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军火贸易

第六百五十三章 军火贸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九月深秋,江南天气才转凉,西北却是四野飞霜,大雁南归,一派肃杀景象。

    迪化至伊犁的驿道上,驼铃悠扬,一支由二百余匹骆驼和马匹组成的的驼队缓慢的前行着,所有的骆驼和马匹背上都托着大包小包的货物,一路吸引着不少移民的眼光。

    对于这样的驼队,新疆本地人一点不陌生,都知道这是从北方来的北套客——山西晋商,

    在元奇进行大规模的移民之前,北套客是新疆最庞大的商团,垄断着新疆的商贸。

    从内地到新疆主要有两条途径,一条是从丝绸古道进入新疆,即经西安、兰州、河西走廊,出嘉峪关到达哈密、吐鲁番,另一条是大草地路,以山西、京津为枢纽,经归化城,西北出蒙古草原,经乌里雅苏台、科布多,而后南下到天山北路的古城。

    晋商进新疆就是走的大草地路,源源不断的将内地的丝绸、布匹、茶叶、烟草、粮食、海鲜、食盐、铁器等货物运入新疆,再将新疆的牲畜、皮毛、药材、果品运往内地,整个新疆南北,随处都能见到晋商的驼队。

    在古城、迪化、镇西、伊犁、塔尔巴哈台、叶尔羌等新疆的大小城镇都有晋商开办的商号、商铺、当铺、钱庄、帐庄、票号等。

    不过,随着元奇组织大规模的移民之后,晋商在新疆的垄断地位开始动摇,随着元奇银行在西北铺展开来,晋商的当铺、钱庄、帐庄纷纷倒闭关门,就票号还在勉力支撑,但随着大量移民涌入新疆,也为晋商带来了巨大的商机,丝绸、布匹、茶叶、烟草、粮食等贸易骤增。

    虽然垄断新疆商贸的局面被打破,但晋商的生意却是越发的兴隆,前来新疆的晋商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还越来越多,驼队规模也越来越大。

    候从远骑在骆驼上一摇一晃的昏昏欲睡,他三十出头,是山西介休侯氏蔚字号东家侯荫昌的侄子,在族中颇受器重,这是他第一次来新疆,长时间的跋涉再加上四周的景色单调重复仿佛一成不变似的,早就令他没了兴致,他如今只希望尽快赶到伊犁。

    等的驼队中途打尖的时候,驼队领队侯有盛赶了过来,递过一个酒囊,道:“天气冷,少东家喝几口驱驱寒。”

    确实是有些冷,风吹在脸上跟刀子刮似的,候从远接过酒囊灌了两口,才哈着酒气道:“快下雪了吧?”

    “差不多,北疆的雪来的早。”侯有盛说着一笑,“少东家放心,就算是下雪也不怕,再有两天,咱们就能到惠远城。”

    听的这话,候从远长舒了口气,这一路过来走了三个多月,从归化到迪化就走了两个月,对于第一次走那么远路的他来说,还真是吃足了苦头。

    看了他一眼,侯有盛小心翼翼的道:“少东家这次亲自来伊犁,是不是跟元奇合作?”

    “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候从远闷声道,他不愿意谈这个话题,对于元奇,他没有什么好感,随着元奇在北方各省大规模的开设分号,侯家在各地的票号生意一落千丈,不得不大幅收缩。

    他这次来伊犁,是应元奇之邀,原本是侯荫昌要亲自来的,但考虑到一来一回时间太长,这才让他跑一趟,具体是什么情况,他确实也不清楚。

    “这两年元奇在西北大举招兵买马。”侯有盛迟疑着道:“会不会是让咱晋商捐输?”

    候从远翻了他一眼,道:“你也太小瞧元奇了,咱晋商这点家当根本入不了元奇的眼。”说着他摆了摆手,“忙你的去吧,我这里不用招呼。”

    待的侯有盛离开,他又灌了口酒,他估摸着,这次元奇邀请他们侯家来伊犁,是跟新疆的商贸格局有关,有可能是元奇想利用晋商大力发展新疆的商贸,毕竟他三叔侯荫昌与元奇大掌柜易知足还有着几分情面。

    两日后,驼队终于抵达惠远城,一入城,候从远就发现伊犁的繁华丝毫不在迪化之下,虽然已不是商贸旺季,但城内依然热闹不已,沿街商铺鳞次栉比,大街上人来人往,汉人、维人、蒙人、回人,俄人,五花八门的服饰看的他眼花缭乱。

    ‘安记客栈’是惠远城最大的老字号客栈,候从远进的客栈迎面就碰上了一个熟人,也可以说是老乡,介休范家的范禄晟,不由的又是意外又是欣喜。

    一番寒暄交谈之后,候从远才得知,赶来惠远城的晋商着实不少,除了介休的侯家、范家,还有榆次的常家,祁县的史家,太谷的孙家、武家,这更证实了之前他心里的想法。

    安顿下来,候从远没有歇息,洗浴更衣之后,就挑了礼物前往伊犁将军府拜访参赞大臣冯仁轩,到的将军府外,递了帖子,却被门房告知,冯大人政务繁忙,让其先回客栈等候。

    听的这话,候从远大为傻眼,巴巴的从山西走了几个月赶来伊犁,却又不见,让他们候着,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眼看着可要下雪了。

    将军府,签押房。

    “瞧这样子,没几天就会下雪,俄国人怕是不会来了吧?”常坤宁呷了口热茶,缓声道:“如今邀请的晋商都到齐了,要不先跟他们谈谈.......?”

    “急什么?”冯仁轩用火钳拔拉着炭火,漫不经心的道:“如今克里米亚战争随时有结束的可能,不能让俄国人疑心,若是让俄国人怀疑咱们会在西北扩张,说不定克里米亚的战争会提前结束。

    如今伊犁俄国商人不少,细作更不会少,一旦那些个山西商人嘴不严实,可能就会引起俄国人警惕。”

    常坤宁听的一笑,“我是担心俄国人不会来,休战已经两个月了,要来,也应该到了!”

    “大掌柜既说会来,就一定会来。”冯仁轩沉声道:“耐心等!”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天气也是一日日转冷,伊犁河谷也终于迎来了第一场大雪,漫天飞舞的鹅毛一般的大雪宣告漫长的冬季的到来。

    难道大掌柜这次判断错了?冯仁轩站在屋檐下望着漫天的大雪,一颗心也
电影学习系统笔趣阁
渐渐的变的冰凉起来,如果克里米亚战争草草结束,如果俄国在这场战争中实力损失不大,那就不是增加出兵西北难度的事,很有可能,大掌柜会放弃西北扩张的计划!

    想到这里,他长叹了一声,这几年在伊犁,他对俄国的实力了解的越发的透彻,如果俄国在克里米亚不遭受惨重的损失,别说易知足不想放弃西北扩张的计划,他也会极力劝阻,如果俄国在西北投入数十万甚至是一百万兵力,那简直不堪设想!

    “少容兄!”常坤宁一脸兴奋的快步走进院子,“来了,俄国人来了!”

    来了!冯仁轩心里一喜,脸上神情却是波澜不惊,慢悠悠的道:“谁来了?”

    “不知道身份,不过是科瓦列夫斯基陪同而来的。”常坤宁笑道:“刚刚进城!”

    漫天大雪中,一支俄国商队缓缓进入惠远城,队伍中五十出头,有些削瘦的普提雅廷环顾着四周,仔细的打量着这座他闻名已久的西北重镇。

    中校科瓦列夫斯基催马上前,请示道:“阁下,是直接去将军府还是.......?”

    普提雅廷不假思索的道:“先寻个客栈。”

    ‘安记客栈’大堂里一片热闹,每天都有晋商在这里请客,冯仁轩不见他们,左右是闲着无事,一众晋商就借着这个难得的空闲机会与当地的商贾建立交情。

    一行俄国进来,见的如此热闹,多少有些意外,不过双方都没多在意,科瓦列夫斯基包下一个独院便径直领了一行人进去休息。

    洗了个热水澡,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之后,普提雅廷舒适的斜靠在铺着厚厚皮毛的炕上,他这次亲自赶来伊犁就是为了与元奇商谈军火贸易的。

    奥地利和普鲁士宣布保持中立,并秘密结为防御同盟,不仅如此,奥地利还在匈牙利与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的边境陈兵八万,并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俄国立即从两公国撤军。

    无耻的背叛,令俄国在克里米亚战场上孤军作战,以七十万大军独自抗衡英法土三国百万联军。

    短短不过半年时间,俄军一败再败,开始全面撤退,一直到完全撤出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至此,俄军已经撤退到一年前的出发点。

    八月,维也纳方面提出四点建议来结束战争。1,俄国对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的保护由各国集体保护。2,多瑙河航行自由。3,1841年《海峡公约》改为“奥斯曼帝国的存在将与欧洲相联系,结束俄国在黑海的优势。4,俄国放弃对奥斯曼帝国境内东正教徒的独家保护权。

    想到这里,普提雅廷就觉的心寒,维也纳四点完全就是一个投降的条约!接受这个条约,就意味着俄国花费了三十年时间在土耳其获得的利益全部丧失,这绝对是俄国无法接受的!

    科瓦列夫斯基端着茶盘进来,道:“阁下,这是上好的红茶......。”

    接过茶杯,普提雅廷问道:“派人去将军府了吗?”

    “已经派人去了。”科瓦列夫斯基说着迟疑了下,道:“阁下,克里米亚就是一个陷阱,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

    浅浅的呷了口热茶,普提雅廷才道:“克里米亚是黑海的门户,谁占领了克里米亚,谁就控制了黑海。我们清楚这点,欧洲各国和奥斯曼也明白这点。就算我们想体面的结束这场战争,敌人也不会同意,尤其是英国人不会同意!”

    将军府,签押房。

    冯仁轩扬了扬手中的帖子,笑道:“俄罗斯帝国海军少将、外交大臣,叶夫菲米·瓦西里耶维奇·普提雅廷,看来,对于这笔军火交易,俄国人十分重视。”

    “这来头可不小。”汤秉灿笑道:“也就是说,咱们这次可以狠狠的敲一笔。”

    “想多了不是。”常坤宁弹了弹烟灰,道:“大掌柜早就交代,不能因小失大。”说着,他迟疑着道:“对方身份不低,要不要迎迎?”

    “没必要。”冯仁轩道:“上赶子不是买卖,坐等他们上门就是,另外,该加价的也要加,否则,反而会令俄国人生疑。”

    次日上午,普提雅廷带着科瓦列夫斯基登门拜访,一番礼节性的寒暄之后,双方落座,普提雅廷径直道:“听闻伊犁已经开通了有线电报?”

    冯仁轩如今已经听的懂俄语,但仍然等的翻译之后,他才道:“上海到伊犁的电报已经开通。”

    “我们想购买十万枝米尼枪。”科瓦列夫斯基直接说道,这大半年来,他一直断断续续的与常坤宁、汤秉灿商谈采购米尼枪的事情,所以也压根就没有兜圈子的必要。

    十万枝!汤秉灿暗自咋舌,略微沉吟才开口道:“十万枝没问题,但我们不能一次**货.....我们一年也就能制造一二万枝米尼枪,至少要分三年。”

    “三年?我们等不起。”科瓦列夫斯基话才落音,普提雅廷就问道:“明年开春,你们能够交付多少?”

    汤秉灿不假思索的道:“三万枝枪,一百万发弹药。”

    普提雅廷听的心里一跳,这个数字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有这三万枝米尼枪,一百万发弹药,完全足以改变一场中等规模的会战结果,他们在克里米亚战场上可是吃够了英法联军米尼枪的苦头。

    略微沉吟,他才狐疑的道:“你们早就准备好了?”

    “确切的说,从前年开始,我们就着手准备了。”汤秉灿微笑着道:“对于发生在土耳其的战争,我们大掌柜一直在积极关注,算准了你们需要这批枪。”

    联想到前年在上海,在克里米亚战争还没爆发的时候,易知足就向俄国推销米尼枪,普提雅廷心头大为震撼,忍不住道:“为什么?”

    汤秉灿缓声道:“原因很简单,我们大掌柜料定英法会参战,而且知道英法两**队大量装备米尼枪。”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