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大型基地

第六百三十一章 大型基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卓秉恬扫了值房一眼,见的一众军机大臣和几个大学士,协办大学士都在,不由的一笑,“好生热闹,是在议元奇宝钞?”

    协办大学士贾桢连忙将易知足的折子送了过来,“这是上海刚送来的折子。”

    卓秉恬不仅擅长经济,知晓钱法,做过户部尚书,晋武英殿大学士之后也主管户部很长一段时间,而且资历老德望高,在座众人除了穆章阿之外,无人能与其相提并论,见他坐下来看折子,值房里登时安静下来。

    易知足在折子中痛陈朝廷铸大钱,无节制发行官票宝钞种种弊端,要求朝廷停铸大钱,停发官票宝钞,并关闭所有官银钱号,元奇银行愿意将朝廷这几年滥发的大钱、铁钱一律四折兑换元奇宝钞,官票宝钞一律二折兑换元奇银票。

    见的卓秉恬合上折子,穆章阿才缓缓开口道:“元奇分号一日间开遍京师内外,推出元奇银票宝钞,阖城官绅士商奔走相告,物议沸腾,易国城这折子也是刚送达不久,皇上偶感风寒,龙体欠安,兹事体大,诸位先议议,陛见之时,也好言简意赅。”

    话一落音,满洲正白旗,托和络.穆荫就抢先开口道:“此事断不能允,元奇狼子野心,此举是欲彻底垄断我大清钱业,若其得逞,举国上下,尽为元奇之纸钞。”

    麟魁立即附和着道:“不错,谁能保证元奇就不滥发纸钞?不能让元奇得逞,否则,朝廷必受制于元奇!”

    “诸位。”江苏长州人,道光十五年进士,去年学习入值军机的彭蕴章缓声道:“元奇之银票宝钞随时能够兑换现银现钱,举国上下尽为元奇之纸钞,未免有些危言耸听,即便有此可能,这局面也非短时间内能形成。

    如今京师情况诸位也应该有所耳闻,民间对大钱极为抵制,或是任意折扣,或是径行不用,每吊大钱已由七八百文降至二三百文,再有年余,必然毫无行市。

    官票宝钞更为不堪,钞一千只能兑制钱百文,官票二十两只折抵实银二两!官票一两,仅值制钱四百余文!人人都清楚,官票宝钞最终会象大明宝钞一般成为废纸!

    如今京师物价已涨了四倍不止,大小商号店铺纷纷倒闭关门!京师大商小贾走相告语,谓毕生贸易,所积锱铢,异日悉成废纸!诸位不妨扪心想想,真到那一天,会是何情形?

    朝廷如今就是停铸大钱,停发官票宝钞,也难以扭转局面,难得有元奇出面,不惜拆巨额银钱来收拾.....扭转这个局面,诸位却瞻前顾后,试想一下,易国城这个折子一旦在报纸上刊载出来,会是什么后果?”

    在座众人心里都是一惊,将折子直接在报纸上刊载以制造舆论逼迫朝廷就范的事情易知足也不是没做过,朝廷要是不同意,易知足绝对有可能将折子在报纸上刊载,这事一捅出去,绝对是群情激愤。

    如今大钱一吊折制钱只二三百文,等若就是二三折,元奇却是同意以四折兑换元奇宝钞,而官票宝钞兑换现银现钱,目前只是一折,元奇却是一律二折兑换元奇银票。

    要知道元奇的银票宝钞,那可是随时随地能够兑换现银现钱的,百姓要是知道朝廷拒绝元奇提出的要求,那后果想想就令人不寒而栗!

    “言之有理!”邵灿朗声道:“朝廷铸发大钱,发行官票宝钞,实是得不偿失,朝廷担了恶名收益却并不大,苦了百姓,却肥了一帮贪官污吏。

    崇文门之收税务,火器营之收捐项,内务府之收地租,顺天府之收地丁,或全不收钞票,或只收一二成,收后旋以银买钞票,按五成抵交抵放。此事,在下正要上折子奏报。”

    “元奇以四折、两折兑换大钱、官票宝钞,能够迅速扭转当前混乱局面,这是利!”卓秉恬缓缓开口道:“但如此一来,元奇纸钞也必然得以迅速的流通普及从而形成垄断,朝廷将彻底失去对钱业的管制,也再无力制衡元奇,这是弊!权衡利弊,利在当前,弊在长远,孰轻孰重,诸位不妨细细掂量。”

    祁寯藻补充了一句,“印制宝钞,花费不菲,兑换市面上大钱官票宝钞,耗费更是巨大,元奇此举可谓是志在必得,且不说轻急缓重,只问一句,诸位可有法子阻止元奇?”

    “要阻止元奇并不难。”穆荫洋洋自得的道:“继续发行大钱和官票宝钞即可。”

    祁寯藻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眼神有如看白痴一般,随即端起茶杯啜茶不语,不屑驳斥他,穆荫迟疑了下,道:“难道如此不能阻止元奇?”

    “自然不能。”卓秉恬抚着颌下长须缓声道:“元奇岂会无限期的进行兑换,必定规定期限,少则三五日,多则十天半月,过了期限便不会再兑换,否则元奇也亏不起,过了兑换期限,铜大钱或许能二折流通,官票宝钞则无异于废纸,无人认同。”

    顿了顿,他接着道:“要阻止元奇,唯一可行的法子就是封禁元奇银行所有的分号。”

    封禁元奇银行所有的分号?在座众人没有一个敢如此想,那无异于是逼迫元奇造反,如今元奇明面上的兵力已超过十万,天知道暗地里还有没有?真要逼的元奇造反,大清离亡国也就不远了!

    穆章阿此时也是明白过来,驻倭舰队一万余兵力进驻青泥洼的目的是什么了,易知足显然早就做好了准备,朝廷敢封禁元奇分号,元奇怕是立刻就会翻脸,青泥洼的一万余海军,河南山陕的数万大军,会从海陆两路挺进京师。

    想到这里,他就觉的后背发寒,元奇这根本就是谋定而后动,对此也是志在必得,略微沉吟,他缓缓扫了众人一眼,沉声道:“既是无法阻止,也就唯一赞同了,元奇这番举措也是利国利民之举。”说着,他站起身,“诸位都随我进宫觐见罢。”

    次日,咸丰明发上谕,京师及地方一律停铸制钱,关闭户部银行,停止发行官票宝钞,已发行之制钱大钱、官票宝钞
交锋笔趣阁
皆可按照元奇银行颁布的兑换章程兑换元奇银票宝钞。

    上谕一出,整个京师为之轰动,新开张的元奇银行大小分号立时都被围的水泄不通,挤满了前来兑换元奇银票宝钞的人,与此同时,上百辆银车浩浩荡荡敲锣打鼓的进了京师,引来无数人围观,兴高采烈的一众商贾纷纷燃放鞭炮庆祝,一时间京师内外鞭炮声响成一片,阖城一片欢庆。

    黄海,四艘悬挂着北洋水师军旗的蒸汽炮舰在海面上划出几道弧线驶入青泥洼海面,舰首甲板上,北洋水师提督奕增,户部侍郎肃顺并肩而立,望着前面港湾里停泊着数十艘风帆战舰,两人心情都颇为复杂。

    半晌,肃顺才长叹了一声,“北洋水师分离出来,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奕增瞥了他一眼,道:“这话怎么说?”

    “不分离出来,朝廷也可以借口增加天津防务,着南洋海军调派舰队驻守天津。”肃顺轻声道:“这一分离出来,不仅将北洋水师置于南洋海军的对立位置,也严重拖累和局限了北洋水师的发展,若非俄国人在黑龙江海口和库页岛折腾,这四艘小火轮都不会给,没有战舰,北洋水师还有何前途?”

    “当初成立北洋水师不也是出于无奈。”奕增苦笑着道。

    “无非是容不下汉人掌控兵权。”肃顺撇了撇嘴,不屑的道:“一群尸位素餐,鼠目寸光之辈!”

    听的这话,奕增大觉意外,当年海军征伐南洋,京师镇海侯府无端失火,易知足双亲遇难,不得不回籍守制,征伐南洋差点半途而废,也就是从那开始,元奇与朝廷关系越来越僵,朝廷成立北洋水师,对于那场大火,奕增也觉的蹊跷,当即便道:“别藏着掖着,可是打探到了什么消息?”

    “这么些年了,还能打探出什么消息。”肃顺说着向前一指,“来人迎接咱们来。”

    确实有几艘快船驶了过来,奕增瞥了一眼,道:“别岔开话题.....。”

    “朝堂上那些个满蒙亲贵什么秉性,你又不是不知道。”肃顺闷声道:“这事目前还不能确证,有眉目了自不会瞒你。”

    对于奕增、肃顺两人的到来,肖明亮亲自到码头迎接,三人以前虽是见过几面却并不熟稔,不过,肃顺却是个自来熟,见面敬礼后就笑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肖兄在倭国几年,这驻倭舰队都快赶上北洋水师了。”

    肖明亮笑道:“倭国虽是弹丸之地,却人口众多,我也是被逼无奈,兵力少了怕威慑不足。”说着,他伸手礼让道:“看到邸报,我就估摸着奕军门会来,只是没想到雨亭兄也来了,已经吩咐人准备酒宴,数年不见,咱们今儿不醉不归。”

    三人进的中军大帐,喝茶闲聊了一阵,奕增随意的道:“驻倭舰队尽数前来黄海,倭国不会乘机作乱罢?”

    “放心,乱不了。”肖明亮不以为意的道。

    听的这话,奕增心里一惊,难不成对方打算长驻青泥洼?正打算进一步试探,肖明亮径直道:“旅顺那地方不错,适宜建军港和炮台,你们将旅顺水师营撤回去吧。”

    奕增心里却是一沉,旅顺地处黄、渤海要冲,地方地理位置极好,直接可以扼守渤海海峡咽喉,堪称京津重要门户,若是让对方占据旅顺,北洋水师以后怕是出不了渤海。

    肃顺却是语气轻松的道:“校长看上旅顺那地方了?”

    看了两人一眼,肖明亮毫不掩饰的道:“校长计划将旅顺和青泥洼一带连接起来,建一个大型的海军基地和商贸港口,军民两用,也便于开发辽东。”

    “如此大事,咱们可做不了主。”奕增强自笑道。

    肖明亮笑了笑,道:“听校长的语气,这个海军基地是给你们北洋水师的,天津那地方毕竟不适合成为海军基地,你们若是怕这怕那,也无须勉强。”

    给北洋水师的?奕增、肃顺都不由的一呆,还有这种好事?见的两人神情,肖明亮笑道:“怎么着,不相信?你们北洋水师的家底不都是校长给你们置办的?”

    这倒是实情,北洋水师的战舰火炮枪支都是元奇给的,不过,奕增两人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将旅顺和青泥洼一带连接起来,建一个大型的海军基地和商贸港口,这需要大额的投入,元奇又不是银子多的没地方用了,南洋二省新建需要用银子的地方多了。

    “这可是份大礼。”肃顺吞的一笑,“不过,校长素来是一石数鸟,还有别的打算吧。”

    “难怪校长对雨亭兄另眼相看。”肖明亮打趣了一句站起身来,走到一幅地图前道:“二位来看看。”说着,他指着旅顺、青泥洼一带,道:“这里建立一个大型海军基地,除了上守护京津,还能有什么作用?”

    这是一幅大型地图,囊括了京津、辽东、朝鲜、倭国,略微看了看,肃顺才迟疑着道:“朝鲜?”

    肖明亮点了点头,笑道:“不错,朝鲜!”顿了顿,他才道:“校长对于藩属国的态度,二位应该清楚,藩属国毕竟是隔了一层,而且朝鲜这个半岛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必须并入我大清疆域,不能给西洋各国任何可乘之机。”

    肃顺眉头一皱,“这个时候吞并朝鲜?”

    “当然不是。”肖明亮道:“估摸着还得等个五年左右,这也是校长急于修建这个大型海军基地的原因。”说着,他笑了笑,“咱们也用不着藏着掖着,说句不好听的,校长若是有心举兵造反,要打北洋水师,直接开打就是,没必要如此麻烦。”

    这话是不好听,但却是实际情况,奕增、肃顺对此都是心知肚明,而且,易知足就是要强占旅顺青泥洼这一代,他们也只能干瞪眼,略微沉吟,肃顺才道:“我们会尽力说服朝廷同意。”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