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二十章 鸟粪生意

第六百二十章 鸟粪生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去年年底,元奇确实给台湾和琉球陆续转移了数万灾民,听的马仪清提及这事,易知足解释道:“不是不想转来南洋,灾民多,船只少,时间紧,压根就来不及转送南洋。”说着他一笑,“马尼拉都有二十万人口了,君湖兄还这么盯得紧?”

    二十万人口?马仪清楞了一下,随即看了燕扬天一眼,才道:“二十万人口不假,但这是虚的,其中一多半人口是学生和海陆官兵,尤以学生居多,移民以及地方土著富户的适龄孩童大多都集中在马尼拉读书......。”

    易知足听的一笑,集中免费办学,这是他提出来的,既是为了有效利用有限的师资力量,也是为了控制地方土著,马尼拉作为吕宋省城,学生自然多,说马尼拉一半人口是学生,这话可能还真不是夸张。

    笑了笑,他翻了翻手掌,“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过,我保证,南洋始终都是手心,以后每年输送的移民只多不少,这下总可以了吧?”

    马仪清倒不是在乎那几万移民,他担心的是易知足将重心转移到台湾和琉球,听的这话,心里暗松了口气,招手让人将马牵过来,道:“大掌柜也别安步当车了,咱们骑马进城。”

    说是城,其实马尼拉并无城墙,南洋海军攻占马尼拉之后并未修筑城墙,一则是民力财力有限,另一个也是易知足不主张修筑城墙,他认为没有必要,即便现在修筑了城墙以后还的拆,犯不着瞎折腾。

    马尼拉的道路规划很明显是仿效上海新城,从港口到城区的道路宽阔笔直,两旁的人行道上栽种着各种枝叶繁茂的树木,只不过都是土路,大道两侧商铺林立,行人众多,显的颇为繁华。

    街上行人中有不少白人,很显然是西班牙人留下的混血儿,行人的发型五花八门,短发、辫子、卷发、长发、裹着头巾的,戴着小帽子的,衣饰也同样如此,长袍马褂、交领右衽,褒衣广袖的汉装、土著的民族服饰,混血儿的西式服饰,还有中西混搭的,应有尽有。

    语言也如此,行走其间能听到各种语言——土语、西班牙语、北方官话,山东话、吴侬软语、粤语等等,置身其间,仿佛是置身于一个国际都市一般。

    马尼拉的一众衙署——巡抚衙门、提督署衙以及府、道一级衙门都在原本西班牙修建的王城内,听闻易知足来了,城内大小文武官员齐齐赶到城门口迎接,见这情形,易知足不得不挽缰勒马,众官员齐齐上前见礼,“恭迎镇海公!”

    易知足骑在马上扫了众人一眼,朗声道:“诸位都散了,各自回衙,各司其职,回头,本爵宴请诸位。”说着,一夹马腹催马进城。

    进的巡抚衙门,易知足一落座便毫不客气的道:“吩咐后厨,弄些好吃的,这几日在海上,那饮食着实是寡淡无味。”

    “早就吩咐下去了。”马仪清笑道,随即又探问道:“听说嫂夫人和各房姨如夫人都来了?”

    “带他们来散散心,开开眼界,再则,也是起个表率作用。”易知足边说边掏出一盒香烟点了一支,“南洋官员携带家眷上任的不多吧?”

    “不是不多,而是没有。”马仪清道:“海路凶险,谁会让家眷跟着来冒险?”

    “有什么凶险的?如此多移民源源不断的移民南洋,有几艘船出事?”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道:“官员家眷允许搭载战舰前来,得鼓励官员在南洋安家。”说着,他看了燕扬天一眼,“部队也是如此,鼓励军官在南洋安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一个个都老大不小了,该成家立业了,再说了,长期孤身在外不是个事,咱们也不得违背人性。”

    “谢校长体恤!”燕扬天连忙起身敬礼,一帮子海军军官如今年龄也确实都不小了,有不少人都还没成家。

    “坐,不必拘礼。”易知足说着话头一转,“吕宋原有人口可调查清楚了?”

    “有一百六十三万。”马仪清不假思索的道:“有闹事的,杀了一些,一百六十万还是有的。”

    “气候适宜,土地肥沃的两三省之地,居然只有一百多万人口,着实是暴殄天物。”易知足感慨的道:“就是移民两三百万也不为多。”顿了顿,他接着道:“对于有排外、抵触情绪的土著,不能手软,坚决镇压!对于顺从的,也要一视同仁,不可区别对待,通过普及教育、通婚,一二代之后,就能彻底同化他们,咱们要有包容四海之心。”

    马仪清似笑非笑的道:“大掌柜有包容四海之心,可还有吞吐天地之志?”

    “不光有吞吐天地之志,还有称霸全球之志。”易知足笑道:“南洋是块宝地,君湖兄可的给我好好经营,作为咱们称霸的基业!”说着,他转向燕扬天,“别老是盯着咱们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上,眼光放长远一点,占据南洋,就是为了向外扩张。”

    燕扬天连忙起身立正,朗声道:“学生明白。”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先下去吧,明日我去军营。”

    “是。”燕扬天刚劲有力是敬了个礼,转身退下,马仪清轻笑道:“大掌柜还真打算与西洋各国争霸?”

    “逼不得已。”易知足轻叹道:“这是一个霸权时代,从地域霸权到世界霸权,这还是一个矿物时代,资源为王,不争霸就意味着没有资源,没有资源就会被限制发展,发展落后,就意味着挨打!”说到这里,他一笑,“这次来就是为资源来的。”

    “什么资源?”马仪清很是意外的道:“吕宋有什么资源?”

    “铜矿、金矿。”易知足沉声道:“军工发展需要大量的铜矿,元奇也需要大量储备黄金,吕宋有着丰富的铜矿和金矿,我这次就带来不少勘探矿藏的工匠,这事要做要务来抓。”

    吕宋有着丰富的铜矿和金矿?马仪清一呆,随即兴奋的道:“难怪大掌柜要冒险占据南洋,您放心,只要有,挖地三尺我也要让他们寻出来。”


超级复制者帖吧
   “瞧你这兴奋劲。”易知足笑道:“除了铜矿、金矿,吕宋还有不少有特色的经济作物,比如椰子、马尼拉麻......。”

    “椰子这玩意有什么用?压根卖不掉。”马仪清抱怨道:“马尼拉麻的销量也不大,就是用于搓麻绳。”

    易知足白了他一眼,“以后别跟人说自己籍贯是广州的,也别说是在广州长大的,更别说自个是行商子弟。”

    跟广州有什么关系?马仪清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迟疑着道:“可以办工厂?”

    “还不算笨。”易知足笑道:“椰子除了能够食用之外,椰肉还可以榨油,椰子油是好东西,可以做肥皂、香皂。马尼拉麻除了可以制绳,还可以造纸,织布......。”

    马仪清听的两眼放光,兴奋的道:“大掌柜这次前来,是准备在马尼拉开办工厂?”

    易知足颌首道:“不错,这次带了些人过来专门考察。”顿了顿,他接着道:“南洋还有一种资源.....鸟粪。”

    “啥?”马仪清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难以置信的道:“鸟粪?”

    “对,鸟粪。”易知足颌首道:“移民耗费不小,咱们得找点赚钱的门路补贴补贴,至少不能亏本不是......。”

    “等等。”马仪清疑惑的道:“鸟粪?能....卖钱?”

    易知足笑了笑,道:“如果我说一担鸟粪可以卖一块银元,你信不信?”

    这该不会是想银子想疯了吧?马仪清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鸟粪如此值钱?见他这副神情,易知足不由的一笑,“豆饼知道吧?鸟粪是比豆饼更好的肥料,堪称最优质的肥料,知道在西洋是什么价格吗?一担两块银元。”

    马仪清象是听天方夜谭一般,半晌才道:“吕宋难不成有很多鸟粪?”

    “不是吕宋,是南洋群岛,西沙、南沙、东沙群岛上面都有储量极为丰富的鸟粪资源。”易知足缓声道:“这等于是捡银子,随手铲几铲就能换成银子,不过,海岛上挖采鸟粪也不容易,最好是利用吕宋土著,如今往返南洋的船队多,这事要尽快落实。”

    马仪清登时来了精神,连忙道:“大掌柜,咱们南洋两省各级衙门都是新建......。”

    “用不着哭穷,少不了南洋两省的好处。”易知足笑道:“咱们利润对分,不过,先的说好,这些银子是用于南洋地方基础建设——修桥修路驿站水利之类的,地方官员若是敢贪墨,我不请旨就正法,到时候别说我言之不预。”

    “大掌柜放心,这事我来负责。”马仪清两眼笑的眯成一条缝,就差拍着胸脯打包票了,吕宋一穷二白,各级官员层层哭穷,如今终于是看到了希望,跟着元奇做生意,而且还是易知足亲自指点的,那绝对是能赚的盆满钵满的,殷勤的给易知足续了半杯茶,他才试探着道:“鸟粪贸易,一年能有多少利?”

    “不清楚。”易知足呷了口茶,才慢悠悠的道:“南美洲有个小国叫秘鲁,一年卖鸟粪,能卖一千万银元,咱们这个不好说,可能多,也可能少.....。”

    一千万银元!马仪清端着茶壶的手不由的一抖,倒吸了口凉气道:“一千万......银元?点石成金也不过如此!”

    易知足白了他一眼,翻了翻手掌,“你以为南洋这个手心,只是说说而已?移民跟上来,赚钱的日子还在后面。”

    听的这话,马仪清仿佛是吃了颗定心丸,起身走到门口,高声道:“席面还没弄好?手脚都麻利点,大掌柜饿了!”

    吕宋有储量丰富的铜矿、金矿,元奇准备在马尼拉开办一系列的工厂,而且每年划拨二三百万银元用于吕宋的基础设施建设的消息很快就在王城传开,各个衙门的大小官员都被这一连串的消息震的晕晕乎乎的有些不敢相信。

    当确证这消息是巡抚大人与易公爷喝酒之后传出来的,真实性不容置疑之后,整个王城瞬间沸腾起来,吕宋是新附之地,本来就人烟稀少,而且多是土著,这几年虽然移民不断,但各级衙门都穷困不堪,说句不好听的,连修建衙门的银子都没有,大多府县衙门都设在当地没收的大户豪族的家里,如今陡然听闻这个好消息,一众大小官员岂有不兴奋之理?

    马拉卡南宫。

    林美莲站在二楼的阳台上举着望远镜津津有味的望着巴石河对岸的马尼拉城,这次易知足将他所有的女人都带来了南洋,载通、严可欣、白芷、苏梦蝶、白雪、林璇、春梅、夏荷,不过,除了林美莲之外,全部都晕船晕的厉害,如今一个个都猫在各自的房间里休息。

    当看到燕扬天陪同着易知足进了大门,她连忙一溜小跑下了楼迎了上去,一走近就闻的一股酒味,不由皱眉道:“大掌柜这是喝了多少?”

    燕扬天颌首致意后才笑道:“马中丞当场就醉倒在桌子上了,听说两人喝了一坛。”

    “没喝完。”易知足笑道:“君湖酒量没多大长进。”说着,他问道:“都还在歇息?”

    “可不是。”林美莲抿嘴笑道:“一个个走路都跟踩在棉花堆里一样,觉的软绵绵的。”

    望了一眼西斜的日头,易知足轻声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就在外面坐坐罢,散散酒气。”

    听的这话,燕扬天连忙着人去搬来桌椅,林美莲则赶回去着丫鬟去煮醒酒汤,易知足虽然酒量练出来了,却不象黄殿元那般**,灌趴了马仪清,他也是薄有酒意,见的燕扬天有些拘谨的站着,当即招手道:“不必拘礼,坐。”

    落座后,燕扬天才道:“校长,吕宋真有储量丰富的铜矿和金矿?”他心里着实有些怀疑,毕竟易知足在吕宋呆的时间不长,而且,吕宋若是有铜矿和金矿,当年西班牙人怎会不开采?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