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六十二章 以霸制霸

第六百六十二章 以霸制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见的易知足漫不在意,严可欣迟疑了下,婉转的道:“可不是人人都象老爷这般喜爱闺女,素来风气是重男轻女,民间弃养女婴风气甚烈,一般家境稍富裕一点的,也往往只养一两个闺女,更遑论穷家小户。

    多女尤多虑,不少地方都有溺杀女婴的习俗,弃养女婴的情况更是常见,孤儿院待遇优厚,若是不加管束,有可能会加重弃女婴的现象,如今上海有数十万人口......。”

    不等她说完,易知足就发觉自己确实想的简单了,孤儿院若是不加限制,怕是一年就能收养上千的女婴甚至更多,长此以往,他就是再有钱也撑不住,况且这也违背他办孤儿院的初衷。

    这年头缺乏有效的避孕措施,医疗也跟不上,孩子生的多,夭折率也高,不少人家都是四五个,七八个孩子,十几个孩子的也一点不稀奇,但最终能成人却不多,这也加重了弃养女婴的风气。

    由此,他又想到了工厂老板对于保护女工权益的抵制,女工隔三差五的怀孕,孩子一个接一个的生,没有哪个工厂老板撑得住,因此工厂招收女工,结婚的一般都不要。

    这是一个死循环,他不是神仙,同样也束手无策,***这玩意不是没有,但现在的套套粗制滥造,再则,因为夭折率高,只能以数量取胜,没人愿意避孕,可着劲的生,还不知道能活几个,一旦避孕,无后的几率就太大了!

    一直缓步踱到园子门口,他才开口道:“张贴告示,人满为患,另外安排人日夜巡逻。再一个,孤儿院迁址,寻个偏僻点的地方,原址改办幼儿园,招收三至六岁的幼儿。”

    顿了顿,他接着道:“跟夫人商量一下,组织人手,着手推广普及幼儿园,免费入学,学前教育也是普及教育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元奇划拨经费。”

    若是从幼儿开始免费入学,这几乎是能从根本上扭转弃养女婴的风气,严可欣笑吟吟的道:“遵命,老爷。”

    易知足一笑,“这可不是小事,你们别给我办砸了......。”

    话未说完,林美莲快步进了园子,迎上来见礼道:“爵爷东南大学的冯校长求见。”

    “请他去书房罢。”易知足说着看向严可欣,“跟许怡萱说一声,《女报》要加强这方面的宣传,时代在进步,女人不仅能读书、经商、工作,以后还能入仕,推广普及幼儿园的事情也可以先在报纸上吹吹风。”

    东南大学,于道光二十六年就开始筹建,咸丰二年开始正式招生,校长冯桂芬是江苏吴县人,曾师从林则徐,是江苏经世致用派的代表人物,道光二十年进士,高中一甲二名也就是榜眼,在江南士林声名卓著。

    道光二十四年,他丁母忧回籍,二十七年应易知足之邀,出任东南大学校长,一心一意创办东南大学。

    进的书房,易知足便拱手笑道:“林一兄今日如何有暇前来?”

    冯桂芬不过四十六七,一副冲淡谦和、恂恂儒雅的模样,起身还了一礼,他才道:“爵爷怕是忘记东南大学了罢。”

    易知足素来是做惯了甩手掌柜的,听的这话,一边伸手让座一边笑道:“琐事繁杂,还望林一兄见谅......。”说到这里,他已是反应过来,“今年可是第一批学生毕业?”

    “难得爵爷还记得。”冯桂芬笑着颌首道:“再有两个月,首批八百余名学生就将毕业,爵爷有何打算?”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大清的近代教育目前才是起步阶段,当前阶段还是以推广普及教育为主,择优录取一批公费出国留学,去美利坚、英吉利、法兰西,名额一百吧,四百暂时分配到师范学院、中学任教,剩下三百进入南洋两省入仕或是进入元奇名下的银行、证券、铁路、工厂,林一兄认为如何?”

    “这批学生都很优秀,学习也刻苦......。”冯桂芬斟酌着道:“二四二罢,公费出国留学二百。”

    “行,依林一兄。”易知足毫不犹豫的道:“他们的毕业典礼,林一兄提前知会一声,我亲自出席。”

    听的这话,冯桂芬心里稍觉欣慰,易知足有多忙他是知道的,是以他才选择这个时间段来拜访,对方能抽空去出席东南大学的学生的毕业典礼,足见对东南大学的重视了。

    微微点了点头,他话头一转,“有件事,在下心里颇为不解,按照爵爷所言,大清远远落后于西洋各国,当振兴教育,发展工业,埋首追赶,可元奇为何要浪费诺大的财力物力人力挑起战事?”

    易知足做了个请茶的手势,自个却是点了支香烟,他估摸着应该是林则徐让对方来试探的,吸了口烟,他才缓声道:“并非是元奇好战,实在是出于无奈,俄国人在克里米亚独自面对英法土三国,现在又加了一个撒丁王国(1861年改为意大利王国),战败是必然的。

    俄国地处苦寒之地,外扩张的野心可谓是与生俱来,绝对不会因为克里米亚战败而收敛,向欧洲扩张的势头被遏制以后,俄国就会将扩张的目标转向亚洲,大清的东北和西北都是俄国扩张的下一个目标。

    如何才能遏制俄国的扩张野心?唯有以霸制霸!乘俄国战败之机出兵西北,一举收复西北被俄国人侵吞的领土,吞并中亚各国,才能遏制俄国在西北的扩张!

    东北也是一样,南洋海军和被北洋水师已经派出舰队配合英法联合舰队围剿俄国在勘察加半岛的远东舰队,拔掉俄国在勘察加半岛的据点,就等于斩断了俄国在远东的触手!

    元奇在西北、东北用兵针对的是俄国,在西南和西藏则是针对的英国和法国,西藏,廓尔喀在英国人的支持下入侵西藏,这无须多说,对于来犯之敌,必须坚决的打击。

    西南,驱逐太平军入缅甸、暹罗、安南,也是无奈之举,一旦克里米亚战争结束,英法两国就会将目光转向大清
不死武皇最新章节
周边的地域,东南亚是英法两国的首选,当然,也不排除直接与大清开战。

    搅乱东南亚,则是为了将英法两国的目光吸引到到东南亚,毕竟战争在东南亚爆发胜过在大清本土爆发。”

    冯桂芬听的心惊不已,半晌才由衷的道:“爵爷下的好大一盘棋。”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易知足缓声道:“没有现在的远虑,则日后必会有近忧,而一旦有了近忧,则无法远虑。

    没有哪个国家愿意看到一个强大的东方帝国重新崛起,大清要想崛起,不是一件容易事,事事都须立足长远,一旦被英法美俄在关键时刻打断崛起的进程,印度就是大清的前车之鉴。”

    说到这里,他轻叹了一声,“大清帝国是世界的一部分,而且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要学会将大清放在世界整体格局中去看问题,思考问题。

    如今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可以关起门来称王称帝的时代了,堪不破这一点,眼界始终难以拓宽!就说发生在克里米亚的那场战争,即便报纸在连篇累牍的跟踪报道,可有多少人能意识到,远在万里之遥的那场战争与大清息息相关?有多少人看到那场战争背后蕴藏的机会?又有多少人看到那场战争所有隐藏的危机?”

    冯桂芬捻着长须沉吟半晌,才感慨的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报纸上连篇累牍的报道克里米亚战争,介绍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莫卧尔帝国,怕是没几人能体会到爵爷的深意。”

    顿了顿,他才道:“爵爷应该时不时的抽空到学校为学生分析讲解世界格局,时事政治,可没人能有爵爷的看的透彻。”

    “这提议好。”易知足颌首道:“国家的希望在青年身上,确实应该引领他们客观的正确的去认识这个世界。”

    他他满口答应,冯桂芬笑道:“那可说定了,爵爷以后可不的借口忙碌推脱。”说着,他话头一转,“爵爷为何会认为,英法两国在克里米亚战争结束之后会侵扰我大清?”

    弹了弹烟灰,易知足才缓声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大清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在西洋各国眼里,既是最大的商品倾销市场,也是难得的原料供应地,而且东西方商贸数百年的积累,早就令西洋各国眼热无比。可以说,在全世界范围内,向大清发动战争,是最具价值的,堪称一本万利!

    再则,之前说了,英法美俄都不愿意看到大清迅速崛起成为东方大帝国,另外,一直以来,英国和俄国都在争夺亚洲霸主的地位,在俄国大伤元气之时,英国人会乘机加紧在亚洲的扩张,法国人也会乘机开拓在亚洲的殖民地。

    基于这几点,英法甚至是英法美三国会在克里米亚战争结束之后,在大清或者是东南亚挑起一场战争。”

    冯桂芬很清楚,论对世界格局的认识和了解,大清无人能出易知足其右,而且易知足还有着惊人的洞察力和极为精准的预见力,元奇既然如此大动干戈,可见英法两国在克里米亚战争结束之后入侵大清的可能性极大。

    他记忆力极好,回到学校,连夜就将与易知足的谈话一字不漏的记录下来,一点不加的整理就直接邮寄给了京师的林则徐,希望能够引起朝廷的高度重视。

    东北,库页岛,亚庭湾,望西港。

    望西港很简陋,是北洋水师北上巡航在库页岛建立的一个简陋的停靠据点,不过,自去年元奇东海舰队和北洋水师舰队北上驱赶侵入黑龙江的俄国船队,这里就开始逐步的热闹起来,修建营盘,构筑工事,架设炮位,有了点军港的雏形。

    海面上,静静的停泊着五十多艘大大小小的船只,战船和补给商船各自占了一半,一艘在北方很少见的身形狭长的飞剪船从东面快速的驶进海湾,临进港湾才缓缓减速。

    中军大帐里,正与载钊有一搭没一搭闲侃的肖明亮听的账外喊报告,随口就吩咐道:“进来。”

    “剑鱼”号飞剪船的船长——上尉连长庞德中大步进来,敬礼道:“报告司令,英法联合舰队已经抵达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不过,俄国人已经全部撤离,只留下了一座空城。”

    “可探知俄国人舰队去向?”

    “不知。”庞德中道:“英法联合舰队也正在四处搜寻。”

    “先下去休息。”肖明亮说着起身走到大幅海图前,道:“穆拉维耶夫倒是有几分运气,堪堪躲过了这一劫,说说看,俄国人舰队会躲到什么地方?”

    载钊捧着茶杯懒洋洋的道:“拖家带口的,还能躲到什么地方去?黑龙江!”

    “想到一块去了。”肖明亮笑道:“拖家带口的一旦在海面上遭遇英法战舰,就是死路一条,黑龙江可谓是最好的藏身之地。”说着,他眉头一皱,“是借刀杀人的好?还是咱们悄悄吃独食?”

    “当然是借刀杀人。”载钊不假思索的道:“校长现在还在西北与俄国人进行军火贸易,咱们在这里灭了俄国人的远东舰队,怕是会影响校长的西北扩张计划。”

    肖明亮道:“可校长的电报,是叫咱们遭遇俄国舰队,就直接开战。”

    载钊放下茶杯转过身来,斜了他一眼,道:“校长的目的,是要歼灭俄国人的远东舰队,咱们报报信,看他们狗咬狗,顺带围堵一下漏网之鱼,岂不更好?”

    “我这是见猎心喜,手痒了!”肖明亮笑道,顿了顿,他才道:“库页岛北部封冻长达八个月之久,这个时候,还没解冻吧,俄国舰队要想进入黑龙江,必须从南端进入鞑靼海峡,要经过亚庭湾......。”

    “解冻就在这几日。”载钊沉吟了下才道:“撤吧,撤到北海道去,密切监视便是,让他们进入鞑靼海峡才好关门打狗,真要四处逃窜,又要多费手脚。”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