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五十五章 驱虎吞狼

第六百五十五章 驱虎吞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上海,镇海公府,长乐书屋。

    易知足夹着香烟仰望着面前的大幅地图沉思,挂在墙上的地图是拼连起来的云贵和两广四省地图,伊犁的军火交易敲定之后,他就将注意力转到对太平军的围剿方面来了。

    太平军主动从长沙撤离,兵分两路,一路由洪秀全率领进入贵州,一路由杨秀清率领进入广西,这半年来,广西没有大的战事,贵州却是战事频繁。

    对于进入广西的太平军,易知足的计划是驱赶,祸水西引,是以燕扬天率部追击逼的并不紧,只是不远不近的吊在后面,驻守两广交界的汤灶生也完全是一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架势,牢牢的驻守几处要道,对广西的太平军不闻不问。

    杨秀清部与石达开部汇合之后,也不敢向广东挺进,转而一路西下,经柳州一路西下,应该是前往南宁府,燕扬天率部在后,一路不费吹灰之力的收复一座座城池,双方默契十足。

    贵州却是另外一副景象,尹有才、僧格林沁率部对进入贵州境内的太平军围追堵截,穷追猛打,洪秀全率领的二十余万太平军在无休无止的追击下大幅缩水,几个月下来,兵力就折损过半,只剩下十三万余人。

    不过,贵州绿营完全是不堪一用,贵州巡抚蒋霨远集结贵州绿营和地方团练六万余人驻守黔东镇远城,面对十余万绕城而过的太平军,连出城的勇气都没有,眼睁睁的看着太平军绕过镇远向贵阳挺进。

    尾随而至的僧格林沁进城第一件事就是将贵州巡抚蒋霨远就地正法,随后和尹有才衔尾急追,以防太平军乘虚而入占领贵阳。

    看着地图,易知足轻叹了一声,贵阳是否守得住,他并不在意,就算太平军攻占了贵阳,也不可能守得住,他担心的是后勤补给,不论是陆战队还是八旗新军,都是纯火器部队,都严重依赖后勤补给,一旦补给线拉的太长,就是个大麻烦!

    如今这情况,又陷入了流寇模式,太平军在前面一路掠夺,追兵连粮草补给都跟不上,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太平军远去,一旦让太平军有了喘息的机会,围剿的难度就会成倍增加。

    太平军在贵州占不住脚,会向什么方向逃窜?南下广西与杨秀清石达开汇合?西进云南?还是北上进四川?易知足站在地图前良久没挪步。

    “大掌柜。”曹根生进来行礼禀报道:“钦州来电,太平军抵达南宁府后,兵分两路,一由石达开率领折向西北,前往百色厅,兵力约在十万左右。一路由杨秀清率领继续西进,兵力约在十五万左右。”

    顿了顿,他接着道:“葛罗巴来电,克里米亚的奥马之战结束,英法联军战胜,打开了通向塞瓦斯波托尔的道路。是役,双方总计投入八万余兵力,英军伤亡二千,法军伤亡一千五,俄军伤亡五千。”

    这伤亡倒是不大,八万余兵力的会战,伤亡还不到一万,不过是一成左右,易知足对此并不关心,这一战重要的是打通了通向塞瓦斯波托尔的道路。

    塞瓦斯波托尔可谓是鼎鼎有名,是黑海最好最大的港口,也是俄国黑海舰队的母港,据他所知,塞瓦斯波托尔攻防战就是克里米亚战争中最重要的一次会战,打的时间最长,也打的最残酷。

    不过,他很快就将心思转到太平军方面,百色厅地处广西云南贵州三省交界,历来都是西南的军事重镇和商业重镇,也是西南的交通要道,有三条驿道连通云贵两省,广西绿营两镇之一的右江镇就驻守在百色。

    石达开率兵十万前往百色,明摆着是要进入云南或者是贵州与洪秀全汇合,洪秀全知不知道这一情况?如果知道,洪秀全就会率部经安顺入云南。

    沉吟良久,他才开口道:“原电转告大将军绵愉,并严令尹有才、僧格林沁小心石达开部,要严防太平军经毕节入川,若太平军经安顺入滇,不可追逼过紧。”

    待的曹根生记下,他接着道:“电令燕扬天部,依旧驱赶,尽量避免与杨秀清部大战。”

    “另,电令汤灶生,率领两个旅主力向百色挺进,攻占并且驻守百色。”

    沉吟了一阵,他又道:“电令廉州府黄殿元......。”

    广西,南宁府,新宁州。

    十余万太平军浩浩荡荡而下,新宁官绅士商以及阖城百姓闻风而逃,杨秀清率部入城毫不客气的占据了州衙,随即下令大军修整三日并就地筹集粮草。

    小小的州衙与天京的东王府自然不可能同日而语,不过,习惯了征战的杨秀清倒也不挑剔,此一时彼一时,从金田起事到如今,起起落落,什么情况他没经历过,与洪秀全闹翻他并不后悔,不过,石达开不听劝阻,非要分兵前往云贵汇合洪秀全,让他有些黯然伤神。

    虽然跟随他的还有十五万之众,但真正精锐却不到四万,面对不紧不慢跟在后面的数万元奇新军,他很是无奈,打,打不过,甩,甩不掉,就跟一贴狗皮膏药似的,让他难受之极。

    自金田起事以来,大大小小无数一战,他从来没如此窝囊过,即便是面对八旗新军,他也是游刃有余,可遇上元奇新军,他是觉的窝囊透顶,象被赶鸭子一般被元奇新军从湖南一直赶到广西边境,想痛痛快快打一场伏击都没有机会。

    “殿下,有个秀才求见,说是殿下旧识,姓黄。”一个亲卫进来禀报道。

    秀才?还旧识?杨秀清迟疑了下,才道:“带进来。”

    很快,身着一袭长衫的黄殿元便被带了进来,一见是他,杨秀清不由的大喜过望,满面春风的道:“什么风将黄先生给吹来了。”

    黄殿元拱手一礼,笑道:“一别数年,东王殿下已是名动天下......。”

    “不敢当,不敢当。”杨秀清连忙摆手道:“黄先生别寒碜本王,快,请坐。”

    见他这态度,黄殿元放下心来,笑道:“谢东王赐坐。”说着
明末工程师最新章节
施施然落座。

    “来人,备酒。”杨秀清吩咐了一句之后,才笑道:“黄先生当年可是骗的咱们好苦。”

    黄殿元从容笑道:“当年元奇确实有私心,利用太平军来转移朝廷视线,不过,却也成全了太平军的威名。”

    见他说的如此直接,杨秀清也径直道:“黄先生此番前来,可是劝降?”

    “易大掌柜说,他不希望元奇与太平军自相残杀,打的两败俱伤,让西洋各国看笑话。”黄殿元说着一个转折,“不过,大掌柜也说了,东王殿下非是甘居人下之人,而且有着非凡的军事才干,不应该被埋没。”

    什么意思?杨秀清略微楞了下,瞬间就反应过来,沉声道:“易知足想借刀杀人?”

    “确切的说,是为了让东王有用武之地。”黄殿元语气轻松的道:“大掌柜说,太平军在国内,就是元奇的敌人,在国外,就是元奇的朋友!”

    说的好听,还不就是想借太平军这把刀去杀大清的藩属国!杨秀清总算是明白,元奇新军一路上为什么只追不打的原因了,原来是打的这个算盘!

    他心里不觉气苦,易知足这可真是欺人太甚,利用太平军为元奇争取发展壮大的时机也就罢了,如今居然还要利用太平军去打南洋的藩属国!把太平军当什么了?当枪使吗?

    不过,转而他又有些气短,正所谓形势比人强,眼下这局面,太平军压根就没有还手之力,不想被剿灭,就的乖乖听话,况且,这条路虽然艰难,却比降了元奇被送往南洋孤岛蹉跎一生强!

    调整好心态,他才缓声道:“元奇想平了安南?”

    “不是安南。”黄殿元含笑道:“安南是元奇囊中之物,不敢有劳东王殿下。”

    听的这话,杨秀清登时一脸苦涩,“元奇好大的胃口,居然连暹罗也想一口吞下。”

    黄殿元缓声道:“暹罗、金边、老挝、缅甸,东南亚各国,东王殿下尽可大展拳脚。”

    杨秀清彻底无语,易知足的胃口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大,略微沉吟,他才苦笑着道:“本王可用兵马不过四、五万,易大掌柜是不是太小看东南亚各国了。”

    “无妨,元奇会在后面大力支持东王殿下。”黄殿元不急不缓的道:“只要东王进入安南境内,元奇就会为东王提供一批军火,除了米尼枪之外,还有陆战炮,并且为东王提供火炮教官。”

    还有火炮?杨秀清暗自欣喜,但却冷声道:“本王不想拿手下十余万兄弟的性命为元奇做嫁衣。”

    黄殿元笑了笑,道:“东王如果愿意放弃太平天国那一套,完全可以融入元奇。”

    默然半晌,杨秀清才问道:“进入贵州的太平军呢?元奇是何打算?”

    “东王何必明知故问。”黄殿元沉声道:“天王若是执迷不悟,企图占据云贵,必然是被彻底剿灭的下场,若是识大体,元奇会一视同仁。”

    听的这话,杨秀清不由的暗叹了一声,虽然与洪秀全反目,但他还是不希望进入云贵的二三十万太平军被彻底剿灭,若是能一同进入东南亚各国,相互也能呼应,思忖了一阵,他才道:“本王想派信使进入云贵游说天王。”

    “当然可以。”黄殿元想都没想就满口答应下来,他很清楚,易知足肯定也会派人与南王冯云山联络以游说洪秀全,毕竟仅靠杨秀清这点兵马想将搅乱东南亚还是有些费劲,最主要的是,时间不等人!

    贵州、贵阳府,巴香里。

    遥望着西北方向巨大的烟柱,僧格林沁、尹有才心情都沉重无比,无须哨探禀报,两人都清楚,贵州的省城贵阳城破了!这是太平军洗劫之后纵火焚城!

    望着那直冲云霄的滚滚浓烟,尹有才满心无奈,一路从湖南追到贵州,他算是彻底的见识了太平军的厉害和狠辣,断后的太平军都是以死相拼,虽然对他们造成的伤亡不大,但却是极大的拖延了他们的追击速度,而且太平军的五万前锋速度并不慢,只要是破城,都是毫不留情的洗劫烧掳一空,不给他们留一丁点补给物资,若不是镇远没被攻破,他们有已经断了补给。

    一骑飞奔而来,到的跟前,骑手滚落马下,高声道:“报——。贵阳失陷,发匪前锋已向安顺逃窜,”

    听的太平军向安顺前进,尹有才暗松了口气,他最怕的就是太平军取道毕节入川,毕节虽是军事重镇,有重兵把守,而且还有四川绿营疾驰前往援助,不过,他对地方绿营已经是彻底不敢再抱丝毫的希望。

    僧格林沁已是沉声下令道:“命令各部全速前进,穿插至清镇,务必将其后部拦截住!”贵阳失陷,若是没有一场像样的大捷,他还真是没法向朝廷交代。

    “报——。”又是一骑疾驰而至,“大将军急电,易公爷急电。”

    接过绵愉发来的电报,僧格林沁快速扫了几眼,转手递给尹有才,脸色阴沉的掏出一盒香烟来点了一支,见的尹有才放下电报,他才道:“易国城说的什么?为什么太平军走安顺入滇,不可追逼太紧?”

    尹有才将易知足的电报递给他,道:“太平军入滇,联系南王冯云山,保存太平军实力。”

    保存太平军实力?僧格林沁一双眼睛瞪的溜圆,“易国城是什么意思?”

    “驱虎吞狼罢。”尹有才缓声道:“太平军入滇,咱们只要守住昭通、安顺两条路,太平军就等于是陷入绝境,唯一的生路就是入缅甸......。”

    易知足驱虎吞狼的设想,僧格林沁自然清楚,略微沉吟,他才道:“驱虎吞狼,本王不反对,不过,得告诫太平军,不能再洗劫烧掳城池,尤其省城和大的府城,否则,咱们没发向朝廷交代。”

    尹有才颌首道:“王爷放心,这是自然。”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