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九十三章 长江水师

第五百九十三章 长江水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林则徐这话明摆着支持陈洪明接任湖北提督,咸丰没吭声,看了穆章阿一眼,对于陈洪明这个元奇团练重要骨干出身的海军将领,他有着很强的防范心理,南洋两省也就算了,他可不希望元奇染指内陆省份,湖北地处腹心,武昌更是号称九省通衢,他着实是不放心。

    对于咸丰的心思,穆章阿自然琢磨的透彻,不过,这事他也的设身处地为琦善考虑,身为湖广总督的琦善不可能不清楚朝廷与元奇的关系,既然具折举荐上来,显然是有他的原因,明摆着的,是要借重海军驻守武昌,另外是否还有什么盘算,他就不清楚了。

    见的咸丰不吭声,他缓声道:“皇上,洪杨之逆先陷岳阳,后陷武昌,所依仗者便是水师,数万八旗绿营不能及时追击围剿,给予洪杨喘息和壮大之机。微臣窃以为,当前首务,乃是围剿洪杨,而要围剿洪杨,必须水陆并进,否则,难竞全功。”

    这话意思也很明白,要想利用海军围剿,总的给点好处,并且暗示,当前应该以国事为重,这话,咸丰自然是听的明白,不过,他依然有些犹豫,元奇财雄天下,一旦让元奇统辖湖北全省绿营官兵,天知道会不会留下后患?

    权衡斟酌了片刻,咸丰才开口道:“江忠源不过一举人,初授知县,短短三四年,骤升巡抚,资浅望薄,若是陈洪明为提督,怕是难以驾驭。”

    他这担心不无道理,陈洪明虽然年轻,但追随易知足东征西讨,战功赫赫,论威望和资历都远不是江忠源能比的,而且陈洪明身后有元奇为后盾,若是江忠源为巡抚,陈洪明为提督,不只是难以驾驭,甚至有可能被架空!

    听的这话,穆章阿、林则徐一时间都沉吟不语,咸丰面无表情的看了两人一眼,斟酌着道:“湖北提督一职,朕看和春挺适合,至于陈洪明,擢升总兵,加提督衔。”

    见他早有考虑,穆章阿识趣的闭嘴,林则徐却道:“长江上下,无可与洪杨逆贼抗衡之水师,能否筹建长江水师......?”

    筹建长江水师?咸丰心里一动,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提议,借这机会筹建长江水师,当下既能围剿太平军,日后亦能防范元奇,当即便颌首道:“筹建长江水师一事,尽快上个条陈。”

    林则徐连忙躬身道:“微臣遵旨。”

    一听筹建长江水师,祁寯藻连忙躬身道:“皇上,军兴两年,糜饷已高达一千八百余万两,若是军务不能速竣,京师地方经费将同时告竭,湖广若是糜烂,更是不堪设想,筹建长江水师.......。”

    提到银子,咸丰刚刚浮起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打仗打的是钱粮,如今他对此是深有体会,不过,再怎么艰难,也得彻底剿灭洪杨叛逆不是?筹建长江水师要钱,新军南下也要钱,以前还能找元奇借贷,如今只能是自己想法子。

    略一沉吟,他便沉声道:“朕会着内廷清查铜器和金钟,发交钱局,鼓铸筹饷。这只能是救一时之急,着各部院大臣上条陈,进言如何筹饷!”

    清查金钟铜器,熔掉筹饷?穆章阿不由一呆,连忙跪了下来,叩首道:“主忧臣辱,主辱臣死,微臣无能......。”

    咸丰一脸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都跪安罢。”

    湖北,武昌,天兴洲。

    武昌长江航道上有两大沙洲,上游是白沙洲,下游是天兴洲,就面积而言,天兴洲数倍于白沙洲,此时的天兴洲已经变成一个巨大的火炮阵地,一门门火炮正沿着临时搭建起来的浮桥运往天兴洲。

    天兴洲洲头火炮阵地上,僧格林沁放下望远镜,转向身侧的易知足道:“舰队还要几日抵达?”

    “明日一早即可抵达。”易知足说着掏出盒香烟,道:“僧王决意要过江追击?”

    “本王也不想。”僧格林沁轻叹了一声,转眼望向对岸的汉口,“咱们若不追击,必然遭弹劾。”

    易知足再次申明道:“我可是有言在先,只帮着收复汉阳汉口,不追击。”

    僧格林沁闷声道:“水路呢?”

    “水路?”易知足哂笑道:“王爷再借我个胆子,我也不敢追击,真以为太平军不会火攻?”

    “本王是担心国城遭人弹劾。”僧格林沁缓声道:“好不容易这关系才稍有改善。”

    江风大,易知足划了三根火柴才点燃烟,吐出一股烟雾,他才满不在乎的道:“爱弹不弹,围剿太平军,我本就不看好。”顿了顿,他接着道:“王爷考虑的如何?”

    半晌,僧格林沁才闷声道:“总的有个好借口不是。”说着,他话头一转,“枪支弹药,你得给我补充吧?连番追击,弹药差不多消耗一尽,枪支也损失了千余枝。”

    易知足爽快的道:“弹药没问题,枪支,王爷能报账的话,可以提供二千枝。”

    僧格林沁心里一喜,正准备客气两句,江忠源一溜小跑上前,禀报道:“禀钦差大人、易军门,驻扎在汉阳的五万太平军精锐拔营起寨向北挺进,领军的是伪王石达开。”

    向北?易知足一楞,石达开领兵五万向北挺进,肯定不只是为了洗劫周边府县,太平军打算做什么?兵分两路?

    江忠源沉声道:“依下官愚见,伪王石达开也算是一员悍将,领兵五万北上,极有可能是去打襄阳。”

    “襄阳?”僧格林沁脸色登时阴沉下来,襄阳虽是坚城,但太平军能在十日内攻陷武昌,襄阳怕是也难以幸免,一旦太平军攻占襄阳,后果就真的是不堪设想!更让他为难的是,太平军兵分两路,无疑是增加了围剿的难度和危险性。

    襄阳?易知足一时间也有些震惊,太平军打襄阳意味着什么?顾祖禹的《湖广方舆纪要序》他才读过,湖广之形胜,在武昌乎?在襄阳乎?抑在荆州乎?曰:以天下言之,则重在襄阳;以东南言之,则重在武昌;以湖广言之,则重在荆州.......夫襄阳者,天下之腰膂也。中原有之,可以并东南。东南得之,亦可以图西
升级闯无限最新章节
北者也。

    太平军若真是打襄阳,就不会只是占据湖南,太平军在武汉三镇裹挟数十万百姓,实力大增之后,野心也变大了!还是他坚持要在湘南进行军火交易,让太平军大失所望,惹恼了太平军?

    “回营!”僧格林沁说着翻身上马,一挥马鞭,疾驰而去。

    见僧格林沁如此着急,易知足瞥了江忠源一眼,道:“襄阳历来兵家必争之要地,又是湖北提督衙门所在,应是重兵驻扎罢?”

    江忠源苦笑着道:“明面上是重兵驻扎,但实际有情况,却是不好说,绿营的情况,易军门应该也知道.....。”

    绿营吃空饷严重,对此,易知足是清楚的,略微沉吟,他才道:“太平军用兵狡诈,你提醒僧王一下,须的防备石达开声东击西,武昌在手,湖北军事重镇也就襄阳和荆州。”

    声东击西?江忠源楞了一下,才道:“易军门不回营?”

    “我的尽快安排渡江事宜。”易知足说着挥了挥手,“你先回吧。”待的江忠源行礼告退,他找了块石头随意的坐下,他没打算追击太平军,也没打算增援襄阳,自然也懒的回去议事,不过,对于太平军的意图,他还是的好好琢磨琢磨。

    五万精锐,以太平军的战力,要打襄阳也不是没有可能,若是石达开去攻打襄阳,那就足以说明太平军要占据湖北,他是一再的申请,不让太平军盘踞湖北,否则,就会与朝廷联手围剿,太平军即便实力大增,即便对湘南军火交易不满,也不至于如此冒险吧?

    “湖广地图!”他转身喊了一声。

    听的吩咐,两个亲卫连忙翻出地图快步赶到跟前在他面前将地图展开,他没去看襄阳,而是径直找到荆州,凭直觉,他认为太平军打荆州的可能更大,荆州临江,利于太平军发挥水师的战力。

    凝神思虑半晌,他掏出红蓝铅笔在荆州、岳州、常德、长沙各自画了个圈,随即托着下巴愣愣的看着。

    黄昏十分,他才回到武昌霭园,刚刚洗漱完坐下来准备用餐,就闻报僧格林沁、琦善前来拜访,“请他们进来罢。”说完,他就端碗风卷残云一般扒了两碗饭,在外大半天,他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不吃饭可没精神跟他们说话。

    放下碗,他站起身正准备出去迎迎,不想僧格林沁于脚跨进了门,“本王还正奇怪国城的架子越发的大了,不想是在用餐,看来,是咱们来的时辰不对。”

    易知足一看,后面不仅有琦善,还有曾国藩、骆秉章、江忠源,不由的一笑,冲众人拱了拱手,笑道:“瞧这阵仗,诸位是来‘吃大户’的?”

    琦善笑道:“如今这武昌城里,也就霭园的伙食最好。”

    骆秉章、江忠源二人却是紧趋几步,躬身一揖,齐声道:“侯爷提携之恩,下官等铭记在心。”

    谕旨下来了?易知足连忙虚扶了两人一下,笑道:“这不是谢错了人么,向朝廷举荐二位的是僧王和琦制台。”说着,他一笑,“二位迁升之喜,那还真是得贺贺。”说完,他转过身吩咐道:“好好整治一桌酒席,再寻坛子好酒。”

    吩咐完,他才转过身,笑着伸手礼让道:“诸位随意。”

    僧格林沁将邸报送给他,这才落座道:“皇上已下旨,筹建长江水师。”

    翻开邸报快速看了几眼,江忠源迁湖北巡抚,骆秉章接任安徽巡抚,陈洪明擢升总兵,加提督衔,和春迁湖北提督,北洋水师常保擢为长江水师提督,另外,着兵部尚书桂良率两万八旗新军兼程南下湖北。

    合上邸报,他才笑道:“有二万八旗新军南下围剿太平军,就无须担忧太平军攻打襄阳了。”

    僧格林沁沉吟着道:“八旗新军的情况,国城很清楚,二万大军南下,枪支弹药还得靠元奇.......。”

    易知足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王爷领兵南下之时,我就说的很清楚,工厂产量有限,一月十万份弹药已是极限,至于枪支,大量采购也受花旗国限制,不过,既然大军已经南下,我即刻回上海尽力跟他们协商。”

    僧格林沁颌首道:“米尼枪,本王也不奢求,装备英吉利枪也行。”

    易知足爽快的道:“行,没问题。”

    “还有,海军陆战队所使用的陆战炮......。”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只要王爷有足够的银子,这都不是问题。”

    说到银子,僧格林沁不由讪笑道:“订金,国城能否先垫付,货到后,付款提货。”

    “没问题。”易知足回答的十分爽快。

    他如此爽快,僧格林沁反而有些没底,迟疑着道:“这批可不容有失。”

    “过两日我就回上海一趟,与他们洽谈协商,尽快给王爷一个具体的回复。”易知足道:“不过,王爷应该清楚,这批军火最快也要到明年夏秋之季才能运抵。”

    “不迟。”僧格林沁道:“本王如今已不指望一年半载能够剿灭洪杨逆贼!”

    见易知足如此爽快,江忠源不由的大为动心,试探着道:“发匪盘踞湖北,侯爷能否为湖北绿营采购一批西洋火器?”

    “当然可以。”易知足轻笑道:“不过得先说好,元奇可没那么多银子垫付订金,当然,数量小无所谓。”

    江忠源听的一喜,连忙道:“那在下先行谢过。”

    易知足话头一转,道:“明日是否还渡江?”

    “自然是要渡江。”僧格林沁道:“二万八旗新军南下,石达开听闻之后,打襄阳的可能性不大,但洗劫府县,裹挟百姓却是必然的,咱们若不渡江追击,岂非坐视发匪壮大?”

    易知足微微点了点头,道:“杨秀清、石达开都善于伏击,这一带地形虽是一马平川,但如今太平军兵力占据优势,渡江追击,务必处处谨慎。”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