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四十章 吓破了胆

第六百四十章 吓破了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尹有才是最早率部进驻永城围剿捻军的,也是对捻军最为熟悉和了解的,听他提及春荒,易知足便明白他担忧什么,却仍是鼓励道:“有何想法看法,但说无妨。”

    “校长。”尹有才缓声道:“这几年皖北苏北、豫东鲁西一带水灾旱灾交替不断,青黄不接之时也往往是老百姓最难熬的时候,这个时节,也是捻军规模最大,战斗力最强的时候,此时大举进剿,造成的破坏极大。”

    燕扬天前来剿捻时间不长,而且主要是围剿陕西汉中、商南一带的张宗禹、赖文光部,对于晚苏豫鲁一带的捻军情况并不熟悉,听的这话,他也不插言,起身为两人斟茶。

    捻军也好,捻匪也罢,实质上都是老百姓,‘居者为民,出者为捻。’这句话概括的很精辟,易知足略微沉吟才道:“淮北平原的夏粮收割季节是什么时候?”

    “端午前后。”尹有才不假思索的道。

    “如今才是三月三,距离夏粮收割还有足足两个月时间。”易知足缓声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十数万大军两个月的消耗是多少?算过这笔账没有?这些钱粮与其消耗在十数万大军身上,不如用来赈济百姓,这更合算!”

    尹有才大为意外,“校长打算招抚?”

    “咱们的目的是平乱,围剿和招抚都只是手段。”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相比于围剿,我更倾向于招抚,情非得已,我不希望看见遍地白骨,千里无人烟的景象。”

    “学生并非是反对招抚。”尹有才连忙道:“捻军与太平军不同,他们没有明确的目标,纯粹是为了生存,大多数捻首都是反复无常之辈,不足为信。”

    听的这话,易知足脑子里不由的蹦出来一个人——苗沛霖,这家伙三次反清,两次变节,首鼠两端,反复无常,被称为‘最无原则的军阀’,太平天国后期主要将领陈玉成就是被诱捕的。

    燕扬天给两人一人奉上一杯茶,这才轻笑道:“进了海军,就是想反复无常,也没机会,何必担心?”

    听的这话,尹有才撇了撇嘴,“让那些人进海军?没的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海军这锅汤,岂是几颗老鼠屎坏得了的。”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略微思忖,他才道:“咱们兵力充足,不必过于拘泥,一则剿抚并用,快速推进,迅速缩小包围圈。一则,擒贼先擒王,大胆穿插,先打掉各旗旗主吁寨,以为震慑!”

    “遵命。”燕扬天、尹有才连忙起身齐声应到。

    “坐。”易知足招手让两人坐下,随即问道:“十八铺捻首,大汉明命王——张乐行如今在什么位置?”

    “回校长。”尹有才连忙道:“张乐行本是张老家村人,起事后离开,迁居距离雉河集不远的张小庄居住,不过,大多时间都住在雉河集以西十里的尹家沟——也是皖北鼎鼎有名的吁寨——尹沟寨。”

    尹沟寨不仅在皖北有名,在苏北豫东鲁西一带也是鼎鼎有名,张乐行选择尹家沟建立吁寨,看中的自然是尹家沟的地理,尹家沟南有弧沟,北有涡河,易守难攻,是天然的军事据点,张乐行率人在西面挖了一条长沟沟通涡河和弧沟之后,临水筑墙修寨安炮设防,将尹家沟建成了远近闻名的一大吁寨!

    吁寨在皖北苏北豫东鲁西一带并不少见,甚至可以说遍地都是,只是大小规模不同而已,自捻乱爆发以来,捻军修筑吁寨自保,普通村寨也兴办团练修筑吁寨自保,使的吁寨迅速普及开来,成千上万个吁寨仿佛是**之间冒出来的一样。

    实则吁寨并不是皖苏豫鲁几省所创,而是由来已久,早在李自成起义和嘉庆年间白莲教大起义时,民间就大范围大规模的出现筑寨自保的情况,这不仅是民间自发也有地方官府的推动,毕竟这是防范流寇洗劫的最好办法。

    不过,皖北捻军却将吁寨的修筑发挥到极致,各种单寨、复寨、吁寨群层出不穷,将吁寨的发展推向了一个高峰!

    尹沟寨北门楼子,大汉盟主——四十出头的张乐行孤零零的蹲在墙垛上端着烟杆,一脸忧虑的望着缓缓流淌的涡河,西下的夕阳将他的影子拉的老长。

    捻军军师,白旗镶边旗旗主——龚得树缓步登上城楼,瞥了一眼坐在墙垛上的张乐行,从腰间抽出烟杆慢条斯理的装了一锅烟踱了过去,“借个火。”

    张乐行头也没回,径直将烟杆递了过去,待的龚得树将烟杆还回来,他才开口道:“这元奇咋就跟咱们过不去?咱们可从来不劫元奇的铺子。”

    “听说元奇大掌柜易知足已经到了永城。”龚得树闷声道。

    “这是亲自督战来了?”张乐行将烟杆在墙垛上磕了磕,随即又重新装了一锅烟丝,吧滋吧滋的抽着。

    “集中兵力突围吧。”龚得树沉声道:“咱们不是那些新军的对手。”

    “突围?青黄不接的,怎么突围?”张乐行闷声道:“况且这季节雨水多,也不适合大规模的行军。”

    龚得树望着他道:“哪咋办?坐着等死不成?”

    “等等吧,等收了夏粮再突围也不迟。”话音未落,一个二十五六的后生快步跑了过来,一见的两人,就急忙道:“叔,蒋家寨破了!坛城吁也破了!”

    听的这话,两人一惊,连忙站起身来,张乐行还以为是听错了,“啥?蒋家寨和坛城吁都破了?”

    蒋家寨,虽然规模不大,但却颇为坚固,是黑旗首领陈万福的吁寨,而坛城吁则是蓝旗首领任柱的吁寨,是以小任庄坛城山为中心修筑的一座双层吁,分内外两层,内吁方圆四里,外吁方圆八里,是远近有数的大吁!

    龚得树却是问道:“人有事没?”

    后生是张乐行的一族的族人叫张清,一路跑的急,喘了几口气,他才道:“听说伤亡不是很大,人都奔咱们这来了,不过,新军火炮太猛,听说蒋家寨的东门楼子一炮就轰塌了,而且那炮弹跟咱
逆妃重生:王爷我不嫁笔趣阁
们犁田似的一层层往里炸,娘的,寨墙都跟纸糊的一样。

    蒋家寨的一枪没放就撒丫子跑了,伤亡不大,坛城吁任当家的组织撤到内吁坚守,被一种会转弯的小炮打的哭爹喊娘的,眼见情况不对,才匆忙撤离,听说伤亡了四百多人。”

    张乐行连忙问道:“坛城吁打了几天?”

    “什么几天?”张清道:“半天!”

    半天!张乐行脸色登时一片苍白,坛城吁好歹也是有数的大吁,而且有三千多人,半天就破了!他这尹沟寨又能坚守多长时间?一天两天?想到这里,他心急如焚,拔脚就走,“回去再说。”

    寨子戏台下的操坪里早已聚集不少人,都在七嘴八舌的议论蒋家寨和坛城吁的情况,张乐行匆忙赶回来,一看这情形,直接将蒋家寨和坛城吁派来报讯的叫进了祠堂,让人关了大门口,他才细细询问。

    细细询问一番之后,张乐行将两人打发了下去,这才看向龚得树,道:“怎么看?”

    “擒贼先擒王,这是专门针对咱们五旗旗主来的。”龚得树沉声道:“他们胆子也太大了,压根没将咱们放在眼里,竟然敢穿插进来直接攻打各旗旗主的吁寨,而且,他们似乎还有意放水,让他们逃跑......。”

    “有意让他们逃来尹沟寨?”张乐行取下嘴里的烟杆,“什么意思?”

    “尹沟寨有粮?”

    “狗日的,这是想让咱们内乱。”张乐行没好气的骂道,各旗的人马都逃来尹沟寨,几万人,人吃马嚼的,尹沟寨哪有那么多粮食,时间一长,那还不得乱了套?

    龚得树缓缓摇了摇头,“不是让咱们内乱内讧,是不想让咱们突围逃跑。”

    张乐行诧异的道:“什么意思?”

    龚得树也不看他,闷着头抽着烟,道:“眼下青黄不接的,二三千人转移,一路上或许还能补给的上,若是二三万人呢?”

    张乐行没好气的骂道:“狗日的心肠不是一般的毒,这是要将咱们一网打尽!”骂了一句,他站起身道:“突围,不能遂了他们的意!”

    龚得树坐着没动,慢悠悠的道:“这是个死局。”

    “啥?死局?”张乐行一脸吃惊的看着他道:“先前你不是说突围的?”

    “新军盯上大当家的这个大汉盟主了。”龚得树的语气说不出的沮丧,“既然有意放各旗人马投奔大当即的尹沟寨,就必然不怕大当家的能够率众突围,也不会放任大当家的轻松突围。

    人家已经开始穿插进来,咱们一举一动,怕是都瞒不过人家的耳目,兵力少了,大当家的突围不出去,等兵力聚集多了,新军怕是也将咱们围得跟水桶似的了。”

    张乐行这下是真急了,在空旷的大厅里来来回回的转悠,半晌才道:“就没其他法子了?”

    “有!”龚得树沉声道:“只身突围!”

    “屁话!”张乐行没好气的道:“咱是那种丢下兄弟逃命的人吗?”

    二日后,陆续又有两家旗主吁寨被攻破的消息传来,蒋家寨的陈万福和坛城吁的任柱也相继率领马队抵达尹沟寨。

    见的两旗带来的都是精锐,张乐行不由的暗喜,连忙传令好好招待,并摆了一桌酒宴为两人压惊,酒过三巡,龚得树才旁敲侧击询问战况,陈万福是个直肠子,径直道:“新军火炮太厉害,打的准不说,还他妈威力奇大,东门楼子一炮就被轰塌了,不怕盟主和诸位兄弟笑话,咱是一枪没开,直接跑人,那炮弹就象追着咱们脚后跟跑一样,稍迟一脚,怕是就没有机会坐在这里喝酒了。”

    龚得树接着问道:“寨子里伤亡情况如何?”

    “伤亡不是很大。”陈万福道:“新军骑兵不多,也没追咱们,逃了出来,咱们又兜了一圈,有逃出来的兄弟说,新军破寨,并不滥杀,只是让毁了吁寨,交出所有火器刀枪,牵了所有马骡,征用了数十个青壮,听说,作为补偿,还送了几车粮。”

    “我没有万福兄弟见机快。”任柱苦笑道:“这次亏吃大了,新军那火炮,不论大炮小炮都威力极大,而且炮弹跟不要钱似的,跟犁田一样,层层推进.....。”说到这里,他轻叹了一声,“要是不抵抗,也不会死那么多人了!”

    张乐行好奇的道:“新军那火炮会转弯是怎么回事?”

    “躲在墙垛后面也同样被炮弹炸,躲都没地方躲。”任柱回想起当时情形犹自心有余悸,喃喃着道:“这仗根本没法打,咱们一直就是光挨打,还不了手。”

    见他一副被吓破了胆的模样,张乐行心里有些瞧不起,但脸上却丝毫没流露出来,殷勤劝酒,待的席散,陈万福两人告辞,他才看向龚得树缓声道:“都被吓破胆了,兵力再多,怕是也没用......。”

    龚得树也不接这话茬,自己倒了杯酒浅浅的呷着,张乐行装了一锅烟,点燃后喷出一团烟雾,道:“这样下去可不成,主动出击怎么样?用马队。”

    龚得树慢条斯理的道:“新军火枪有多厉害,大当家的又不是不知道。”

    张乐行烦闷的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不成真的坐等人家打上门来?”

    一口将酒干了,龚得树才道:“招安。”

    招安?张乐行楞了一下,才道:“人家有着十足的把握剿灭咱们,会招安?”

    “会!”龚得树笃定的道:“大当家的等着瞧,他们一定会招安!”

    招安,张乐行并不抵触,左右是为了一条活路才造反,他没有当皇帝的野心,也没有推翻清廷的报复和志向,纯粹就是为了活的好点,眼下他们的处境是,打,打不过,逃,逃不掉,若是朝廷能够招安,那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迟疑了下,他才一脸狐疑的道:“朝廷真会招安?”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