,但数量并不多,应该大部分都用于攻打长沙城了......。”

    杨秀清掏出一块怀表看了见,如今天黑的迟,距离天色黑尽至少还有一个时辰,若是对方调数千八旗新军增援河西,即便是连夜突围,只怕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对方的火枪实在是太厉害了!

    不能拖延了!杨秀清当机立断,沉声道:“集合队伍,向西北,清妖两部的结合地带,强行突围!”

    僧格林沁的座船才到江心,就听的对岸传来密集的枪声,他心
狮子兽的征途全文阅读
里一紧,太平军强行突围了?

    太平军突围,一贯的风格是将敢打敢冲敢拼的精锐集中在前锋,每次突围,围剿的绿营各部怕伤亡太大,都不敢撄其锋芒,而是争抢着衔尾追击,打其后军,这也是太平军屡屡得以突围的根本原因。

    此番,杨秀清依然是沿用一贯的打发,将骁勇善战,勇于冲锋陷阵的萧朝贵部做为前锋,冲锋的方向则是清军西、北大营的结合处,僧格林沁在河西安排了三千八旗新军,三面合围,一面是一千人,太平军虽然选择的是两大营的结合处,也依然遭遇到猛烈的抵抗,米尼枪超远的射程打的冲锋的太平军象割麦子一般一片片的倒。

    自知不能突围就会被歼灭的太平军一边唱颂拜上帝教赞美天父、天兄和教主洪秀全的诗歌,一边前赴后继,视死如归的奋勇冲锋,压根就不理会对面射来的子弹,他们坚信,只要冲到跟前,清妖就会变成一堆土鸡瓦狗。

    八旗新军训练虽严,却终究是没有经历过实战,哪里见过这样打起仗来嘴里喊着稀奇古怪的玩意,一点也不怕死,不要命的向前冲的,一个个既恐慌又有些心怯,机械的听着号令射击装弹射击,却是连平日里训练的水平一半都没发挥出来。

    转眼间太平军就如潮水一般漫过了最前沿的阵地,八旗新军虽说是新兵,却也没怂,听着号令装上刺刀准备与太平军展开肉搏,但处在最前沿战壕,素来最怕肉搏战的绿营官兵见这情形却是瞬间就崩溃了,一个个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争先恐后的爬出战壕向后逃命,见这情形,八旗新军也懵了,不待他们反应过来,溃兵就冲散了他们队形,裹挟着他们一路向后或者是向两边奔逃!

    只不过是付出了千余精锐的代价,太平军前锋就冲出了重围,大队人马呼啸着转向宁乡方向。衔尾追击,这几乎是所有绿营官兵的拿手好戏,见的太平军突围,各级武官纷纷率领手下兵丁进行追击。

    僧格林沁在船上用望远镜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气的差点没有背过气去,他这下总算是明白太平军为什么屡屡能够顺利突围了,面对太平军悍不畏死的冲锋,绿营压根就不敢迎头堵截!

    这一刻,他清醒的认识到,绿营已确确实实不堪一用,他必须的改变这种分兵混杂的做法,八旗新军不能与绿营兵混杂在一起,被绿营兵连累不说,他最怕的是,两战下来,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八旗新军被绿营带废了!

    吴淞,宝山县,宝山机械厂。

    高大宽阔的锻造车间里,一位三十出头的工匠正全神贯注的锻打着一把剪刀,没错,就是剪刀,旁边围了七八个三十左右的工匠看的也是聚精会神,穿着一身帆布工装的易知足也饶有兴致的站在一旁看着。

    这位锻打剪刀的工匠叫赵云生,与制剪名家张小泉是师出同门,赵云生打的剪刀与‘张小泉剪刀’可谓是同出一源,易知足花高价将其请来,看中的当然不是区区一把剪刀,就算赵云生的剪刀能够超过张小泉剪刀,他也不会有多大的兴趣。

    他感兴趣的是赵云生的手艺,张小泉剪刀最大的特点是嵌钢工艺——就是把一块钢条镶嵌到铁块中,再在高温下融合,钢做刀刃,铁做刀身,但这也不是他看中的,他看中的是选钢、锻钢、淬火等工艺。

    目前宝山钢铁厂的架子已经搭建了起来,但目前转炉炼钢技术还没出现,无法大量生产钢铁,易知足虽然对炼钢技术是一窍不通,但却有着超前的眼光,他打算先培养技术工匠,利用少量生产的钢铁先行研制各种实用性钢材,比如,造枪、造炮、造船、钢轨等等各类专用的钢材。

    另外,通过赵云山,他还高薪请来了浙江龙泉、云和的炼钢好手,因为赵云少制做剪刀用钢就是选的产自龙泉、云和的好钢,如今是起步阶段,他得为炼钢厂慢慢的积累人才培养人才,一旦能够大量生产钢铁,元奇的起步就要比欧洲高得多。

    随着“叮叮当当”的锻打结束,赵云少小心翼翼的将剪刀进行淬火,一边进行熟练的操作,他一边毫无保留的进行讲解,待的所有工序完成,他试了试刃口,感觉满意,这才让人拿来铁皮试剪,一剪下去,简直是削铁如泥,一口气剪断了十五张铁皮,依然锋刃不卷,光泽闪烁,众人齐声叫好。

    易知足微笑着接过剪刀,看了看,这才道:“钢材的种类很多,用途也各自不同,做剪刀刃口,要硬,造枪造炮呢,要高强度,高韧性,如此才能承受火药产生的高压,炮弹尤其是开花弹呢,则要求高强度,低韧性,如此才容易碎裂,造铁甲舰呢,要抗打,要韧性好,还要耐腐蚀,因为海水的腐蚀性很强......。

    炼钢,我是门外汉,但我知道,要想得到各种性能不同的钢材,除了减少钢材本身所含的杂质或是添加微量的稀有金属之外,其他的就不外乎是不同的高温、低温冷却、回火、淬火等等之类的。

    这是一门博大精深,值得你们穷其一生去摸索研究的学问,赵师傅的剪刀为什么能如此出色?就是沉得下心去钻研去摸索去尝试,我希望你们发扬这种精神,尽快的研制出各类目前急需的实用性极大的特种钢材来,对于有贡献的,元奇历来不吝啬重赏。”

    听的这话,一众工匠才明白,原来让他们观摩是为了研制各种造枪造炮造船的特种实用性钢材,一个个不由的大为兴奋,人人心里都清楚,元奇的重赏那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重赏,那是实实在在,能够终生受益的重赏,因为元奇的工匠实行评级制度,工钱直接与级别挂钩的。

    就在易知足打算与一众工匠详细谈谈时,同样是穿着一身工装,戴着帽子的林美莲快步走了进来,道:“大掌柜,府中来人,说是先生请您尽快回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