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五十七章 天赐良机

第六百五十七章 天赐良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抢不了就毁了它?包世臣心里一沉,他没想到易知足会如此直接,他不由的暗暗担心,清英贸易中茶叶是最大宗的商品,英国人对于阿萨姆的茶园必然是极为在意,略微沉吟,他才道:“太平军怕是未必甘心被爵爷驱使。

    再则,太平军进入缅甸,犹如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怕是难以与英国人长期抗衡,元奇若是直接出兵......会不会挑起战争?”

    “战争——。”易知足语气沉重的道:“未来五十年到一百年内,在全世界范围内,战争都将成为一种常态,我们不能害怕战争,而是要学会利用战争,在正确的时候,正确的地点,选择正确的敌人挑起战争,以获得最大的利益。”

    包世臣被这话吓了一跳,难以置信的道:“这不可能吧?”

    “现在已经不是农耕时代了。”易知足轻叹道:“随着工业的快速发展,各种新技术层出不穷,随着铁路、有线电报、蒸汽船的普及,世界将变的越来越小,世界各国也正在步入一个全新的争霸时代,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将不可避免的卷入这场全球争霸的战争之中。

    这场席卷全球范围的争霸战争,不论是持续时间之长还是规模之大之残酷,都会远远超出咱们的想象......。”

    包世臣听的目瞪口呆,喃喃着道:“难道还能有国家象当年的秦国一样,一统整个世界?”

    “那倒不会。”易知足缓声道:“毕竟这世界太大了,最大的可能是出现两极或者是三极、五极世界——也就是两个或者是三、五个霸主......。”

    听的这话,包世臣稍稍好受点,略微沉吟,他才道:“爵爷是想让大清成为东方的霸主?”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易知足沉声道:“大清若不能成为霸主,就会四分五裂,被各强国瓜分。”

    这番话对包世臣造成的震动极大,仔细一琢磨,却又觉的不无道理,江宁到京师,遥遥二千余里,乘船走水路要一个多月,骑马也需要二十日,耗费银子二三十两,铁路开通,则只须二、三日,银子也只须三五两。

    电报更是快捷,即便是八百里加急也无法与电报相提并论,蒸汽火轮船不论是内河航行还是海上航行,也都不是帆船能比的,就连原本觉的极为遥远的西北和南洋两省,如今也觉的并不远了,可不是这世界正变的越来越小?

    收回心思,他才道:“爵爷不是多次说过,大清目前无法与英国抗衡,而且这二十年是大清奋起直追发展工业最宝贵的黄金二十年,为何要去缅甸招惹英国人?”

    “太平军入缅,必然与英国人冲突甚至是开战,能极大的转移英国人的目标,削弱英国人在亚洲的实力,这能为元奇争取更多的时间发展。”易知足说着弹了弹烟灰,“太平军拼光了,元奇新军可以名正言顺的接着入缅,毕竟大清是缅甸的宗主国,太平军又是大清的叛逆。

    再则,缅甸与印度交界,占据缅甸,能够阻止英国人的势力向东南亚扩张,另外,缅甸面临孟加拉湾,大清若能占据缅甸,不仅能将东南亚圈入大清的版图,也有利于大清向南亚和西亚扩张。

    这块地方,咱们现在不占据,以后怕是没有机会占据,克里米亚战争结束之后,英法必然联手向东南亚扩张。再说了,太平军这把刀,不用在东南亚,也确实太可惜了!”

    听的最后这句,包世臣忍不住笑了,太平军从头到尾一直被元奇利用,没想到最后还被易知足用于搅乱东南亚,不知道洪秀全、杨秀清知道之后,会不会被气的吐血!

    思忖半晌,他才道:“爵爷既不欲与朝廷反目,还是上份折子将计划详细奏报一下,连带西北与俄国人的军火贸易也一并解释一下,那么大的动静,不可能瞒得过朝廷,免的朝廷闻知后又疑神疑鬼,节外生枝。”

    “先生说的是。”易知足颌首道。

    “老夫年事已高,已是活一日少一日。”包世臣缓声道:“老夫已给林相去信,请他让墨生前来上海,再则,爵爷的局面已是越来越大,该多招募一些幕僚,各司其职。”

    听他语气黯然,易知足心里一紧,包世臣虽然精神不错,能与他一谈半个时辰,可毕竟年纪不绕人,已经七十多了,他有些紧张的道:“先生可是觉的身子不适......。”

    包世臣摆了摆手,笑道:“爵爷别担心,老夫没事,只是精力有些不济,怕误了爵爷的大事。”

    听的这话,易知足放下心来,缓声道:“墨生若能前来为先生分忧自然更好,至于幕僚,一直陆陆续续在招募.......。”

    包世臣捻着长须含笑不语,他知道易知足对于幕僚一直是秉承着在精不在多的原则,看来,这事还得他来操劳,得主动向这位东翁举荐一些饱学之士,如今易知足割据东南之势已成,不比之前,愿意入幕的饱学之士应该不会少。

    送走包世臣,易知足推开窗户散散屋子里的烟味,林美莲进来一边收拾一边道:“萱姐着人带信,请爵爷晚上过去一趟。”

    易知足默算了下日子,可是有些日子没过去了,当即微微点了点头,女人多也是麻烦,难免有疏忽的时候,真要三宫六院还不得累死,他这才十个就已经照顾不过来了。

    看了看表,见的才下午三点,他便道:“先别收拾,先磨墨。”

    待的林美莲磨好磨,他才关上窗户,道:“旁边的迎晖园,记得好象是席家的罢,让严世宽跟席温苏谈谈,盘过来,价钱公道点。”

    迎晖园紧靠着镇海公府,是一座规模不大的中型园子,林美莲好奇的道:“爵爷打算扩园子?”

    “添置个办公的地方。”易知足缓声道:“将书屋与迎晖园连成一片,独立出来。”

    林美莲笑道:“这事何须严掌柜出面,放个风声出去,席掌柜的还不主动上门。”

    “让严世宽出面好些。”易知足边说
不死武皇小说5200
边走到书桌后坐下,“他们熟悉,咱们出面,就有些以势压人了。”

    靖远街,红桂园。

    红桂园不大,但很精致,而且位置极好,就在黄浦江边,出门不远就是繁华的沿江大道,这个园子是易知足特意买下来送给许怡萱的,他也是没法子,许怡萱死活就是不愿意住进镇海公府。

    许怡萱平日里一天到晚都忙碌不堪,报馆、女校、妇女公会都是她主管,见不完的人说不完的事,不过,今天她下午就匆匆赶了回来,收拾利索后忙着下厨整治了一桌子粤菜。

    易知足进的大厅就闻到一股子香味,到的餐厅见的一桌子菜肴,忍不住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许怡萱笑吟吟的端着一盘清蒸鱼转出来,道:“今儿特意宴请长乐居士,自然要丰盛一些。”说着又吩咐道:“秋姐,将酒拿来。”

    长乐居士是易知足在报纸上发表文章的笔名,听的这话,易知足笑道:“合着今儿是来求稿的?”

    “大掌柜可不能厚此薄彼。”许怡萱浅笑道:“劳烦大掌柜给《女报》也投篇稿,呼吁废除裹小脚,倡导妇女自由,婚姻自由,鼓励妇女读书,工作.......。”

    “行——。”易知足满口应承,妇女解放运动他确实必须大力支持,如今上海的纱厂就面临着严重的招工不足的问题,女子学堂也是一样,西医女护士更难招,上海虽然开放,但依然有不少人家不愿意让女孩进学堂读书,确实该好好呼吁一下。

    见他答应的爽快,许怡萱接着道:“还有女工的工资,能不能提高一点,以此来吸引更多的妇女到工厂做工?”

    “男女同工同酬是原则问题,女工涨工钱,男工涨不涨?再说了,一味的提高工钱不是办法。”易知足自己斟了一杯酒,缓声道:“工钱上涨容易,下降难,而且提高工钱,意味着成产成本的增高,这不利于竞争.......,可以从完善保护女工权益方面去多加考虑。”

    许怡萱迟疑着道:“保护女工权益?”

    “不错。”易知足浅浅的呷了口酒,道:“女人与男人不同,女人有经期、孕期、产期、哺乳期等,规定女工在这些特殊的时间段享受特殊的待遇,同样有利于吸引妇女进入工厂。”

    京师,紫禁城,乾清宫,西暖阁。

    细细看完易知足的密折,咸丰半晌没有吭声,在折子里,易知足简单的解释了在西北与俄国人进行大额军火交易的原因,也解释了驱赶太平军进入东南亚的原因。

    与俄国人的军火交易,他倒是没什么意见,毕竟出兵西北的是元奇,不是朝廷,无须朝廷出兵,也无须朝廷出钱,坐享收复西北失地和西北扩张之名利,他确实没什么好说的,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元奇在西北打败仗。

    实则就算元奇在西北打了败仗,他也不是很担心,甚至可以说,他心里隐隐还巴望着元奇在西北吃败仗,那将会极大的打击元奇的声誉和实力。

    不过,驱赶太平军进入东南亚各国,虽然他早就知道这个驱虎吞狼的计划,但真正的事到临头,他又免不了怀疑易知足的居心,明摆着的,太平军同意进入东南亚各国,定然是与元奇达成了协议,也就是说元奇与太平军有勾结!

    太平军数十万大军,一日不灭,一日就是朝廷的心头大患!更何况太平军与元奇勾结,那更是心头巨患!

    这易知足还真是反复无常,先是与朝廷联手围剿太平军,转过头来,又勾结太平军,让太平军进入东南亚各国!十足小人一个!

    良久,他才开口道:“宣穆章阿、林则徐觐见。”

    不多时,穆章阿、林则徐两人便进来见礼,待的两人在军机毯上跪下,咸丰才缓声道:“免礼,赐坐。”待的两人起身,他才将易知足的密折递过去道:“你们看看。”

    两人先后传阅,见的林则徐合上折子,穆章阿才开口道:“皇上,驱赶太平军出境,未尝不是好事,云贵得以避免战祸,也减少了伤亡,而且,奴才窃以为,元奇必然会屯集重兵于云南边境,以防太平军流窜回国。”

    听的这话,咸丰心里一喜,倒是忽略了这点,元奇要维护国内稳定,以专注于西北,必然是不会允许太平军再杀个回马枪的,重兵屯集云南边境,对朝廷就几乎不存在威胁!

    林则徐出京治理黄河,随后又整顿河务,出京三四年,今年年底才返回京师,虽然封赏了个太子太师,但他知道咸丰对他有意见,否则不会数年不召他回京,略微沉吟,他才道:“皇上,微臣听闻英吉利两度入侵缅甸,不仅割占了缅甸两省,还参与缅甸朝政,太平军大举入缅,怕是会与英国人发生冲突。”

    易知足在折子中解释的简单,压根就没提及到太平军会与英军发生冲突,咸丰听的这话,不由的一楞,他还真没想到这点,迟疑了下,他才不肯定的道:“有可能起边衅?”

    穆章阿沉声道:“太平军是叛逆,即便与英军冲突也无妨。”

    “微臣担心的是,元奇意图染指缅甸。”林则徐缓声道:“驱赶太平军入缅,元奇显然不只是为了尽快结束战争,而是意图借太平军之手灭了缅甸,如此,元奇会在背后支持太平军,甚至有可能直接派兵假扮太平军入缅参战,这这怕瞒不过英吉利。”

    “皇上。”穆章阿连忙道:“即便是与英吉利再爆发战争,也有元奇在前面档着。”

    咸丰微微点了点头,这个看法他赞同,野心勃勃一心对外扩张的易知足,绝对不会容忍英吉利入侵,如此说来,这驱赶太平军入缅,倒是一件大好事!不管是什么情况,对于朝廷来说,都是有利无弊。

    想到这里,他暗自兴奋,元奇在西北和西南同时开战,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正好可以乘机发展壮大八旗新军!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