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四十九章 国中之国

第六百四十九章 国中之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易知足眼下最担心的就是英法美三国与朝廷合作,他很清楚,以朝廷目前的处境,只要能够获得英法美三国的大力支持,哪怕是签订卖国条款,咸丰也绝对会在所不惜。 更新最快

    这个局面自然是他最不愿意看见的,因此,他才不得不改变强压的策约,约见包令以打消他们与朝廷合作的意图。

    见出东南以及南洋各省都是元奇的势力范围,包令似乎仍然无动于衷,易知足漫不在意的了支香烟,侃侃道:“阁下作为英吉利对华全权代表及商务监督,我想阁下很清楚,英吉利在华的最大利益是什么?

    我大清帝国不是莫卧儿帝国,不是奥斯曼帝国,也不是波斯帝国,更不是墨西哥帝国,英吉利在华的最大利益只能是商贸!其他利益都是痴心妄想!”

    听的这话,包令张了张嘴,却终究没驳斥,易知足将他表情看在眼里,接着道:“虽然现在我国国内有规模不的内战,但贵国也正在克里米亚与俄国开战,我敢肯定,我国的内战必定先于克里米亚战争结束。

    克里米亚战争结束之后,即便英法两国联手向我大清帝国发动战争,我们也不会有丝毫畏惧,十五年前我们都不惜一战,更何况是现在。

    我想我应该慎重的奉劝贵国以及法兰西、美利坚,放弃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共同繁荣东西方的贸易。”

    顿了顿,他接着道:“我国对外贸易的中心在哪里?在东南各省,在江苏、浙江、福建、广东,所有的茶叶和生丝、丝绸都产于这几省,大量进口铁铜,机器设备,修建铁路,铺设电报的是元奇。

    阁下应该很清楚,贵国就算有我大清帝国皇帝陛下的支持,两国的贸易也会陷入停顿,我想,以贵国女王陛下的睿智,不难做出明智的选择。”

    到这里,他轻轻磕了磕烟灰,“或许我应该补充一,元奇现在拥有海陆军三十万,大清帝国最为富裕的东南七省都是元奇的势力范围,直接控制的人口超过一个亿,更为准确的,元奇就是一个国中之国。”

    不知道是不是天气有些闷热,包令的额头微微有些见汗,易知足这番话,他算是彻底的听明白了,不能够将元奇当做一个公司来看待,而是要当做一个国家来看待国中之国!

    就算他们与清国皇帝签订了条约,易知足这个‘东南王’,国中之国的掌权者也不会认账!那么,是与清国皇帝合作?还是与元奇合作?就是一个很简单的选择了。

    或许,与清国皇帝合作,他们能够象美利坚一样,轻而易举的获得一个象高雄那样优良的港口,但是,他们会失去这么多年下来与元奇建立的良好的商贸关系,甚至是彻底破坏两国的贸易关系,终断两国贸易。

    这明显是得不偿失的,除非他们有把握扶持清国皇帝打败元奇,他们才能获得更大的利益,但现在清国皇帝与易知足之间的力量对比实在是太悬殊了,更何况,克里米亚战争还在持续,他们现在压根就不可能大力扶持清国的皇帝。

    对于英吉利来,现在最不缺乏的就是领土,号称‘日不落’的大英帝国在海外拥有无法想象的广袤领土,与清国的商贸才是最重要的,就象对方的,英吉利在远东的最大利益是商贸,而不是其它!

    选择,并不难,但摆在眼前的机会包令却不想放过,略微沉吟,他就满面微笑的道:“公爵阁下见识不凡,眼界开阔,推崇西学,这么多年来,咱们与元奇的合作一直很愉快,但是,四个通商口岸确实是太少了.......。”

    “太少?”易知足打断他话头道:“四个通商口岸,实际上也就广州上海商贸繁荣,厦门和宁波一年到头根本就看不见几艘外国商船,有句话叫‘贪多嚼不烂’阁下听过没有?扬子江是内河,不允许外国商船自由航行,至于军舰更不可能,这没得谈。”

    包令一脸遗憾的摊了摊手,“阁下总的适当做出让步,否则,咱们也不好交代.......。”

    “我可以做出适当的让步,让诸位有台阶下。”易知足缓声道:“三国进出口货物通过内地关卡课征厘税,可以免除,但只限定在东南七省,其他省份我管不着。”

    包令听的一喜,连忙道:“劳工对外移民呢?”

    “阁下这是得寸进尺。”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道:“在我看来,自由劳工移民就是奴隶贸易的延续和翻版,更何况,眼下我国正在大规模的组织进行西北、东北和南洋移民,根本不可能允许劳工自由对外移民,这事没有一商谈的余地。”

    包令分辩道:“自由劳工移民与奴隶贸易完全不一样......。”

    “完全不一样?”易知足哂笑道:“法兰西难道不是打着自由劳工移民的幌子恢复了黑奴贸易?”

    “那是法兰西。”包令有些心虚的道。

    “不要得寸进尺。”易知足摆了摆手,“在东南七省免除三国进出口货物内地厘税,已经足以让诸位体面的平息这场风波。”

    见他态度强硬,包令话头一转,“美利坚与贵国皇帝陛下私下签订了一份协议,获得了租界台湾高雄港的权利,阁下总得一视同仁吧?”

    还有这种事情?难怪三国巴巴的想与朝廷谈判,易知足恍然大悟,略微沉吟,他便沉声问道:“协议具体内容是什么?”

    “不清楚。”包令干脆的道,他确实不知道协议的具体内容,只知道美利坚以轻微的代价获得了高雄港的租借权,他主动提供这个消息,不是为了获得同等的待遇,而是单纯的想坏了美利坚的好事。

    在清国的对外贸易国中,美利坚是英吉利最为强劲的对手,他不愿意看到美利坚轻轻松松获得高雄港的租借权,要知道当初英吉利获得香港的租借权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武道圣主txt下载
  不清楚?易知足看着他道:“阁下确定有这样一份私下协议?”

    “我确定。”包令颌首道:“听是在去年与一位亲王签订的。”

    那就不会错了,应该是去年底惠亲王绵愉在上海与美利坚公使马沙利签订的,易知足默默的抽了几口烟,才开口道:“领土主权不容侵犯,我会让美利坚主动放弃这份私下协议。”

    听的这话,包令心里暗喜,美利坚和元奇为了高雄港闹翻,这是他最渴望看到的局面了,他微笑着道:“还希望阁下能够保密.....。”

    “阁下放心。”易知足了头,

    又商谈了一阵,包令才起身告辞,易知足起身相送一直将他送到院子门口才驻足,目送包令离开,他脸上一直都挂着淡淡的笑容,他做出让步,免除三国进出口货物通过内地关卡课征厘税,实则是以此为借口在东南各省废除厘金制度,毕竟厘卡林立会极大的阻碍商品的流通。

    天气有闷热,估摸着应该有场大雨,他没回书房,缓步在院子里踱步,嘴里轻声的念叨着,“宁赠友邦,不予家奴。”“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这两句话在后世赫赫有名,前一句是军机大臣刚毅的,后一句是《辛丑条约》签订后慈禧太后在罪己诏中的原文,被人移花接木,断章取义来形容满清卖国的丑恶嘴脸。

    但易知足真正担忧被逼到绝路的咸丰此时不顾一切的卖国以获得西洋各国的支持,从而达到延续清廷统治的目的!与美利坚私下签订协议租借高雄港就已经有这个苗头了!

    俗话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咸丰身为一国之君,真要被逼急了,后果也不堪设想,是不是该释放一些善意?虽强权才是王道,但一味的大棒只会逼的人铤而走险,大棒之后还是要扔几根胡萝卜的。

    “刺啦啦”一道闪电将院子里照的宛如白昼,随即一阵闷雷在头滚过,曹根生拿着一份电报快步进来,一眼就看见在院子里的易知足,连忙迎上前大声道:“大掌柜,湘阴电报。”

    这个时候来的电报显然是有紧急军情,易知足径直道:“。”

    曹根生连忙道:“天京内讧,太平军弃守天京,洪秀全、杨秀清兵分两路出城,洪部二十余万径往湘西,杨部数万逃向湘南。”

    洪秀全、杨秀清终究还是内讧了?易知足很是意外,原本他以为有南王冯云山在,而且太平天国又一直战事不断,内讧可能会避免,不想该发生的终究还是发生了。

    洪秀全率众二十余万往湘西,看来是要进入云贵,杨秀清往湘南,则是要进广西与石达开部汇合,这下可真是麻烦大了!

    易知足边想边进了书房,拿起电报在烛台下细细的看了一遍,他不由的暗叹了一声,太平军若是死守天京,能省不少的事,哪曾想这个时候会内讧,而且还兵分两路,云贵可是兵力空虚,而且后勤补给也麻烦,太平军进了云贵,围剿起来可就麻烦多了。

    沉吟了一阵,他才开口道:“电令尹有才部横插至湘黔驿道,堵截追击洪秀全部。”

    “电令僧格林沁部,迅速穿插至湘西所里、浦市严防太平军入川。”

    “电令燕扬天部衔尾追击杨秀清部,不得太过紧逼,心对方设伏狙击。”

    “致电大将军绵愉,着贵州巡抚蒋远集结贵州绿营驻守黔东镇远城。”

    “电令,广东汤灶生部,提防太平军合兵一处进入广东。”

    “致电大将军绵愉,着湖广总督琦善、湖南巡抚张亮基尽快在湘西各县广贴告示,太平军散兵游勇一律由元奇分号发放路费遣返原籍,官兵以及地方团练不得围剿。”

    一口气完,易知足才缓声道:“另外,所有电令转发一份给大将军绵愉。”

    京师,海淀,军机值房。

    接到大将军绵愉从武昌发来的两份电报,穆章阿却是绕室彷徨,太平军分两路逃窜,祸害西南数省不,这要到猴年马月才能彻底清剿?最担心的还是元奇半途撂挑子,一旦元奇撒手不管,那可是后患无穷!

    就算元奇不撂挑子一路追击进云贵广西,也不是什么好事,以易知足的秉性,只怕云贵总督、以及云南贵州广西的三省巡抚以及三四品地方官员都会被元奇一系官员乘机窃取。

    想想他就有些后怕,两江、闽浙、两广、云贵、南洋,五大总督、十一省巡抚以及大量三四品官员都是元奇一系的官员,那会是什么情形?还有西北......。

    吴三桂、年羹尧之流哪能跟这个易知足比!最鼎盛的时候,吴三桂的西选、年羹尧的年选也不过是局限在西南和西北,如今的易选,却是有趋势发展到十多个省了,这可是大半江山!

    **没能好睡,凌晨四,他就赶紧起身匆匆赶往圆明园,咸丰在早朝之前照例是要先召见当值军机大臣的,五一过,就有太监提着灯笼开门出来,几个军机大臣连忙鱼贯而入。

    进的保和殿西暖阁,叩安见礼后,穆章阿躬身呈上昨晚收到的电报,随后安静的跪在毡毯上。

    看过电报,咸丰也是大为意外,太平军居然内讧,弃城而逃!从绵愉的部署上,他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之处,略微沉吟就将这事搁开,缓声道:“昨日总理衙门电奏,英法美三国以武力威胁修约一事,你们是何看法?”

    听他问起这事,恭亲王奕率先开口道:“皇上,英法美三国提出的修约条款严重践踏大清主权,断不能允。如今英法两国正在克里米亚与俄国交战,武力威胁只是西洋各国惯用的恐吓伎俩,无须理会。”

    “微臣附议。”杜翰紧随其后开口道:“修约条款,丧权辱国,微臣恳祈皇上下旨严词斥责,以维护朝廷威仪,以稳定官心民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