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九十一章 插手湖北

第五百九十一章 插手湖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武昌,城北,花园山,霭园。

    霭园占地广阔,规模宏大,系在前明崇阳靖简王朱孟炜王府的旧基上所建,是武昌城内有数的名园之一,太平军占武昌,组织贫民‘打先锋’,城内豪门大户、士绅商贾被洗劫一空,镇压无数,霭园也没能幸免。

    易知足入城,自不会挑选官衙入住,见的霭园景色不错,规模也不小,便将临时指挥部设在了霭园。

    僧格林沁、向荣进城之后,打探到易知足在霭园,便一路催马赶了过来,在大门外下马,见易知足快步迎了出来,僧格林沁爽朗的道:“南洋海军果然是名不虚传,收复武昌,犹如摧枯拉朽,本王必然具折拜奏,这首功,非国城莫属。”

    对于战功,易知足还真没放在心上,当即便笑道:“僧王运筹帷幄,部署周密,方能一战而收复武昌,这首功,下官可不敢与僧王争,再则,收复武昌,也少不了八旗绿营将士用命,齐心协力,配合无间,咱们不过是捡了便宜而已,一笔带过即可。”

    听的这话,向荣心里大为舒坦,入城的那点不快登时丢到一边,连忙拱手笑道:“若非海军火炮犀利,咱们短时间还真是无法收复武昌.....。”

    易知足笑着打断他的话头道:“长沙、岳州失陷,诸位可没少受责罚,这收复武昌之攻,诸位也就不必推让了。”

    “国城兄高义!”僧格林沁连忙拱手道:“本王必铭记于心。”

    向荣也连忙拱手道:“大恩不言谢。”

    “二位何必客气。”易知足说着伸手礼让道:“二位请——。”

    缓步进了园子,僧格林沁才道:“武昌城被洗劫一空如今空荡荡的,大量园子宅子、寺庙道观都空无一人,国城何以不允八旗绿营入城?”

    太平军攻陷武昌除了镇压了大批的缙绅之外,寺庙也是遭受无妄之灾,大量和尚道士被杀,原因很简单,拜上帝会独尊上帝,城内所有的寺庙道观庵堂都空无一人,适合用于驻兵。

    易知足早料到僧格林沁会问,当即满不在意的道:“不允八旗绿营进城,是为了保护城内百姓,以免他们杀红了眼,杀良冒功。”

    向荣忍不住道:“发匪将武昌城内百姓已裹挟一空,留下守城的都是发匪。”

    “看来,不让你们入城是正确的。”易知足缓声道:“百姓谁愿从贼?都是被逼无奈,咱们无力守城,让太平军破城,百姓已遭了一劫,总不成咱们收复武昌,让百姓再遭一劫罢?再说了,都杀光了,以后谁协助咱们守城?”

    僧格林沁迟疑着道:“守城?发匪还会攻打武昌不成?”

    “太平军水营船只上万,兵丁二万,足以纵横长江,难不成会轻易解散?”易知足不急不缓的道:“若是所料不差,太平军水营必然会溯江而上,占据洞庭湖,随时威胁武昌。”

    这话不无道理,太平军确实不可能裁撤水水师,如此大规模的水师,就连南海海军舰队都不敢轻缨其锋,太平军岂会轻易解散?溯江而上,盘踞洞庭湖的可能性极大,如此一来,武昌确实会成为与太平军交战的最前沿。

    “还是国城看的远。”僧格林沁说着话头一转,“收复了武昌,接下了,该当如何?”

    说话间,三人进了院子,入了房间落座之后,易知足才道:“两座浮桥,咱们不烧毁,太平军也会撤掉,如今江面上尽是太平军水营战船,海军舰队根本就不敢前来武昌,除了望江兴叹,还能如何?”

    僧格林沁道:“如此隔江对峙,咱们可没法向朝廷交代。”

    向荣接着道:“从下游渡江如何?”

    易知足反问道:“从下游渡江,再上演一场追逃大戏?如此一来,有多少府县会步武昌后尘?”

    “这是没法子的事。”向荣沉声道:“发匪如今就是流寇,对于流寇的追缴不能间断,不能给流寇喘息的时间......。”

    “这不是一般的流寇。”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洪秀全、冯云山本就是读书人,对于太平军,不能以寻常流寇对待,如今太平军已经初具规模,朝廷必须慎重对待,制定一个长远的围剿策略,再如此简单的围追堵截,只会将朝廷拖垮。”

    僧格林沁打蛇随棍上,“国城兄有何高见?”

    “高见谈不上。”易知足说着取过桌上的香烟让了让,自个点了一支,这才道:“太平军破坏之大,已无须赘言,若不能尽快剿灭,必然动摇根本!我觉的,应该以静制动,尽量调集重兵四面围困,将太平军压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然后再逐步的收缩包围圈,压缩其流窜和生存的空间,如此才能彻底将其消灭,同时也能将流寇造成的破坏降到最低,切忌操之过急。”

    听的这话,僧格林沁颌首道:“国城也别藏着掖着,说详细点。”

    易知足笑了笑,道:“我一向关注的重点是海外,对于国内的情况了解不多,如何布防围困,就不献丑了,不过,武昌地处两湖平原,农业密集,若是任由太平军流窜,造成的损失将难以估算,最好是尽量将太平军驱赶出两湖平原。”

    说着,他看了二人一眼,道:“尾随追击,并非海军陆战队所长,火炮笨重,不宜长途转运,而且运送速度也慢,且对弹药消耗巨大,无法胜任长途追击,围堵倒是没有问题。”

    见他撂挑子,僧格林沁含笑道:“即便没有火炮,陆战队的战力也不是太平军能比的.....。”

    易知足看了向荣一眼,道:“收复了武昌,僧王也该松口气了,晚上,在下设宴,咱们好好喝一杯。”

    “是该好好喝一杯了。”僧格林沁说着看了向荣一眼,道:“传我军令,所有八旗绿营,不得入城,各部不得松懈。”

    向荣清楚,这分明是找个由头打发他离开,当即便起身领命,转身离开。

    待的向荣离开,易知足便径直道:“王爷别打陆战队的主
一剑飞仙sodu
意,元奇此番出兵,只是为了阻止太平军东下祸乱江南,围剿太平军这种苦差,我可没兴趣。”

    见他将话挑明,僧格林沁苦笑着道:“何必还耿耿于怀,不是已经起复了?”

    “不是耿耿于怀。”易知足道:“僧王难道看不出来,太平军已成气候?短时间内,根本剿灭不了!”顿了顿,他才接着道:“听我一句劝,找个借口回京,别蹚这浑水。”

    僧格林沁盯着他看了足有半晌,才道:“三万八旗新军南下,也剿灭不了?”

    “水师才是关键。”易知足缓声道:“太平军的水师如此大规模,盘踞洞庭湖,如何围剿?”顿了顿,他接着道:“没有外人,我也不妨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海军舰队压根不敢大规模的溯江而上,一句话,损失不起!没有强大的水师,要想剿灭太平军,根本就不可能!乘着收复武昌的机会,急流勇退,是最好的机会!”

    听的这话,僧格林沁半晌无语,这确实是实话,太平军凭借着强大的水师盘踞洞庭湖,就算三万八旗新军全部南下,也是无济于事,而且太平军也是越来越难打了,想到岳州失陷,他被摘了花翎,武昌失陷,还不知是什么样的处罚,他就一阵心寒。

    次日一早,新任的湖广总督琦善匆匆赶到了武昌,原本武昌城里大小文武官员都被太平军杀个精光,自然没人恭迎他,冷冷清清入了城,他没前往总督府,径直前去巡抚衙门拜会了僧格林沁,随后又赶到霭园拜会易知足,随他一同入城的曾国藩留在了巡抚衙门,骆秉章则是随他来了霭园。

    易知足不在霭园,一早就出门师弟勘察城内外的地形,闻报琦善到了,这才匆匆赶回来,一进房间,他便拱手笑道:“琦制台怎的也不事先通知一声,下官等也好前去迎接。”

    琦善摆了摆手,道:“国城军务繁忙,岂敢搅扰。”

    见是空儿,骆秉章也忙着见礼,略微寒暄,叙礼落座之后,琦善苦笑着道:“所幸国城收复了武昌,否则老夫上任连落脚之处也没有。”

    易知足含笑道:“值得庆幸的是,太平军对武昌城的破坏不是太严重,只是将百姓都裹挟走了。”

    如今武昌几乎就是一座空城,冷清而肃杀,琦善心里说不出的烦闷,略微沉吟才道:“对岸还驻扎着数十万太平军.......。”

    易知足接过话头道:“太平军应该不会在对岸滞留太久,不过,武昌从此有可能成为与太平军交战的前沿,须的加强防守,以防太平军再次攻占,以我之见,不仅是武昌,对岸汉阳、汉口都必须加强防御。”

    这话,琦善听僧格林沁提过,当即点了点头,道:“武昌防务,还的有劳国城费心......。”

    易知足听的一笑,“在下可没功夫长住武昌......不过,为了避免武昌再次落入太平军之手,为了堵住太平军东下的去路,海军舰队倒是可以留在武昌。”说着,他看了骆秉章一眼,道:“另外,在下打算举荐一位官员。”

    听的这话,骆秉章心里一跳,难不成易知足举荐他接任湖北巡抚?琦善却是一楞,转念他就反应过来,这是条件,这是南洋海军舰队驻扎武昌的条件,当即便道:“如今湖北大员伤亡殆尽,国城有合适人选,尽管举荐。”

    “多谢大人。”易知足拱了拱手,这才缓声道:“非常之时,当不拘一格用人才,湖北如今以战事为主,江岷樵,大人应该有所耳闻罢,江岷樵之才足以担任巡抚一职。”

    江忠源,琦善自然是知道,他是真没料到易知足会举荐江忠源,略微迟疑,他才道:“湖北提督,国城可有适合人选?”

    易知足笑了笑,道:“多谢大人厚爱,海军将领不适合担任湖北提督一职,即便大人举荐,朝廷亦不会同意,不过大人尽管放心,驻扎武昌之海军官兵,必然会竭尽全力防守武昌和长江航道。”

    琦善确实有心卖他一个大人情,毕竟武昌如今的情况,确实要倚重海军防守,当即便含笑道:“国城方才也说了,湖北当前是以战事为主,为剿灭发匪,在所不惜,海军将领如何就不适合担任湖北提督一职?老夫举荐上去,朝廷未必就不会同意,如今地方绿营不看一用,老夫正想借重海军好好整顿一翻湖北绿营风气。”

    “既是如此,大人就举荐陈洪明罢。”易知足说着一笑,“不过,有句话在下先说在前面,帮着整顿绿营没问题,但元奇没银子。”

    “小气。”琦善笑道:“放心,要采买火器弹药,咱们按市价。”

    又闲谈了一阵,琦善才起身告辞,骆秉章却是留了下来,看着琦善升轿离开,易知足才含笑道:“没有举荐吁门兄,可有想法?”

    骆秉章心里确实有几分失落,却是强笑道:“跟着国城兄,还能少了封疆就机会?”

    易知足笑着点了点头,回到房间,两人落座之后,他才缓声道:“湖北如今是是非之地,这个巡抚不好当,再则,由我出面举荐,对于吁门兄以后的仕途怕是有所阻碍,我已托僧王举荐你接任安徽巡抚,安心的等着好消息,实在不成,南洋一个巡抚总是跑不了的。”

    安徽巡抚!骆秉章心头一热,连忙起身恭谨的一个长揖,道:“国城兄如此费心,大恩大德,在下必定没齿难忘。”

    “吁门兄何必如此见外。”易知足连忙虚扶了一把,道:“如果将长江比做一条长蛇,安徽省城安庆就是这条蛇的七寸,吁门兄若是有机会接任安徽巡抚,一定要好好的加强安庆的防御,一旦太平军东窜,必然会攻打安庆,安庆断不容有失。”

    听的这话,骆秉章这才意识到这个安徽巡抚也不是那么好当的,连忙肃然道:“国城兄放心,若能接任安徽巡抚,必不会让发匪得逞。”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不仅是安庆,还有合肥,不过吁门兄也无须担心,若能接任安徽巡抚,太平军东窜,海军必然极力支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