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五百九十五章 领兵出征

第五百九十五章 领兵出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包世臣并不是好动的人,况且已是七十多高龄,虽说精神矍铄,身子骨保养的也好,但坐小火轮来武昌并不是件轻松的事,说是闲着无聊,静极思动前来武昌,易知足自然不信,但想着就算的上海有什么事情,也不至于劳驾他亲自跑来武昌一趟。

    易知足一头雾水,殷勤让坐之后,才试探着道:“上海一切可好?”

    “上海能有什么事?”包世臣笑道:“老夫已是土埋脖子的人,有生之年还想再看看黄鹤楼,吃吃武昌鱼,大掌柜无须多想。”

    见他精神有些萎靡,易知足不由的一笑,“先生且歇息两日,在下再陪先生去黄鹤楼,吃武昌鱼。”

    “天下江山第一楼,小女子可是慕名已久。”随着话音,林美莲缓步进来,蹲身一福,道:“见过大掌柜。”

    见的林美莲居然也跟来了,易知足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随即道:“先生一路颠簸劳累,先歇息下吧。”说着,看向陈洪明道:“让先生暂住我的的院子。”

    待的陈洪明扶着包世臣离开,他才看向林美莲,道:“包先生来武昌,所为何事?”

    “大掌柜清减了不少。”林美莲打量了他两眼,才道:“属下也不清楚,不过,隐约听先生提及,说是为了见一故人。”

    故人?易知足不由的一楞,武汉三镇被太平军席卷一空,哪里还能有什么故人?他还准备近日返回上海,包世臣这一来,怕是得要多耽搁几日了,略微沉吟,他才道:“一路可还顺利?”

    林美莲点头道:“顺利,沿途关卡无人敢拦,停靠补给也甚是便利。”说着,她试探着道:“船上戒备森严,不象是补给船......。”

    太平军沿江而下攻占武昌,沿江府县都将海军舰队当做救命稻草,这节骨眼上谁那么不开眼去找元奇的麻烦?这是意料中的事,易知足点了点头,道:“你也累了一路,先去歇着罢。”

    来的当然不是补给船,而是运钞船,他滞留武昌,等的就是这几艘运钞船,湖南湖北战乱,对于元奇银行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垄断湖广钱业的机会!普及推广元奇纸钞的机会!

    太平军过境犹如蝗虫一般,将所有的金银细软洗劫一空,地方钱庄银号即便未被挤兑倒闭也难逃洗劫,地方藩库银库亦是一样,这种情况下极为适合元奇占领市场,垄断钱业,推广纸钞。

    他与冯云山已达成协议,太平军不得抢劫元奇在各地的分号,而且允许元奇在太平军占领区开办分号,至于地方官府,被太平军洗劫一空的他们正渴盼着得到元奇的放贷,通过纸钞放贷,轻轻松松就能形成垄断和纸钞的推广。

    他之所以爽快的同意为八旗绿营提供大量的军火,在武昌赈济安抚百姓,都是出于这个长远的考虑,先垄断湖广两省的钱业,继而垄断商贸经济,如此一来就能牢牢的将两省控制在手里。

    一旦掌控了湖广,东南半壁的金融经济几乎就都处于元奇的掌控之中,乘着太平军作乱,他也可以逐步的扩张和展露军事实力,驻扎在倭国的肖明亮部也该找机会亮亮相,震慑一下朝廷和太平军了。

    包世臣毕竟年纪大了,休息了两日精神才恢复过来,不过,这两日他也没闲着,对武昌的情况做了详细的了解,这日早餐后散步回来,在院子门口正好碰上前来探望的易知足,一见面,易知足就拱手笑道:“今日天气不错,正适宜黄鹤楼上眺望江景.....。”

    包世臣摆了摆手道:“黄鹤楼不急着去。”

    两人缓步进了院子,易知足才试探着道:“先生的故人莫非不是武昌人?”

    包世臣笑而不答,岔开话头道:“朝廷筹建长江水师,大掌柜是何看法?”

    长江水师?易知足哂笑道:“就凭朝廷目前的财力,长江水师没个七八年时间,难成气候。”

    “那倒未必。”包世臣微微摇了摇头,道:“筹建长江水师,必然不会是朝廷划拨银钱,若是不出所料,必然是设卡抽税,长江商贸繁忙,不出三年就能成气候。”

    “设卡抽税?”易知足不由的眉头一皱,包世臣这话倒是提醒了他,厘金制度,咸丰为围剿太平军,在全国推行厘金制度以筹措军饷。

    看了他一眼,包世臣才缓声道:“大掌柜应想法子将长江水师掌控在元奇手里。”

    这只怕是不可能,朝廷筹建长江水师不仅是为了围剿太平军,还有遏制元奇的意图,如何会让元奇掌控长江水师?

    进屋落座,包世臣不急不缓的道:“太平军水师规模不小,对长江沿线各省有着巨大的威胁,若是海军舰队回撤,湖广、两江、甚至是闽浙督抚都会恐慌。”

    “这个代价太大。”易知足摇了摇头,道:“请神容易送神难,太平军的破坏性太大,一旦沿江东下,要驱逐不是一件容易事。”

    “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包世臣语气轻松的道:“只须将舰队回撤到安庆或者是太平府,湖广、两江的督抚就会急的跳脚。”

    易知足听的一笑,“这倒是可以试试,琦制台举荐陈洪明出任湖北提督,朝廷未同意,长江水师提督又是常保,咱们撂撂挑子,也试试朝廷的反应。”

    “朝廷虽然对元奇极具戒心,但元奇毕竟未公然作乱,太平军却是称王建号,且声势越来越大,实力也越来越强,正所谓事有轻急缓重,目前朝廷必然以围剿太平军为要务.....。”包世臣侃侃而道:“当今虽则年少气盛,但值此多事之秋,必然不会不分轻重由着性子来,此时逼反元奇,对于朝廷来说,无疑是最为不智,老夫觉的,大掌柜应该乘这机会敲打敲打。”

    易知足很清楚太平军不是轻易能够被剿灭的,而且目前也还不是太平军最鼎盛的时候,因此,他是乐意坐山观虎斗,并不着急捞取好处,不过,适当的撂撂挑子,争取一下长江水师亦无不可。

    略微沉吟,他才道:“太
逍遥捕快最新章节
平军如今实力大增,短时间内,不可能剿灭......。”

    包世臣缓声道:“太平军如今已然是流寇,怕是难以掌控。”

    “未必。”易知足道:“太平天国一直有建立小天堂的打算,如今采取流寇模式,应是为了集聚实力。”

    包世臣心里一动,道:“大掌柜可是打算领兵平叛?”

    “现在还不是时候。”易知足轻笑道:“朝廷对咱们一直深具戒心,不到逼不得已,不会以咱们为主力平叛。”

    两人正聊的兴起,林美莲快步进来,禀报道:“大掌柜,江中丞前来拜访。”

    江忠源来了?易知足看了包世臣一眼,道:“江中丞前来,应该是有军情,先生且歇息。”说着起身快步出了院子。

    江忠源前来确实是有紧急军情,一见面,他就道:“方才接到沔阳告急,太平军伪王杨秀清率兵三万改道向西,直奔沔阳而去。”

    沔阳?易知足连忙走到大幅湖北地图前,找个地图上的沔阳后,见的沔阳与京山相距不远,心里不由一惊,道:“僧王如今在什么位置?”

    “僧王与提督和春率领二万人马追击石达开,如今在曹武镇,距离京山不远。”江忠源神情凝重的道:“侯爷是担心石达开、杨秀清在京山夹击僧王?”

    易知足点了点地图,道:“京山县南北皆是大山,由京山至钟祥,实则就是一条大峡谷,僧王一旦追进去,就极有可能被前后堵截,沔阳距离京山不过二百多里,急行军,两日便可赶到。”

    江忠源脸色登时异常难看,喃喃道:“真要是个圈套,只怕是来不及了。”

    “不论是否来的及,都要快马通知僧王。”易知足沉声道:“马上派人过江,阻止僧王追击,分几路前往!”

    两人心里都很清楚,一旦僧王中伏,后果不堪设想,僧王率领的是八旗新军,若是被重创,整个湖北的战局都将逆转!太平军会反过来追着八旗绿营打,甚至可能再占汉阳,攻击武昌!

    江忠源却是有几分犹豫,若是判断失误,僧格林沁、和春就会错失追击的良机,沿途府县失陷都是小事,若是石达开径直去打襄阳,那就是个大麻烦,僧王、和春救援不及,必然会将责任推诿到他身上,他这个新上任的湖北巡抚肯定会被革职。

    见江忠源没吭声,易知足自然清楚他担忧什么,当即大步走到门口,道:“来人,传令.....。”

    见易知足毫不迟疑的派人去报信,江忠源脸上登时火辣辣的,连忙道:“侯爷如此肯定?”

    “不敢肯定。”易知足道:“战情瞬息万变,虚虚实实,谁敢肯定?”说着,他摆了摆手,道:“我无所谓,真要判断失误,大不了把责任推到我身上。”

    江忠源起身一揖,道:“海军不熟地形道路,侯爷写信用印,下官遣人通报。”

    易知足也不多话,提笔挥毫,一连写了三份用印之后交给江忠源,随即点了一支香烟,他有种强烈的预感,京山极有可能是一个圈套,杨秀清、石达开两人都不是等闲之辈,有着极高的军事天赋,这两年时间从广西转战到湖北,经历大小无数一战,早就磨砺出来了。

    目前,对于太平军威胁最大的就是僧格林沁的八旗新军,杨秀清、石达开怕是做梦都想歼灭这支八旗新军,不仅能除掉一个强劲的对手,还能缴获大量的米尼枪,京山,有可能是杨石两人早就部署好的一个圈套!

    “侯爷。”江忠源折回来道:“各府县驿站必然已荒废,沔阳发出的急报已经两日,武昌到京山三百余里,报信怕是已经来不及.....。”

    江忠源虽然没将话说出来,但意思却很明白,希望海军发兵救援,易知足抽着烟没吭声,三百多里,最快也要两三天,以八旗新军的战力,即便被十多万太平军两面夹击,坚守三四天,应该是没问题的,要出兵救援,倒是来得及。

    可问题是,这一战,不论是重创八旗新军还是重创太平军,都不是他愿意看到的,而且,出兵救援,还可能与太平军交恶,影响他掌控两湖的计划,不过,这一战太平军若是大胜,绝对不可能放弃湖北。

    出兵还是不出兵?又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易知足考虑了一阵,摁灭了香烟,看向江忠源道:“岷樵兄可愿一道前往京山?”

    江忠源登时大喜,连忙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尽量收集马匹、毛驴。”易知足道:“岷樵兄的抚标,挑选精锐,必须能日行百里!”

    “没问题。”江忠源说着一笑,“咱们若是白跑一趟,可就闹笑话了。”

    “闹笑话总比僧王所部被全歼好。”易知足说着对外吩咐道:“备马!拿军装来!”

    “江边汇合。”江忠源拱手道:“下官去琦制台那里禀报一声,随后快马赶来。”

    易知足点了点头,之所以决定出兵救援僧格林沁,一则是他不愿意太平军占据湖北威胁两江,再说了,太平军实力越大,野心越大,必然不会将元奇当回事,这是他无法容忍的。

    再则,他已经向冯云山说的很明白,不允许太平军染指湖北,太平军却在湖北大动干戈,教训一下太平军,让他们长长记性也是好事,免的他们以后不将他的话当回事!

    另外,这次出兵若是救下僧格林沁、和春,朝廷对元奇的戒备会稍稍放松一些,他后面撂挑子,争取长江水师也会相对容易些。当然,他也不否认,僧格林沁与他私交不错,他不想见死不救。

    林美莲托着军装进来,一脸关切的道:“大掌柜这是要领兵出征?”

    易知足边更换军装边道:“又不是第一次领兵出征,不必担心。”顿了顿,他叮嘱道:“包先生问起来,告诉他,我率领五千陆战队前往京山救援僧王。”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