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一十二章 徐州募兵

第六百一十二章 徐州募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河素来以善淤、善决、善徙闻名,此番江苏丰县北岸决堤,决口迅速由四五十丈被冲刷至一百八十丈,整条河流改道北趋,由沛县之华山、戚山分为两道,注于微山、昭阳、南阳等湖,再挟湖水外泛,不仅江苏韩庄以下闸坝纤堤全部被漫淹,山东一带运河亦被洪水冲毁无数河段,导致黄河、运河一并决堤,山东西部亦成重灾区。 更新最快

    上海火车站,一列从苏州开来的火车缓缓的驶进站台,车门一开,年近六十,身着长袍马褂的傅绳勋就快步下了车,在几名幕僚长随的镞拥下迅速出了车站,叫了辆马车径直赶往镇海公府。

    丰北决堤,江苏北部沛、丰、铜、砀等县首当其冲,受灾严重,身为江苏巡抚的傅绳勋很清楚以当前朝廷的处境,压根就不可能拿得出大笔的银子来赈济灾民,堵筑决口,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元奇,是以在采取了一番紧急的应对措施之后,他就匆匆赶来上海。

    苏州至上海的火车今年六月就已经通车,往来快捷方便,短短一个多时辰就能从苏州赶到上海,而且丝毫不颠簸,着实是便利。

    镇海公府,书房。

    “丰北决堤,大水漫淹,苏、松、太两府一州几乎全被波及......。”兼着上海道台的伍长青看着易知足道:“指望朝廷赈济救灾,显然是指望不上的,地方府县官员也都清楚这,都巴巴的赶来上海......。”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这次灾情严重,有甚于前两年大水,苏松太并非是灾情严重之地,而且这些年来,随着上海的崛起,周边府县百姓日子并不难过,别耳根子软,听下面官员叫苦。”

    伍长青苦笑着道:“灾情确实有,我已派人去下面府县实地考察,根据反馈回来的信息看,并非是谎报,如今正在加紧统计核实受灾的人数。”

    听的这话,易知足了头,道:“该赈济的自然要赈济,不过,不能单纯的赈济,以工代赈,或者是移民南洋,山东西部遭灾情况也严重,必须分流灾民,否则赈济的代价太大”

    着,他看向严世宽,吩咐道:“通知浙江、福建、广东,尽量抽调船队前来上海,这次受灾面积广,流民不会少,另外,对于孤儿也要及时收容,别给人贩子可乘之机。”

    严世宽了头,道:“大掌柜,怕是粮食跟不上.....。”

    “不用担心。”易知足缓声道:“我已派快船前往倭国大量收购稻米,另外,各省漕粮也可以截留一部分,短期而言,粮食没问题。”

    话才落音,林美莲进来禀报道:“江苏巡抚傅大人前来拜访。”

    “打擂台的来了。”易知足笑道:“让他进来。”着又看了两人一眼,道:“先去忙吧。”

    傅绳勋进的院子,见易知足站在门口台阶上,连忙快步上前拱手道:“下官冒昧登门,岂敢有劳大人亲迎.....。”

    易知足拱了拱手,道:“中丞大人无事不登三宝殿,是为赈济灾民一事而来的吧。”

    听的这话,傅绳勋躬身长揖,语带悲声,“丰北蟠龙集决堤,波及铜山、丰、沛、萧、砀山、邳、宿迁、睢宁等五十五厅州县,苏北膏腴化为泽国,田地庐舍荡然无存,百万生灵流离失所,嗷嗷带哺,下官恳请大人援手赈济。”

    “进来再吧。”易知足语气淡淡的道,着转身进了房间,待的傅绳勋跟进来落座后,他才道:“这几年流年不利,大江南北连年遭灾,元奇可是有灾必赈.....。”到这里,他轻叹了一声,“元奇即便浑身是铁,又能打多少钉?如此大灾,仅靠元奇,根本无法赈济.....。”

    听他如此,傅绳勋有些着急,连忙道:“朝廷的情况,大人也清楚,压根就拿不出银子来赈济,另外,堵筑决口也需要不菲的银两,百万灾民,能指望的唯有元奇。”

    “元奇不是我一个人的。”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元奇有上万大股东,我首先得为他们着想,否则我这个元奇大掌柜可做不长。”

    朝廷如今都奈何不了你,元奇那些个股东还能奈何得了你?傅绳勋暗自腹诽,却不得不陪着笑脸,退而求其次,“此番遭灾,沛县最重,丰县次之,铜、砀又次之,元奇能否着着重赈济这四县?”

    易知足笑了笑,道:“可以,如果中丞大人积极配合的话,元奇可以组织这四县百姓移民南洋。”

    移民南洋?这不是趁火打劫嘛!傅绳勋听的眉头直跳,半晌才道:“人大不会是想借这机会搬空这四县百姓罢?还望大人体恤,下官等也有难处,三成如何?”

    “大人应该清楚,黄河决堤,黄水漫淹之地,良田皆变沙土。”易知足不急不缓的道:“朝廷无力赈济,留下的灾民就是乱源,粮食运往苏北,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也不是数,而且损耗也不,组织灾民南下,移民南洋,是最有效和最节省的法子。”

    这确实是实情,但搬空四县百姓,他如何向朝廷交代?傅绳勋不由的大觉为难,不过一转念,他就反应过来,沛丰四县虽然人口不多,但三十万百姓还是有的,移民三十万下南洋,没个三五年能完成得了?他当即爽快的道:“移民南洋也是条活路不是。行!只要元奇极力赈济,怎么着都行!”

    易知足轻笑道:“秋屏公如此爽快,元奇自然会勉力赈济。”

    徐州,火车站。

    站台内外绿营官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徐州知府袁成平带着一帮大官员在站台上一边忧心忡忡的轻声议论着一边等候着列车的到来,一众官员等候的是从江宁赶来的两江总督李星沅。

    丰北黄河决堤,苏北各县灾民纷纷就近涌往徐州,为防灾民入城引发疫病,袁成平下令关闭城门,不允灾民入城,四面八方涌来的灾民纷纷聚集在城外
快穿之放开那只男的小说5200
,短短不过七八日功夫,城外就聚集了十多万灾民,因为没有筹措道足够的赈济粮食,阖城官员都提心吊胆,生怕灾民暴动。

    “呜”一列冒着黑烟的列车缓缓的驶进站台,待的列车停稳,见的李星沅缓步走下列车,袁成平等一众官员连忙迎了上去见礼,一片马蹄袖打的山响,“下官徐州知府袁成平等恭迎制台大人。”

    “免礼。”李星沅扫了众人一眼,道:“本部堂这次带来五万石粮食,尽快分发到各粥棚,稳定人心。”

    一听随车还有五万石粮食,袁成平不的大喜过望,连忙起身正带奉承几句,李星沅却是一摆手道:“马上安排人手卸粮,向灾民散播消息,皇上体恤百姓,特意截留漕粮赈灾。”

    “皇上圣明。”袁成平怕起身也顾不上客套,连忙给一众官员分派任务,安排妥当之后,他才凑到李星沅跟前,道:“大人舟车劳顿,还是先入城歇息一下吧。”

    “去城墙上看看。”李星沅急匆匆从江宁赶来,怕的就是灾民暴动,十多万灾民,一旦发生暴动,不定又是一个太平天国,他就是放心不下,才亲自赶来徐州。

    徐州城外到处都是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的灾民,不过有着众多兵丁开道,轿队没受什么影响,轻松进了城,上的城墙,一眼望见城下黑压压一片人头,李星沅不由的暗松了口气,好在来的及时,否则这些断了粮的灾民,怕是难以安抚。

    袁成平忧心忡忡的道:“大人,如此多灾民,这五万石粮食怕是维持不了多少时日,须的尽快疏散才是......。”

    “无须担心。”李星沅缓声道:“元奇已应允赈济灾民,并且转移一半灾民前往上海,你们尽力协助,做好劝导疏散事宜。”

    听的这话,袁成平不由长松了口气,有元奇出面,那事情就容易解决了,这些年元奇频频赈灾,在百姓尤其是灾民中有着良好的信誉和极高的声望,这是连地方官府都望尘莫及的。

    城墙下突然爆发出一阵接一阵的欢呼声,显然是灾民得知有大批的赈灾粮食运来了,“多亏的有火车。”李星沅感慨了一句,否则哪能如此快将粮食运来徐州。

    袁成平却是问道:“元奇用火车运送灾民?”

    “不错。”李星沅颌首道:“先到江宁,然后乘船去吴淞。”着,他话头一转,“林中堂到了何处?”

    “回制台。”袁成平连忙道:“林中堂已经过德州了。”

    来的好快,李星沅了头,道:“明后日,易国城也会赶来徐州,他可能会带一营兵丁前来,给他们准备好营房。”

    “镇海公也会来?”袁成平不由的一喜,这可是好机会,若能得到易知足的赏识,那可就是祖上积德了!

    次日下午,一列火车哐当哐当驶进了站台,车一停稳,从车厢里就冲出了无数穿着西式军装的兵丁,迅速的集合并布置岗哨,站台上不少没见到过海军的铁路职员工人见这情形还以为是太平军打来了,吓的抱头鼠窜。

    待的队伍集合完毕,穿着一身笔挺的蓝色军装,脚蹬高筒马靴,嘴里叼着一支雪茄烟的易知足才起身下车,团长熊大壮跑上前立正敬礼道:“队伍集合完毕,请首长指示。”

    “就在车站附近扎营。”易知足着又问道:“站长呢?”

    很快,徐州站的站长,一个三十出头穿着藏青色铁路制服的汉子就一脸兴奋的匆匆赶了过来,鞠躬行礼道:“徐州站站长庄鹏举见过大掌柜。”

    易知足了头道:“去你办公室。”

    易知足此番赶来徐州,还带来两营兵丁,主要是在徐州的灾民中招募一批新兵,另外,也顺带前来迎接林则徐,当然,主要是迎接被扣留在京师为质的载通母子,几年没见,他着实是想念。

    他心里很清楚,载通母子这次能够随林则徐一道南下,不仅仅是因为那五千枝米尼枪,估摸着林则徐还的狠狠的敲诈他一大笔银子,朝廷派林则徐为钦差前来江苏赈济灾民和治河,明摆着就是要元奇出银子。

    不过,只要载通母子能够平安归来,多花些银子也是值得的,朝廷拿不出银子,丰北黄河决口也同样要堵筑,总不能放任不管,当然,银子元奇也不能白出,总得有个名目。

    半个多时辰后,两江总督李星沅就微服赶到了火车站,随行的还有徐州知府袁成平,一见面,李星沅就笑着拱手抱怨道:“镇海公前来徐州,怎的也不提前知会一声。”

    易知足压根就不喜欢官场上迎来送往那一套,拱手还了一礼,才笑道:“来的急,再也是私事,哪敢大张旗鼓。”

    海军两营前来,还不算是大张旗鼓?李星沅暗自好笑,却是笑道:“镇海公亲自前来徐州赈灾,哪能是私事?”着,他才介绍道:“这位是徐州知府......。”

    袁成平连忙拱手见礼,“下官袁成平见过镇海公。”

    “不必多礼。”易知足着伸手请两人进房间,进屋落座,他才道:“海军筹建长江水师,需要招募一批新兵,徐州灾民多,正好一举两得。”

    还要招募新兵?李星沅心里一沉,长江水师究竟打算扩充成多大的规模?他试探着道:“镇海公打算招募多少新兵?”

    易知足随意的道:“计划是五千,具体还得看情况。”

    还得看情况?看什么情况?李星沅心里纳闷,略微沉吟,他才试探着道:“长江水师各镇兵员还未足额?”

    “已经足额。”易知足语气平淡的道:“这五千新兵是准备驻扎在徐州的。”

    驻扎在徐州?这下就连袁成平都是一呆,李星沅更是半晌不出话来,私自招募组建新军,而且还明目张胆的提出要驻扎在徐州,元奇这是想做什么?准备造反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