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零一章 指点江山

第六百零一章 指点江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听的左宗棠连着两次提及太平军有席卷天下之势,江忠源不由的皱了下眉头,道:“季高这话,我可不敢苟同。”

    左宗棠眉头一扬,斜了他一眼,道:“哦?岷樵有何高见?”

    见左宗棠一脸的挑衅,江忠源顿时有些犹豫对方的秉性他自然清楚,今天是为其接风,他不想与之争论,见这情形,曾国藩端起酒壶给两人各自将酒续满,慢条斯理的道:“岷樵追击长毛从广西至湖北,大小无数战,对于长毛、各省八旗绿营、八旗新军、海军陆战队的情况可谓是最为了解,别藏着掖着,让咱们也开开眼界。”

    一口将酒饮了,江忠源才缓声道:“今日没有外人,我也不遮掩,长毛确实不凡,从广西到湖南,数万大军围追堵截,大小无数战,虽是屡战屡败,却能屡屡突围,而且越战越强,在益阳摆脱追兵之后,下岳州、克武昌,战京山,占荆州,实力急剧膨胀,目前精锐兵力已高达十余万,甭说是白莲教,就是李自成、张献忠之流也难以望其项背。

    至于说八旗绿营,无须多说,四个字——不堪一用!靠八旗绿营想剿灭长毛,那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但八旗新军则不一样,八旗新军的战力远非长毛可比,若是在广西之时,朝廷就调八旗新军入桂,长毛早就被剿灭一净。

    八旗新军扬威湖南,一战收复长沙,一路追击长毛直到益阳,打的长毛犹如丧家之犬,即便是在京山被十余万长毛围困,遭遇长毛强攻三日夜,依然能坚守阵地,并且重创长毛,杀敌近四万,杀的长毛尸横遍野。

    可惜的是,八旗新军兵力过少,若是朝廷一开始就调三万八旗新军南下,长沙一战就足以全歼长毛,如今才调二万新军南下,无疑是有些迟了,可说朝廷错过了两次剿灭长毛的机会,不过,亡羊补牢犹未晚也,二万多八旗新军绝对能极大限度的遏制长毛。

    最后来说南洋海军,这些年海军积极对外扩张,征伐安南、倭国、吕宋、爪哇,可说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披靡,但咱们都无从得见,无法真实了解海军的真正战力,此番海军入楚,咱们总算得以亲眼目睹海军的强悍。

    收复武昌一战,涤生也看到了,完全可以说是摧枯拉朽,千炮齐鸣,一个冲锋就轻易摧毁长毛在城东的阵地,二万长毛不到二刻钟就被杀的落花流水,溃不成军,就连八旗新军也难以与之相提并论,更遑论长毛。”

    左宗棠撇了撇嘴,道:“有上千门火炮,就是绿营也能杀的长毛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季高此言差矣。”曾国藩道:“海军号令之严明,军纪之森严,无人能及,武昌城内可谓是有口皆碑。”

    “涤生说的是。”江忠源颌首道:“海军不止是装备精良,纪律严明,体质也是极好,日行百余里轻松异常,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对百姓秋毫无犯,此番一路前往京山,所过城镇,不少皆是空无一人,但海军从不擅自进入民居,即便是有所需,也会留下银钱。”

    说到这里,他呷了口酒,看向左宗棠,道:“长毛目前虽然势大,但有八旗新军和海军,要想席卷天下,根本没有可能,一旦二万八旗新军抵达,必然能将长毛困于一隅之地,逐步歼灭。”

    左宗棠冷笑道:“长毛又不是没被围困过.......即便二万八旗新军抵达又如何?海军与八旗新军难以齐心协力,面对十余万长毛,鹿死谁手,还尚且难说。”

    听的这话,江忠源也没反驳,对方说的是事实,朝廷对海军又想打压又想利用,易知足心怀不满,海军不仅不尽力围剿,反而还打算抽身撤退,仅靠二万多八旗新军围剿,这结局还真是难说。

    “正所谓当局者迷,咱们如今都是身在局中,难以勘破,多争无益。”曾国藩说着话头一转,“八旗新军、海军,与岷樵的楚勇相比如何?”

    楚勇是江忠源在家乡招募乡勇组建的,论战力远不是八旗绿营能比,但与八旗新军和海军相比,却是远远不及,他当即不假思索的道:“天壤之别,甭说海军,就连八旗新军也是远远不如。”

    左宗棠看了他一眼,道:“若是装备一样的火器呢?”

    “这可不好说。”江忠源笑道:“季高可知训练一个海军新兵一年需要多少银子?”说着,他伸出两根指头,道:“一身装备包括饷银在内,一个士兵一年差不多二百银元。”

    二百银元!左宗棠不由的倒吸了口冷气,骇然道:“不可能吧?”

    “一杆米尼枪就要一百大洋。”江忠源悠然笑道:“加上军装、伙食、实弹训练以及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另外,他们每个营还配有火炮连,季高若是有兴趣,可以去海军大营转转,看看就明白了,海军那绝对是少爷兵,不是元奇那般财大气粗的主,绝对养不起。”

    笑了笑,他接着道:“季高无意前往西北却赶来武昌,可是打算向元奇采购军火以组建团练?若是这样,口都别开,米尼枪有银子也买不到,八旗新军如今都没能全部列装米尼枪。”

    听他如此说,左宗棠一阵无语,自斟自饮了一杯,曾国藩微笑着道:“西北倒是一个难得的大展拳脚的地方,季高如是无意,可别怪我毛遂自荐。”

    左宗棠看了看曾国藩又看向江忠源,道:“你们俩一唱一和,该不是合起来诓骗我去西北罢?”

    曾国藩听的一笑,“西北与咱们何干?对于咱们来说,只要季高肯出山,在哪里都一样。”

    黄鹤楼坐落在蛇山顶,登楼凭栏,近可将整个武昌尽收眼底,远可眺望烟波长江,自古以来便是江南名胜,但凡来武昌之士绅,无有不前来一游者,用过早餐,易知足便携带林美莲陪着包世臣兴致勃勃的登上蛇山。

    林美莲是第一次来,登上黄鹤楼,一脸的欢欣,转着圈的欣赏四周的美景,易知足陪着包世
太古龙象诀帖吧
臣临窗而坐,一边斟茶一边道:“先生以前来过黄鹤楼吧?”

    “一晃二十余年了,岁月催人老啊。”包世臣感慨了一句,随即眺望远方,似乎是在追忆,易知足也不搅扰他,缓缓的呷着茶,望着山下江面上来来往往的船只。

    半晌,林美莲才凑上前来,轻声道:“掌柜的问,是否上几碟子点心干果?”

    “不用。”易知足说着抬腕看了看时间,道:“他们应该也快到了。”

    待的林美莲离开,包世臣缓声道:“西北万里之遥,左季高心高气傲,又志不在西北,怕是不易招揽。”

    易知足听的一笑,慢吟道:“文章西汉两司马;经济南阳一卧龙。身无半文,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这两副对联是左季高隐居湘阴时写的,此人自视甚高,目空一切,自比诸葛孔明,一直在等候着机会,想要招揽也不会太难。”

    两人说话肆无忌惮,因为黄鹤楼已经被整个包了下来,掌柜伙计没有招呼都不能上楼,就连山上山下也有亲兵巡守,压根就无须顾忌。

    略微沉吟,包世臣才道:“他毕竟只是举人身份,西北也非南洋,只怕不好举荐......。”

    “四品府道足够打动他了吧?”易知足语气轻松的道:“虽说西北不比南洋,但冯仁轩已经在西北站住脚,兵力已扩至两个旅,朝廷不允,我不介意让西北也乱一乱。”

    这话霸气无比,但易知足如今确实有这个底气,一则是太平军已将湖广搅地天翻地覆,成为朝廷的头号大敌,再则,随着海军进驻伊犁,朝廷已裁撤伊犁镇总兵,将兵力调往天津,加强天津的防务,以海军的兵力和战力,要让西北乱一乱,可说是轻而易举。

    这节骨眼上,朝廷绝对不希望西北闹出什么乱子,易知足举荐官员,别说是府道官员,就是参赞大臣,朝廷也得捏着鼻子认!

    听的这话,包世臣笑了笑,道:“侯爷不会是只举荐左季高一个吧?”

    “不能操之过急,先试探一下朝廷的反应。”易知足道:“不过,也不会拖延太久,时间不等人......。”

    两人正说着,林美莲上来禀报道:“侯爷,客人来了。”

    “请他们上来。”易知足说着站起身来,很快,曾国藩、江忠源、左宗棠三人便登上楼来,易知足打量了左宗棠一眼,见他中等身材,五官端正,鼻坚梁挺,双眼狭长,目似点漆,不由的点了点头。

    一阵寒暄之后,五人叙礼落座,林美莲上前为三人斟茶之后便知趣的退下,易知足伸手请茶,含笑道:“三位皆是湖南一时之俊杰,今日借这黄鹤楼与诸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诸位尽可畅谈。”

    左宗棠毫不客气,径直便道:“如今长毛作乱,不知侯爷是何看法?”

    易知足一笑,云淡风轻的道:“跳梁小丑,不足为道。”

    这口气可不是一般的狂,江忠源、曾国藩都是一楞,左宗棠哂笑道:“侯爷身在武昌,对长毛应是了如指掌罢?”

    听他语带讥讽,易知足丝毫不以为意,不急不缓的道:“非是本侯夸口,区区长毛,本侯还真没放在眼里,剿灭长毛,对于海军而言,虽说不是易如反掌,却也不是什么难事。”说着他一笑,“涤生兄、岷樵兄都是亲眼目睹海军协助收复武昌,当清楚,本侯并非是妄言。”

    江忠源当即颌首道:“南洋海军战力之强横,实是闻所未闻,若是全力围剿长毛,得确非是难事。”

    “既非难事,侯爷为何不全力围剿?”左宗棠直言问道:“侯爷夺情出山,奉旨率海军入楚围剿,阳奉阴违,就不虑被人弹劾?”

    “弹劾本侯的多了,本侯早已习以为常。”易知足笑道:“海军须的防范西洋各国海军出兵南洋,兵力不敢尽数入楚。”

    对于西洋各国的情况,江忠源三人都不清楚,不过,海军才从西班牙、荷兰两国手中夺取南洋,这事倒是不假,是以对于这话是真是假,谁也不清楚,不过,江忠源倒是清楚,易知足心里有怨气,对于围剿太平军压根就不积极,但这话他不好说出口。

    见的三人没吭声,易知足掏出一支雪茄慢条斯理的点燃,缓缓的喷出一团烟雾,这才缓声道:“凡事有利必有弊,有弊也必有利,长毛做乱,亦是如此.....。”

    听的这话,曾国藩微笑着道:“愿闻侯爷高见。”

    扫了三人一眼,易知足不慌不忙的道:“一直以来,本侯都认为,外忧大于内患,在当前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更是如此,如今西洋各强国对咱们是虎视眈眈,东南沿海是英吉利、法兰西等海上强国,西北、东北则是沙俄。

    或许诸位都会认为,数年前与英吉利一战,咱们打了个旗鼓相当,大清不再有外忧,本侯今天明确的告诉诸位,那一战,咱们输了,输的很彻底,否则也不会签订那些个丧权辱国的条约。

    而且,大清的外忧也正是从那一战开始真正的来临,如今的大清,比起数年前更危险,别看海军这几年在附近海面折腾的欢实,实则,南洋海军与英吉利、法兰西海军相差太远,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这不是危言耸听,本侯如今也没必要危言耸听,相比起西洋各国,长毛算什么?真正是不值一提,长毛不过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一群打着宗教旗号的土匪流寇。

    不过,长毛作乱,在本侯看来,也不是没有好处,而且好处还很多,八旗绿营,八旗新军可以借着围剿长毛的机会实战练兵,一些将才会脱颖而出,会促使朝廷认识到火器在战争中的重要性,感受到火器完全依赖进口的痛苦,从而促使朝廷重视发展本国的军事工业,甚至还能促进朝廷进行兵制革新......。”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