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一十五章 临时起意

第六百一十五章 临时起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京师,紫禁城,乾清宫,西暖阁。

    盘坐在炕上的咸丰缓缓合上林则徐的折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林则徐在折子中奏报,元奇同意以四年税银垫付丰县河工所需工银,这让他甚觉欣慰,这不仅是解决了让他头痛的河工银,元奇的态度也让他满意,用税银垫付这意味着元奇同意照常纳税。

    瞥了一眼跪在下面的穆章阿、祁寯藻,他缓声道:“林则徐在折子中提及的捻乱以及京杭铁路分界保护,你们是何看法?”

    捻乱,江苏、安徽、河南三省有可能爆发大规模捻乱是易知足提出来的,两江总督李星沅之前特意上折子言及,并恳请朝廷允准海军在徐州驻扎五千新兵,这次林则徐又再次提及,什么京杭铁路分界保护,实际上不过是换了一种说法,换汤不换药!

    穆章阿略微沉吟,便道:“回皇上,江苏、安徽、河南各省确有不少小股抗粮抗差、贩运私盐的捻匪,但捻匪之间相互没有联系,亦不存在统属关系,除非是发生大的灾荒,否则爆发大规模捻乱的可能并不大。至于保护京杭铁路,目前言之尚早。”

    “皇上。”祁寯藻连忙道:“近些年,江苏、安徽、河南、山东连年灾荒,民生多艰,今年苏北黄河决堤,遭灾范围广,不独是江苏大面积遭灾,鲁西、鲁西南大片地方皆被黄水漫淹,甚至是距离较远的鲁西北也受灾较重,微臣初步预计,受灾人数可能高达千万。

    如今,元奇赈灾主要是放在苏北几个遭灾严重府县,鲁西、鲁西南根本就没顾及到,灾民流离失所,四处逃荒,着实不可轻忽。”

    受灾人数可能高达千万!咸丰心里一惊,看向穆章阿道:“山东遭灾各府县没有报灾?”

    “回皇上。”穆章阿不敢隐瞒,连忙道:“有,山东济宁、鱼台、滕县、金乡、嘉祥等府县皆有报灾,但奴才担忧地方官员谎报妄报灾情......况且朝廷也无银赈灾......。”

    咸丰瞪了他一眼,喝斥道:“糊涂!即便朝廷拿不出银子赈灾,也应该减免遭灾府县钱粮......。”

    “奴才至罪该万死。”穆章阿连忙磕头道:“奴才是想等着确认之后再奏报。”

    咸丰对于河务并不熟悉,也不清楚苏北决堤,为何山东西南甚至是西北会遭灾,他看了一眼祁寯藻,闷声道:“元奇对于山东灾民置之不理?”

    “回皇上。”祁寯藻连忙道:“仅是丰北堵筑黄河决口,需银就在五六百万两之巨,况且还要赈济苏北灾民,元奇怕是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默然半晌,咸丰才道:“易知足不是要大举移民南洋吗,山东的灾民让他移!”

    移民南洋需要船,就是敞开了让元奇移民,又能移多少?祁寯藻反应极快,连忙道:“皇上,移民实边,需要大量移民的不只是南洋,还有西北。”

    “准。”咸丰沉声道:“不论是西北还是南洋,都让他移!”

    江宁、长干里,大报恩寺。

    大报恩寺是江宁三大寺庙之一,高耸入云直插霄汉的大报恩寺塔则是江宁的标志性建筑,说是江宁的象征也不为过,易知足站在塔下仰望着这座在后世已无法得见,堪称世界奇迹之一的建筑,心里很是感慨,也隐隐有些自得,他记得很清楚,这座塔毁于清军与太平军的战火。

    “父亲,这座塔有多高?”尚不到八岁的易思成仰着头问道。

    易知足溺爱的摸了摸他的头,笑道:“我也很想知道具体有多高,等你以后长大了可以自己动手测量,这不难。”

    易思成一脸跃跃欲试的神情,“咱们上去吗?”

    “你可以去。”易知足看了载通一眼,笑道:“我让叔叔陪你上去,登顶去看看。”

    听的这话,载通不由的花容失色,连忙阻止道:“成儿不得胡闹,太高了,危险。”

    “不怕。”易知足说着吩咐身后的两个亲卫道:“陪他登顶看看,记住,不准背他,让他自己爬。”

    听的这话,易思成兴奋的撒开脚丫子就跑,载通忍不住埋怨道:“老爷也忒**着他了......。”

    “这可不是**?”易知足笑道:“这么大的孩子正是野的时候,却被你们**的跟个小大人似的.....。”眼见的载通眼神不对,他连忙打住,笑道:“这寺里种植了不少奇花异草,多是从南洋移植来的,我陪你走走看看。”

    到的下午,易知足才陪同玩的累的不行载通母子回到客栈,刚洗漱毕,就有亲卫前来轻身禀报:“爵爷,任安在外求见。”

    易知足点了点头,起身来到厢房,见他进来,任安连忙起身见礼,随即递上一封信,道:“有林中堂的急信。”

    拆开信看了看,易知足不由的一笑,山东灾民任由他移民,不论是西北还是南洋都可以,看来朝廷是担心元奇不赈济山东的灾民,才不得不允许元奇大规模移民,不过,移民南洋还好说,毕竟这几年下来,已经是轻车熟路,形成了一套完善的流程,移民西北可就没有那么简单。

    即便是从苏北到新疆,那也是遥遥六七千里,如此长距离大规模的移民,可不是开玩笑,就算有银子,也不是一件轻松事,六七千里,这至少得走三四个月时间,而且如今是冬季,天寒地冻的,不适合长途跋涉。

    见他沉吟不语,任安接着禀报道:“大掌柜,洪掌柜报告,说是元奇赈灾运粮船队自九江而下,多次被拦截抽取厘金。”

    “还有这事?”易知足大为意外,“赈灾的粮船队也抽取厘金?”

    任安连忙道:“洪掌柜说,确实有不少粮商打着元奇的旗号或是赈灾的旗号组建运粮船队顺江而下......。”

    易知足点了点头,看来是他们无法分辨,索性眉毛胡子一把抓,统统拦截抽厘了,对于朝廷在水陆交通要道设卡抽厘,他本来就不满,很是不满,设卡抽
英雄联盟之美食帝国sodu
厘,无疑是增加了商品流通的成本,对于以商贸为主的元奇来说,这当然不是什么好事,而且很清楚,厘金制度很快就会失去控制,迅速在各省蔓延,对于地方官员来说,厘金制度无疑是一种毫无风险的生财之道!

    略微沉吟,他才沉声道:“告诉陈洪明,长江航线,不论是以前的税关还是新增的厘金局卡,一省只允许设一个税卡,多余的全部捣毁,另外,知会各厘金局卡,抽取的元奇赈灾运粮船队的厘金,十倍奉还,如不自觉赔偿,派兵登门索要。”

    任安听的一笑,“大掌柜,这可是军令,得有您手谕。”

    这当然得有他手令,易知足也不啰嗦,道:“磨墨。”

    次日一早,易知足微服乘轿进城赶往两江总督府,提前着人递了帖子,并明确告之是微服前来,无须迎接,待的轿子在总督府大门外落轿,他哈腰出轿,抬头就见李星沅一身便服站在门口,不由的暗自苦笑,连忙快步迎了上前,拱手笑道:“微服私访,石梧公何必如此客气。”

    “国城前来,老夫岂敢不迎。”李星沅拱手笑道,随即手一展,“国城请——。”

    两人进的大门,李星沅才缓声道:“听闻林中堂在丰北已督促河工开工堵筑决口,国城真可谓是雷厉风行。”

    “在下对于治河是外行。”易知足笑道:“雷厉风行的是林中堂,他说冬季是枯水期是堵筑决口最佳的时机,必须抢赶工期,抢在春汛来临之前合龙,否则就会前功尽弃,在下哪敢拖延。”

    “苏北百姓这次可是有福缘不浅。”李星沅微笑着道:“林中堂是治河能手,担任过东河河道总督,数次主持重大河工,此番又有元奇鼎力支持,明年春汛之前,定能完工。”

    易知足道:“即便明春完工,百姓想要重建家园,也是不易吧?”

    “那是当然。”李星沅颌首道:“黄水沙重,但凡漫淹之处,泥沙淤积,良田尽变沙地,贫瘠不堪,要想重垦,尤胜于开荒,是故,一般黄泛区,皆是黄沙漫漫,渺无人烟,无人愿意重垦。”

    易知足道:“如此说来,对于黄泛区灾民来说,唯有移民一途了?”

    “也不尽然。”李星沅缓声道:“得视情况而定,自古以来,黄河频频决口,黄泛区无数,尽数荒废,岂非无地可耕?”

    两人一路说着话,来到一处院子,进的房间,李星沅客气的让座,笑道:“素闻国城好茶,尤其是陈年大红袍,老夫这里珍藏着一点,一会请国城品品。”

    “石梧公盛情,在下就却之不恭了。”易知足落座后也不兜圈子,径直道:“此番黄河决口,遭灾范围甚广,鲁西、鲁西南甚至是鲁西北都有不少府县遭灾,受灾人口不是小数目,移民南洋,元奇船队有限,在下打算移民一部分前往西北,还望石梧公不吝指点。”

    “移民西北?”李星沅大为意外,略微沉吟他才道:“朝廷无力赈济,让元奇大举移民西北?”

    “应该是这个意思。”易知足颌首道,顿了顿,他接着道:“西北虽则路途遥远,但西北也确实需要大量移民进行驻垦,如此,才能彻底的稳定和巩固西北。”

    “大规模移民不容易,尤其是路途如此遥远的移民。”李星沅缓声道:“即便有朝廷大力配合,也需要巨额的银钱,国城可的想清楚了,元奇能同时支撑南洋和西北两线移民?”

    易知足笑了笑,道:“不论是南洋移民还是西北移民,都不是一蹴而就之事,这些年天灾**连绵不绝,借着这个机会移民是一举两得,移民西北,在下今年只是打算先尝试一下,数量不会太大,三五万左右,若是朝廷大力支持,可以考虑达到十万。”

    见他开口就是十万,李星沅忍不住道:“国城好气魄。”顿了顿,他才道:“组织灾民移民,不是太难,灾民逃荒,只有一个目的,活下去!只需要有人组织引导,让灾民清楚,前面有粥棚,能活下去,他们就会不断向前流动,不过,对于西北的情况,老夫也不太熟悉.....。”

    说到这里,他一笑,“海军不是有一部前两年才进驻西北?这方面情况,国城应该比老夫更了解,国城是想让老夫上折子罢?”

    “部队与灾民完全不一样,没有可比性。”易知足缓声道:“在下昨日琢磨了一晚上,如此大规模的移民,非得有朝廷的大力支持不可,数万灾民跨省越府过县,对沿途府县都会造成极大的压力和隐患,如果没有地方官府的大力支持,这是无法想象的......。”

    李星沅看了他一眼,道:“移民西北,国城该不会是临时起意罢?”

    “不瞒石梧公,确实是临时起意,不过移民西北的计划是有的,只是要从明年才开始。”易知足说着缓缓点了支香烟,去年着左宗棠进西北,他就刻意叮嘱左宗棠就大规模移民西北做准备,沿途实地勘察,订制一份完善的移民行进路线以及沿途的粮食补给计划,按照他的设想,至少在明年就必须开始逐步的进行移民,否则,时间就会来不及。

    抽了口烟,他才接着道:“今年的大灾,出乎意料,更为难得的是朝廷有意放任元奇组织灾民移民西北,这是争取朝廷大力支持西北移民的好机会,而且,时间方面也能扣合的上,可以先引导灾民前往西安,开春后再西进。”

    “这个忙,老夫得帮。”李星沅笑道:“不过,移民西北不是小事,老夫一人上折子,怕是济不了事,林中堂那里,国城最好也游说一下,山东巡抚,河南巡抚,老夫可以去信,他们也必然是极力支持的。”

    听的这话,易知足连忙拱手道:“多谢石梧公。”

    李星沅摆了摆手,笑道:“国城这就见外了,移民西北本就是利国利民之举,对于赈济安置苏北灾民也是大有益处,老夫岂能袖手旁观?”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