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三十五章 东南王

第六百三十五章 东南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两江总督李星沅致仕,福州将军怡良调任两江总督。闽浙总督王懿德革职进京,潞安府知府金畇善迁为福建巡抚,兼署闽浙总督。这二道谕旨在邸报上一刊载,迅速在大清官场引发了一场轰动。

    再加上前不久江苏巡抚傅绳勋被弹劾致仕,被革职徐继畲接任江苏巡抚这件事,稍有点眼力劲的官员都预感到一场足以影响整个大清格局的狂风暴雨即将来临。

    首当其冲的东南各省大员以及府道州县官员大都忐忑不安,不少嗅觉灵敏又胆小谨慎的官员纷纷上折子称病乞休,生怕卷入元奇与朝廷这场政争之中,也有一部分胆大的官员向易知足去信以表明态度,更多的官员则是观望,东南各省富庶不说,这位置也是极为难得,不知道有多少官员眼巴巴的盯着这实缺官位,他们可舍不得。

    有人担忧自然有人欢喜,元奇一系的官员则是欣喜若狂,徐继畲被革职得以起复江苏巡抚且不说,金畇善由潞安府知府骤升二品四级直接迁升为福建巡抚兼署闽浙总督,不知道让多少官员眼热,别说是二品,三品这道坎都不知道多人官员穷其一生也难以跨越。

    易知足一个举荐,革职的可以起复,四品可以骤升二品位列督抚,这怎能不让元奇一系官员欣喜若狂?这简直是就是活脱脱的终南捷径!

    上海,镇海路,红桂园。

    绵愉背着双手在房间里来回的踱着,似乎自言自语一般,“易知足这是想做东南王不成?”

    端坐品茶的幕僚秋长水放下茶盅,道:“王爷,易国城若是有心做东南王,不会只动一个总督和巡抚,接下来应该还会大举弹劾,以安插心腹亲信。”

    绵愉驻步看了他一眼,道:“先生的意思,易国城接下来还会大举弹劾?朝廷会同意?”

    秋长水缓声道:“朝廷若不同意,东南必然再度集中爆发大规模的会党作乱,而且来势必然更猛。”

    绵愉眉头一皱随即舒展开来,踱回茶几旁坐下道:“先生的意思,东南各省集中爆发大规模的会党作乱是元奇在背后操纵?”

    “王爷不妨试想想,若是太平军在背后操纵,岂会如此轻易就被海军平定?若是太平军在背后操纵,太平军这段时间岂会没有动静?”秋长水不急不缓的道:“除了太平军,又还有谁能有如此大的能力操东南数省会党?唯有元奇!”

    绵愉听的背后凉飕飕的,“如此说来,出兵西北,招募新兵,协助朝廷围剿太平军都是谎言?”

    “那倒未必。”秋长水缓缓摇了摇头,“元奇要大举出兵西北,岂能不担心后院起火?”

    这倒也是人之常情,以元奇与朝廷的关系,要大举出兵西北岂能不提防朝廷?如此说来,易知足急于巩固东南各省,也在情理之中,绵愉琢磨了一阵,才道:“是否需要密奏皇上,纵容元奇巩固东南?”

    “那倒不急。”秋长水缓声道:“且观望一下。”

    话才落音,一个长随快步进来禀报道:“王爷,花旗国驻华公使汉弗莱.马沙利来了。”

    “快快有请。”绵愉连忙站起身来,准备出去迎接。

    秋长水跟着起身道:“王爷是亲王,又是当今皇叔,身份尊贵无比.....。”

    “说的是。”绵愉说着一笑,缓缓坐了下来,“劳烦先生将翻译叫来。”

    不多时,马沙利带着一个翻译走了进来,见的绵愉端坐不动,心里略微有些不快,即便身份再尊贵,也不至于如此无礼吧?当即微微躬身道:“在下美利坚驻华公使汉弗莱.马沙利,很荣幸能在上海见到尊贵的惠亲王阁下。”

    听的翻译,绵愉微笑伸手道:“公使先生无须多礼,赐坐。”

    马沙利品苏与易知足以及总理衙门官员交往都是享受平等的礼仪,绵愉一副高高在上的上架势令他心里很不舒服,落座之后,他就径直问道:“亲王阁下相请,不知道有什么事情相商?”

    绵愉看了对方的翻译一眼,道:“能否让贵译员回避?”

    迟疑了下,马沙利才吩咐翻译退下,绵愉则缓声道:“听闻贵国能够制造米尼枪?”

    米尼枪?元奇不是能够制造吗?马沙利略微沉吟了下,才道:“不错。”

    绵愉轻声道:“贵国能否售卖一批制造米尼枪的精密机**?”

    “我没听错吧?”马沙利笑道:“亲王阁下是要向我国采购制造米尼枪的机器设备?”

    绵愉颌首道:“价钱好商量。”

    马沙利虽然不是中国通,但是元奇与朝廷的关系他还是清楚的,登时就意识到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元奇本身就能制造米尼枪,向清国出售制造米尼枪的机器设备压根没问题,他当即狮子大开口,“我们不要钱,我们需要象澳门、香港那样的一个港口,台湾的高雄港。”

    租借高雄港?绵愉登时有些犹豫,虽然咸丰是说不惜代价,但租借高雄港这事传出去,他这个经手者怕是会被咸丰当做替罪羊,略微沉吟,他才道:“这事本王不能答应,我们可以支付黄金。”

    “不不不。”马沙利笑道:“亲王阁下对军火贸易不了解,我们可以售卖武器,但不会售卖制造武器的机器设备,除非是用很大的利益进行交换。”

    用租借高雄港换回制造米尼枪的机器设备,咸丰肯定会同意,但绵愉却是不想背这个恶名,沉吟了一阵,他才道:“向贵国采买米尼枪呢,五万枝!”

    马沙利意识到这是难得攫取高雄港的机会,哪肯放过,当即摇头道:“很抱歉,我们无法提供如此大数额的军火订单,米尼枪如今是世界最先进的火枪之一,最多能够提供三千或者五千枝。”

    顿了顿,他接着道:“如果采购机器设备,我们可以为你们培训必要的技术工人,另外,我们还可以提供配套的弹药厂。”

    绵愉虽然怕背负买国的恶名,但却无法抵制朝廷自行制造米尼枪和弹药的诱-惑,琢磨了两天,他才给咸丰写了封密折,他没敢用电报,担心走漏消息,在密折中,他说花旗国公使要求与南洋总理衙门签署正式的协议。

    短短不过六日,咸丰便
抗战之中国远征军无弹窗
将密折发还,着总理各国事务及洋务衙门总理大臣宝鋆与马沙利签署协议。

    看着密折上的朱批,绵愉暗自偷笑,如此一来,这黑锅可就不用他背了!他很清楚,必须乘着易知足不在上海之时将这事尽快敲定,当即就遣人让宝鋆晚上来一趟。

    天黑之后,宝鋆匆匆赶到红桂圆,宝鋆,字佩蘅,索绰络氏,满洲镶白旗人,道光十八年进士,授礼部主事,擢中允,三迁侍读学士,道光二十九年入总理衙门,累迁为总理大臣。

    见的宝鋆前来,绵愉略微寒了几句便屏退下人,拿出咸丰发还的密折,将上面遮掩了,只让他看咸丰的朱批。

    看过朱批,宝鋆便知道与马沙利签署的协议不会是什么好事,他也不问协议内容,当即便苦笑着道:“王爷,签署协议可以,但是下官没有大印,印信由伍长青保管着,下官以私人的身份签署这份协议,可成?”

    绵愉听的一楞,随即就反应过来,以易知足与伍长青的关系,他当然会将印信交给伍长青保管,暗自懊恼了一阵,他才道:“你先与马沙利签署协议,本王送往京师用印。”

    宝鋆忍不住道:“究竟是什么协议?”

    待的绵愉将协议内容一说,宝鋆连连摆手道:“王爷,这协议如何敢签.....?”

    绵愉沉声道:“你想抗旨不成?”

    宝鋆登时脸色苍白,抗旨他还真没这个胆子,略微迟疑,他才道:“王爷,今非昔比,签订这协议不定会捅下大漏子。”

    “还有什么漏子大的过元奇?”绵愉沉声道:“放心,事成之后,将你调回京师。”

    次日下午,马沙利、宝鋆在红桂园签订了一份秘密协定《中美红桂协定》——花旗国提供所有机器设备协助北洋水师在天津建立军工厂,火药厂,并且每年售卖五千枝米尼枪,作为交换,租借高雄港五十年。协议规定,等天津军工厂、火药厂正式投产之后,美方才正式租借高雄港。当然,这只是一分草案,得等到咸丰用印之后,才能生效。

    虽说这份协定有点冒险,但马沙利还是感觉十分满意,他相信就算是元奇,也不敢公然违背这份协定,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损失,也无非是损失几套机器设备,这根本就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半个月后,从台湾广州转了一圈的易知足返回上海,消息传开,镇海公府登时门庭若市,众多士绅商贾纷纷前来拜访,各种马车轿子在门外排出老远。

    看着林美莲抱着一叠名贴进来,易知足也不由的傻眼,一脸纳闷的道:“都是些什么人?”

    不等林美莲开口,包世臣就笑道:“都是东南各省的股东,有子弟为官的股东!”

    听的这话,易知足不由的一笑,吩咐道:“仔细登记整理,将这些官员的资料建档。”

    包世臣抚须道:“爵爷这是打算培植元奇党?”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元奇如今的情况,即便我无心结党,也会自成一党。”顿了顿,他接着道:“以前是无力自保,也无力护得他们周全,如今倒是无须担心,也没必要瞻前顾后,没的让人寒心。”

    林美莲插话道:“南洋两省,需要大量官员,爵爷为何没想到用他们?”

    “南洋两省正牌子官员视为畏途,候补官我又不愿意要。”易知足含笑道:“再说了,南洋两省是尝试新式管理的试验地,需要有学识容易接受新思想的年轻官员。”说着,他挥了挥手,“就说我很忙,让他们不要在外候着了,让他们留下地址,抽时间分批见他们。”

    林美莲颇为意外的道:“那么多人,爵爷见的过来?”

    “分府县一批批见,无妨,再怎么说也是元奇股东,不见不好,厚此薄彼也不好。”

    待的林美莲退出,包世臣才缓声道:“爵爷既然打算培植元奇党,是否趁热打铁?”

    易知足笑道:“先生不虑吃相太难看,成为众矢之的?”

    包世臣斟酌着道:“刨除南洋两省,目前只有安徽、江苏、福建三省巡抚是元奇一系,府道州县官员几近于无.....远不到让朝廷忌惮的地步,爵爷不妨在东南各省大幅扶持府道州县官员,既能巩固东南免除后顾之忧,亦能培植势力,最近东南几省有不少官员称病乞休.....。”

    有不少官员称病乞休?易知足听的一笑,“这机会倒是不能错过了。”

    “又有什么好机会?”随着话音,严世宽缓步踱了进来,见礼后,他毫不见外的在下首落座,道:“大掌柜,惠亲王在上海这段日子与花旗国马沙利接触了三次,宝鋆也参与其中,不知在商议什么。”

    易知足眉头一皱,“没查出什么?”

    严世宽摇了摇头,“防范的很严,查不出丝毫消息,要不大掌柜出面与他们正面谈谈。”

    都是些老狐狸,正面能套出什么话来?易知足沉吟了一阵,才道:“缓缓,等他们松懈了再查,这事不能放松!”

    京师,乾清宫,西暖阁。

    殿外北风呼啸,大雪纷飞,寒风刺骨,暖阁内却是温暖如春,咸丰端坐在炕上缓缓放下手中的电奏弹章,这是易知足从上海发来的,弹劾的是浙江金华府和宁波府两位知府。

    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跪在下面的穆章阿,咸丰轻声道:“准。跪安罢。”

    “奴才遵旨。”穆章阿连忙躬身道,行礼后,他缓步退了下去,出了暖阁,迎面一股寒风刮来,他忍不住一个哆嗦,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易知足弹劾了东南几省五十多个府道州县官员,其中府道官员三十三个,州县官员二十一个,咸丰无一例外,全部允准,朝野上下已是一片沸腾,他真不知道易知足什么时候才会收手。

    暖阁内,咸丰半歪在炕上神情阴沉的望着藻井,暗自告诫自己,忍,必须忍!不出意外,花旗国制造米尼枪和火药的机器设备明年就会抵达天津,而且每年还有五千枝米尼枪,易知足在明年也会大举出兵西北,再忍两年,三年,就会是一个崭新的局面!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