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难得机会

第一百一十八章 难得机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广州、河南岛,伍家花园。

    富丽堂皇的伍家花园**外外一片素白仿佛下了一场大雪似的,入眼一片洁白,白色的粉墙,白色的幔帐,白色的捐花、白绢灯笼,大门外高高飘扬的长长的招魂幡,进进出出的人都是一脸的哀容。

    延辉楼大厅此时已布置成肃穆的灵堂,正面是一块连天接地的白色幔帐,一口黑漆漆的棺材摆在幔帐的后边,只露出一个头面,中间是一个大大的‘奠’字,下面是身着三品蓝顶子的伍秉鉴遗像。

    凝视着伍秉鉴不苟言笑的遗像,易知足眼前不自觉的浮现出一幕幕与伍秉鉴品茶谈话的情景,从元奇银行的筹建到元奇银行的迅速崛起,元奇义学的成立,元奇团练的组建.....这些都离不开伍秉鉴的鼎力支持,遗憾的是,他匆匆赶来,却没能见上伍秉鉴最后一面。

    “放心吧老爷子,不论如何,我都尽力保伍家富贵平安。”易知足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他很清楚,伍秉鉴老年之后,处心积虑的就是想保下伍家这诺大的家业。

    在伍家花园为伍秉鉴守灵**,次日一早,易知足才提着一盒伍秉鉴留给他的三十年陈的大红袍返回西关磊园,洗浴之后,他吩咐拒客,随即就沉沉睡去,连日在海上颠簸,昨夜又一宿未眠,他是真的疲累不堪。

    一觉好睡,直到天色麻黑,他才醒来,睁开眼就发现春梅坐在**前支着下巴打盹,不由的一笑,轻咳了一声,“老爷醒了。”春梅连忙坐起身来,抿嘴笑道:“坐着坐着就犯困了。”

    “又不是生病,守在**前做什么?”易知足说着翻身下**。

    “左右闲着无事,想多呆在老爷身边。”春梅边说边侍候他穿衣,小声道:“老爷一觉好睡,这些日子累坏了吧?”说着,她又打探道:“听说太太回上海了?”

    “消息倒是灵通。”易知足笑道:“刚回来没几日.....。”

    “恭喜老爷。”春梅连忙道。

    “是该恭喜。”易知足颌首道:“一家子好长时间没能团圆了,快过年了,今年都去上海过年。”

    “那可有的热闹。”林美莲推门进来笑道,随即从身后的丫鬟手中接过水盆毛巾,道:“爵爷,今儿一天来了不少人,听闻爵爷拒客都先后留下帖子离开,不过,黄制台下午就来了,一直在园子里候着,孔掌柜刚来不久.....。”

    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让他们候着,先弄点吃的来。”

    听的这话,春梅不由的暗自咋舌,黄制台可是两广总督,能让他这么候着的,广州怕是也就他们家老爷了,林美莲却是见怪不怪,轻“哦”了一声,转身就出了房间。

    吃过饭,易知足才吩咐请黄恩彤长乐书屋,自个一摇一摆的缓步而去,他很清楚黄恩彤前来见他没什么要紧事,无非就是发行大钱和官票宝钞的事情,等他一个下午,不过是一种姿态。

    书房里,林美莲早已安排妥当,烧了一盆炭火,整个房间里都暖烘烘的,易知足进的房间见一身便服的黄恩彤起身相迎,连忙拱手笑道:“下人不知事,有劳绮江兄久候。”

    黄恩彤拱手笑道:“国城兄无须客气,整日里琐事缠身,在下是借这磊园躲的半日清闲。”

    “绮江兄可是因为发行大钱纸钞一事而烦?”易知足开门见山的道,说着伸手让座,黄恩彤轻叹了一声,落坐道:“今日前来确实是为了这事,大钱还好说,可这纸钞,若是元奇拒收,压根就无法推行。”

    也不怪他发愁,广东与其他省份不一样,广东是元奇银行垄断钱业,元奇拒收朝廷发行的官票宝钞,这些官票宝钞就是废纸,别说士绅商贾百姓不会要,就是下面官吏,也没人愿意要,强行摊派下去,跟抢银子无异,绝对会惹出事端。

    易知足不急不缓的问道:“摊派了多少?”

    黄恩彤随口道:“官票和宝钞一起,总计是广东三十万两,广西二十万两。”

    “数目不算大......。”易知足语气轻松的道:“压在藩库吧,反正也流通不了。”

    “国城兄.....。”黄恩彤陪着笑脸道:“两省加一块也不过五十万两,对于两广数千万的流通量来说,影响微乎其微,元奇能否抬抬手,咱们也好交差。”

    “可以,要元奇收下也不难。”易知足笑道:“折抵五十万税款如何?这些废纸元奇压仓库。”

    “那不还是等于拒收?”黄恩彤苦笑着道:“朝廷需要的是在市面上流通。”

    “绮江兄也没必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咱们敞开了说。”易知足敛了笑容,正色道:“这数目是不大,但这是试行,朝廷既然开始发行官票宝钞,必然会年年增发,今年是五十万,明年就有可能是一百万甚至是二百万,三百万,后年呢?

    不客气的说,朝廷发行的官票宝钞实际上就是抢钱,从百姓和士绅商贾手里抢钱!因为这些官票宝钞,朝廷压根就没打算收回,也没有能力兑换现银现钱!”

    黄恩彤连忙道:“朝廷发行的官票宝钞,怎可能不收回?缴纳赋税都是允许使用官票宝钞和大钱的。”

    “绮江兄是真不懂?还是装做不懂?”易知足哂笑道:“是,朝廷确实规定可以使用官票宝钞和大钱缴纳赋税,但是肯定有比例,对吧?要不,绮江兄就用这些大钱和官票宝钞上缴赋税试试?”

    听的这话,黄恩彤讪笑着道:“确实有搭放搭收之言,但具体的比例还没出来。”

    “之所以还没有规定具体的比例,是因为现在是试行,发行的数额小。”易知足瞥了他一眼,“等明年继续发行之后,比例就会出来,银票各半、银六票四、银七票三,甚至是银八票二!这都是老套路,多读读史,就知道!”

    确实都是老套路,黄恩彤也清楚,发行大钱,官票宝钞,并不是大清首创,他吞的一笑,“在国城兄面前谈钱法,无异于是班门弄斧,不过,元奇要是拒收,咱们可就没有活路.....
狂武神帝小说5200
。”

    “元奇要是接受,元奇也没有活路!”易知足打断他话头道:“这事没的商量,而且,发行的大钱,我也希望绮江兄尽快收回,别搅乱市场。”

    黄恩彤苦着脸道:“国城兄总的给咱们地方官员留条活路不是。”

    “活路不是没有。”易知足看着他道:“上折子,驳斥!公然拒绝接受推行大钱、官票和宝钞。”

    黄恩彤吓了一跳,连连摆手道:“这如何使得,朝廷如今是什么情况国城兄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圣上初登大宝,正欲立威,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那就暂且观望吧。”易知足缓声道:“不过,若是有人拜折驳斥,绮江兄可敢声援?”

    真有人上折子驳斥?不要这乌纱帽了?黄恩彤迟疑着道:“两江总督李子湘?”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没吭声,缓缓的抽了口烟,黄恩彤犹豫了片刻,话头一转,“太平军发兵五万,前些日子重新攻占了衡阳,近日又连下永州、郴州,兵锋直指广东广西,国城兄可有耳闻?”

    闹了半天,是为这事来的?易知足这几日在海上,倒还真不知道这一情况,太平军的动作够快的,短短几日就接连攻占永州、郴州,如此说来,广西省城桂林又该告急了?略微沉吟,他才道:“领兵将领是谁?”

    想了想,黄恩彤才道:“太平军兵分三路,领兵将领分别是林启容、罗大纲、曾天养三人。”顿了顿,他接着道:“太平军似乎有南下广东之意。”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如今兵力抽调不过来,不过,我会调一个团进驻韶州府,以防太平军进入广东。”

    黄恩彤并不担心太平军进入广东,他很清楚,元奇不会放任太平军搅乱广东,他担心的是广西,确切的说是桂林,桂林如果失陷,他身为两广总督,必然是脱不了干系的,听的对方如此说,他估摸着指望元奇出兵的可能是不大了,只能是退而求其次,“国城兄抽调不出兵力,能否帮着采购一批火器?”

    易知足缓缓摇了摇头,“才交付一批火器给八旗新军,最快也要等到明年夏季。”

    黄恩彤着急道:“曾天养部二万人马正向全州进发,如今桂林兵力空虚......还望国城兄能施以援手。”顿了顿,他心一横,“抵制官票宝钞,若有人上折子驳斥,在下必定积极声援!”

    “广西,确实是爱莫能助。”易知足缓声道:“不过,元奇会竭力保证广东安全,绮江兄不妨将广东兵力全部调入广西,至于火器,明年会优先考虑两广。”

    能得到易知足这个保证,黄恩彤心里也是大为满意,至于广东,就算将兵力抽调一空,他也不担心,元奇要是有心作乱,抽不抽调兵力都是一样,他当即起身拱手道:“广东安危可就有劳国城兄了。”

    易知足跟着起身道:“绮江兄放心,元奇断然不会容忍太平军搅乱广东。”

    黄恩彤前脚离开,孔建安后脚就进了房间,见礼之后,他一脸兴奋的道:“大掌柜,朝廷发行大钱、官票和宝钞,对元奇来说,是个难得的机会。”

    “坐。”易知足随意的道,俟其落座,他才含笑道:“孔掌柜是想借这机会在各个行省开设分号,推行纸钞?”

    孔建安笑道:“看来大掌柜已经有计划了。”

    易知足投以一个鼓励的眼光,“说说你的想法。”

    “那在下就班门弄斧了。”孔建安谦逊了一句,这才道:“铸造大钱、发行官票宝钞,纯属是巧取豪夺,引发的后果不外有三,一是物价飞涨,粮食等一应日用必须品价格暴涨,二是私铸、盗铸严重,铸造大钱,铸钱的利润大幅增长,利益所驱,必然私铸、盗铸盛行。三是引发混乱,大钱也好,官票宝钞也罢,都是虚的,必然节节贬值,从而引发市面上钱币和物价混乱。”

    私铸、盗铸严重?这一点,易知足还真是没想到,当即便道:“私铸、盗铸的原委详细说说。”

    “不知道大掌柜平日里可有留意到,市面上很少能看到乾隆和嘉庆的制钱,就连道光制钱如今也是越来越少,原因是什么?银贵钱贱,私铸猖獗!”孔建安娓娓说道:“银钱兑换币原本是一比一千,随着银价上升,银钱比逐步上涨,如今已是一比二千以上。

    这就使得民间私自销毁、盗毁制钱的活动猖獗起来,因为有大利可图,式好肉圆的乾隆、嘉庆制钱,每文重量为一钱二分,一千枚制钱含铜四五斤,而千文制钱却只能购买到铜原料二斤,毁千文制钱便可得一倍以上的利益。

    另外,私铸小钱的情况也很突出,因为私铸小钱获利更大,小钱每文仅重一二分,毁制钱一文,便可私铸小钱五六文。

    如今朝廷又铸造大钱,民间必然会趋之若鹜,大量销毁、盗毁制钱以盗铸大钱,这将会使得本就匮乏的制钱更为稀少,而大钱本身又不会顺畅流通,这等于是雪上加霜,让市面上流通的制钱更为稀缺。”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也就是说,元奇应该抓住机会,发行宝钞!”

    “不错。”孔建安点头道:“不过,有一点在下不是很清楚,发行一文纸钞,会不会亏本?”

    “亏!”易知足很肯定的道:“以咱们现有的印钞规模和成本来说,发行一文纸钞,绝对亏本!不过,一文、二文、五文、十文、二十文、五十文、一百文、甚至是五百文、一千文搭配起来,就是包赚不赔。”说到这里,他笑了笑,“别说是包赚不赔,即便是亏本,如此难得的机会咱们也必须要抓住!”

    孔建安听的一喜,连忙道:“时间来的及吗?”

    “没问题。”易知足笑道:“恶性通货膨胀,需要一个过程,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这是要时间的,朝廷也要明年才会开始逐步增发大钱和官票宝钞,完全来得及!积累了这些年,咱们也该抓住这个机会喷发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