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后果严重

第六百四十七章 后果严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油盐不进!对元奇的威胁压根没当回事?易知足脸上的神情登时变的异常冷峻,很显然,三国这是抱成一团,不怕元奇的威胁!对于修约条款做出让步,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他还不想遗臭万年。

    装模作样的抬腕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他一脸抱歉的道:“不好意思,我还有个重要的客人要见,失陪。”说着就站起身来,“伍大人陪他们详细谈谈。”冲着三人礼貌的颌首之后,他便缓步离开。

    包令三人连忙起身相送,三人都知道这是谈崩了,一个个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不过,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是咬牙挺着。

    见的易知足离开,严世宽、林美莲两人也跟身离开,出的凉亭进的绿荫走廊,严世宽才追上前一脸忿忿的道:“这些西洋人也太嚣张了!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点了支烟,吸了一口,易知足才缓声道:“他们为什么敢如此嚣张?”

    迟疑了下,严世宽才道:“是因为咱们的对外贸易主要就是英法美三国?还是知道咱们与太平军打仗,不敢断绝商贸?”

    “我想这都不是主要原因。”易知足放慢了脚步,“平素里咱们对英法美三国的商贸和工程合作并非是一视同仁,按道理,三国不可能抱成一团向元奇发难,除非是有重大的利益......朝廷,是不是给了他们什么许诺?”

    说到这里,他看了严世宽一眼,“惠亲王与花旗大使的事情,没有一点头绪?”

    见问起这事,严世宽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没有,他们防范很严。参与谈判的双方翻译,一个回国一个没了踪迹,无从下手。”

    看来,还是大意了!易知足沉吟了一阵才沉声道:“这次三国抱团要求修约,说不定与那件事情有关,继续着人留意。”

    “明白。”严世宽点了点头,有些不甘的道:“大掌柜不打算给他们点厉害瞧瞧?”

    敢无视元奇的威胁,岂能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以后一个个还不得蹬鼻子上脸?易知足略微斟酌,才道:“所有通商口岸停止一切对外贸易。”

    所有通商口岸停止一切对外贸易!严世宽不由的一呆,随即大喜,连忙道:“我这就吩咐下去。”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停止对外贸易无疑是两败俱伤的做法,元奇的损失也将是巨大的,元奇如今在湖南围剿太平军,在西北磨刀霍霍,这都需要巨额的银钱开支,不过,易知足并不怕,他相信,先绷不住的肯定不会是他,不如此做,不足以打破英法美三国的默契。

    包世臣没有回自己的院子而是在书屋里等着,见的易知足如此快就回来,而且一脸的冷峻,心知肯定是谈崩了,不过,还是明知故问,“情况如何?”

    易知足简洁的将情况说了一下,听的下令所有通商口岸停止一切对外贸易,包世臣也不由的倒吸口冷气,半晌,他才关切的道:“撑得住?”

    “元奇没问题。”易知足缓声道:“但他们未必撑得住,各国的商贾必然会先闹腾起来。”

    不多时,伍长青也赶了过来,易知足这个正角都离开了,还有什么好谈的,陪着说了些不痛不痒的话,他客气的将三人送走,就匆匆赶了过来。

    见有进来,易知足道:“长青来的正好,将三国提出的修约条款整理一下,发给各大报社,尽快见报,总理衙门公开撰文,强烈抨击!”

    听的这话,包世臣补充道:“所有通商口岸停止一切对外贸易,也要见报,这是元奇的态度和立场。”

    “先生说的。”易知足颌首道:“出号外!”

    伍长青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闹的那么大,半晌才迟疑着道:“会不会引发纠纷.....或者是战争?”

    “不会。”易知足笃定的道:“克里米亚战争不结束,英法不可能在远东挑起战争,至于花旗国,目前还没有实力。”

    见他如此笃定,伍长青也就放下心来,毕竟易知足对于时局的判断和预见堪称无人能及,至于在报纸上公开刊载三国提出的修约条款,并且让总理衙门公开抨击,他也明白,这是为了制造舆论,以防止朝廷私下与英法美三国修约,当即点头道:“在下马上去安排。”

    站起身,他没急着离开,犹豫了下道:“大掌柜,有句话,在下不知当说不当说.....。”

    易知足听的一笑,“咱们之间还有什么当说不当说的?”

    “那在下就直说了。”伍长青沉声道:“英法美三国借口修约提出如此过分的条款,实则是利用元奇和朝廷的矛盾,朝廷和西洋各国都有这个合作的意愿,必然是一计不成,另生一计......。”

    “不必担心。”易知足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当西洋人发现朝廷对东南各省已彻底的失去了掌控,也就会死心了。”

    停止一切对外商贸活动!随着易知足的一声令下,不过小半天整个上海迅速的陷入停摆状态,所有大小码头的装运工人停止了装船卸货,各行各业的对外商贸全部停止,所有外商很快就发现,他们卖不了货物,也买不了货物,就连最基本的补给——粮食果蔬淡水燃煤之类的必需品也无法采买,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所有外商船员水手都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纷纷涌向各自国家的使馆打探情况。

    在上海的外国人中,英国人无疑是最多的,位于苏州河与黄浦江交汇地带的英国驻沪领事馆登时就热闹起来,领事馆二楼宽大的长廊里,包令依靠着栏杆脸色阴沉的望着宽阔的黄浦江江面。

    易知足如此果断,毫不犹豫的下令停止一切对外商贸活动,这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在他想来,这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元奇每年的对外贸易额有多大?停止对外贸易的损失又有多大?那家伙怎么就敢如此任性!

    看来,对那家伙的了解还是不够,包令有些烦闷,停止一切对外贸易,这个后果实在
妃有奴皇帝无弹窗
是太大了,大到他难以承守。

    “阁下。”驻沪领事阿礼国匆匆赶来禀报道:“法兰西公使布尔布隆先生、美利坚公使麦莲先生前来拜访。”

    “请他们去接待大厅。”包令想了想又改了主意,“请他们来我的办公室。”

    一进门,麦莲就毫不客气的道:“不是说元奇不可能停止对外贸易吗?”

    “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能说,咱们遇上了一个不遵守规矩的人。”包令讪笑着道:“让使馆紧急储备必要的,足够的食物了吗?”

    “阁下准备长期僵持下去?”布尔布隆沉声道:“咱们可损失不起!”

    “难道现在妥协不成?”包令语气轻松的道:“姿态,我们需要摆出一个长期僵持下去的姿态,咱们损失不起,元奇也损失不起!相比起咱们,元奇的损失更大!我想,元奇或许只是想吓唬吓唬咱们。”

    停止一切对外商贸活动,影响无疑是巨大的,不仅是所有外商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与对外贸易息息相关的各行各业也同样惊恐不已,不过,所有的会所公馆没人敢于违抗元奇的命令,就算是小商小贩也不敢,上海两大帮会——兴清帮、忠信社可不是摆设。

    在尊命停止一切对外商贸活动之后,所有人都在四处打探消息,都想弄明白这事背后的原委,整个上海不论是新城还是旧城都陷入一片恐慌之中。

    将近黄昏的时候,上海新城旧城各大街小巷都响起了清脆的童音,“号外!号外!英法美三国借修约提出不平等条款!”

    “号外,南洋总理衙门强烈抨击修约条款!”

    “号外,号外,元奇宣布所有通商口岸即刻停止一切对外贸易活动!”

    随着号外的推出,整个上海都沸腾起来,所有人都明白了元奇下令停止一切对外商贸活动的原因,英法美三国领事馆登时就成了众矢之的,不论中外商人都将矛头指向了三国领事馆。

    天还没黑就发生了大规模的冲击英法美三国领事馆的事件,好在易知足有先见之明,安排了足够的兵力保护,否则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第二天一早,上海所有的大小商号店铺都在门口打出了醒目标语——禁止外国人入内,各大小码头拒绝外国商船停泊,原本停泊在码头的也遭到驱赶,就连黄包车夫都拒拉外国人,小商小贩虽然不想跟钱过不去,但更怕与兴清帮、忠信社过不去。

    包令在二楼的办公室里来回的踱步,外面阳光灿烂,天气好的不能再好,但他的心情却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他刚接到电报,不只是上海的局面糟糕透顶,宁波、厦门、广州、香港、澳门都是一样,所有对外通商口岸都是一样陷入了停摆的状态。

    他做梦也没想到事态会迅速的发展到如此恶劣的地步,更没想到元奇拥有如此大的掌控力,也没想到易知足居然将修约条款直接刊载到报纸上,很明显,元奇这是摆出了鱼死网破的架势,不仅不给他们留余地,也断绝了元奇自己回旋的余地!

    “笃笃笃”轻轻的敲门声响起,包令停下脚步,回到办公桌后坐下,这才开口道:“请进。”

    驻沪领事阿礼国推门进来,快速的将门关上,这才走到办公桌前,道:“阁下,这样下去,我们坚持不了几天,如果阁下不打算挑起战争,就必须做出明智的选择。”

    挑起战争?包令皱了皱眉头,英吉利正在克里木与俄国人开战,不可能派远征舰队前来远东,略微沉吟,他才道:“准备马车,去镇海公府。”

    镇海公府,长乐书屋。

    易知足随手将电报转给包世臣,道:“先生看看,这就是朝廷的态度。”

    电报是军机处发来的,就四个字“毋起边衅。”包世臣瞥了一眼,道:“爵爷确信英法不会挑起战争?”

    “至少现在不会。”易知足缓声道:“克里米亚战争没有结束之前,英法不可能在远东发动战争。”

    包世臣接着问道:“克里米亚战争结束之后呢?”

    这可真不好说,易知足点了支烟没吭声,毕竟在原本的历史中是爆发了第二次鸦.片战争的,英法联军攻占了京师,火烧了圆明园,但是如今有了元奇的横空出世,是不是还会爆发第二次鸦.片战争,就很难说了,

    略微沉吟,他才道:“就算会爆发战争,也在所不惜!东西方贸易太过诱人,咱们只要退让,他们就会步步紧迫。”

    包世臣放下电报,道:“朝廷这是希望爵爷适当的让步......。”

    话未说完,林美莲就进来禀报道:“爵爷,英国公使包令前来拜访。”

    包世臣有些意外,“这么快就低头了?”

    “不会,这是来抗议来了!”易知足拉长语调道,吸了口烟,他才吩咐道:“就说我不在,去江宁了,要七八天才能回来。”

    要七八天才能回来?包令不由的一呆,他不知道易知足是不愿意见他,还是真去了江宁,按照现在这情形发展下去,七八天之后会是什么光景?闹的不好,那是会死人的!回过神来,他立即出了门登上马车道:“去总理衙门。”

    伍长青在接待大厅会见了包令,面对包令提出的强烈抗议,他一脸爱莫能助的道:“公使阁下应该清楚,我们无权干涉正当的商业行为,不过,我们会尽力保护领事馆和所有外交官员的人身安全,至于其他的,我们也无能为力。”

    包令沉声道:“你们还有义务保护在贵国通商口岸的每一个大英帝国女王陛下臣民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还有必要的生活保障!”

    “依照条例,我们确实有义务保护每一个在通商口岸的外籍人员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伍长青一字一顿的道:“但是必要的生活保障,不是我们的义务!而且我的慎重的提醒阁下,在我国通商口岸的所有的外籍人员必须遵守我国的律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