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大局为重

第六百三十四章 大局为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福州城东南,水部门外,河口港。

    自前明以来,河口港就是琉球等诸蕃国贡船停泊地,附近有河口天后宫还有被称之为琉球馆的‘柔远驿’,因是水陆交通要道,这一带也就分外繁华,大小商号店铺鳞次栉比,沿河街道人潮如涌,河面船只往来如梭。

    易知足不愿进城,怡良临时将接风洗尘宴改在了河口港附近的‘榕锦楼’,一楼是福州城三品以下的一众官员,二楼却只摆了一桌,而且也只有易知足、怡良、闽浙总督王懿德三人。

    易知足突然来福州,王懿德很是意外,他内心里极为不愿与易知足有往来,但这次福建平乱却是多亏了南洋海军,再则,海军在平乱之后没有撤军,而是就地驻扎并且就地募兵,他不的不捏着鼻子率领福州官员前来迎接。

    说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感激之言,敬了三巡酒之后,他才试探着道:“不知道国城兄此番前来福州,有何要事?”

    “蒸汽铁甲舰,绍甫兄可有耳闻?”易知足也不兜圈子开门见山的道:“如今西洋各国都在竞相制造蒸汽铁甲舰,咱们大清也不能落后,不过,广州、上海西洋人众多,两地造船厂不利于保密,我打算在福州马尾建一个大型的造船厂,建造蒸汽铁甲舰。”

    大型造船厂?蒸汽铁甲舰?王懿德登时就皱起了眉头,身为闽浙总督,他与福州将军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不同,他敏锐的意识到这事不简单,元奇这是想把手伸到福州来,迟疑了下,他才道:“若是民用造船厂倒是小事一桩,可这蒸汽铁甲舰.....国城兄可上奏朝廷?”

    易知足听的暗自冷笑,若是朝廷批下来,还有必要跟你啰嗦?他也懒的回答,自顾说道:“蒸汽铁甲舰的制造需要大量的技术人才,既是在马尾建造大型造船厂,也需要就地培养人才,我准备在福州、马尾建立一批西式学堂.....。”

    见他态度强硬,王懿德强自笑道:“些许小事,不值一提,只要朝廷允准,本部堂必定竭力支持。”

    见他一口咬定要朝廷允准,易知足笑了笑,不再多说,见这情形,怡良连忙斡旋道:“建造蒸汽铁甲舰这是海防所需,朝廷断无不允之理,不过,这事牵扯颇广,奏报上去怕是短时间难以批复下来,能不能边建边奏报?”

    王懿德缓缓摇了摇头,道:“兹事体大,万一朝廷怪罪下来,咱们福建官员怕是承受不起。”

    “那就等朝廷批复下来再说。”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不过,桌上的气氛随即便的沉闷起来。

    散席之后,易知足拒绝了怡良的邀请,直接住进了水部门外的一家客栈,怡良没有告辞,反而是跟了过来,他还打算为福州驻防八旗讨要些好处,两人进的包下的独院,一进门,林美莲便迎上来禀报道:“爵爷,福州电报局的掌柜来了。”说着,又递过一份电报。

    “让他进来。”易知足随意的吩咐了一句,进的正房大厅落座,他才拆开电报,扫了一眼,电报上就一句话,两江总督李星沅致仕,福州将军怡良接任。他不动声色的将电报翻过来放在茶几上,李星沅致仕他并不意外,怡良接任两江总督却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福州电报局掌柜关世林快步进来,躬身道:“属下福州电报局关世林见过大掌柜。”

    “纸笔侍候。”易知足对外吩咐了一句,待的林美莲奉上笔墨,他才看了关世林一眼,道:“我说,你记。”顿了顿,他缓声道:“闽浙总督王懿德,才庸德薄,尸位素餐,不宜忝居督抚,荐潞安府知府金畇善接任。”

    听的这话,关世林不由的一呆,半晌不敢落笔,怡良也是惊的半晌合不拢嘴,一言不合就弹劾,而且弹劾的还是闽浙总督,居然还举荐接任者,潞安府知府金畇善是何方神圣,他不认识,也没听说,不过,知府不过四品骤然接任闽浙总督?这合适吗?

    怡良在官场也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转念他就反应过来,这事没那么简单,弹劾王懿德定然不会是一言不合,恼羞成怒那么简单,联想到前不久易知足才弹劾江苏巡抚傅绳勋,并举荐徐继畲接任,他就意识到这次的弹劾肯定是早有准备,易知足这次来福州见王懿德,只是给对方一个机会而已!想到这里,他心头一阵狂跳,易知足这是打算做什么?

    关世林楞了一下,已是反应过来,这是让他发电报,赶紧笔走龙蛇将易知足的话一字不漏的写下来,吹了吹墨迹才给对方过目。

    “署我的名字,然后发给京师,转军机处。”易知足轻描淡写的道。

    带的关世林躬身退下,怡良才一脸热切的道:“国城兄有把握?”

    易知足点了支香烟,道:“这事如何能够有把握?”

    没把握会当着自己这位福州将军的面唱这么一出?怡良吞的一笑,“国城兄前来福州,可是为了立威?”

    弹劾王懿德,易知足还真是有立威的意思,继弹劾江苏巡抚傅绳勋之后,再弹劾闽浙总督,这是一个极为明显的信号,想来东南各省大吏以及府县官员都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至于咸丰是否会同意?他并不担心。

    这话他自然不好明说,略微沉吟,他才道:“不是为了立威,而是为了发展福建的需要,福建连接广东江浙,要发展工业,修建铁路,台湾也要大力开拓发展,需要一个勇于开拓,思想开放激进的督抚。”

    对于这话,怡良显然不信,不过,他转念就明白过来,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不是说给他听的,而是让他转奏朝廷的,想到电报的快捷,他也坐不住,当即起身道:“国城兄一路劳累,且先歇息。”

    京师,紫禁城,军机处。

    一个大军机大章京拿着一份刚刚收到的电报快步走到穆章阿跟前,轻声道:“鹤相,电报处刚转来的,南洋大臣易知足发自
黑卡笔趣阁
福州的电奏。”

    接过电报一看,穆章阿就沉声道:“不会有错?”也不怪他如此问,电报处毕竟才成立没几日,一众小章京和太监都还处于突击培训阶段。

    “不会,已经再三核实过。”大章京连忙道:“而且是电报局的人核实的。”

    再次看了一遍电报,穆章阿才道:“马上将金畇善的资料送来,尽可能详细。”

    不多时,怡良的电报也送了过来,穆章阿扫了两眼便放了下来,为了发展福建而弹劾闽浙总督,鬼话连篇!

    很快,金畇善的资料就送了过来,金畇善,江苏吴县人,道光十八年进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散馆后授翰林院检讨,入都察院,丁忧回籍,起复后为监察御史,咸丰元年外放潞安府知府,履历干净的象一张白纸,可易知足为什么会看中他?

    穆章阿一路琢磨着进了乾清宫,进的西暖阁见礼之后,他躬身呈上电报道:“皇上,这是易知足、怡良先后从福州发来的电报。”

    看完电报,咸丰心头的怒火腾的一下就冒了出来,“才弹劾江苏巡抚,如今又来弹劾闽浙总督,还没完没了了!”

    穆章阿连忙伏下身磕头道:“皇上息怒......。”

    “朕倒是想不怒来着。”咸丰冷哼了一声,抖了抖电报,“这倒是允还是不允?”

    “允——。”穆章阿沉声道:“易知足先是弹劾江苏巡抚,接着又弹劾闽浙总督,其意应是为了巩固元奇在东南的势力,以确保大举出兵西北无后顾之忧.....,奴才窃以为,从大局着想,应该允准。”

    听的这话,咸丰渐渐冷静下来,小不忍则乱大谋,只要元奇大举出兵西北,协助朝廷剿灭太平军和捻军,让其巩固东南势力又何妨?再怎么说也比目前的局面要好,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元奇没有举兵造反的迹象。

    略微沉吟,他才缓声道:“潞安府知府金畇善是什么情况?”

    “回皇上。”穆章阿轻声道:“此人应该是元奇一系官员......。”

    咸丰眉头一皱,“元奇一系?”

    “皇上。”穆章阿连忙道:“元奇在东南各省有大小股东上万,这些股东尽皆东南各省士绅商贾,这些士绅商贾出身的官员,再加上元奇出身的武官、易知足举荐的官员以及南洋两省的官员......已经自成一系。”

    听的这话,咸丰心里一惊,按照这说法,元奇一系官员岂非庞大到难以想象?再过十年二十年,朝中地方岂非尽是元奇一系官员?

    见的咸丰半晌没吭声,穆章阿心里暗喜,穆党一系官员如今可谓是树大招风,这段时间咸丰对元奇的态度似乎有所转变,他整日里提心吊胆生怕咸丰打压他,是以借这机会抛出元奇党,只要咸丰相信元奇党的存在,就不会过分打压削弱他穆党一系势力。

    良久,咸丰才开口道:“王懿德是闽浙总督兼任福建巡抚罢?着金畇善接任福建巡抚,另行委任闽浙总督,如何?”

    略微思忖,穆章阿便轻声道:“官员擢拔贬黜无非是一道谕旨,皇上何不让易知足安心出兵西北?”

    “当年吴三桂、年羹尧,怕是也无易知足如此跋扈!”咸丰轻叹道:“朕真是愧对列祖列宗。”

    听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穆章阿连忙磕头道:“奴才忝为首席军机,还请皇上降罪责罚。”心里却是暗忖,吴三桂、年羹尧哪能跟易知足相提并论,人家可是要兵有兵,要钱有钱,要地盘有地盘。

    “罢了。”咸丰轻叹了一声,“电旨,闽浙总督王懿德革职进京,迁潞安府知府金畇善为福建巡抚,暂兼闽浙总督。”

    次日一早,远在福州的易知足就收到了军机处发来的电报,看过之后,他笑了笑,吩咐道:“转送镇闽将军府,着怡良送总督府。”

    闽浙总督府里,王懿德看着送来的电报愣愣的出神,半晌,他才问道:“确证是军机处发来的?”

    电报房的管事喏喏的不知道该如何回话,福州的内局电报早已开始使用,福建浙江各府县大部分都已经开通了官府专用的电报,但来自军机处的电报这还是头一份,他也不敢肯定,不过,他相信没人敢冒用军机处的名义发送电报,而且还是有关地方大吏任免的电报,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王懿德也不是想不明白这一点,不过,他心里还是抱着一份侥幸,半晌,他才吩咐道:“备轿。”他打算去满城镇闽将军府着怡良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凭直觉,他认为这应该是易知足的手笔,怡良与易知足的关系似乎不错。

    八台大轿才出总督府,怡良就快马而来,王懿德连忙吩咐落轿,一下轿,看到怡良掏出一份电报,他登时什么都明白了,身子登时一软。

    总督王懿德被革职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福州城,怡良在官场厮混了那么多年,自然知道什么事情该散播什么事情该烂在肚子里,很快,福州几位前来打探消息的大员就知道了事情的争相。

    总督王懿德昨日得罪易知足,今日就被革职!这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但这话出自福州将军怡良之口,却是没人敢不相信,消息一传开,福州城内大小官员纷纷备下厚礼一窝蜂的赶往水部门外去拜访易知足。

    易知足不在客栈,而是去了马尾,他很清楚这份电报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他才没有那份闲工夫应酬一群不认识的官员,不过,他还是留下林美莲登记,对于福州官场他还是想了解一下,毕竟若是在马尾建造船厂的话,需要地方官员的大力配合和支持。

    再则,金畇善前来福州,也需要地方官员的帮衬和支持,另外,他还打算借着高雄港对外开放的机会,促成台湾建省,这事少不了要福建官员摇旗呐喊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