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五十四章 西北驼队

第六百五十四章 西北驼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早在两年前就开始准备,料定英法会参战,算准了俄国需要这批米尼枪!普提雅廷心里万分震惊,就连俄国在发动战争之时,也没能预料到战局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远在上海的易知足却能准确的预判,这让他如何不震惊?

    不过,他依然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缓声道:“克里米亚如今已基本处于停战状态,维也纳方面提出四点建议结束战争,易先生凭什么如此肯定?”

    这个问题可不好答,汤秉灿没吭声,冯仁轩开口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以贵国强大的军事实力,贵国皇帝陛下不可能屈辱的接受维也纳提出的四点,而且,我们听说,英法联军爆发了可怕的霍乱和疟疾。”

    英法联军确实爆发可怕的霍乱和疟疾!这一点普提雅廷很清楚,微微点了点头,他才道:“你们的情报很准确。”待的翻译之后,他接着道:“不过,如此大额的枪支弹药,我们无法及时转运.......。”

    “我们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汤秉灿语气轻松的道:“我们准备了二万峰骆驼。”

    二万峰骆驼!普提雅廷不由的心花怒放,一峰骆驼可托四百磅货物,二万峰骆驼就是八百万磅货物,对于俄军来说,这简直就是及时雨!

    一场投入数十万大军的战争,后勤补给无疑是最为重要的,克里米亚战场远离俄国的政治经济中心,尽管俄国已经有多次对土战争的经验,但补给仍然是限制俄军行动的主要问题。

    多瑙河航运发达,利用海运成为双方后勤补给的必然选择,但随着俄军节节败退,丢失了黑海制海权,面临着严重的后勤补给问题!伊犁这二万峰骆驼绝对是雪中送炭!

    二万峰骆驼?科瓦列夫斯基被这个巨大的数字给吓到了,见的普提雅廷没吭声,他迟疑着道:“我们似乎用不了那么庞大的驼队......。”

    “除了军火,我们还为贵国准备了大量的战备物质。”汤秉灿笑道:“粮食、肉干、茶叶、香烟、药品、镇静剂、毛毯、帐篷等等之类的,相信都是贵国急需的.......。”

    “二万峰骆驼太少。”普提雅廷连忙道:“能否提供四万或者是六万峰骆驼。”

    四万,六万?汤秉灿吓了一跳,骆驼可不是草原上的牛羊,冯仁轩却道:“准备二万峰骆驼,就是考虑到贵军的后勤补给跟不上,我们可以尽力为贵军收罗更多的骆驼,不过,驼队只到里海,另外,驼队会安排强大的武装力量保护。”

    “没问题!”普提雅廷爽快的道:“我们也会派兵一路护送,保证驼队的安全。”

    双方皆大欢喜,接下来便开始进入细节,逐一落实各类货物的数量、价格以及运费等等,一直到黄昏时分,双方才大致的敲定下来开春后第一笔交易——高达三百多万银元的巨额贸易。

    仔细的翻看了商谈记录之后,普提雅廷才缓缓开口道:“这次交易太过巨大,我们无法提供现银.....。”

    一听这话,汤秉灿当场就黑下脸来,“三百四十多万银元,这可不是小数目,没有银子,这生意如何做?”

    普提雅廷讪笑道:“我们也没想到,元奇居然在伊犁囤积了如此多的货物,自然准备不足。”

    场面登时就冷了下来,半晌,冯仁轩才道:“阁下请先回客栈等候消息,我们要向上海请示。”

    从将军府出来,回到客栈,科瓦列夫斯基才道:“阁下,我国商人与清国贸易大都是以货易货,怕是难以筹措三百多万银元。”

    “尽力筹措,最好能筹措到一百万。”普提雅廷道:“货物也可以折算。”

    就算是一百万,也才堪堪到三成,科瓦列夫斯基担忧的道:“一百万,元奇会同意?”

    “中国商人有句话,叫货到地头死。”普提雅廷一脸得意的道:“放心,那位在上海的易先生会同意的。”说着,他吩咐道:“去拿瓶伏特加来。”

    上海,镇海公府,长乐书屋。

    看完冯仁轩从伊犁发来的电报,易知足毫不掩饰内心的喜悦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俄国人终于上钩了!十万枝米尼枪,五百万发弹药,庞大的后勤补给,这绝对是俄国人无法拒绝的诱...惑!只要俄国人上钩,后续就好操作了!

    他相信即便俄国人有了这笔军火和后勤援助,也无法彻底的扭转克里米亚战争的结局,但是,绝对会改变这场战争的进程!

    对于大清来说,克里米亚战争持续的时间越长,伤亡越大,越残酷越好!最好打的英法俄三国元气大伤,大清才有机可乘。

    放下电报,包世臣却不无担心的道:“爵爷,在背后如此大规模的支助俄国人,怕是瞒不住,英法两国会不会恼羞成怒,向咱们宣战?”

    “就算没这趟子事,在克里米亚战争结束之后,英法两国也有可能挑起战争。”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借这个机会,利用俄国人削弱一下英法两国的实力是好事,没必要瞻前顾后。”

    包世臣听的一楞,“爵爷指的是修约的事?”

    “不完全是。”易知足说着点了支香烟,“咱们大清富庶辽阔,人口众多,军事实力又弱,哪有不遭贼惦记的?”

    包世臣不无担心的道:“英法海军强大,一旦开战,怕是南洋不保。”

    “先生无须担心。”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咱们海军底子薄弱,但陆军并不差,不是可以任意揉捏的软柿子,克里米亚战争结束后,英法两国也要喘口气休息一下,咱们有的是时间准备。”

    三日后,冯仁轩才派人去客栈将普提雅廷请来,寒暄见礼之后,他便径直道:“大掌柜考虑到贵国战争期间,财政困难,允许贵国赊欠七成的货款,不过,需要签订正式协议。”

    “非常感谢!我们会牢记元奇的友谊。”普提雅廷一脸欣喜的道,只须要付三成现款,对于俄国来说无异于是雪中送炭!

    送走普提雅廷,冯仁轩才吩咐道:“
大宋小郎中小说5200
将那些晋商都请到议事厅。”

    候从远等一众晋商在‘安记客栈’早就望眼欲穿,听的将军府有请,一个个大为欣喜,连忙收拾妥当赶了过来。

    议事厅里几大盆炭火烧的正旺,长条桌上摆放着一些干果、热茶、香烟,见这情形,一众晋商都有些心惊肉跳,历来见官,越是客气周到越是没什么好事,这冯仁轩不仅是伊犁参赞大臣,还是元奇西北新军的统帅,在伊犁就是土皇帝,如此客气,能有什么好事?

    就在众人心里忐忑不安时,冯仁轩带着常坤宁、汤秉灿走了进来,众人连忙起身跪拜见礼,“诸位不必多礼。”冯仁轩和煦的道:“都坐罢。”

    待的众人起身落座,他也不转弯抹角而是开门见山的道:“诸位商号在蒙古在新疆在西安,都有规模不小的驼店、驼队,这几年西北大规模移民,诸位没少受益,也没少帮忙。

    从明年开始,元奇有大批货物需要经西安转运伊犁,再由伊犁转运到西亚的里海,大约需要三四万峰骆驼,甚至是更多,希望全力协助,当然,不会少了诸位的报酬。”

    这两年元奇大规模的组织移民西北,元奇的势力在西北也是一步步扩张,几年时间下来,元奇强势打破晋商对西北商贸的垄断,一跃成为西北势力最大的商团,在势力向西北渗透和扩张的过程中,元奇也吸纳了不少的晋商。

    在座的一众晋商实则都是与元奇关系密切的,不过,听闻要将货物转运到西亚,一个个心里都有些打鼓,见的没人开口,史达安缓声道:“大人,既是元奇的货物,咱们没二话说,不过,从伊犁至西亚一带,咱们并不熟悉,而且咱们也凑不齐如此多的骆驼。”

    冯仁轩瞥了他一眼,道:“听闻大盛魁是西北最大的商号,也是大草地上最大的驼户,

    拥有六、七千店员,二万峰骆驼,难不成传闻不实?”

    史达安就是大盛魁三大股东之一,听的这话,苦笑着道:“大人有所不知,大盛魁骆驼虽多,但活动范围也广,包括喀尔喀四大部、科布多、库伦、恰克图、内蒙各盟旗等,甚至远到俄国西伯利亚、莫斯科等地。

    至于乌里雅苏台、迪化、库车、伊犁等地,只占了活动范围三成不到,不过,大人既然开了口,乌苏雅里台三千骆驼,科布多五千骆驼,小的尽量抽调过来,只是......西亚的情况,大盛魁着实不熟悉。”

    “西亚的情况,你们无须担心。”冯仁轩也不隐瞒,反正也隐瞒不了,“所谓的大宗货物都是军需品,有俄国和西北新军联手,保证驼队的安全。”

    一听是军需品,一众晋商登时连呼吸都急促起来,对于晋商来说,战争就意味着巨额的财富,意味着机会!山西有名有号的大商巨贾有不少都是靠着战争发家壮大起来的。

    候从远当即就表态道:“大人,介休侯家愿意倾力协助,竭尽所能组建驼队!”

    见的两人相继表态,其他人哪里肯落后,介休范家,榆次常家,太谷的孙家、武家纷纷紧跟着表态,愿意极力协助。

    冯仁轩缓缓的扫了众人一眼,这次帮俄国人转运军火粮食等辎重实际上就是让驼队熟悉中亚和西亚的情况,日后的西北扩张,也同样需要庞大的驼队跟随大军转战中亚、西亚各地,所以,他才挑选与元奇关系密切的晋商。

    略微沉吟,他才道:“这次元奇需要运输的货物量极大,时间也可能很长,驼队是多多益善,诸位尽管放手组建驼队,元奇从来不会亏待朋友,这次的好处,可能会超乎诸位的想象。”

    他这话说的含糊,但越是含糊在座众人心里的期望就越大,史达安沉吟了下,才道:“大人,大盛魁可以适当的压缩蒙古的生意,尽量多抽调驼队过来,不过,需要时间。”

    冯仁轩沉声道:“明年的任务很重,我希望大盛魁能够出面,尽量将大草地的驼队都调过来。”

    史达安连忙躬身道:“小人一定尽力而为。”

    冯仁轩笑了笑,道:“你们大盛魁不是一直希望能够买一批米尼枪嘛,这事办好了,可以卖给你们一批,在做诸位只要实心办差,都有份。”

    对于驼队来说,最大的敌人就是沙漠和草原上的盗匪,没有驼队不想购买米尼枪,听的这话,在座众人都是大为振奋,纷纷躬身道谢。

    将众人打发走,回到书房,冯仁轩就吩咐道:“给新疆各地发报,一开春就征用所有当地驼场以及民间的所有骆驼,让地方官府配合。”

    京师,乾清宫,西暖阁。

    咸丰一脸阴沉的放下手中的密电,愣愣的半晌说不出话,元奇居然勾结俄国人,暗中签订协议卖给俄国人十万枝米尼枪,五百发弹药,还有大量的粮食,元奇究竟想做什么?更令他震惊的是,元奇一年究竟能够制造多少米尼枪?

    “皇上。”穆章阿小心翼翼的道:“奴才窃以为,元奇贩卖米尼枪给俄国人,是为了让俄国人在克里米亚与英法两国打的两败俱伤......元奇没有理由勾结俄国人,也没有这个必要。”

    两败俱伤?咸丰皱了皱眉头,“未免太牵强了,元奇不是希望俄国人在克里米亚战败,然后乘机收复西北的失地并且大幅在西北扩张?”

    穆章阿也着实琢磨不透易知足的想法,当即小心翼翼的道:“要不,着易知足上份折子?”

    咸丰不满的看了他一眼,道:“这岂非是明白告诉易知足,朝廷在密切监视着西北新军的一举一动?”

    “奴才糊涂。”穆章阿嘴上如此说,心里却是暗自腹诽,难不成易知足不知道朝廷在监视?

    “让肃顺去上海打探下情况,元奇在广州上海两地的军工厂究竟有多大的规模。”咸丰说着又问道:“花旗国的机器还没有消息?”

    “应该快了。”穆章阿连忙道:“不是年底,就是年初。”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