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三十八章 自投罗网

第六百三十八章 自投罗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最大限度的消耗英法俄土四国的国力?汤秉灿疑惑的道:“大掌柜就敢如此肯定俄国人一定会将这批米尼枪用于与土耳其的战争?”

    “当然!”冯仁轩毫不迟疑的道,随即起身走到书桌边展开一副地图,“这是大掌柜送的一副世界地图,你们过来看看。 更新最快”着,他指着南欧的巴尔干半岛,“这一场俄土战争主要就是争夺巴尔干半岛的控制权。

    这是南欧三大半岛之一,地处欧、亚、非三大陆之间,是欧、亚联系的陆桥,南临地中海重要航线,东有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扼黑海的咽喉,地理位置极为重要。

    英法两国各有各的算盘,但遏制俄国继续向欧洲扩张却符合两国的共同利益,两国无法容忍俄国占据巴尔干半岛这一极为重要和极具威胁的战略要地。

    对于俄国来,则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战争既然已经爆发,就没有罢手的道理,即便是英法两国参战,俄国也必须坚持到底,因为这一战对于俄国来,是押上了俄国百年国运的一战,俄国必然全力以赴,倾国而战!

    如此一场战争,俄国还会藏着掖着?这批米尼枪以及弹药必然会尽数用在巴尔干半岛的战场!

    咱们西北扩张,就是建立在这一场俄土战争之上的,英法俄土四国的兵力和实力消耗的越大,对咱们西北扩张就越有利,如今,该明白这一场军火贸易的重要性了罢?”

    略微沉吟,常坤宁才道:“如此来,咱们得等到这场战争结束,才能出兵?”

    “何时出兵,等候大掌柜的命令。”冯仁轩道:“目前,是尽快与俄商进行军火贸易。”顿了顿,他才接着道:“谈生意,我不适合,这事你们俩负责,不过,话谨慎,别让俄国人看出猜测出咱们的意图。”

    巩宁城又叫老满城,于乾隆三十七年兴建完成,乾隆取“巩固安宁”之意,将其命名为“巩宁城”。城内驻扎着满营八旗官兵,与南门、北门和大西门内汉民居住的汉城相对应,所以又称为满城是清廷在新疆的军政中心,乌鲁木齐都统、知州、领队大臣、学正、道台的衙署均设置在巩宁城内,后面迁来的伊犁将军府亦在城内。

    实则巩宁城不仅是新疆的军政中心,也是新疆的文化中心和商贸中心,城内有万寿宫、城隍庙、文昌宫、关帝庙等庙宇祠堂,还有众多的酒肆茶园以及鳞次栉比的商铺,十分热闹繁华。

    一四人抬官轿出了道台衙门鸣锣开道前往将军府,官轿里,已实授为镇迪道道员的左宗棠又看了一眼电报上的八个字俄土战争已经爆发,心里又是感慨又是振奋,感慨的是易知足的判断实在是太准确了,振奋的是终于看到一展身手的机会了,既然战争已经爆发,也就意味着西北开战已经不远了。

    进了将军府,左宗棠在下人的引领下来到后院书房,一见面,奕山就笑道:“这还没开衙,季高何事求见?”

    左宗棠取出电报递了过去,道:“大人,俄土战争已经爆发。”

    接过电报瞟了一眼,奕山笑道:“名不虚传,易国城还真是料事如神。”边他边伸手让座,略微沉吟,才接着道:“如此来,西北这一战也快了......。”

    左宗棠沉声道:“大人,下官欲率领新军进驻塔尔巴哈台。”

    略微沉吟,奕山才道:“开衙之后,本将军即电奏朝廷,保举季高为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

    见他如此爽快,左宗棠当即起身一揖,“谢大人!”

    “为国举才,亦本将军份内之事,季高无须客气。”奕山笑着摆手道,实则,咸丰早有密旨,叮嘱他善加利用左宗棠来分化西北新军,他也清楚左宗棠率兵进驻塔尔巴哈台的目的,自然是毫不犹豫的支持。

    京师,紫禁城,养心殿。

    咸丰宴请完几位蒙古王公刚刚出的大殿,一个太监就迎上来跪奏道:“皇上,当值军机穆荫递牌子求见。”

    封衙期间当值军机大臣求见自然不是什么事,咸丰不假思索的道:“让他去乾清宫候着。”完便缓步踱了过去,一个春节,他几乎就没闲着,大宴请不断,着实是过的累。

    进的乾清宫西暖阁,洗漱一番之后,咸丰才让人叫穆荫进来,穆荫进来见礼之后,在炕前跪下道:“皇上,惠亲王从上海发来电报。”着将电报呈上。

    绵愉在电报里禀报了俄土战争爆发,希诺普海战情况,顺带还提了几句俄国陆军规模和海军规模,不过,对于放权地方督抚、调整地方大员之事却是一字未提,他很清楚,还没开衙,这事提也是白提。

    看过电报,咸丰是先喜后忧,喜的是这场他期待已久的战争终于爆发了,忧的是俄国海陆军如此之强,西北扩张会不会捅马蜂窝?再则,易知足会不会协助朝廷剿灭太平军和捻军?

    他正自沉吟不语,一个太监在门口禀报,“当值军机麟魁在外递牌子求见。”

    “让他进来。”咸丰缓声道,他预感的到,应该是与这事相关的。

    麟魁快步进来见礼后禀报道:“皇上,北洋水师提督奕增电奏,易知足致电给他,俄土战争爆发,着其奏请,率领五千水师进驻济南,协助围剿山东境内捻军。”

    看过电报,咸丰心里暗喜,如此来,易知足是真准备全力剿灭太平军捻军不成?这可是件大好事,这几年太平军和捻军可是让朝廷焦头烂额!不过,这事他不敢轻信,毕竟旅顺还驻扎有一万多南洋海军,略微沉吟,他才道:“回电,着其先做好准备,等候电谕。”

    仅仅过了二天,沿海各省府县纷纷发来电报奏报驻扎当地的南洋海军的开拔情况,一一看完这些电报,咸丰长松了口气,连忙命人发报给绵愉,询问何时明谕征剿太平军和捻军。

    惠亲王绵愉接到电报,才知道驻扎各地的南洋海军已经开拔,心里暗忖易知足这动作还真是够快,他不敢
未来天王全文阅读
怠慢,连忙赶到镇海公府,以他亲王的身份,门房哪敢拦他,不过,在长乐书屋的院子外,他却被林美莲拦下了。

    林美莲堵在门口,神态恭谨的道:“禀王爷,我家爵爷正与人商议军事,还请王爷稍侯片刻。”着,她看向跟在身后的门房总管道:“秦总管,水仙园的水仙开的正好,陪王爷去水仙园看看。”

    “哦,这公府里还有水仙园,那倒是要好好看看。”绵愉着便转过身来,林美莲这番话的客气,但实则强硬的很,这令他心里很不舒服,不过,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这个亲王在易知足面前还真抖不起威风,人家给面子那就是亲王,不给面子就什么也不是。

    书房里,易知足心情复杂的看着坐在下首侃侃而谈的冯云山太平天国的南王,他着实没想到,就在他决定对太平天国动手的时候,南王冯云山会前来上海,主动送上门来。

    “.....这几年来,多亏了元奇不断的资助枪支弹药,太平军才能勉强维持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不过,在下着实不明白,大掌柜为何要围剿安徽河南一带的捻军。”冯云山目光清澈的看着他道:“大掌柜可是打着围剿捻军的幌子,借机扩军?”

    易知足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南王觉得太平天国还有机会没有?”

    什么意思?冯云山微微一楞,道:“大掌柜对太平天国失去信心了?”

    “从来都没有信心,无所谓失去。”易知足缓声道:“与太平军进行军火贸易,只是为了让太平军吸引朝廷的注意力,为元奇争取壮大的时间和机会!”

    这话的太过直接,不留一余地,冯云山心里一沉,元奇这是要与太平天国撕破脸皮吗?他当即冷声道:“元奇如今羽翼已丰,太平军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

    易知足毫不掩饰的道:“不仅没有利用价值,而且已成为元奇的绊脚石。”

    绊脚石?冯云山顿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迟疑着道:“元奇该不会是打算与朝廷联手吧?”

    易知足缓声道:“这两年元奇名下的各大报纸,不知道太平天国诸王可都有看过?”

    “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错。”易知足缓缓颌首道,慢条斯理的了支香烟,他才接着道:“天王也好,东王也罢,虽不失为一代枭雄,却是生不逢时......。”

    冯云山讶然道:“生不逢时?”

    “对,生不逢时!”易知足缓声道:“咱们身处的是一个伟大的变革时代资本主义制度取代封建制度的变革时代,满清要推翻,但取而代之的绝对不能是封建君主专治政权!而应该是一个平等自由民主博爱的资本主义政权!这是大势所趋!”

    冯云山并非不看报纸,相反,对于《江宁日报》他是每期必看,他也希望太平天国能够建立一个与清廷截然不同的政权,不过,元奇报纸所宣扬的那一套民主自由平等,三权分立之类的思想,实在是难以让太平天国诸王接受,不论是天王、东王对那些思想都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唯一赞成的就是妇女解放。

    不过,冯云山眼下不关心这些,他关心的是他自己的安危,易知足如此坦荡的跟他挑明,这在他看来,可不是什么好事,迟疑了下,他才道:“大掌柜该不会是打算将在下交给清廷或是杀人灭口吧?”

    易知足语气轻松的笑道:“在南王眼里,我这个元奇大掌柜就如此不堪?”

    “印象还真是不好。”冯云山也不遮掩,“大掌柜在利用完太平天国之后,一脚踢开也就罢了,还要反过来协助朝廷围剿太平天国,你让本王如何?”

    听的这话,易知足也不以为忤,吸了口烟,才缓声道:“我不喜欢大规模的内战......。”

    冯云山敏感的道:“大掌柜这是想劝降?”

    “我也不喜欢披着宗教外衣的政权。”易知足沉声道:“相较而言,我更喜欢捻军,不过,我不希望数以十万计的百姓为太平天国殉葬,或许,我可以给你们一条生路,或者应该是一条明路。”

    “什么意思?”冯云山警惕的看着他。

    “移民南洋。”易知足看着他道:“南洋气候适宜,岛屿众多......。”

    “大掌柜好大的胃口,这是想将太平天国收为己用?”冯云山冷声道:“这算盘打的未免太精了吧?”

    冯云山来的太突然,易知足一时间也没想好如何好好利用这位太平天国的南王,见他有着极强的抵触情绪,心知不能操之过急,当即一笑,道:“剿灭了捻军,南洋海军将近二十万大军协助朝廷围剿太平军,南王认为太平天国能坚持多久?”

    顿了顿,他接着道:“如今电报传递信息十分快捷,还的委屈南王在府里盘桓几日,稍后,我会礼送南王回天京。”着,他对外吩咐道:“来人。”

    这是要软禁他!冯云山反应倒不激烈,只是轻叹了一声,他此番前来上海拜见易知足是为了争取获得元奇在枪支弹药方面更大的支持,却没想到一直与太平天国有着贸易往来犹如盟友一般的元奇会突然反目。

    林美莲走了进来,看了两人一眼,迟疑着道:“爵爷有何吩咐?”

    “请冯先生在府中盘桓几日,礼待,休得失礼。”易知足轻声道:“另外,将这事告诉严世宽,明里暗里,一个不许走漏,非迫不得已,最好不要伤及性命。”

    “多谢大掌柜手下留情。”冯云山起身拱手道,这话自然是替一众手下的,易知足能有这个态度,他也就不再担心自己的安危。

    “冯先生客气。”易知足笑着拱手道:“晚上我设宴为先生接风洗尘。”

    “让大掌柜费心了,告辞。”冯云山着转身就走。

    林美莲有些诧异的看了两人一眼,都强行软禁了,居然还如此客气,这位冯先生是什么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