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四十六章 油盐不进

第六百四十六章 油盐不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大掌柜,他们是在借题发挥。”伍长青缓声说道,他并不认为这条条款存在漏洞,“这几年太平军、捻军相继作乱,他们认为有机可乘。”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随着话音,包世臣在严世宽的搀扶下缓步走了进来,进门他就拱手道:“爵爷回来了。”

    易知足连忙起身还礼,道:“听闻先生身子不适,没让人打搅.....。”

    “多谢爵爷体谅,”包世臣道:“不过是贪凉,偶感风寒,并无大碍。”

    四人见礼落座,包世臣才接着道:“此番英法美三国要求修约,应该是想与朝廷交好,左右逢源,攫取更多的利益。”

    听的这话,易知足心里一沉,朝廷目前是什么境况他很清楚,若是英法美三国有意与朝廷交好,双方必然是一拍即合,这对元奇来说,还真不是什么好事。

    严世宽却是闷声道:“这些洋人是什么意思?想挑拨朝廷和元奇大打出手?”

    “未必就没有这个想法。”包世臣颌首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一旦爆发大规模战事,得利的自然是洋人。”

    点了支烟,易知足才道:“这次三国提出的修约,具体有那些要求?”

    “具体有六点。”伍长青不假思索的道:“一,中国内地和沿海城市全部开放,至少南洋两省和江浙的主要城市要开放。二,准许三国商船和军舰在扬子江自由航行。三,承认鸦.片贸易为合法贸易。四,制定中国劳工向外移民条例。五,免除三国出口货物通过内地关卡课征的所有关税厘税。六,外国使节长驻北京。”

    易知足抽着烟没吭声,他不清楚对方是在漫天要价,还是别有用心?稍稍思忖,他才道:“总理衙门明确的拒绝之后,他们是何反应?可有武力威胁之言语?”

    “这倒没有。”伍长青摇头道:“不过,他们放言,会北上天津,直接与朝廷洽谈。”

    难不成英法联合舰队是前往天津炫耀武力?那美国怎么没派战舰参与?是有所顾忌?易知足正自琢磨,包世臣开口道:“这六条,总理衙门不可能同意,三国这是以此为借口北上与朝廷接触。”

    伍长青有些担忧的道:“如果朝廷乐意,咱们没法阻拦,也阻拦不了。”

    “那倒未必。”易知足语气淡然的说道。

    不过半个时辰,林美莲便进来禀报道:“爵爷,英国公使包令、法公使布尔布隆、美国公使麦莲前来拜访......是否开中门迎接?”

    三国公使一同前来拜访?易知足有些意外,瞥了严世宽一眼,这家伙传话传错了?见他眼神,严世宽连忙撇清道:“大掌柜,在下可是只派人邀请包令。”

    这么说是包令自作主张邀请了其他两国公使一同前来?易知足沉吟了一阵,才道:“开什么中门,请他们去荷园,你亲自去请就成,另外,安排翻译。”

    荷园是公府避暑的园子,林木葱郁还有一个两亩大小的荷花池,池畔有一座高大宽阔的凉亭,易知足喜欢来此散步,偶尔也会垂钓,但在这里见客的情况却不多。

    沿着绿荫长廊来到凉亭,两个早来的翻译连忙迎上来见礼,易知足微微点了点头,走进凉亭欣赏满池的荷花,伍长青、严世宽两人紧随其后,严世宽显然对包令自作主张有些不满,轻声嘀咕道:“大掌柜也太纵容那老头了。”

    伍长青笑道:“既然是一同来了,就没理由不见,外事礼节不是小事。”

    约翰.包令三人很快就在林美莲的带领下进了园子,出于礼仪,易知足走出凉亭虚迎了几步,三国公使,除了法公使布尔布隆是在咸丰元年一直没换过外,英美两国公使都走马灯一般的换去换来,他虽然不不欢喜,却也不好干涉。

    将近六十包令戴着一副小眼镜有些秃顶,嘴唇宽而薄,眼神有些阴冷,见的易知足迎上来,他还离着几步就伸出手来,满面笑容的道:“能得到公爵阁下的邀请实在是荣幸之至。”

    易知足虽说是南洋大臣,但身兼数职,而且甩手掌柜也做习惯了,各国公使领事等闲想见一面都难,别说是邀请了,听的这话,他笑了笑,与之握手道:“恭贺阁下升任驻华公使。”

    布尔布隆与他打过两次交道算的是熟悉,麦莲却是初次见面,这是一个四十左右的浑身上下洋溢着无穷精力的美国人,握手时他笑道:“在纽约就听过公爵阁下的事迹,阁下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

    “美利坚才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国家。”易知足笑道:“欢迎来到中国。”

    一番寒暄之后,众人进入凉亭落座,易知足径直道:“听闻诸位打算前往京师?”

    “我们也不愿意这样。”包令一脸遗憾的道:“总理衙门不愿意接受我们修约的要求。”

    易知足的目光在三人脸上缓缓转了一圈,才缓声道:“诸位认为到了京师,我大清帝国皇帝陛下会同意那些条件?”

    听的翻译,布尔布隆抢先道:“我们没有其他选择。”

    易知足突兀的道:“我听说有一支由二十多艘战舰组成的英法联合舰队已经从太平洋北上,诸位可是打算诉诸武力?或者是说准备以武力胁迫?”

    “不不不。”包令连忙道:“阁下误会了,联合舰队北上是为了对付俄国人在堪察加半岛的太平洋舰队,阁下应该清楚克里木半岛发生的战争,我国与法兰西已经向俄国宣战。

    为了避免俄国海军对贵国以及东南亚和澳大利亚的商路构成威胁,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我们才派出联合舰队北上,寻机歼灭俄国在远东的太平洋舰队,并拔除俄国人在鄂霍次克海及堪察加的据点。”

    是这么回事?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美国人没有派战舰参与联合舰队倒也解释的通,克里米亚战争,美国是严
傲娇房东爱上我最新章节
守中立的,易知足琢磨了下,断定对方并非是撒谎,心里不由的暗松了口气。

    不过,在他的记忆里压根就没有英法联合舰队与俄国太平军舰队在远东交战这回事,同样的,记忆里也没有英法联合舰队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天津这回事,他当然清楚,他没有印象,不代表没有这回事,但可以肯定,影响不大,不是什么大事件。

    转念他又想到,俄国人在堪察加半岛的太平洋舰队似乎一直都存在,换句话说,英法联合舰队远征堪察加半岛,应该是无功而返,想到这里,他心里一跳,这对于大清来说,会不会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反正他要在西北出兵的,与俄国撕破脸皮甚至是宣战都是不可避免的,为什么不乘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将堪察加半岛收入囊中?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便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俄国人最重视的是港口,一旦攫取了堪察加半岛,俄国的太平洋舰队就没有了立足之地,这将为大清消除一个极大的隐患,而且也有利于大清日后攫取东西伯利亚,还有,阿拉斯加买过来之后也不至于成为飞地。

    好处简直是太多了!由不得易知足不兴奋,不过,眼下显然不是最好的机会,他不得不强压下心头的兴奋,语气平稳的道:“歼灭俄国太平洋舰队,拔除俄国人在鄂霍次克海及堪察加的据点,你们对堪察加半岛有兴趣?”

    布尔布隆语气轻松的笑道:“只有缺乏港口的俄国人才会重视荒无人烟,而且一年有半年封冻期的堪察加半岛。”

    易知足笑了笑,他也不相信英法两国会对堪察加半岛感兴趣,原因很简单,英法两国即便攻占了堪察加半岛,也无法长期占据,对于如此遥远又荒无人烟,气候严寒的一块飞地,英法两国能感兴趣才是咄咄怪事。

    略微沉吟,他将话头拉了回来,“我不明白,诸位为什么会借着修约的机会提出如此无礼的条件,恕我直言,这有损各国在我大清朝野的形象,一直以来,元奇的大小报纸都将诸位的国家宣扬成民主自由,平等博爱,富足文明的国家,诸位提出的这些条约一旦公开,这必然会影响到大清与各国之间的贸易。”

    这是相当直白的威胁!以大清与各国的贸易为威胁,或者说,是以元奇与各国的贸易进行威胁,这十几年来,不论是英美还是法国,与元奇的贸易额都是大幅上升,对于易知足的威胁,没人敢不重视。

    包令看了布尔布隆、美麦莲一眼,见的两人没有开口的意思,不由的暗骂了一句,不得不硬着头皮道:“阁下是元奇大掌柜,应该很清楚,虽然现在是四口通商,行商制度也已经废除,但实际上,我们与大清的商贸没有任何的改变。

    只不过,原来的十三行被元奇所取代而已,所有大宗商品贸易都被元奇垄断和把持,不少商人都无法忍受这种方式,这不符合我们一贯来提倡的自由竞争......。”

    合着,根子还在元奇身上?易知足有些无语,现在欧洲美洲的资本主义还是处于自由竞争阶段还没有发展成垄断资本主义,而元奇在大清来说则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垄断巨头,尤其是在大宗商品诸如茶叶、生丝、的对外贸易方面体现的更为突出,茶和丝的定价权以及进出口关税都牢牢的掌控在元奇手里,比当年的十三行更狠,也不怪外国商人有意见。

    除此之外,元奇在金融业的垄断也是极为惊人的,虽然允许外国在通商口岸开办银行,但十多年来,前来大清发展的外国银行无一不是举步维艰,根本就难以打开局面,相反,元奇这些年却是将分行开到了欧洲和美洲,而且还站稳了脚跟。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开口道:“元奇也崇尚自由竞争,而且也是通过竞争一步步发展起来的,元奇在国外的分行以及商行也同样是秉承着自由竞争的原则。

    另外,这十二年来,我国的对外贸易额逐年上升,到去年为止,与英吉利的贸易额差已超过一倍,与美利坚的贸易额接近两倍,与法兰西的贸易额如今已超过五百万元,各个通商口岸一片繁荣,往来商船多了数倍......诸位不能睁着眼说瞎话吧?”

    听的这话,包令三人都为之语塞,确实,这些年各国与大清的商贸都是逐年增长,而且每年的增长幅度都不小,这都得益于元奇的大量进口铁、铜、机器设备、战舰、火炮、棉织品、毛织品、棉纱、烟叶、酒、金银首饰、香水、碱、火柴、玻璃器皿等。

    也正是因为商贸的兴盛,英法两国才害怕俄国的太平洋舰队会威胁中西方的商路,而组建联合舰队前来远东消除这一隐患。

    见是三人没吭声,易知足缓声道:“捻军已经被剿灭,太平军的剿灭也为时不远,而且大清的对外贸易主要集中在东南各省——也就是元奇的势力范围,我希望各位能够认清这个现实,我不希望诸位为了眼前的利益而忽略长远的利益。”

    对于清国国内的局势,包令三人自然是一清二楚,不过,面对这个正在逐步打开的巨大市场,他们无法忍受元奇的强势垄断,他们很清楚,随着元奇的不断壮大,他们以后的日子会越来来越难过,虽然目前形势好的无法形容,但谁能保证能一直好下去?

    显而易见的,乘着元奇还不够强大,与清国的皇帝联手遏制元奇的壮大是最好的选择,而且,与清国皇帝合作,他们能够攫取到更多的无法从易知足手中获得的利益,去年,美国人与大清皇帝私下签订的协议就是最好的证明!

    略微沉吟,包令才开口道:“我们很重视与元奇的商贸合作,我想没人能不重视,不过,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得到公平的自由的竞争,除非阁下能对我们提出的修约条款做出适当的让步,否则,我们还是希望北上去贵国的京城觐见贵国的皇帝陛下。”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