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二十九章 集中爆发

第六百二十九章 集中爆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听的这番话,马沙利和佩里心里都是暗自震惊,易知足这番话不仅是猜出佩里的来意,而且直截了当的进行威胁,看来对于日本这个藩属国,对方不是一般的在意。

    不是说东方人说话喜欢绕圈子?这家伙说话怎么比他们还直接?佩里楞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如果开口,马沙利倒是与易知足打过数次交道,当即一笑,“阁下就如此肯定,佩里将军是冲着日本来的?”

    “去年俄国人海军准将普提雅廷也率领四艘战舰前往日本。”易知足看了两人一眼,似笑非笑的道:“结果,被驻倭舰队驱逐离开。”

    俄国人也在打日本的主意?佩里心里暗暗吃惊,难怪对方如此敏感,而且防范心也十分强烈,略微沉吟,他才缓声道:“我想阁下应该是误会了。我国有不少捕鲸船在太平洋活动,日本海一带有不少鲸鱼,经常有捕鲸船在这一带海域遇险,我们只希望能在日本建立一个避难基地,能够及时得到粮食、饮水、燃料以及船只维修,并无其他意图。”

    美国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捕鲸大国,数量不菲的捕鲸船活跃在各个大洋,捕鲸业十分发达,这一点,易知足还是有所耳闻的,他也清楚对方说的是事实,日本海一带经常能够发现美国的捕鲸船,那一带中国称之为鲸海,这名字可不是白叫的,那一带海面每年确实都能发现不同种类的鲸鱼,因为黑潮的一个分支流经,那一带也是鱼类资源丰富的渔场,驻倭舰队这几能年也没闲着,对周围海域有计划的进行了详细的勘察。

    略微沉吟,他才道:“仅仅是如此?”

    佩里看了马沙利一眼没吭声,毕竟他与对方不熟,而且很明显的对方对他的态度不太友好,“咳”马沙利轻咳了一声,道:“阁下应该清楚,从贵国到我国跨越太平洋的航线要经过日本南部海域,若能在日本建立一个补给基地,有利于促进两国的贸易,也有利于太平洋轮船航线的开辟。”

    易知足没急于开口,而是取过香烟一人散了一支,恰好林美莲端着茶盘进来,他伸手道:“二位尝尝,这是新送来的西湖龙井。”

    对于捕鲸业丰厚的利润,易知足也是颇为眼热,或者不能说眼热,而是需要,因为工业的发展需要大量的鲸油,这些年来南洋和倭国的捕鲸业都开始逐步的兴盛起来,况且对于倭国,他也压根不希望美国染指,这不利于倭国的闭关锁国,在大清或者说元奇没有完全成长起来之前,他不希望倭国受到丝毫的外来影响。

    思忖了片刻,易知足才开口道:“南海、东海、黄海、鲸海也就是你们说的日本海都是我国内海,为避免引发不必要的冲突和争端,我不希望看到贵国的捕鲸船出现在我国内海,所以说,避难基地无须再提。

    至于说开辟太平洋轮船航线,促进两国海上贸易,我们责无旁贷,应该大力支持,但是在倭国缺煤,不适合建立补给港口,我倒有个适合的补给港口,台湾高雄港,高雄港处于黑潮暖流附近,而且盛产优质煤,物产也丰富,是十分理想的补给港口。”

    听的这话,佩里心里一跳,台湾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和地理位置,在他看来,美国与英国争夺太平洋控制权,台湾是必争之地,包括琉球和西林群岛在内,况且,这三处地方也是美国西海岸到东亚航线上最为重要的站口,他是怎么也没想到易知足会主动提出将高雄作为补给基地。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易知足一眼,确证道:“阁下是说将高雄港作为补给基地?”

    “不错。”易知足颌首道:“高雄港可以向贵国商船开放,提供一切补给,这算是我国为促进两国海上贸易,促进太平洋航线繁荣的诚意。”

    佩里迟疑了下才道:“葡萄牙、英吉利在澳门和香港都租借有港口,咱们两国有着长期友好的关系,有着数额巨大的贸易,阁下是不是能考虑让咱们也租借一个港口?”

    易知足听的一笑,“这可不是什么好想法,如今贵我两国的贸易正逐年稳步的增长,两国在各个领域的合作也在逐年加强,两国的关系也逐步亲密,这个想法不仅不切合实际,也会破坏两国现有的关系。”

    听的这话,马沙利是真急了,别看这话不带丝毫火药味,但以对方的身份和地位说出这样的话来,已经是很重了,他很清楚,对方一句话就能中断两国的一切贸易和合作,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等他开口,佩里就沉声道:“相信阁下也希望能够遏制英国人在太平洋上的势力。”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冷声道:“以阁下的身份谈这事不觉的僭越吗?”说着他看向马沙利,沉声道:“对于佩里将军的话,我希望能有一个让我满意的解释,否则,高雄港不会对贵国开放,也不排除中断两国贸易和合作的可能。”说着,他端起茶杯,丝毫不给情面的道:“抱歉,我还有事。”

    出了公府,上了马车,马沙利很是不满的道:“我也需要一个解释。”

    “海军部先后三次训令,勘察台湾情况。”佩里面无表情的道:“在击败墨西哥,获得了加利福尼亚和俄勒冈之后,美利坚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亚洲!为此,我们需要控制太平洋,我们需要在远东建立一个落脚点,台湾就是最为理想的落脚点......。”

    “够了!”马沙利不满的道:“这是一个拥有四亿人口的帝国,虽然古老,但并不落后!清国不是墨西哥!”

    “清国国内正爆发大规模的内乱。”佩里沉声道:“这是我们绝好的机会!”

    “内乱?机会?”马沙利象看白痴一样看着他道:“元奇在利用内乱的机会大规模扩军!安徽河南已经扩招了四五万军队!听说西北也在大规模扩军!另外,他们的海军根本就没参战
超级海盗船sodu
,没有一点机会!”

    顿了顿,他沉声道:“我想我有必要郑重的提醒阁下和海军部一句,美利坚要想维护在亚洲的利益,必须与元奇保持友好的关系!易知足有着很强的领土观念,不要试图去试探他的底线!除非你们海军部做好了全面开战的准备!”

    与清国全面开战?佩里虽然极力赞成在亚洲开拓殖民地,甚至可以说狂热,但他也清楚,除非清国四分五裂,否则根本就不可能!他只是想乘着清国内乱的机会占点便宜。

    夜凉如水,月光皎洁,易知足在院子里缓步的踱着,佩里来访,他压根就没放在心上,以花旗国现在的海陆军实力,根本不可能对大清构成威胁,佩里也不过就是看着太平军和捻军作乱,想乘机捞点便宜,经过这番敲打,相信花旗国不敢造次。

    他如今关心的是克里米亚战争会不会如期爆发,这场战争直接关系着沙俄的兴衰,能不能乘着沙俄衰弱的机会在西北扩张在东北捞点便宜,这才是他当前最为关心的,再则就是国内的通货膨胀,这关系到元奇金融网络的布局。

    通货膨胀已经十分突出,安徽河南的扩军也已经基本完成,时机差不多成熟了,而且先后消除了沙俄和花旗国对倭国的窥觑,驻倭的兵力也可以调动了。

    福建,福州,闽浙总督府。

    六月三伏天,天气本就热,地处盆地的福州更是又闷又热,黄昏时分,天气才稍稍凉爽一些,晚饭过后,六十出头的闽浙总督王懿德穿着一身纱褂摇着蒲扇围绕着荷池散步,最近一段时间,物价飞涨,民怨沸腾,地方动荡,各种会党闹腾的也厉害,他颇为忧心。

    如今太平军在湖南,捻军流窜于河南山陕一带,朝廷已是焦头烂额,可架不住再出什么事情了,福建这地方八山一水一分田,典型的民稠地狭,民风彪悍,他着实是忧心不已,当务之急,维护地方安稳,乃是第一要务。

    “老爷,老爷。”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王懿德脸一沉,不悦的道:“何事慌张?”

    “回老爷。”长随连忙躬身道:“薛先生有急事要见老爷,说是台湾紧急军情。”

    台湾紧急军情?王懿德心里一沉,丢下蒲扇就快步敢往前院,才出的垂花门,师爷薛复昇就迎上来拱手道:“东翁。澎湖水师协副将王国忠八百里加急来报,天地会匪首李石、杨文爱在湾里街聚众起事,杀死知县高鸿飞。

    同日,青莲教匪首林恭、罗沙阿在凤山县聚众起事杀死知县,还有,八卦会匪首戴潮春在彰化县......。”

    连着三个县在同一日聚众叛乱!这明摆着是事先串联好的!王懿德一颗心登时沉到谷底,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只是他没想到居然是台湾乱了起来。

    见的王懿德阴沉着脸不吭声,薛复昇轻声道:“东翁,贼匪显见是有预谋有组织的,极有可能会迅速蔓延,靠绿营水师怕是难以迅速剿灭,是不是就近请厦门海军前往围剿。”

    南洋海军岂是他能调得动的?王懿德瞥了他一眼,道:“给易国城修书一封,身段放低点,一应粮饷弹药开支,福建出。”

    次日上午,王懿德召集福州大小文武正商议如何尽快剿灭台湾叛乱,又先后接到急报,泉州府、龙岩州爆发大规模的会党作乱,一众官员不由的面面相觑,瞧这架势,这是整个福建大乱的节奏。

    乱的不只是福建,六七月间,福建、江西、浙江、安徽、江苏五省接连爆发规模大小不等的会党做乱,各省府县告急的折子雪花一般层层上报。

    京师,圆明园,芳碧丛。

    咸丰神情阴沉的翻看着折子,这段时间的折子几乎都是匪情,东南数省除了广东之外,几乎是省省糜烂,两江闽浙,这可是朝廷的财赋重地,这一乱,无异于是雪上加霜!他隐隐觉得东南数省集中爆发的会党作乱不是那么简单,这背后似乎有人在操纵。

    丢下折子,他有些心烦气躁的抓起一把折扇快速的摇着,要说这背后有人操纵,那最大的可能就只有元奇!可元奇为什么要如此做?东南糜烂,对元奇有什么好处?

    “皇上。”太监进来禀报道:“穆章阿在外递牌子求见。”

    “让他进来。”咸丰闷声道,估摸着又没什么好事,不过,如今他已经有些麻木了。

    穆章阿快步进来,见礼之后便轻声禀报道:“皇上,北洋水师提督载增八百里加急奏报,一支打着南洋海军旗号的舰队绕过旅顺进驻清泥洼一带海域,有大小风帆战舰六十艘,兵力一万二至一万五之间。”

    咸丰听的一呆,那么大规模的海军舰队,南洋海军想做什么?回过神来,他急忙问道:“没攻击旅顺水师?”

    “没有。”穆章阿说着赶紧将折子呈了上去。

    看过折子,咸丰皱着眉头沉吟不语,如此大规模的舰队不可能是冒充,可是,并没有南洋海军舰队大规模北上的急报,这支舰队从哪里冒出来的?略微思忖,他才沉声道:“这是南洋海军驻守倭国的那支舰队?”

    穆章阿也猜测是驻守倭国的舰队,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南洋海军的驻倭舰队规模会如此之大,听咸丰问起,他艰难的道:“应该是的,倭国臣服之后,对倭贸易一直是元奇垄断,奴才也没想到易知足不声不响的在倭国训练了规模如此之大的一支舰队。”

    这几年朝廷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围剿太平军上面,就连咸丰也几乎忘了,还有一支驻倭舰队的存在,他现在也无心追究,略微沉吟,他才闷声道:“易知足没有折子奏报?他究竟想做什么?”

    “载增已经派人前去探问。”穆章阿轻声道:“奴才窃以为,易知足此举应该意在威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