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一十章 舆论战

第六百一十章 舆论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利用太平天国形成三分天下的局面?潘仕明反应最快,兴奋的拍案叫好,“好!大掌柜这想法好!”严世宽嬉笑道:“如何好了?好在哪里?”

    潘仕明笑道:“大掌柜说的是舆论上的三分天下,太平天国不用说了,天下的官绅士商没人会喜欢,朝廷呢?朝廷虽然占据大义名分,但却因循守旧顽固不化,元奇呢,则是倡导西学,融合中西,再则,咱们掌握着舆论导向,这三分天下,咱们占尽优势。”

    一点就透,潘仕明这些年算是历练出来了,易知足心里颇为欣喜,微微颌首道:“咱们不仅要倡导西学提倡融合中西取长补短,还要针对太平天国的一些政策,及时的有针对性的提出自由、平等、科学、民主、民族、国家等一系列的思想,而且要让这些思想深入人心。”

    顿了顿,他才补充道:“太平天国对于咱们来说是极为宝贵和难得的,咱们必须从各个方面加以利用,务必做到物尽其用。”

    听这话,三人都是一笑,严世宽打趣着道:“洪秀全若是知道大掌柜的想法,非的活活气死不可,合着拼死拼活的打拼,就是为了让元奇利用的,而且还要物尽其用!”

    哄笑打趣了一阵,潘仕明才道:“对于太平天国定都长沙,大掌柜是何看法?”

    太平天国定都长沙是半个月前的事情,太平军主力在攻占常德之后,十余万大军掉头,直扑长沙,湖南巡抚张亮基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也不敢死守,尊从湖广总督琦善之命,率领阖城军民主动撤向湖北,太平军兵不血刃再次占领长沙,随即就宣布定都长沙,改长沙为天京。

    易知足没回答,慢条斯理的斟了杯酒,反问道:“你们对此如何看?”

    “长沙不过一省城,历史上也从无定都长沙的.....。”伍长青缓声道:“似乎显的草率了些,与历史上那些个迫不及待称王的义军似乎没什么差别,似乎有点得过且过,偏安一隅的味道。”

    “我觉的长沙不错。”严世宽道:“长沙是四大米市之一,湖南也是最大的稻米生产和输出省份,而且长沙的地理位置也不错。”

    浅呷了口酒,易知足才道:“太平天国选择长沙定都,我觉的是个不错的选择,长沙地处湘江下游,是湘、资、沅、澧四水的中心地带,水路四通八达,有利于太平军发挥强大水师的战斗力。

    定都长沙,也就意味着太平天国将以湖南为根据,广西、湖南两省会党猖獗,清军兵力空虚,有利于太平军开辟巩固根据地,也有利于将广西、湖南连成一片,毕竟广西是太平天国起家之地。

    再则,从湖南的地理位置来看,湖南东通江淮、西接巴蜀,南极粤桂,北达中原,交通便利,实乃攻守皆宜之地,就地理位置而言,远胜于广西。

    最重要的是粮食,充足的粮食就意味着充足的兵力,长沙是四大米市之一,定都长沙,太平军根本无须担心粮食问题,这对于一个新建的政权而言,是十分重要的。”

    说着,他看了伍长青一眼,道:“至于说草率,我倒不这么看,相反,我觉得,定都长沙是相当及时和正确的,而且具有重要的意义。

    自金田起事以来,太平军攻城略地,旋攻旋走,几乎没有真正管治一个地方,很多地方是旋得旋失,而且所过之地,尽极破坏,裹挟百姓,可以说已经完全落入流寇之列,非常不利后续的发展壮大。

    定都就意味着立国,有了都城,有了稳定的根据地,有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太平天国才算得上是名副其实,在名义上有了与朝廷分庭抗礼的资本,另外,及时定都,利于稳定民心,激励士气,利于部队修整训练,如此,才有可能与清军长期作战。”

    “还是大掌柜看的透彻。”潘仕明奉承了一句,才道:“如此看来,太平天国也不乏人才。”

    易知足颌首道:“太平天国确实不乏人才,洪秀全、杨秀清、石达开皆是枭雄之才,不过,太平天国先天不足,缺陷严重,加上生不逢时,一开始就注定了败局。”

    “这就叫,既生瑜,何生亮?”严世宽笑嘻嘻的道:“任他什么枭雄,与大掌柜同一时代,都是生不逢时!”

    “少阿谀奉承。”易知足笑道:“太平天国立足湖南,水师盘踞洞庭湖,这等于是断绝了长江上游的航道和商贸,湖北也必然战火不断,两湖乃是大清重要的产粮省份,遭遇破坏,江浙粮价必然节节攀升,得从南洋大举采购粮食,这事你跟总号孔掌柜商议下,调拨银钱、组织船队,要做好长期采购运输的准备。”

    说到正事,严世宽立时正经起来,正色道:“大掌柜放心,我马上遣人回广州总号。”

    咸丰元年,正月二十一,开衙日。

    一早,江宁城的大街小巷就响起了清脆的童声“卖报卖报,看太平天国内幕,看《天朝田亩制度》!”

    “卖报卖报,看太平军男馆女馆.....。”

    “卖报卖报,天下男子皆兄弟,女子皆姐妹.......。”

    清脆的童音在大街小巷此起彼伏,听闻是太平天国内幕,不少人都被吸引过来,太平军自广西起事已经两年有余,如今更是定都长沙,与朝廷官兵围绕荆州战事不断,江宁虽然距离荆州尚远,但不少人对于太平天国的情况都十分关注和好奇,毕竟平日里都是道听途说,难辨真假,报纸公开报道,这还是头一遭。

    报纸很快就被销售一空,整个江宁城里也随之轰动起来,《江宁日报》在头版二版三版大篇幅刊载了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撰写发布的几篇有重要意义的文章——《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训》、《原道觉世训》、《百正歌》。

    对于太平天国的重要人物重要政策制度诸如《天朝田亩制度》《圣库制度》、《男馆女馆制度》、《太平官制》、《太平礼制》等也都如实刊载并且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更为重要的是,报纸在介
都市修仙路全文阅读
绍太平天国以及诸王如——天王洪秀全、东王杨秀清、南王冯云山等诸王,前面不再冠以“伪”字,对于太平军也不再称之为逆、匪,而是称之为太平军,这等于是正式承认太平天国的地位。

    谁都清楚,《江宁日报》是元奇开办的,《江宁日报》的态度就是元奇的态度,而如此公然详细的介绍太平天国的重要人物以及重要政策制度,也是头一遭,是以很快就引起了满城热议。

    两江总督府,因为是开印日,总督府内外张幕结彩,朱绿辉映,一众属官衙役**外外的忙碌着筹备午正的开印仪式,签押房里,一身朝服的两江总督李星沅看到《江宁日报》之后不由的两眼发黑,稳住心神,他将报纸用力的摔在书桌上,沉声道:“马上请金先生过来。”

    李星沅幕僚金安清快步赶来,不等李星沅发问,他便道:“东翁,这期《江宁日报》压根就没有送审。”

    没有送审?李星沅不由的一呆,他立时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平素《江宁日报》都要提前将报样送到总督府审核,在确认没有违禁之言,犯禁之处,才能付印发卖,如今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没有送审,这意味着什么?

    “东翁,从此以后,《江宁日报》怕是不会再送审了。”金安清轻声道。

    略微沉吟,李星沅才道:“马上派人收集《临安日报》、《武昌日报》。”

    “东翁,看到报纸,在下就已经派人去收集了。”金安清缓声道:“应该都是一样的,从易国城胁迫朝廷争取筹建长江水师之权,元奇就已经不再将朝廷放在眼里了,日后只怕还会变本加厉.....。”

    听的这话,李星沅不由暗叹了一声,查封报馆,他还真没那个胆子,如今朝廷官兵与太平军在湖北荆州一带的战事已陷入僵持局面,这节骨眼上,招惹元奇,只会授元奇以柄,让元奇借机发难,江宁的八旗绿营不可能挡得住海军的攻击。

    而且朝廷此时也不会轻易招惹元奇,毕竟围剿太平军需要倚重元奇,长江航道也需要海军舰队来守护,事情一旦闹大了,朝廷只怕会将他推出来做替罪羊。

    见他不吭声,金安清拾起报纸,指着《男馆女馆制度》道:“东翁不妨细看一下,对于其他制度,都未做评论,但这一制度,却是专门发表了评论,言辞激烈的抨击这一制度.....。”

    略微瞟了几眼,李星沅才道:“先生的意思是,组织人手撰文抨击这些制度?”

    金安清微微点了点头,道:“元奇此举,意图不明,但仔细琢磨,即便元奇想利用太平天国来牵制朝廷,也不至于如此明目张胆的进行支持,在下揣摩着,无非是利用而已,组织人手撰文抨击这些制度,报馆应是乐见其成的。”

    如果报纸刊载抨击这些制度的文章,那反倒是好事了,李星沅略微沉吟便道:“派人去报馆洽谈一下。”顿了顿,他接着道:“今非昔比,让他们把身段放低点,千万别办砸了。”

    “东翁放心,在下亲自去。”金安清微微躬身道:“平素里报样审核皆是在下负责,与报馆的人也熟悉,派其他人去不合适。”

    “这事不急,稍迟些再去。”李星沅缓声道,沉吟片刻,他才皱着眉头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的道:“易国城究竟是想做什么?若说其有作乱之心,当前局势,应该与太平军联手才是,但他却出兵收复武昌,还星夜疾驰救援被围困的僧王所部。

    若说易国城没有作乱之心,但他却胁迫朝廷争夺筹办长江水师之权,明摆着是要掌控长江航道,如今又闹这么一出,易国城究竟想干什么?”

    金安清起身将房门关上,折回来这才轻声道:“东翁,在下有一言,不知当说不当说。”

    李星沅看着他道:“先生可是想说辞官?”

    “正是。”金安清颌首道:“两江如今非是善地,太平军占据湖南,一旦战事顺利,就会东下进犯两江,元奇易国城的意图虽然难以揣摩,但想来不会是什么好事。圣上初登大宝,两江又是财赋重地,若是东翁以忧劳成疾,拜折乞休,必然得以全身而退。”

    李星沅并不贪念权位,去年太平军相继攻陷武昌、荆州,他就有意急流勇退,乞休辞官,但当时咸丰继位不久,着实不适宜乞休辞官,是以一拖再拖,如今局势越发的复杂,也确实不能再拖延了。

    江宁报馆坐落在四象桥附近的雅巷,潘仕明老神在在的坐在自己的院子里品着抽着烟琢磨着太平天国的各条制度,听闻下人禀报金师爷来了,他连忙起身迎了出去,两人可没少打交道,算得上熟识,一见面,他就拱手笑道:“金先生何必亲自登门,着人稍句话,在下去总督府......。”

    金安清还了一礼,苦笑着道:“则诚这次可将老夫害惨了,即便是有变,提前知会一声也好,难不成老夫还敢硬拦着?”

    “是在下思虑不周,累及先生。”潘仕明满面笑容的伸手礼让道:“金先生请——。”

    金安清也不谦让,径直进了院子,进屋落坐,他也不兜圈子径直道:“以后《江宁日报》不会再送总督府审核了罢?”

    潘仕明一笑,“出了这摊子事,再送审,岂非是诚心害人?”

    金安清点了点头,轻叹道:“易国公倒是好耐心,真是难为他隐忍了这么些年。”说着,他话头一转,“其他各省的报纸都是如出一辙罢?”

    “法不责众。”潘仕明点头道:“各省都一样,还请转告李制台,无须担忧。”

    “虽说是法不责众,但当今必然会雷霆大怒。”金安清缓声道:“能否转圜一下,发表几篇抨击那些个不切实际的制度?”

    “这些年金先生也是多有照顾,这点情面,在下岂能不给。”潘仕明轻笑道:“金先生挑几篇好文章,在下及时刊载,绝不拖延。”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