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八十七章 夺情起复

第五百八十七章 夺情起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两日后,咸丰的谕旨便抵达上海。

    长沙刚收复,岳州又失守,朝野震惊,咸丰为此雷霆大怒,下旨摘去僧格林沁的顶戴花翎,湖广总督徐广缙就地革职,湖北巡抚常大淳革职留任。巴陵知县胡方穀、参将阿克东阿即行处斩。岳州知府廉昌监候秋后处决,提督博勒恭武革职拿问。

    着南洋大臣琦善接任湖广总督,即赴武昌防守,着在籍守制一等侯爵易知足夺情起复,接任南洋大臣,南洋海军提督,即刻率领南洋海军沿江西进围剿洪杨叛逆。

    接到谕旨,琦善不由的叫苦不迭,如今湖南湖北战火连天,太平军又准备大举攻打省城武昌,这个时候接任湖广总督,丢官失爵都是小事,一个不好,这条老命就留在湖广了。

    在签押房里来来回回的转悠了几圈,他才驻步对外吩咐道:“备轿,不,备马车,去镇海侯府。”

    他估摸着,这节骨眼上咸丰让他接任湖广总督,应该是考虑到他与僧格林沁和易知足两人的关系,让他积极配合两人剿灭太平军,而当前最为紧要的则是武昌,若是太平军真的攻占了武昌,他这个湖广总督必然是难辞其咎。

    出的大门,他正要上四轮马车,却听的一声“侯爷留步。”随着话音,曾国藩、骆秉章两人快步迎了上来,略一拱手,曾国藩便上前一步,耳语道:“方才收到八百里加急军情,发匪数千战船浮江而下。”

    发匪动作那么快?琦善身子一晃,曾国藩眼疾手快,连忙扶住他道:“侯爷这是要去哪里?”

    “镇海侯府,一道罢。”琦善说着抬步上了马车,四轮马车宽敞坐三人仍然是绰绰有余,马车在光滑平整的柏油路面平稳的行驶,琦善也定下神来,缓声道:“皇上的谕旨已经到了.....。”

    听闻这道谕旨,骆秉章感觉后背凉飕飕的,从钦差大臣到巴陵知县,文武官员无一漏网,咸丰这次动了真怒了。曾国藩也是满腹忧心,这次他算是侥幸漏网的,但若是武昌失守,不知道他还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镇海侯府,书房。

    听完任安的禀报,易知足点了支香烟,沉声道:“大小船只七千三百余艘,兵力十万?情报无误?”

    “大掌柜,岳州的情报点已成立了数年,事关军情,绝对不会虚报。”任安从容说道:“太平军早在益阳、沅江就搜罗了二千条船,为防太平军下洞庭,湖北巡抚常大淳大量征用民船沉船设卡,遍塞资水等入洞庭各口,大量船只阻留在关卡内外。

    再则,太平军早就在岳州发展会众,岳州当地渔民头领晏仲武早就入了拜上帝会,而且还被封为岳州军帅,很多渔民都入了拜上帝会,太平军攻岳州,之所以能够兵不血刃,就是晏仲武率领会众内应外合的结果。

    太平军攻占岳州,岳州湘阴一带大量渔民水手纤夫带着湖船加入,总计在五千条湖船上下,衡州府祁阳县贩运木材、粮食的船商唐正才也率领船队加入,并且被封为典水匠,正式组建太平军水营,仅是水营兵力就高达一万五千人。

    当然,兵力十万应该是包括家眷在内,因为太平军不允许夫妻团聚,岳州投军的多半都没携带家眷,因此,初步估计,去除女人老弱,青壮应该有四万上下。”

    难怪太平军在岳州能够迅速扩军,易知足皱起了眉头,这事有些麻烦,太平军拥有七千条船,即便全部都是小船,那也是蔚为可观,况且还有一万五千人的水师,海军舰队火力强大,但却不是铁甲舰,遭遇火攻,就是个大麻烦。

    他正自沉吟,包世臣却是沉声道:“这下武昌怕是真的危险了。”

    易知足略微沉吟,才道:“如今舰队在什么位置?”

    任安连忙道:“太平府。”

    太平府距离武昌还远的很,倒是不急,易知足摆了摆手道:“下去吧,有消息随时禀报。”

    待的任安行礼离开,包世臣才道:“侯爷不打算增援武昌?”

    “增援武昌,这是毫无疑问的,不过,岳州顺水而下,不过六七日就能抵达武昌,太平军这明摆着是孤注一掷,倾尽兵力攻打武昌......。”说着,他轻叹了一声,真要联手僧格林沁将太平军消灭在武昌,对于元奇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太平军此举无异于是给他出了道难题!

    包世臣自然是明摆他的心思,略微沉吟,才道:“两害相权取其轻。”

    易知足点了点头,也只能是如此了,再怎么说也不能让太平军祸乱江南,太平军要自寻找死路,那也是没法子的事。

    “大掌柜。”林美莲走到门口禀报道:“琦大人他们三人又来了。”

    “看来,他们也应该是收到太平军大举浮江东下的消息。”易知足说着顿了顿,道:“让他们进来。”

    一见面,琦善便拱手道:“国城兄果真是料事如神,太平军果然大举东下,兵锋直指武昌。”

    易知足伸手礼让道:“进去再说罢。”

    进屋落座,易知足便缓声道:“我也是方才收到消息,太平军在岳州正式成立水营,并搜罗大小七千余船只,总计十万兵力,浮江而下,目标正是武昌,海军舰队如今才至太平府,抵达武昌,至少还需大半月之久。”

    琦善可谓是心急如焚,看向曾国藩道:“僧王现在何处?”

    僧王现在何处?曾国藩压根就不知道,见他神情,易知足缓声道:“僧王率领八旗新军和二万绿营已经距离岳州不远,岳州距武昌五百里,绿营估计是赶不上,不过,八旗新军应该能够及时赶到增援,迟不了几日。”

    听他如此说,琦善不由的暗松了口气,易知足却是接着道:“太平军在岳州缴获了不少火炮,僧王所部轻装急行,就算能够及时赶到,也未必能解武昌之围。”

    琦善才落到肚子的一颗心登时又悬了起来,连忙
我当高富帅的那些日子笔趣阁
道:“如此说来,武昌岂非危矣?”

    易知足没做理会,缓声道:“另外,太平军与流寇无异,一旦僧王率领大军抵达武昌,太平军有可能借助强大的水师船队,继续浮江而下,九江、安庆必须加强防范,一旦太平军攻占九江、安庆,两江必遭荼毒。”

    房间里一片安静,易知足这话并非是危言耸听,确实是极有可能,太平军如今就是实实在在的流寇,遭遇数万大军追击,极有可能继续沿江而下,如此一个追一个逃,必然如蝗虫过境一般,两江绝对难以幸免。

    见的三人不吭声,易知足沉吟着道:“太平军水师规模颇大,两湖两江之水师根本无法匹敌,就连海军舰队亦要避其锋芒......。”

    听的这话,琦善诧异的道:“国城兄可别谦虚,太平军水师岂能与南洋海军舰队相提并论。”

    “我这可不是谦虚。”易知足说着摸出盒香烟慢条斯理的抽出一支点燃,然后不急不缓的道:“太平军的船只来的轻松,自然不会象咱们对战舰那样爱惜,长江有多宽?太平军舍弃一二千条船施展火攻,咱们也的望风而逃不是。”

    三人听的这话都是一呆,确实是这么回事,太平军真要舍得二千条船火攻,海军舰队确实得望风而逃,略微一楞,琦善才急道:“国城兄该不会是打退堂鼓了罢?”

    “那倒不至于。”易知足拖长声音道:“我琢磨着,要防备太平军继续顺江而下,九江、湖口或许是最好的地方......。”

    曾国藩试探着道:“国城兄的意思,海军舰队扼守九江,以断绝太平军继续东下。”

    “不错。”易知足颌首道:“九江临近鄱阳湖,舰队可以轻松避开火攻,不打掉海军舰队,太平军也就没胆子顺江而下!”

    “那武昌怎么办?”琦善扫了几人一眼,道:“武昌若失,咱们难辞其咎!”

    易知足缓声道:“若能剿灭太平军,又何必在乎一城一地之得失。”

    这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琦善三人都是一脸苦笑,武昌失陷,咸丰必然震怒,后果是什么,根本无须去想,易知足可以不在意,可他们敢吗?仕途前程,身家性命都不过是一道旨意的事。

    见的三人神情,易知足含笑道:“就算海军舰队驻守九江,还有陆战队可以协助僧王,我初步计划,僧王主攻陆路,我攻水路,具体情况,还要视情况而定。”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接着道:“战情瞬息万变,咱们也别耽搁了,我明日启程,快马前往武昌。”

    见他如此雷厉风行,琦善笑道:“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长途颠簸,国城先行一步,老夫随后赶来。”

    长江江面,数千艘大小船只浮江而下,帆如叠雪,蔚为壮观,沿江两岸,另有万余步兵相携跟随,上下官兵,精神抖擞,士气如虹,江面居中一艘大船上,东王杨秀清站在甲板上望着似乎一眼望不到头的帆影,心中说不出的惬意与自豪。

    长沙突围,被僧格林沁追的犹如丧家之犬,何曾想到,在岳州会竟能如此迅速的扩充兵力,这可真应了那句话,柳暗花明又一村!

    “禀东王殿下。”唐正才遥指着前方道:“明日午时前,大军就能抵达武昌门户——金口。”

    “金口,好名字。”杨秀清颌首道:“防御情况如何?”

    唐正才的船队常年在长江上往来,对于沿江情况了如指掌,当即不假思索的道:“金口虽是号称武昌门户,却素来不受重视,守军极少不过数百,只不过,如今是否增加兵力,便不得而知。”

    “即便重兵驻守又如何,还能挡住我十万大军不成?”杨秀清语气轻松的道,确实,对于驻守武昌的绿营,他压根就没放在眼里,要说担心,他担心的是溯江而上的那支南洋海军舰队,虽然只有四十艘战舰,但那是货真价实的战舰,不是他这些湖船商船能比的,而且南洋海军的赫赫威名也不是吹出来的。

    说实在的,他不愿意与元奇为敌,在见识到八旗新军的战力之后,他很清楚,元奇压根就不是如今的他们能够招惹的起的,此番打武昌,他也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毕竟湖北不是两江,不是江浙,元奇没那么重视,而且,太平军占据湖北,对元奇来说,也不是没有好处!

    一名师帅上前躬身禀报道:“禀东王殿下,罗大纲求见。”

    罗大纲回来了?杨秀清一喜,连忙道:“带他去船舱。”说着转身大步走向船舱,一进门,罗大纲便迎上前见礼道:“叩见东王殿下。”

    “免礼。”杨秀清说摆手屛退船舱里众人,这才问道:“南王可好?”

    “好,正在回来的路上。”罗大纲站起身道:“事情紧急,南王着属下先行快马赶来禀报。”说着,他掏出一封信来呈了上去。

    看完信,杨秀清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冯云山在信中没多说什么,只是说元奇力保湖北,不允许太平军占据湖北,海军舰队目的地就是武昌,要求洪秀全杨秀清慎重考虑,是否攻打武昌。

    如今大军一日间便能抵达武昌,这个时候还怎么慎重考虑?就算他杨秀清同意,洪秀全也必然不会同意!

    见他半晌不吭声,罗大纲开口道:“南王殿下说为免出意外,信中不便多说。”顿了顿,他才接着道:“南王殿下说,元奇态度异常坚决,不允许咱们攻打武昌占据湖北,而且清妖同样无法容忍咱们占据湖北,咱们占据湖北,必然被元奇和朝廷联手围攻,压根就没法站住脚。”

    杨秀清没好气的道:“湖北站不住脚,哪里站得住脚?清妖又能够容忍咱们占据哪里?”

    “湖南。”罗大纲道:“南王殿下说,元奇同意支援咱们大批火器,咱们完全可以杀个回马枪,重新夺取长沙。”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