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八十八章 武昌城下

第五百八十八章 武昌城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金口——武昌门户,历来金口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但湖北巡抚常大淳、提督双福闻报太平军十万大军水陆并进直奔武昌而来,极度恐慌之下,居然下令将城外及驻守金口兵勇全部撤回武昌城内,以固守待援。

    太平军前锋抵达金口,知县周和祥无奈之下只的率领四百团练殊死抵抗,仅一日,金口陷落,知县、县丞、典史、千总以及四百团练全部阵亡。

    太平军主力抵达金口,杨秀清下令就地修整,数千艘大小船只密密麻麻的停泊在金口江岸,一眼望去两边望不到头,桅樯如林,实是毫无半分夸张。

    船一靠岸,杨秀清就乘小船来到天王洪秀全的坐船,他很清楚,南王冯云山让罗大纲先向他通报而不是先向洪秀全通报,目的就是要他说服洪秀全,毕竟在益阳之时,洪秀全就提出了‘直前冲击,循江而东,略城堡舍要害,专意武昌,据为根本。’的战略方针。

    洪秀全年纪不大,不过三十七八,中等身材,相貌端庄,言谈举止温文尔雅,不失书生本色,闻报杨秀清求见,他摆手屛退舱内几个王娘丫鬟,这才吩咐道:“请东王——。”待的杨秀清进来见礼之后,他才开口道:“武昌已近在咫尺,军师何以在金口滞留?”

    “南王有消息了。”杨秀清说着将冯云山的信呈了上去。

    洪秀全有些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拆开信,见的确实是冯云山笔迹,这才细看内容,半晌,他才开口道:“军师是何看法?”

    “僧妖头的新军乃是仿照南洋海军训练的,火枪包括弹药都是元奇提供的,咱们目前不宜招惹元奇,更架不住元奇与清廷联手围攻。”杨秀清语气平缓的说道:“目前来看,元奇是有意拿咱们当枪使,让咱们吸引清廷的注意力,消耗清廷的实力。

    易知足说支援咱们一批火枪,这应该不会有假,毕竟咱们的实力越强,就越能打击清廷的实力,如果元奇能给咱们提供一千到二千支新式火枪,咱们就不惧僧妖头,夺回长沙,占据湖南,不是没有可能。”

    洪秀全也不愿意与元奇为敌,否则也不会让冯云山前往上海,虽说在岳州大肆扩军之后,他信心倍增,但他很清楚,不可能招架得住元奇与朝廷联手围攻,略微沉吟,他才道:“元奇的根基在广东和江浙,为什么要力保湖北?为了湖北不惜与咱们开战?”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杨秀清道:“这是易知足的回答。”

    “欺人太甚!”洪秀全大为恼怒。

    “确实是有些欺人太甚。”杨秀清点了点头,道:“不过,眼下咱们实力不如人,而且还想得到元奇的支持,也只能是委曲求全。”

    洪秀全诧异的道:“武昌不打了?”

    “打!”杨秀清干脆的道:“大军已兵临武昌,犹如箭在弦上,另外,身后还有僧妖头的数万追兵,咱们没有退路,只能向前攻打武昌。不过,武昌一战,咱们必须速战速决,元奇的舰队正向武昌赶来。

    僧妖头兵力虽多,但没有水师,若是等的元奇的舰队抵达武昌,水陆夹击,咱们的处境可就有些不妙。咱们必须赶在元奇援兵抵达之前攻下武昌,攻占之后,再看情况而定,若是元奇的舰队真的厉害,咱们再撤,也不是不行,若是徒有虚名,咱们就无须理会,甚至还可以东进。”

    洪秀全点了点头,已经兵临武昌城下,断然没有不打的道理,再则,他也想试探一下大名鼎鼎的南洋海军究竟是否名副其实,长江毕竟不比大海,水营数千条船,总不至于被区区四十艘战船给吓住了!

    “报——。”一名在舱门外朗声道:“禀陛下,武昌方向大火冲天。”

    武昌大火?洪秀全、杨秀清连忙走出船舱,果然,武昌方向浓烟滚滚直冲云霄,只看了一眼,杨秀清便道:“定然是见咱们大军逼近,放火焚烧城外民房......。”

    洪秀全则是忧心忡忡,武昌一战只怕比他想象中的要难打的多,金口要地居然无兵把守,显然是收缩兵力,据城而守,对方这是打算坚守待援,如今又主动焚烧城外民房,是打算坚壁清野么?

    武昌城外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城外所有民房尽皆被付之一炬,巡抚常大淳、布政使梁星源、按察使瑞元、学政冯培元等武昌一众大员站在谯楼上看着大火蔓延,看着惊慌失措的百姓无头苍蝇一般乱窜,布政使梁星源终是心有不忍,轻叹了一声,“战事未起,先苦了百姓......。”

    “慈不掌兵,非常之时,当用非常手段,早就张贴告示让他们撤离,他们赖着不走,咱们有什么法子?太平军已经抵达金口,还能再拖下去?”巡抚常大淳沉声道:“发匪善于穴地攻城,这些民房不烧,发匪会以这些民房为掩护挖掘地道,会拆了这些房子用木料打制攻城器械.....,再说了,就算咱们现在不烧,也会毁于战火!”

    梁星源没反驳,毕竟这事关乎阖城大小官员的生死,若是不能坚守到援兵抵达,阖城官员怕是无一能幸免,城内百姓伤亡也不会小,瞥了一眼聚集在城门外大量流离失所的百姓,他缓声道:“房子烧了也就烧了,这些百姓总该让他们进城避祸罢。”

    常大淳看了他一眼,冷声道:“梁大人可真是菩萨心肠,如此多百姓涌进城,城里的粮食能够支撑几日?援兵何时能到?到了之后又是否能够及时解围?”顿了顿,他沉声道:“开炮,开炮驱散城外百姓,另外,着人仔细检查,看看各个城门洞是否都用石头彻底封堵?”

    次日午后,太平军船队数千艘大小船只遮江蔽浪而来,层层叠叠的帆影一眼望不到头,瞧见太平军如此大声势,武昌城里大小文武无不惊慌失色,发匪杀官,可是毫不手软,有关发匪破城,屠尽城内官员兵丁士绅的传闻他们可没少听说,
传世仙帝吧
人人心里都在暗自打鼓,发匪如此大阵仗,武昌城能守得住吗?

    抵达武昌江面,太平军毫不停顿,随即就发起攻击,黄玉琨、林凤祥、李开芳、罗大纲等部将率领部众按照战前部署,分兵攻占汉阳、汉口,这倒不是轻敌,而是侦知汉阳只有千余官兵防守,而异常繁华的商贸重镇汉口则无一兵一卒。

    第一时间攻占汉阳汉口,既为掠夺各种物质,也是为扎营所需,太平军十万之众,总不能在武昌城下扎营,毕竟身后还有僧妖头的数万清兵正兼程赶来援救武昌。

    不过半日,黄玉昆率太平军在龟山登陆,击溃守军,继而攻入府城,汉阳知府董振铎以及手下大小文武官员数十名阵亡,千余守军在城中负隅顽抗,被剿灭一尽,太平军轻松攻克汉阳,继而占领汉口。

    杨秀清登陆进驻汉口万寿宫,发布第一道命令:“马上控制汉阳沿河及汉口沿江大小船只,不为所用者,杀!”随后,他又遣人召典水匠唐正才来见。

    唐正才不过三十出头,相貌堂堂,身形魁梧,常年走南闯北的他不仅见多识广而且人也十分精明,听闻东王召见,连忙放下手头的事情匆匆赶到万寿宫,进门见礼之后,他才恭谨的道:“东王殿下有何吩咐?”

    杨秀清也不与他废话,径直道:“大军驻扎汉阳汉口,攻打武昌,兵力调遣输送,很不方便,在长沙之时,翼王曾用船只搭建浮桥,这长江之上能否也搭建浮桥?”

    略微沉吟,唐正才便沉声道:“能!”

    杨秀清听的一喜,军情紧急,前有虎后有狼,武昌城的清兵又是缩头乌龟,他心里着实有些急,当即便道:“一日夜间可否搭建成?”

    太平军什么都不多,唯独船多,唐正才当即一咬牙,道:“能!不过.....长江风大浪急,用船只搭建简易浮桥,怕是经不起风浪。”

    杨秀清沉声道:“先搭建简易的,再搭建牢固的,不过都必须快!五日之内,必须都完成!”

    “末将遵命!”

    唐正才也甚是了得,一日间就利用船只在江面上构建了两座简易浮桥,一座由汉阳鹦鹉洲至武昌白沙洲,一座由汉阳南岸嘴至武昌大堤口,使的汉阳与武昌水陆相联。

    水营架桥,陆营也没闲着,在城南长虹桥一带挖壕沟,筑土墙,修坚垒,以阻击僧格林沁的追兵,以免追兵与守军对太平军形成两面合围之势。

    与此同时,由石达开率领的陆路大军也及时赶至武昌城下,占据了城东南的钵盂山、洪山、小龟山、紫荆山,包围了文昌、望山、保安、中和、宾阳、忠孝、武胜等城门。

    紧接着,太平军在武昌城外沿江一线遍设营垒,随即对武昌城发起试探性进攻,罗大纲率领五千人使用云梯攻城,被击溃,次日又乘雾雨,夜间大雨连续进行强攻,皆是无功而返,反倒是伤亡不小。

    也就在这时,僧格林沁率领三万精兵赶到武昌城下,立足方稳,僧格林沁就指挥八旗新军和向荣使部猛扑太平军在长虹桥、洪山、南湖等阵地,虽然八旗新军占据火枪优势,但太平军也学聪明了。

    太平军在阵地挖掘壕沟,壕沟后修筑一人高的土墙,还有大量堡垒,之前武昌清兵修建的营垒炮台也尽数为太平军利用,极大的削弱了八旗新军火枪的威力。

    而且石达开善用火炮,别处心裁地将大小火炮按高低交叉射击的角度安放,形成交叉立体炮击,僧格林沁多次指挥进攻,都没能突破太平军的阵地,反而自身伤亡不小。

    夜深人静,疲累了一天的官兵们都进入了梦乡,僧格林沁却是睡不着,岳州失陷,他被拔去了顶戴花翎,花翎是辨等威、昭品秩的标志,非一般官员所能戴用,其作用是昭明等级,赏赐军功,被罚拔去花翎则是非同一般的重罚,比降级降职更为严重,他是真不敢想象,若是武昌失陷,等待他的会是什么下场!

    太平军筑以土墙,辅以火炮,完全压制了米尼枪的优势,这仗该如何打?挖战壕,用战壕向前延伸,以缩短距离,减少对方火炮的威胁,这倒是可行,不过,就怕时间来不及,太平军连续不断的攻城,他是真担心武昌守军坚持不住。

    就在他凝思之时,亲卫进来禀报道:“王爷,向军门、江大人在外求见。”

    这个时候求见,难不成是有什么好的建议?僧格林沁连忙道:“请他们进来。”待的向荣、江忠源进来见礼之后,他便含笑道:“今日连番进攻受挫,二位可有良策?”

    “王爷。”江忠源微微欠身道:“发匪防守严密,籍以壕沟土墙藏身,远有火炮,近有火枪,即便强攻,短时间亦难以奏效,最为可恨的是,武昌守军唯知据城坚守,城外所有据点,尽数为发匪占据,城内守军无所依持,城外援军无险可据......。”

    他这番话算是说到僧格林沁心窝里去了,若非太平军占据了有利地形,他们也不由至于如此被动。

    “南洋海军舰队已经溯江而上,不日就可抵达武昌,下官愚见,能否分兵寻找发匪薄弱之处,撕开口子,入城坚守。”

    僧格林沁点了点头,道:“发匪连日来对武昌轮番强攻,本王还真是担忧武昌城内守军支撑不住,这法子倒是可以一试。”

    “王爷。”向荣开口道:“咱们既要保武昌不失,又要歼灭发匪,如今发匪水师强盛,战事不利,即有可能放弃武昌,渡江西窜,末将窃以为,将发匪拖在武昌城下,等待南洋海军舰队,然后水陆夹击,定可一举重创发匪。”

    僧格林沁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道:“想法很好,但发匪善于逃窜,见势不妙,必然逃之夭夭。”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