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二十六章 捻首聚义

第六百二十六章 捻首聚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俗话说皇权不下县,捻匪在乡村不论怎么乱,地方官员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得过且过,粉饰太平,可一旦县城被攻占,那就是了不得的大事,没人敢隐瞒!

    亳州捻匪张洛行、龚得树等结捻聚众万人,攻占河南永城!这一消息很快就层层上报,与永城相邻的皖北、苏北各府县官员在向上禀报之后,一个个都惊恐不已,纷纷招募民壮组建乡勇加强城防,生怕捻匪前来攻打。

    安徽,安庆,巡抚衙门。

    巡抚骆秉章愣愣的有些出神,永城虽说是河南的,但是捻匪首领张洛行、龚得树却是安徽颍州府亳州县人,而且亳州县城与永城相邻,张洛行会不会率领捻匪杀回亳州城?

    皖北那地方,他很清楚,灾荒连连,民风彪悍,捻子众多,没出事则罢,一旦出事,怕是很快就会形成燎原之势,一个不好,他这个巡抚又会被革职,得尽快派兵围剿,再被革职,起复的机会可就小了!

    不过,对于地方绿营官兵,他压根就没信心,他可不想重蹈覆辙,当年太平军就是在绿营官兵的屡屡围剿之下逐步壮大起来的,要剿灭皖北捻匪,还的靠长江水师,定下心来,他赶紧提笔给易知足写了封信。

    写完之后,他沉吟了片刻,又提笔写了一份折子,详细说明皖北、豫西捻乱严重,恳请朝廷督促长江水师出兵皖北,尽快剿灭捻乱,以免形成燎原之势。想想,他犹自不放心,又给两江总督李星沅写了一封信。

    上海、镇海公府,长乐书屋。

    包世臣甚是随意的将信放在茶几上,缓声问道:“捻匪可能成气候?”

    点了支香烟,易知足才缓声道:“捻党一盘散沙,与太平军不可相提并论,能否成气候,还得看有无人杰?不过,皖北、苏北、豫西一带历来兵力空虚,几省绿营精锐又大多被抽调前往湖南围剿太平军,机会还是有的。”

    略微沉吟,包世臣才试探着道:“大掌柜是打算借这机会派兵进驻各省?还是积极围剿,消除捻患?”

    易知足笑了笑,道:“先生是何看法?”

    “捻匪若能成气候,利于元奇的势力向北方各省诸如河南、山东甚至山西陕西扩张。也可以进一步牵制朝廷,使得朝廷无暇顾及元奇的扩张。”包世臣说到这里语气一转,“不过,捻匪一旦成气候,极有可能象太平军一样,易放难收,以后要剿灭,得花费一番大气力。

    更为可虑的是,湖南、安徽就只隔着一个湖北,一旦捻匪初成气候,与太平军联手,局面将更难掌控。再则,捻匪势大,必然对北方各省的农业商业人口等造成极大的损失。老夫以为,牵制朝廷,有太平军足矣。”

    捻军是典型的流寇,还是以骑兵为主的流寇,转战皖、鲁、豫、苏、陕等十余省区,持续了十多年,对清廷的打击不由亚于太平天国,对北方各省的破坏亦是相当大,这一点,易知足是相当清楚的。

    一直以来,易知足都不希望国内出现大的内战,他很清楚,在今后的半个世纪内,整个世界风云变幻,战争不断——克里米亚战争、美国南北战争、意大利独立战争、普法战争、祖鲁战争、英埃战争、美西战争.....。

    这一连串的战争对于大清来说,都是崛起的机会,可以说,这半个世纪是大清最为宝贵的黄金时间,若是也陷入战争的泥潭,不仅是错过崛起的机会,也错过了争霸的机会!

    “先生所虑不无道理。”易知足微微颌首道:“确实没有必要纵容捻匪发展壮大,那无疑是得不偿失,不过,这两年是元奇最为关键的时刻,让捻匪搅乱一下,也不无好处。”

    顿了顿,他接着道:“捻乱爆发,有利于元奇沿铁路线驻军,至少可到山东济南,安徽、河南、陕西也可以借此机会进驻,如此一来,将利于元奇在各省广开分号,元奇银行那么大的摊子,需要足够的武力做后盾。

    再则,捻乱也利于促进大规模的移民西北,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元奇可以借剿灭捻乱的机会大举扩军,西北爆发战事就在这明后年,可说是迫在眉睫。”

    包世臣瞥了他一眼,狐疑的道:“大掌柜有把握在两年之内剿灭捻乱?”

    “没问题。”易知足点头道:“如今朝廷大肆发行大钱、官票宝钞,恶果在今明两年就会逐步凸显出来,正适合元奇在全国各省构建银行网络,而且在剿灭捻乱之后,正好可以直接挥师西北。”

    盯着他看了足有移时,包世臣才道:“捻乱该不会是大掌柜操纵的罢?”

    易知足听的一笑,“我哪有如此大的能耐。”

    圆明园,芳碧丛。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咸丰轻叹了一声,缓缓合上李星沅的折子,湖南的太平军还没剿灭,河南又冒出个捻乱,而且河南安徽两省的捻乱情况还十分严重,与洪杨逆匪在广西的情况很是相似,若不尽快剿灭,一旦形成燎原之势,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让长江水师出兵围剿捻匪,他心里又有些不放心,略微沉吟,他才道:“林则徐如今在什么地方?”

    林则徐奉旨前往丰北堵筑黄河决口,在桃花汛之前就已经合龙,咸丰未令其回京,着其兼任东河河道总督,巡视河道,以防再发生决堤情况,并着其严查这些年河道官员的贪腐渎职情况。

    咸丰此时突然问及,显然是打算以林则徐为钦差围剿捻匪!穆章阿脑子转的飞快,林则徐与易知足的关系那可是明摆着的,咸丰如今对元奇的态度似乎有所转变,若是林则徐剿灭捻乱回京,他这个首席军机能不能保得住,怕是难说!

    略微沉吟,穆章阿便躬身回道:“回皇上,林则徐前个月上折子,以身子不适为由,请增派刑部官员前往济宁协助查案,想来应该还在济宁。”

    身子不适?经他一提醒,咸丰也
足球怪兽无弹窗
记了起来,确实是有这回事,穆章阿飞快的瞥了他一眼,谨慎的道:“皇上,洪杨之逆当初在广州金田起事,也不过万余人,且河南安徽捻乱由来已久,若是不能以迅雷之势及时剿灭,恐有迅速蔓延之势......,地方绿营不堪一用,朝廷财政亦是捉襟见肘,奴才窃以为,着长江水师前往围剿最为妥当。”

    听的这话,咸丰不由的暗叹了一声,地方绿营不堪一用也就罢了,关键还是没银子!沉吟半晌,他才道:“传旨,着长江水师提督陈洪明就近调遣水师官兵前往围剿。”

    徐州,火车站。

    “呜——。”随着一声汽笛长鸣,一列长长的列车缓缓的驶进站台,车门一打开,一队队荷枪实弹的官兵迅速从车上下来在站台列队集合,随即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报数声。

    尹有才缓步缓步走上站台,扫了一眼,待的各营营长前来禀报之后,他才沉声道:“命令各部,迅速向永城挺进,三日内务必抵达并收复永城。”

    从徐州到河南永城不过二百余里,以部队的行军速度,两天时间就能抵达,三天时间收复永城,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尹有才对自己一手训练出来的官兵信心十足,虽说这批士兵有不少是去年才招募的新兵,但中低层军官基本都是从南洋海军抽调过来的,不少都是元奇团练出来的老兵,别说是名不见经传的捻匪,就是太平军,他都没放在眼里。

    永城,县衙,花厅。

    三十出头的龚得树脚步匆匆的走进县衙,因为他眼睛近视,人称‘龚瞎子’,因为粗通文墨,很得张乐行的器重和尊敬,匆匆赶到县衙花厅,走到门口,就听的里面的的说话声,“.......河南、皖北捻党不少,但却是一盘散沙,缺乏统一的组织,在这方面,远远赶不上太平军,如今,张当家的攻占了永城,必然会召来朝廷官兵的围剿,最好是能够召集附近府县的捻党,歃血结盟,如此,才能形成一股强大的势力,与官兵对抗.......。”

    龚得树进门,就见张乐行二郎腿端着茶杯正听的起劲,对面是一个三十左右,很是精干的汉子,这人他自然认的,名叫方有贵,此番他们率兵围困永城,就是这方友贵率人杀了东城的守门官兵打开城门。

    抬眼瞥见龚得树进来,张乐行伸手打断了方有贵话头,道:“有事?”

    龚得树沉声道:“刚接到消息,长江水师大批官兵抵达徐州,正向永城赶来。”

    “长江水师?”张乐行一楞,他可不是只知道在土里刨食,足迹不出县城的土包子,他张家也算得上是当地富户,有良田数百亩,还有作坊商铺,兄弟分家之后,他因为乐善好施,喜欢结交江湖豪客,将分得的家产散尽,索性聚集手下和一批流民贩卖私盐,虽谈不上是走南闯北之辈,但消息也很是灵通,见识也不差。

    长江水师,他是有所耳闻的,据说是南洋海军才筹建起来的新军,一色的火枪,战力远不是绿营能比的,皖北苏北豫东一带就有不少人在长江水师,绿营官兵前来围剿,他并不担心,但长江水师前来,他心里不免有些打鼓。

    半晌,他才沉声问道:“有多少人?”

    “一二千人。”龚得树道。

    “怎么会招来长江水师?”张乐行轻声嘀咕了一句。

    “张当家的。”方友贵缓声道:“长江水师战力强悍,没有必要硬碰,也没有必要死守,不如先回皖北,起事之初,先得凝聚人心,稳定士气,一场败仗,人心怕就散了,队伍也不好带。”

    “方兄弟这话有道理。”龚得树赞同道,“咱们不妨先回咱们自己的地盘,就算官兵追来,咱们也有周旋的余地,永城肯定是守不住的。”

    张乐行点了点头,道:“有见地,传令下去,两个时辰后撤回亳州。”说着,他抬手道:“方兄弟见识不凡,接着说。”

    方友贵沉吟了下,才接着道:“与各府县捻首歃血结盟,不仅可以壮大实力,也在无形中扩大了回旋余地,地盘越大,回旋的余地就越大,就越不容易被官兵围剿,永城这一片地方四省交界,皖北、豫东、苏北、鲁西,若能联合这四省捻首,必然能如鱼得水。另外,还可以尝试着与湖南的太平军取得联系,若是能互相呼应,自然更好。”

    张乐行笑道:“方兄弟眼界开阔,见识不凡。”顿了顿,他才道:“咱们怎会招惹的长江水师官兵前来围剿?”

    “这不奇怪。”方友贵笑道:“太平军在广西起事,就是各省绿营前往围剿,结果太平军越剿越多,捻党这两年折腾出来的声势也不小,朝廷怕重蹈覆辙,所以派长江水师前来围剿,希望能尽快剿灭咱们,以免夜长梦多。”

    张乐行皱着眉头道:“那咱们该如何应对?”

    “打不赢,难道还跑不赢?”方友贵语气轻松的道:“吃柿子指软的捏,咱们牵着他们鼻子跑,抽空子打落单的。”

    三日后,尹有才率部兵不血刃的收复永城,虽然明知张乐行率部退往亳州,他却也没有追击,而是下令就地驻守永城。

    二个月后,张乐行召集附近府县乡镇十八捻首,在亳州老家的雉河集山西会馆歃血为盟,扯旗放炮,公然竖起反旗,张乐行被公推为盟主,号称“十八铺聚义”。

    皖北一带可以说是村村有捻,庄庄有捻,各州府县都有捻党频繁活动,张乐行这一公开竖起反旗,附近捻子蜂拥来投,短短时间就聚众四万,声势大振,张乐行随即率众攻打亳州,因为缺乏攻城器械和武器,久攻未下,随即率部队转战鹿邑县。

    消息传开,四省交界府县官员纷纷紧急上报,河南、安徽、江苏、山东四省震惊,地方大吏纷纷上奏,恳请大举调兵进行围剿。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