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五十章 咸丰野望

第六百五十章 咸丰野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听的奕訢、杜翰两人先后开口都不合圣意,穆章阿不由的暗自着急,他清楚与美利坚私下签定租借高雄港的协议,自然明白咸丰的意图,就朝廷目前的处境来说,争取西洋各国的大力支持以遏制元奇,是当前最好的选择。

    近段时间,东南各省大小报纸铺天盖地的攻讦修约条款,不仅南洋总理衙门公开撰文抨击,东南有名望的士绅也纷纷撰文摇旗呐喊,各省督抚大员也陆续上折子声援,可以说是一面倒的反对修约条款。

    穆章阿很清楚,目前的情形,他不果断的站出来,怕是没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提出请西洋各国驻华公使来京师,稍稍沉吟,他便开口道:“皇上,西洋各国以武力相威胁,不容轻忽,如今正值围剿洪杨逆贼的关键时刻,不能再起边衅,即便是些微可能,亦不容许,奴才窃以为,当召英法美三国公使进京,善加安抚。”

    “万万不可!”祁寯藻沉声道:“如今朝野上下尽皆反对修约条款,召三国公使进京,必然举国瞩目,稍有不慎,必然有损皇上天威,有损朝廷威仪,微臣恳祈皇上慎思。”

    穆章阿沉声道:“如今南洋总理衙门已经下令各通商口岸停止所有对外商贸活动,元奇更是号召拒绝向洋人售卖任何货物,包括粮食和饮用水,事态继续僵持下去,谁敢保证不会爆发战争?”

    见咸丰没吭声,瑞麟开口道:“皇上,事态持续恶化下去,确有可能导致战争爆发,召三国公使入京觐见,等若是给双方一个台阶下。”

    “皇上。”奕訢接着道:“处理与西洋各国商贸以及外交事务,历来都是南洋总理衙门,如有需要,总理衙门自会电奏,朝廷出面干涉,有可能搅乱总理衙门的部署。

    再则,如今围剿洪杨之逆正需倚重南洋海军,若是引发不必要的误会,恐有功亏一篑之嫌!还请皇上慎思!”

    听的这话,咸丰不由的有些犹豫,太平军内讧,兵分两路窜入广西和云贵,此时正是清剿的大好时机,需要极力笼络易知足,而易知足对于修约条款的态度极其明确,贸然横加插手,若是引起易知足生疑,那可就不是功亏一篑那么简单!

    况且,就算能够争取到英法美三国大力支持,也需要时间,没个三五年,怕是没法与元奇抗衡。

    穆章阿也有些犹豫,元奇这些年垄断对外贸易,与英法美三国的外交官员以及大小公司以及商贾都有着密切的联系,若是与三国私下签订条约,怕是瞒不住,就算瞒得住,也只能瞒得了一时!以易知足的秉性,知道了真相,会是何反应?

    暖阁里一片安静,没有人再开口,等待在军机处的哪个不是人精,这个时候都是揣摩出了咸丰的心思,一个个都谨慎起来,不敢随意的开口。

    咸丰愣愣的望着跳跃的烛火一声不吭,与美利坚私下签订协议让他看到了壮大八旗新军的希望,也让他看到了遏制元奇发展壮大的希望,他渴望争取到英法美三国的大力支持,如此,他这个天子才不会成为元奇的傀儡!

    这大半年来,易知足借着围剿捻军和太平军的机会,肆无忌惮的在东南各省大量安插元奇一系官员,东南半壁江山几乎都掌控在易知足手中,他这个至高无上的大清天子隐隐有沦落为元奇傀儡的趋势,他岂能甘心?

    很显然,这次英法美三国借口修约提出让大清难以接受的条款,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他不想错失这个机会,八旗新军的壮大需要时间,元奇在西北大举用兵之时,就是八旗新军最好的壮大时机!

    默然半晌,他才开口道:“都跪安罢,穆章阿留下。”

    让穆章阿留下,这是一个十明显的信号,奕訢心里一沉,忧心忡忡的退了出去,他心里很是纳闷,朝野上下都在极力声讨修约条款的节骨眼上,英法美三国驻华公使可以说就是三个烫手山芋,素来对西洋外交不感兴趣的咸丰,为何突发奇想召三国工事进京觐见?就不担心烫着手?

    暖阁里,待的众军机大臣退出,穆章阿轻轻的磕了个头,道:“皇上,与三国私下订立条约怕是难以瞒住易知足,就算能够暂时瞒住,也断然瞒不长久,以易知足的秉性,必然会在报纸上大肆宣扬以败坏朝廷声誉,也极有可能会终止对洪杨的追剿。”

    “争取英法美三国的支持是唯一一个快速壮大八旗新军,摆脱元奇在枪支弹药上的控制的机会,唯有如此,朝廷才有可能遏制元奇,铲除元奇!”咸丰沉声道:“八旗新军快速壮大需要时间,朝廷现在等不起!八旗新军必须乘着元奇大举出兵西北的机会快速壮大起来!”

    “皇上圣明。”穆章阿连忙叩首道,确实,元奇大举出兵西北的时候,就是八旗新军难得壮大的良机。

    咸丰还等着下文呢,见他伏在地上半晌不开口,不由的大是郁闷,没好气的道:“接着说!”

    接着说?穆章阿心里大是忐忑,只得硬着头皮道:“皇上,洪杨发匪本就善于流窜,云贵广西皆是大山重重,太发匪窜入云贵广西,可谓是如鱼得水,要想彻底清剿,怕是得有三五年时间,奴才窃以为,这期间不适宜与西洋三国私订协议。至于大举出兵西北的时间,奴才估摸着,应该是在克里米亚战争结束之后......。”

    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下,才轻声道:“皇上,是不是再等等.....,修约条款也着实是有些过分......以后未必没有机会。”

    咸丰盯着他看了足有移时,才沉声道:“美利坚制造米尼枪的机器设备今年不到,明年一定到,一旦将高雄港租借给美利坚,易知足会不知道?”

    穆章阿连忙叩首道:“皇上,高雄港在台湾,远离大陆,况且有租借澳门和香港的先例,不至于引起太大的非议,引进制造米尼枪以及弹药的机器设备,更不会有非议.......。”

    咸丰打断他话头道:“朕担心的是易知足的反应!”


瞳宰天下帖吧


    “皇上。”穆章阿连忙道:“元奇之所以大举出兵协助朝廷围剿捻匪和发匪,就是为了稳定国内,以专注西北扩张,断然不会为此与朝廷翻脸。”

    “既是如此,为何要等?”

    “皇上。”穆章阿连忙道:“美利坚一国的支持,易知足能忍,但若是英法美三国的支持,易知足怕是难以忍受。”

    沉吟良久,咸丰才道:“宝鋆已调回京师,南洋总理衙门空缺的总理大臣,可有适合人选?”

    听的这话,穆章阿不由的暗自腹诽,宝鋆与惠亲王绵愉私下与美利坚公使马沙利签订协议一事必然是瞒不了易知足的,这个时候再往南洋总理衙门安插人手,真当易知足是泥捏的?不过,咸丰既然问了,他也不敢推诿,略微沉吟,才举荐了一个不是穆党一系的人,“副都统倭仁学问优长,素来严正......。”

    上海,英国驻沪领事馆。

    八点才过,法公使布尔布隆、美国公使麦莲就匆匆赶了过来,上海不大,包令昨晚前往镇海公府的事情根本就瞒不住两人,对于包令私下见易知足,两人心里都很是不满,所以一早就赶了过来。

    包令满面春风的将两人迎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笑道:“咖啡还是茶?”

    “红茶,咖啡加奶,谢谢。”

    “一杯红茶,两杯咖啡加奶。”吩咐了侍从之后,包令才笑道:“昨晚是易先生专程派人登门来邀请的。”

    布尔布隆将信将疑的道:“易先生看穿了咱们的意图?”

    “应该说,易先生很害怕咱们扶持清国皇帝。”包令洋洋自得的道:“所以,在看出了咱们的意图之后,就迫不及待主动邀请我。”

    麦莲关切的问道:“谈的如何?”

    “那家伙的野心不小。”包令笑道,说着将昨晚与易知足的谈话简洁的叙述了一遍,然后接着道:“是选择与元奇合作?还是选择与清国皇帝合作?只能选择一个,我想二位应该不难做出选择吧?”

    英吉利在大清已经有了香港作为落脚点,美利坚如今也有了高雄港作为落脚点,法兰西却是什么也没有,布尔布隆心里当然不满,略微沉吟,他才不甘的道:“难道就不能与两方同时合作?法兰西在远东也需要一个适合的属于自己的落脚点。”

    包令没理会他,而是看向麦莲,“阁下呢?”

    “当然是选择元奇?”麦莲耸了耸肩膀,“美利坚在遥远的远东没有领土需求,有一个适合的方便商贸的港口,我们就已经很满足了,毕竟,商贸才是我们最需要的。”

    “非常好。”包令满面微笑的道:“商贸利益才是我们在远东最重要的利益,所以,大不列颠也选择元奇。”

    说着,他看向布尔布隆,“法兰西需要一个合适的落脚点,我想从易先生这里是不可能获得的,不过,我相信从清国皇帝那里获取一个落脚点并不是什么难事,当然,为了法兰西与元奇的商贸不受影响,最好向美利坚学习。”

    布尔布隆总觉的这家伙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却也没多想,落脚点的事情他并不着急,法兰西与元奇的关系如今正好的蜜里调油,等美利坚获得了高雄港之后再有样学样也不迟。

    略微沉吟,他才道:“这次元奇停止一切对外商贸,造成的影响和损失都不小,难道,区区一个免除进出口货物的内地关卡厘金,就满足了?”

    “哦,进出口货物免除内地关卡厘金可不小事。”包令笑道:“这能大幅降低咱们的进口货物价格,提高咱们出口货物的竞争力。”

    麦莲冷冷的道:“这几天,前面来领事馆要求赔偿损失的公司和商人可不少,就这么一个优惠条件,怕是难以让他们闭上嘴巴。”

    包令掏出烟斗,慢条斯理的装填烟丝,划了根火柴点燃之后,这才缓声道:“易先生的态度很强硬,对于咱们提出的修约条款很不满,如果不是害怕咱们与清国皇帝合作,可能不会做出丝毫的让步,我想,从这几天元奇的态度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含上烟斗抽了几口烟,他才接着道:“元奇不是一个公司,元奇拥有三十万海陆军,拥有清国最富裕的东南七省,拥有一亿人口,拥有遍布大清所有府县的银行,我慎重的提醒二位,不要将易先生看做是清国的一位官员,而是要将他当做一个国王,清国东南的国王!”

    “我们从来就没小看易先生。”麦莲道:“他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不过,很遗憾,他生在清国。”

    “清国不是墨西哥。”包令瞥了他一眼,道:“因为清国有易先生。”

    听他语待讥讽,麦莲也懒得计较,毕竟英吉利是实实在在的海上霸主,国力之雄厚远不是美利坚能相提并论的,不想布尔布隆却道:“清国会不会是下一个奥斯曼?”

    “不会。”包令很肯定的道:“奥斯曼的悲哀在于他的地理位置,清国却是偏居一隅。”说着,他摆了摆烟斗,道:“易先生是个很难缠的人,不过,我们也不满足获得一个免除进出口货物的内地关卡厘金......。”

    见的两人一脸欣喜的看着他,包令笑了笑,道:“我们给了清国皇帝一个借口,一个让我们去清国京师觐见的借口,如果,清国皇帝让我们去京师觐见,我想,我们还有机会与易先生讨价还价。”

    听的这话,布尔布隆和麦莲都大为欣喜,元奇垄断清国对外贸易十多年,如今有机会,他们毫不介意多争取一些利益,

    “不过......,若是清国皇帝没给咱们去京师觐见的机会。”包令看了看两人,沉声道:“我希望这次的事情到此为止,不要再做任何挑衅元奇底线的事情,除非我们做好了在远东发动一场战争的准备,否则,吃亏的是我们!”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