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四十八章 相互恐吓

第六百四十八章 相互恐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夕阳西下,晚霞满天,黄浦江面上依然繁忙,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船只穿梭不停,宽阔平坦的沿江大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繁荣依旧,但这一切在汤尼、约翰、戴维斯三人眼里却变的极为陌生,他们有种被抛弃了的绝望感。

    确确实实的被抛弃了,突然之间,原本熟悉的让他们如鱼得水的大上海变的陌生起来,所有人都对他们抱着敌意,眼神里有着不加掩饰的厌恶,更仿佛是躲避瘟疫一样躲避着他们。

    虽然口袋里揣着大把银元和钞票,但他们进不了任何一家茶楼酒馆饭店客栈,就连一般的商铺也进不去,哪怕是小小的毫不起眼的杂货铺也会毫不客气的驱逐他们,街头巷尾多如牛毛的小吃摊也不卖给他们任何食物,就连简陋的大碗茶摊和挑着水桶沿街叫卖的凉水都不卖他们。

    更让他们绝望的是身后永远也摆不脱甩不掉的几个尾巴,那是兴清帮和忠信社的人,明面上说是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但实际上却是监视他们,尝试了几次,在发现即便没有帮会的人在跟前,也买不到任何东西,他们才算是彻底的失望了!

    “真不敢相信,居然还有拿着钱买不任何东西的时候。”约翰长叹了一声,“我不想继续尝试下去了。”

    戴维斯停下脚步,道:“我敢打赌,咱们回国说起这事,绝对没有人会相信。”

    “太可怕了。”约翰语气悲观的道:“这样下去,我担心我们会被活活饿死。”

    “去领事馆吧。”汤尼沉声道:“我们必须抗议,否则我们真有可能饿死在上海。”

    镇海公府,长乐书屋。

    易知足叼着香烟,语气轻松的道:“这两天,兴清帮和忠信社砸了多少店铺和小吃摊?”

    听的这话,严世宽迟疑了下,才道:“三十多家吧,这是报上来的,没报的应该也不少。”

    “打发几个钱,驱逐出上海。”易知足缓声道:“对于不听招呼的,没必要客气。”

    “明白。”严世宽说着试探道:“他们若是不低头,大掌柜不会真打算饿死所有的洋人吧?”

    “皇帝不急太监急。”易知足哂笑道:“各国公使都不急,咱们急什么?”

    掌管镇海公府电报收发的秘书曹有根这时走到门口看了一下,见的易知足点头才进来禀报道:“大掌柜,天津、阳泉、韶关来电,各国承建的铁路都同时停工,另外,江宁造船厂正在制造的火车轮渡也已停工。”说着,递过几份电报。

    扫了几眼电报,易知足漫不经心将电报递了过去,道:“回电,难得休息,就当放假。”说着,他又问道:“旅顺还没有消息?”

    曹根生连忙道:“没回大掌柜,旅顺没有电报发来。”

    “时间不等人,着他们催促一下北洋水师。”易知足道:“两日内不见北洋水师舰队汇合,着肖明亮径直起航北上。”

    “是。”曹根生连忙应道。

    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率舰船75艘,运载哥萨克兵千名,闯入黑龙江,原本易知足是不知道英法联合舰队突然出现在远东的目的,不敢轻易动兵,既然知道英法联合舰队是冲着俄国在远东基地的太平洋舰队去的,他也就没有了顾忌。

    正好派舰队北上乘机拔除俄国在黑龙江和库页岛的据点,不过,为了避免引起朝廷的反感,他才邀约北洋水师舰队一同北上,若是北洋水师瞻前顾后,他也没耐心拖着,毕竟时间不等人。

    待的曹根生离开,严世宽才道:“铁路停工,大掌柜不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易知足语气轻松的道:“铁路修建都多少年了?即便没有洋人,咱们现在也能自己修建,还怕威胁?他们想玩大点,咱们奉陪,反正咱们欠的外债不少,怕什么!”

    严世宽接着追问道:“火车轮渡呢?”

    江宁的长江建不了大桥,暂时只能通过轮渡来解决火车过江问题,英国人早在几年前就在苏格兰的福恩湾使用火车轮渡,那是一次可以装载数节甚至是十几节火车车厢的大船,配套的设施也不简单,必须完全依赖英法两国。

    瞥了他一眼,易知足才道:“火车轮渡停工,不过是暂时的,你真以为区区一个驻华公使就能轻易的让一家大公司撕毁合约?”

    “也就是说,这是恐吓?”严世宽笑道:“咱们恐吓他们,他们也恐吓咱们!”

    “不错。”易知足颌首道:“现在就比谁沉得住气。”

    “那他们肯定比不过咱们。”严世宽笑道:“一旦过了秋天,他们哭都哭不出来。”

    易知足笑了笑,道:“何须等到秋天,半个月内就能见分晓。”

    英国驻沪领事馆。

    包令放下手中的《北华捷报》,半晌无语,《北华捷报》是英国人创办的英文报纸,但满篇都是语气激烈抨击修约条款的文章,他很清楚,这样的情况再持续下去,必然会激起所有在华商人船员水手的愤怒,这两天已经陆续有人来领事馆进行抗议了,局面僵持下去,抗议的人会越来越多。

    掏出怀表看了看,已经过了十二点,他暗叹了一声,起身走到阳台上掏出一支雪茄点燃,让在建的铁路和火车轮渡停工,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后威胁手段了,元奇若是毫不所动,还能怎么办?总不能以武力相威胁吧?

    况且,就算是武力威胁,易知足也未必会当回事,英法如今在克里木与俄国开战,元奇的大小报纸都在公开报道,易知足会相信英法这个时候在远东与清国开战?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包令心里一喜,连忙快步返回办公室朗声道:“进来。”

    阿礼国推门进来,道:“公使阁下,前来领事馆抗议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他们希望政府负担他们所有的损失.....。”

    负担损失?包令脸色一沉,这可不是广州禁烟,清国根本就没有没收任何货物,人家只是不与你商贸,这损失
破法之眼最新章节
怎么赔偿?清国不可能赔偿,大不列颠也不可能赔偿,况且,这损失赔偿的起?现在可不是十多年前的时候,光是上海一地就有近百条商船!

    见包令不吭声,阿礼国迟疑了下还是说道:“这两天前来领事馆领取食物的人也越来越多,咱们储藏的食物可能只能再维持两天。”

    包令沉声道:“那些商船上就没有食物?”顿了顿,他接着道:“我已经给香港发报,让他们运送粮食过来,先跟他们买。”

    香港过来要七八天时间,借用中国人的话,那叫远水解不了近渴,阿礼国暗自腹诽,这个时候,就是船上有粮食,谁会傻乎乎的往外卖?

    “笃笃笃”敲门声再次响起,包令连忙道:“进来。”

    一个参赞推门进来道:“阁下,法兰西、美利坚两国公使先生前来拜访。”

    包令有种焦头烂额的感觉,轻声道:“请他们上来。”

    法公使布尔布隆、美国公使麦莲两人脸色都很不好,进的办公室也没有任何的寒暄,布尔布隆径直就道:“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我们的抓紧时间前往清国的首都见他们的皇帝陛下,尽快展开谈判。”

    包令看了他一眼,道:“总理衙门不会让我们北上!”

    麦莲道:“若是清国皇帝主动邀请呢?”

    天真!包令都不想多费唇舌了,元奇的大小报纸铺天盖地的抨击修约条款,这个时候清国皇帝主动邀请他们去京师谈判?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能不能再丰富一点?

    见个他不吭声,麦莲锲而不舍的道:“我敢肯定,清国的皇帝现在绝对十分乐意咱们前往北京!”

    包令沉声道:“就算十分乐意,也不敢公开邀请。”

    “武力威胁!”布尔布隆沉声道。

    “清国会相信咱们的武力威胁?”包令不耐烦的道:“如今清国上下,谁不知道克里木战争?”

    布尔布隆不慌不忙的道:“借口,咱们需要给清国皇帝一个邀请咱们进京的借口!”

    听的这话,包令眼睛一亮,笑道:“不得不说,这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当天下午,总理衙门就收到英法美三国联名递交的一份措辞极为强硬,直接以战争相威胁的照会,整个总理衙门登时议论纷纷,毕竟由广州禁烟引发的那一场清英战争并不遥远,许多人都还记忆犹新,而且这次面对的不只是英国,而是英法美三国,即便清楚的知道英法两国在克里木与俄国开战,也有不少人忧心忡忡。

    伍长青将照会抄了一份匆匆赶到镇海公府,进的书房,他便递上照会,随即点了一支香烟,闷头抽烟。

    看完照会,易知足也点了支烟,明摆着的,英法目前忙于克里米亚战争,不可能在东方与清国开战,英法美三国递交这份照会的目的是什么?

    伍长青缓缓开口道:“克里米亚战争的规模究竟有多大?”

    “根据战报,六、七万英法联军已经在克里米亚半岛登陆。”易知足缓声道:“不过,据初步估计,后续还会继续投入兵力......总之,这绝对是一场规模空前的战争。”

    他记不清这场战争双方兵力的投入的总规模,但他记得一点,这场战争俄国损失惨重,伤亡五十多万人,直接导致了沙皇尼古拉一世服毒自杀,英法联军的伤亡也不小,伤亡十多万人。

    顿了顿,他补充道:“在克里米亚战争没有结束之前,英法绝对不可能在远东开辟第二战场!”

    “如此说来,这份照会就是另有所图了。”伍长青道,一路过来他就在仔细的琢磨这事。

    易知足鼓励道:“有什么想法尽管直说。”

    “克里米亚战争,咱们的报纸一直在持续的报道。”伍长青弹了弹烟灰,不急不缓的道:“他们应该很清楚,战争威胁不可能吓到咱们,为什么还要递交这份措辞强烈的照会?”

    顿了顿,他沉声道:“很简单,这份照会不是给咱们看的,而是给朝廷看的!”

    “他们知道与咱们已经没有谈判的余地,所以改变目标,想直接与朝廷谈!”易知足接着道:“这是给朝廷制造机会!”

    伍长青点了点头,道:“照会已经转发给军机处,若是皇上下旨着他们进京,咱们拦不住。”

    确实有些麻烦!易知足沉吟了一阵,才道:“天黑之后,请包令过来。”

    天黑之后,一辆四轮马车在镇海公府门前停下,包令下了马车随即就被早在门外候着的门房总管迎了进去,一份照会就让易知足的态度发生如此大的转变,他心里却没有一丝得意,很明显,对方态度的突然转变是看出了他们的意图,这让他不得不更为谨慎。

    见的灯笼过来,易知足才起身走出书房,在门口站定,微笑着道:“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搅公使阁下。”

    “想见公爵阁下一面不容易。”包令笑道:“即便是晚上,也是荣幸之至。”

    易知足听的一笑,伸手礼让,进屋落座,他也不兜圈子,径直道:“修约条款有一条,外国使节长驻北京,诸位是觉的,跟朝廷谈判能够获得更大的利益?”

    包令沉吟了一下,才道:“阁下根本就不给我们谈判的机会。”

    你们提的那些条款,能谈吗?易知足腹诽了一句,道:“阁下在华六年时间,也算的是中国通,对于我国当前的形势应该也是十分清楚.....。”顿了顿,他接着道:“如今东南各省,从江苏到广州,确切的说是到爪哇,都是元奇的势力范围,阁下应该清楚罢。”

    听的这话,包令脑子里登时就冒出一个词‘东南王’,如今大清官员私下里都称易知足为东南王,这个他是听说过的,可这跟他们的谈判有什么关系吗?毕竟清国皇帝才是清国合法的最高统帅,只要清国皇帝与他们订立条约,就具备法律效力!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