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五十八章 入侵西藏

第六百五十八章 入侵西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咸丰五年,春三月。

    暮春三月,正值上海雨季,淅淅沥沥的小雨似乎没完没了一般下个不停,魏源打着一把黑布伞沿着一条新砌的夹道缓步踱进长乐书屋,见他进来,守在门口的小厮连忙殷勤的迎上前接过伞。

    这位新来的魏先生很受大掌柜尊敬和器重,而且与大掌柜似乎也很是熟稔,院子里的小厮和丫鬟自然不敢有丁点怠慢,能在长乐书屋当差的小厮和丫鬟都是百里挑一,个个都机灵精明无比。

    书房里,易知足正伏案疾书,见他进来,抬头道:“先生随意,很快就好。”写完一段,他才搁笔起身道:“都见过了?可有良才美玉?”

    随着元奇新军相继平定捻乱和太平天国,割据东南的局面形成,东南各省士子纷纷来投,元宵之后,几乎每天都有士子前来镇海公府拜访,都是各省地方官员以及元奇分号掌柜举荐而来的。不过,易知足没功夫一一接见,都是交由包世臣、魏源两人先把关,有两人看得上眼的,他才会接见。

    “有个叫赵烈文的,颇不一般。”魏源说着将几份帖子递了过来,赵烈文?易知足不动声色的接过帖子,这个名字他很熟,曾国藩的心腹幕僚,也可以说是曾国藩所有幕僚中最有见识的。

    赵烈文,字惠甫,江苏阳湖人,廪生,道光十二年生,看过帖子,易知足暗暗惊讶,赵文烈居然如此年轻?这才二十三四?略微沉吟,他才道:“能得先生看重,必有过人之处。”说着,他对外吩咐道:“美莲,着人去将赵惠甫请来。”

    赵文烈与曹根生联袂而来,进的书房,他便躬身一揖,道:“学生见过易大人、魏先生。”

    他一进门,易知足就留意到了,二十出头,容貌俊朗,双目漆黑明亮,举止从容,一口官话也是说的极好,“惠甫无须拘礼,坐。”

    曹根生这才开口道:“大掌柜,旅顺和京师急电。”

    “念。”易知足丝毫不在意赵文烈在场,径直吩咐道。

    “旅顺来电,拦截一支悬挂着英法两国旗帜的商船队,说是英法联合舰队的补给船队,欲前往天津进行补给。”

    “京师来电,廓尔喀出兵两万侵占西藏的潜咙、聂拉木。”

    话一落音,易知足的眉头登时就皱了起来,英法联合舰队的补给船队出现在旅顺?难道英法联合舰队再次前往勘察加半岛攻打俄国远东舰队?

    去年九月,英法联合舰队进入阿瓦恰湾,炮击俄国远东舰队在勘察加的母港口——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但英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普拉斯却是意外死亡,最终,英法联军进行了两次仓促的登陆作战,伤亡惨重,被逼解除了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之围,法国舰队驶往旧金山,英国舰队则驶往温哥华。

    就算英法联合舰队卷土重来,似乎也不可能让补给船队前往天津进行补给!

    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着旅顺将船队扣留在大连港,上船搜查,如果确是英法联合舰队的补给船队,组织船队从天津运往大连进行补给。”

    “是。”曹根生连忙进行记录,

    易知足点了支香烟,心里疑惑,廓尔喀是哪里?与西藏交界?廓尔喀弯刀?尼泊尔?难道这个时候大清与尼泊尔还打了一仗?想了想,他才道:“廓尔喀是怎么回事?”

    略微沉吟,魏源才缓声道:“廓尔喀地处西藏西南,是大清的藩属国,在乾隆年间曾经两度入侵西藏,乾隆帝命大将福康安和参赞大臣海兰察率兵入藏击退并且迫使廓尔喀向清朝五年朝贡一次。”

    乾隆年间还有过两次入侵,这廓尔喀不简单,易知足微微点了点头,道:“回电,需要廓尔喀的详细资料,包括乾隆年间的两次进军路线、作战计划,作战经过等,越详细越好。”

    曹根生记录好之后,让易知足签字之后才快步离开,魏源迟疑了下,才道:“朝廷怕是有意让元奇出兵廓尔喀,以分散兵力。”

    易知足吩咐道:“将西藏地图找出来。”

    很快,林美莲就将西藏地图翻出来挂上,一看地图,易知足就明白过来,廓尔喀果然就是尼泊尔,“明知是坑也得跳。”他指点着地图上的廓尔喀尔,“廓尔喀与印度接壤,这背后怕是英国人在推波助澜,不能有丝毫姑息,否则,英国人会得寸进尺!”

    顿了顿,他吩咐道:“通知电报局,集中人力物力,即刻向西藏铺设有线电报。”

    “是。”林美莲连忙应道。

    魏源一脸担忧的道:“兵力抽调的过来?”

    “廓尔喀的重要性不亚于西北扩张,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易知足缓声道:“在廓尔喀屯集重兵,能够极大的牵制印度的英军,对于太平军入缅是强有力的支持。”

    赵文烈听的暗自纳闷,元奇不是在围剿太平军?怎的听这语气,元奇似乎支持太平军入缅甸?不过,他心里更多的还是振奋,易知足当着他的面说如此重要的事情,明显是要留他下来。

    返身落座,易知足看了赵文烈一眼,含笑道:“惠甫对元奇是何看法?”

    这个问题有点大,还有点空,赵文烈略微沉吟,才道:“元奇倡导西学,开办银行工厂、兴办西式学堂,创办报纸、修建铁路、铺设电报.......,令国人眼界大开,令广州上海快速发展,但学生窃以为,这不过是中体西用,不足以彻底改变大清落后局面。”

    这家伙不会是个狂生吧?魏源不动声色的瞥了易知足一眼,敢在易知足面前如此说话的,可真没几个,他有些担心自己看走了眼。

    易知足却是鼓励道:“惠甫认为,如何才能彻底改变大清的落后局面。”

    “学生窃以为,西洋各国能够富国强兵的根本在于,三权分立,论政于议院,君民一体,上下一心,务实而戒虚......。”赵文烈不急不缓的道:“非如此,不足以彻底改变大清落后的局面。”

    “惠甫说的是政体——政权的
大帝姬笔趣阁
组织形式,也就是国家统治阶级以何种形式组织政权。”易知足缓声道:“西洋各国的哲学家先后提出了很多种政体,贤人政体、军阀政体、财阀政体、民主政体、僭主政体、寡头政体,平民政体、**政体、君主政体、暴君政体、贵族政体、共和政体、暴民政体......。

    不过,本爵倒是觉的,没有最好的政体,只有最为适合的政体,东方与西方在历史、文化、传统、思想、经济等各方面都有着巨大的差异。

    不说东西方的巨大差异,就是西方各国的政体也有着巨大的差异,就象美利坚,美利坚没有君主,是一个新兴的资本主义国家,他的政体就是总统共和制,三权分立,但行政、立法、司法都以掌握行政和军事大权的总统为核心。

    而英吉利历史悠久,一直由君主统治,采用的则是议会制君主立宪制,君主只是名义上的领袖,临朝而不理政,没有决定权只有同意权,简单讲就是内政外交全部由首相为首的内阁执行,任何文件内阁送到女王面前,女王能做的事情只有签字同意,没有其他。

    曾经有人嘲笑过,英国上下两院如果作出决定就是把女王本人的死刑判决书送到她面前,她也不得不签字。”

    顿了顿,他接着道:“橘生于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作为立国的根本——政体,不能简单的生搬硬套西洋国家的,必须经过不断的摸索和总结,最终选择一个适合自己国情的政体。

    大清目前正处于一个由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过渡的阶段,不能操之过急,当发展到一定的程度,自然是水到渠成。”

    听的这一番话,赵文烈脸上登时有些讪讪的,有种孔夫子门前卖书,关公面前耍大刀的尴尬,人家不是没想到,而是想的长远的多,他也光棍,当即起身一揖,“学生惭愧......。”

    “惠甫无须介怀。”易知足摆了摆手,笑道:“若是不觉屈才,就先协助魏先生罢。”

    协助魏先生?赵文烈不由的一呆,这可是一步登天,魏源可是易知足最为倚重的幕僚之一,回过神来他连忙起身一揖,“学生见过东翁。”

    “先下去安顿好罢。”易知足含笑道。

    魏源有些难以置信的瞥了赵文烈的背影一眼,他着实想不通,不过寥寥几句话,易知足为何会如此器重这小子,不过,他也没多问。

    易知足却是由赵文烈想到了那位自嘲为大清帝国裱糊匠的李鸿章,道光二十七年就中进士,选入翰林院任庶吉士的他,不知道散馆之后,是留在了京师还是外放了地方?得找人打探一下。

    不到一个时辰,曹根生快步进来禀报道:“大掌柜,旅顺急电,英法补给船队不愿前往大连,也拒绝接受登船检查,径直返航。”

    做贼心虚!易知足一瞬间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什么英法联合舰队的补给船队,纯属扯淡,是美国的商船队!肯定是与私下签订租借高雄港一事有关,商船队装载的是什么?朝廷急切需要,美国人又愿意给的——只能是军火或者是机器设备——制造枪支弹药的机器设备!

    略微沉吟,他便沉声道:“让舰队拦截并扣留,尽量避免大规模的冲突。”

    次日中午,旅顺再次来电,已将商船队十五艘商船尽数拦截,并扣押在大连港,经登船检查,船队装载有五千枝米尼枪和大量弹药,另有大量机器设备。

    看过电报,易知足随即吩咐派人去将美国公使请来,美莲来的很快,双方寒暄见礼之后,易知足也不废话,径直将电报递了过去,道:“旅顺在渤海口扣押了一支贵国的商船队。”

    快速看完电报,美莲脸色登时就有些阴晴不定,矢口否认不是美国的商船队,怕是可能出现他无法控制的局面,而且这事也瞒不住,只要联系英法两国的领事馆就能一清二楚,他可不认为英法两国会仗义的帮他圆谎。况且对方言之凿凿的说是美国的商船队,天知道是否已经核实过了?

    仔细权衡了一番,他才如实道:“阁下,这只商船队所装载的货物,都是贵国皇帝陛下所特批的......。”

    易知足径直道:“跟租借高雄港有关?”

    美莲情知无法隐瞒,如实道:“是的,我国与贵国皇帝私下签订了一份租借台湾高雄港的协议,那批军火和机器设备就是租借高雄港的条件,这是贵国皇帝陛下亲自签署的协议.....。”

    易知足伸手打断他的话头,冷冷的道:“我给贵国两个选择,一个是与我国皇帝陛下合作,一个是与元奇合作。

    贵国如果选择前者,元奇会终止与贵国的所有的商贸和铁路修建工程,如果选择后者,商船队的所有货物,元奇出银子买下。”

    麦莲脸色苍白的道:“我可以保证,没有下一次。”

    易知足仿佛没听见一般,点了支香烟,眼光望向了窗外,麦莲苦笑着道:“好吧,卖给元奇可以,不过......高雄港......。”

    “高雄港不可能租借。”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

    麦莲一阵无语,虽说美利坚渴望在远东获得一个港口或者一块地方,但若是以断绝与元奇的贸易和合作为代价,美利坚实在是承受不起,毕竟这个代价太大了,考虑过一番之后,他才道:“那能不能在琉球或者是在倭国给一个落脚点,朝鲜也行。”

    易知足缓声道:“如果美利坚愿意在加利福尼亚租借一个港口给元奇,我可以考虑。”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麦莲轻叹了一声,道:“琉球、倭国、朝鲜都只是贵国的藩属国。”

    “藩属国也不行。”易知足看了他一眼,放缓了语气道:“不过,高雄港可以允许美商互市。”

    对于这个条件,麦莲显然无法接受,“这个问题超出了我的权限,很抱歉,我得向国内请示。”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