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二十八章 佩里抵沪

第六百二十八章 佩里抵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咸丰三年,夏。

    上海的黄浦江面上一片繁忙,宽阔的江面上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船只往来穿梭不息,沿江两岸密密麻麻停泊着数不清的船只,一支悬挂着海魂旗的风帆船队缓缓靠近元奇码头,等候在码头上的一众商贾争先恐后的迎了上去。

    元奇南洋船队多是运粮船队,如今上海最紧俏的就是粮食,不论是稻米、大麦、玉米都十分抢手,因为战争,湖南湖北、安徽河南的粮食都大幅减产,再加上朝廷大量发行大钱、官票宝钞,粮食价格已是一涨再涨,如今大米都已经涨到六块大洋一石,而且依然涨势强劲。

    元奇南洋船队运来的稻米并不全部对外出售,对外只售卖三成,虽然只是三成,但船队运输量大,也有三四万石,上海的一众大小粮商依然是趋之若鹜,争相抢购,谁都清楚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一身长衫戴着一顶麻纱圆盘礼帽的唐天晟打着一把粗布黑伞远远的站着,一脸轻松的看热闹,他也是商人,但不是粮商而是豆饼商,不过,他如今感兴趣的是来自南洋的鸟粪。

    去年,当他无意中获悉元奇免费向附近的农民提供南洋鸟粪时,他就敏锐的察觉到这事不会简单,元奇是什么?元奇是大清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商团,富可敌国都不足以形容,元奇涉足的生意岂有小的?

    果然,不过几个月下来,他通过走访调查就发现农民们对鸟粪肥田的效果赞不绝口,比豆饼效果还要好,他登时就意识到机会来了,搭上元奇的机会来了!

    他今天来不是急着要买鸟粪,而是想仔细的了解南洋鸟粪的情况,待的码头上一众商贾四散而去,他才缓步上前,笑容可掬的跟一众船员打探鸟粪的有关情况。

    黄昏时分,唐天晟赶到镇海公府,在门口递了帖子,然后站在门外心情忐忑的等候着,他不清楚易知足会不会接见他,毕竟易知足身为三等公爵,南洋大臣,南洋提督,别说是一般商贾,就是一般的官员怕是也等闲难得一见,若是易知足不见他,他该通过什么门路?元奇上海分行的严掌柜?只不过,他与严世宽也没有什么来往,而且严世宽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见到的。

    他心里正自七上八下,一顶轿子停在大门外,一个稍稍有些显胖三十出头缙绅打扮的人哈腰出轿,看了一眼,唐天晟不由一楞,这不是严世宽是谁?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他当机立断,连忙迎上前拱手道:“在下饼豆业公所唐天晟,久仰严掌柜大名,今日得见.......。”

    严世宽有急事,没功夫听他客套,况且也不认识他,连忙拱手笑道:“唐掌柜的客气,在下今日有要事见大掌柜,改日再叙。”说着就拔脚要走。

    唐天晟连忙道:“严掌柜,在下今日前来是为南洋鸟粪生意,还望严掌柜在公爷面前美言两句......。”

    南洋鸟粪?严世宽颇为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南洋鸟粪生意,易知足很是重视,而且听说是不小的生意,略微迟疑,他才道:“跟我进去。”

    唐天晟登时大喜过望,连忙躬身一揖,“谢严掌柜提携。”说着连忙亦步亦趋的跟着进了大门。

    经林美莲通报后,严世宽快步进了书房,一见易知足他便径直道:“大掌柜,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海军准将,马休.佩里已经抵达上海,希望能够尽快拜见大掌柜。”

    佩里率领四艘蒸汽炮舰抵达香港,易知足就知道了,他原本以为倭国成为大清的藩属国之后,花旗国不会再有想法,没想到该来的还是来了,略微沉吟,有才道:“让他明天上午直接去总理衙门。”

    去总理衙门?严世宽大觉意外,去衙门谈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是礼节性的走走过场,要么是公事公办,直接的说,易知足这个态度,就是很不待见对方,一般各国公使、外交官员有事都是私下先来拜访才去衙门的,而花旗国与元奇的关系素来甚好,佩里作为花旗国东印度舰队司令官,如此不受待见,自然令他意外。

    略微迟疑,严世宽也没有多问,话头一转,“有个做豆饼生意的商人,说是对南洋鸟粪有兴趣,在外求见......。”

    易知足原本没打算见唐天晟,见严世宽开口,也不好扫了他面子,点了点头道:“让他进来罢。”

    唐天晟心里又是兴奋又有几分紧张,进门之后,正待大礼参拜,易知足却摆了摆手,语气和煦的道:“无须大礼。”说着指了指椅子。

    见对方语气温和,唐天晟暗松了口气,连忙躬身长揖,道:“在下上海饼豆业公所商贾唐天晟见过大人。”立起身,他也不敢坐,就站立着,实则是两者地位差距太大,他真心没胆子坐。

    易知足打量了他两眼,见他不过三十上下,且相貌堂堂,举止得体,便温和的道:“你对南洋鸟粪有兴趣?”

    唐天晟连忙道:“在下家族长期经营豆饼,在江浙一带也积攒了不少人脉,愿意大量采买南洋鸟粪,进行推广。”

    人脉即是渠道,听的这话,易知足对他稍感兴趣,问道:“你了解种稻种桑的情况吗?一亩要多少肥?”

    唐天晟不假思索的道:“正常年景,种稻一般每亩需用肥也就是豆饼一百六十斤,约合三块银元,亩产能到三石,种桑一亩需用豆饼七百五十斤,约合十五块银元。”

    严世宽对这情况不了解,听的心里一跳,忍不住道:“一亩地要投入那么多银子?”

    “严掌柜或许不太清楚。”唐天晟连忙道:“种田实是薄利,一亩田能有二块银元收入就算不错了,豆饼贵,绿肥粪肥也不便宜,城内收集的粪肥都是八担一块银元。”

    这家伙见识还不少,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道:“如今米价六块银元,豆饼却涨到五元,直追米价,又是怎么回事?”

    “回大人。”唐天晟已是彻底的放松下来,“豆饼价格上涨是因为朝廷
我的美女总裁夫人帖吧
设卡抽厘,增加了运输成本,上海米价涨幅不算大,因为从南洋来的稻米没经过抽厘。”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鸟粪石定价多少合适?”

    这个问题,唐天晟不敢轻率回答,琢磨了下才道:“南洋鸟粪石储量丰富,是一项长期稳定的生意,目前粮价节节攀升,豆饼也是水涨船高,但在下窃以为鸟粪石价格不宜订的过高,一则是不利于推广,再则灾荒之年,豆饼能够充饥,鸟粪石却不能.....。”顿了顿,他才道““一担三元,大人以为如何?”

    易知足听的一笑,“你是清楚一亩稻田用肥只要一担鸟粪石罢。”

    唐天晟陪着笑道:“正常年景,农民一亩稻田也就是投入三元,现在以这个价位出售,能够迅速的打开销售局面。”

    “这个价格会对山东辽东的豆业造成极大的打击,这一点,你想过没有?”易知足瞥了他一眼,缓声道:“江南农业是高投入高产出的模式,这种模式值得推广,尤其是在能够一年两熟的地方必须大力推广,诸如湖广、江西、福建、两广。”

    略微迟疑,唐天晟才道:“大人,造成打击只是暂时的,一旦恢复到正常年景,一亩地所投入的肥料钱都是一样的。”

    “豆饼是大宗贸易,哪怕是暂时的打击,也会让众多的商贾倾家荡产。”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道:“如今这情形,不适合打击北洋商贾的积极性,否则粮价的涨幅会更大。”

    顿了顿,他才道:“江浙一带,目前最好不销售,你去跟豆饼业公所的商贾们商议一下,看看有无人愿意去开拓湖广、江西的肥料市场。”

    去开拓湖广、江西的肥料市场?唐天晟楞了一下,连忙躬身道:“在下定不负大人重托。”

    待的唐天晟退下,严世宽才道:“这人如何?”

    “若是有开拓能力,也算得上是人才,先看看罢。”易知足说着话头一转,“粮价节节攀升,民间反应不小吧?”

    “何止是不小,简直是民怨沸腾。”严世宽苦笑着道:“就连各个工厂的工人都嚷嚷着要加工钱,否则养不活一家人。”

    “该加也得加。”易知足沉声道:“着各个工厂抽调两到三个代表,成立上海总工会,让工会维护工人的正当权益,咱们得带头把各种规章制度都制定出来,这事不能再拖了,你抓紧办一下。”

    严世宽听的一楞,“这不是自个给自个找不痛快吗?”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易知足翻了他一眼,“工人的妾身利益该维护的必须坚决维护,否则一出事就不是小事。”顿了顿,他接着道:“另外,豆饼业公所若是要借贷采买鸟粪石,给他们低息。”

    苏州河北岸,江西北路,花旗领事馆。

    美国第三任驻华公使汉弗莱.马沙利站在窗边皱着眉头眺望着苏州河和黄浦江上星星点点的灯火,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东印度舰队司令,海军准将——五十多岁,有着英国人一样的大鼻子的马休.佩里走了进来。

    马沙利转过身来,随意的道:“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

    “绿茶,谢谢。”佩里说完便问道:“有消息了?”

    “让你明天直接去总理衙门。”马沙利边说边提起热水壶沏了两杯绿茶,随后坐下道:“我感觉他似乎猜到了你的来意。”

    “总统先生给我的训令没有人知道。”佩里摇了摇头,“或许他是对我的身份敏感吧。”说着,他端起茶杯,他这次前来远东,米勒德·菲尔莫尔总统给他明确的指示,一,为日本海域遇险和避风的美国船只和船员获取避难基地。二,得到粮食、饮水、燃料供应和提供船只维修的补给基地。这两条是针对在太平洋活动的捕鲸船只的需要。第三,则是获得通商港口,这是对华贸易以及太平洋轮船航线的需要。

    他很清楚,这事到总理衙门公开谈,绝对不会有什么结果,随着南洋海军的快速崛起,清国在外交方面已是越来越强硬,略微沉吟,他才道:“公使先生陪我走一趟?”

    “连夜拜访?”马沙利有些意外,“被拒见是很丢脸的,你不是想让我跟着你一起去丢脸吧?”

    “走吧,再迟可就不好了。”佩里说着站起身来。

    易知足还没睡,正拿着烛台在看东北的黑龙江地图,北洋舰队送来情报,载钊率领北洋海军舰队北上巡逻,在库页岛南端的优良港湾建立了一个哨所,准备建立补给港口,并将继续北上黑龙江出海口,他着实不知道库页岛上有什么好地港口。

    林美莲走到门口看了一眼,笑道:“爵爷这是在看什么?”

    易知足扭头看了她一眼,“不是说了不见客吗?”

    “马沙利来了。”林美莲道:“那家伙有多犟,爵爷应该知道的,总不能让他等**吧。”

    “不会是他一个人吧?”

    “爵爷一猜就准,确实还有个大鼻子老头。”

    易知足一阵无语,马沙利的面子多少还是要给的,“让他进来吧。”

    很快,马沙利、佩里就走了进来,一见面,马沙利就笑道:“这么晚来打搅阁下,真是失礼之极,可我也没有办法。”说着,他侧身介绍道:“这位是我国东印度舰队司令官,佩里准将。”

    “久仰。”易知足笑着伸出手,“听闻贵国海军第一艘蒸气船“富尔顿号”就是阁下在布鲁克林海军造船厂任所长时建造出来的。”

    这家伙仔细的调查过他?佩里有些意外,笑着握手道:“元奇和公爵阁下的大名,如今已传遍了整个世界。”

    “请坐。”易知足礼让了一下,落座后,他便径直道:“日本如今已是大清的藩属国,将军阁下应该知道吧?我应诺过日本的幕府将军,保护日本继续闭关锁国,为此还特意派驻了一支舰队长住日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