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三十三章 电报进京

第六百三十三章 电报进京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可能同意!咸丰不可能让易知足节制十余省军政大权!绵愉很清楚这点,他的心情登时从云端跌落到低谷,朝廷专职征伐和平乱的大将军,无一不是大权在握,贵重一时,煊赫一时,若是节制十余省军政大权,那可是实实在在的权倾朝野!

    易知足压根就不受朝廷节制,又为朝堂上下所猜疑,咸丰岂会放权授予他为节制十余省的大将军?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咸丰再急于剿灭太平军和捻军,也不可能同意!

    楞了片刻,绵愉才意识到不对,易知足不可能不清楚这点,为什么会提出来?难道是自己领会错了?他抱着一分侥幸的问道:“不知国城所言放权是指的什么?”

    “王爷何必明知故问。”易知足老神在在的道:“不论太平军还是捻军,如今皆为心腹巨患,一个割省自立,一个各省流窜,要想彻底剿灭,非的总揽数省军政,以专事权。”

    这话将绵愉心里仅存的一丝侥幸击的粉碎,脸上神情登时黯然,轻叹了一声,他才道:“国城这是强人所难,皇上断然不会应允。”

    易知足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道:“征伐南洋,王爷身为征南大将军,朝廷论功行赏,王爷没能捞上一个****,在下很是为王爷叫屈......。”

    这话是什么意思?象征伐南洋一样,让他为大将军?绵愉顿觉热血上冲一张脸胀的通红,连呼吸都粗了几分,征伐南洋,他只是得到食双俸的恩赏,若是剿灭太平军和捻军,一顶铁帽子绝对是跑不了的!

    “国城是说......。”绵愉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发颤,只是觉的口干舌燥,“由本王......来做这大将军?”

    易知足轻笑道:“王爷知人善用,明辨是非,公正廉明,乃是平寇大将军的不二人选。”

    绵愉登时笑的合不拢嘴,拱手笑道:“过誉了,过誉了。”什么知人善用,明辨是非,公正廉明,都是扯淡,他心里很清楚,易知足看中他的就是不揽事,不胡乱插手,做征南大将军时,他就是如此,对于战事不闻不问,只管收礼玩乐。

    “上海至京师的电报已经开通,王爷给京师发份电报罢。”易知足缓声道:“不过,此事暂不宜公开,待的俄土战争爆发之后再说。”

    “好。”绵愉爽快的道,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要等俄土战争爆发之后再说,但易知足不说,他也就不多问。

    次日上午,京师,紫禁城,军机值房。

    一个军机小章京蹑手蹑脚的走到穆章阿跟前,轻声道:“禀穆中堂,京师电报局贾掌柜在外求见,说是有一封电报——惠亲王从上海发来的。”

    惠亲王从上海发来的电报?穆章阿抬起头来,“京师的电报已经开通了?”

    “小的不清楚。”小章京连忙躬身道。

    惠亲王的电报,穆章阿不敢不重视,当即问道:“电报呢?”

    “在贾掌柜手里。”小章京连忙低声道:“他非说要面见中堂,如今人在宫外。”

    “宫里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穆章阿没好气的呵斥了一句,小章京低着头轻声道:“那贾掌柜有郑亲王府的人陪着......。”

    西华门外,京师电报局掌柜贾俭良心情忐忑的等候着,电报线路的架设很快,从上海到济南只用了五个月时间,但从济南之后进度就慢了下来,尤其是天津到京城这一段线路的铺设阻扰极大,跟修建铁路一样,不少官员士绅以破坏龙脉和风水为由进行阻扰。

    虽说最终电报线路如愿以偿进了京师,但若是不能引起朝廷的重视,也是个大麻烦,因此,借着惠亲王的这封电报,他大着胆子前来求见穆章阿,不过,他心里着实没底,不知道如此要挟,等待他的是什么后果,虽说背后有元奇撑腰,性命是无碍,但局面打不开,他这个电报局的掌柜也就做到头了。

    他正自心上心下的想着,身旁郑亲王府的一个管家轻声提醒道:“穆中堂出来了,贾掌柜好自为之。”说完,便缓步踱了开去。

    贾俭良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见的身着袍服的穆章阿走出西华门,他连忙迎了上去见礼道:“小的元奇电报局京师分局掌柜贾俭良见过中堂大人。”说着,赶紧取出一封电报呈上道:“这是惠亲王今日从上海发来的电报。”

    穆章阿伸手接过电报,贾俭良连忙道:“禀中堂大人,电报局分为内局和外局,内局是专门为官府传递信息,若是可能,小的希望能在军机值房设立一个电报房,目前大部分省份府县都已经开通电报......。”

    穆章阿打断他话头,道:“京师电报已经开通?”

    “回大人话。”贾俭良连忙道:“已经开通几日了,不过,还没正式营运,尚在调试期。”

    穆章阿边听边拆开电报快速瞟了几眼,随即眉头一皱,转身快步离开,不过还是丢下了一句话,“回去候着。”

    这就走了?回去候着是个什么意思?贾俭良抬起头看着穆章阿的背影一头的雾水。

    乾清宫,西暖阁。

    穆章阿见礼之后,声音平稳的道:“皇上,惠亲王从上海发来电报。”

    对于电报,咸丰并不陌生,去年京师就为架设电报之事吵的沸沸扬扬,最后还是他点头同意的,只是没想到如此之快就开通了,接过电报扫了两眼,他眉头一跳,立时沉下心细看,看完之后,有些不敢置信,又从头看了一遍,这才闷声道:“易知足想做什么?”

    易知足想做什么?穆章阿一路上也在想这个问题,以惠亲王电报所言,易知足可谓是一心一意为朝廷着想,堪称是公忠体国的典范,可易知足明摆着不是那样的人!这背后显然有着他们不知道的意图,但一路琢磨过来,他也没琢磨出什么来。

    见的咸丰问起,他迟疑了下才道:“皇上,易知足或许真有可能是为西北战事着想。”

    咸丰皱了
美女圣约书无弹窗
皱眉头,“如此说来,易知足岂非是没有不臣之心?”

    穆章阿登时不知道该如何回这话,从易知足这几年来的种种举措来看,要说易知足没有不臣之心,打死他也不相信,可乘着俄土战争出兵西北,出兵剿灭太平军、捻军,又是怎么回事?有不臣之心,会如此做?太矛盾了!

    略微沉吟,他才道:“皇上,易知足说,俄土战争最迟明年年初就会爆发,不妨暂且静观其变。”

    咸丰瞥了他一眼,道:“南洋海军正在东南各省招募新兵,会不会是缓兵之计?”

    这不可能真不大,穆章阿暗忖,朝廷是能阻止南洋海军招募新兵?还是敢在这个时候公然征讨元奇?易知足有必要弄什么缓兵之计吗?那家伙一直以来都是习惯堂堂正正的碾压!

    不等穆章阿开口,咸丰也意识到不可能,当即话头一转,“看电报上的日期,是今天从上海发来的,京师到上海的电报已经开通了?”

    “回皇上。”穆章阿连忙道:“已经开通几日了,不过,电报局还没正式开业,尚且在调试......。”

    “即发即收,迅捷无比,这电报确实极为便利。”咸丰缓声道:“就是不知道能否保密,这事着人了解一下。”

    “奴才遵旨。”穆章阿连忙道。

    略微沉吟,咸丰才缓声道:“两江总督李星沅再次奏请乞休,可有适合人选?”

    这是同意李星沅致仕了?穆章阿心里一喜,这个位置他可是惦记好长时间了,至于合适的人选,那自然是有的,略微沉吟才道:“奴才举荐福州将军怡良。他是满洲正红旗人,由刑部笔帖式提升员外郎,道光八年外放,久历地方,曾任江苏布政使、广东巡抚,听闻与易知足关系颇好。”

    听的最后一句,咸丰心里一动,两江总督确实需要一个与易知足关系颇好的大员担任,否则未必做的长久,略微沉吟,他才道:“先跪安罢。”

    福建,福州,马尾港。

    马尾港在福州城东南,在闽江两分流——台江、乌龙江会合处,港口负山面水,港阔水深,为天然良港,水路西至福州三十余里,东距闽江口五十余里,是水路进福州的必经之地,自古即为重要的对外贸易港,过往船只多在此停留,马尾镇也因此而繁荣。

    不过,今日马尾港却是一派肃杀,港口码头上衣甲鲜亮的八旗兵丁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原本停泊在港口的渔船商船也都被驱赶一空,诺大的港口空荡荡的,码头上还搭建了也个规模不小的长棚。

    棚子里,福州将军怡良坐在太师椅上遥望着宽阔的江面暗自感慨,他前来马尾是为迎接易知足的,遥想当年他身为广东巡抚之时,易知足不过是一个行商子弟,元奇银行也才初建,不过就是一家垄断广州钱业的大银号,这一晃十多年,易知足已是三等公爵,南洋大臣、南洋海军提督,元奇也成为庞然大物,

    “大人。”副都统霍隆武凑上来笑道:“咱们福州与南洋海军可没关系,大人何必前来马尾迎接易公爷。”

    怡良看了他一眼,道:“远迎三十里,觉的掉身价了?”

    霍隆武确实有这想法,易知足虽说是名满天下,但与朝廷的关系着实不咋得,而且与福州驻防八旗也没什么关系,巴巴的远迎三十里,应景的时候不定就是一桩祸事,这次南洋海军出兵帮着福建平乱,闽浙总督王懿德都没前来迎接,他们何必如此殷勤?”

    干笑了两声,他才试探着道:“听闻大人与易公爷是旧识?”

    “私谊是私谊,公事是公事。”怡良缓声道:“易国城不只是三等公爵、南洋大臣,南洋海军提督,更是元奇大掌柜,是咱们大清名副其实的财神爷,他手指缝里**,就足够咱们福州驻防八旗吃几年的,殷勤点何妨?”

    听的这话,霍隆武眼睛一亮,连忙道:“还是大人体恤,这两年物价飞涨,那点子俸禄糊口都难......。”

    “你想哪里去了?”怡良瞥了他一眼,道:“不是银子,是火枪,一百两银子一杆的米尼枪!听说过没有?元奇在广州、上海的兵工厂都能制造米尼枪,咱们要是有一二千枝米尼枪,剿灭那些个会党不费吹灰之力。”

    话才落音,就见的一名武官快步上前禀报,“大人,船来了!”

    怡良连忙起身走出长棚,就见四艘冒着黑烟的蒸汽炮舰正迅速的溯江而上,一众八旗官兵象看西洋镜一般都有些发呆,蒸汽炮舰在广州上海已是常见,但在福州却相当少见,因为福州并不是通商口岸。

    身着一袭长衫,一头短发的易知足一踏上码头,怡良就迎上前拱手笑道:“国城何时剪了短发,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易知足拱手笑道:“一别数年,悦亭兄风采依旧。”

    “老夫都六十有三了,还风采依旧。”怡良爽朗的笑道,说着,伸手为他引见副都统霍隆武以及几位协领参将,易知足客气的与几人一一见礼。

    随后一众人登船一道前往福州,在官厅落座之后,怡良才道:“国城咱会有暇前来福州?可是为台湾而来?”

    “冲着马尾而来。”易知足毫不掩饰的道:“南洋海军准备在马尾建一个造船厂。”

    “这是好事。”怡良连忙颌首道,有南洋海军的造船厂,福州驻防八旗的压力就轻多了,他身为福州将军,自然是极力赞成。

    易知足笑了笑,道:“这事还的劳烦悦亭兄多多美言,马尾的造船厂不是一般的造船厂,而是要建造蒸汽铁甲舰,得在福州开办西式学堂,培养技术工匠,还的驻军......。”

    建造蒸汽铁甲舰?不等他说完,怡良就满口应承道:“国城放心,这事老夫必定鼎力支持。”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这事还的闽浙总督王制台鼎力支持才行。”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