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六十三章 好事连连

第六百六十三章 好事连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周之后,守候在北海道石狩湾的肖明亮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俄国四艘战舰,六艘商船组成的船队绕过库页岛南端进入鞑靼海峡。

    听的探报,肖明亮朗声笑道:“英法舰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咱们却是得来全不费功夫!”随即便高声下令,“传令,舰队起航,堵住鞑靼海峡南面出口!另外,派快船前去通知英法联合舰队,高知俄国舰队行踪。”

    “还有一点别疏忽了。”载钊补充道:“告诉英法舰队,要分兵堵住鞑靼海峡的北面出口,不能给俄国人一丁点逃出生天的机会。”

    相比于兵力薄弱,战舰不多的俄国远东舰队,英法联合舰队完全是占据压倒性的优势,只是苦于无法寻找到俄国舰队的主力而已,收到清国海军的情报,英法联合舰队当即兵分两路迅速扑向鞑靼海峡。

    五月二十日上午,历时两年,历经罗巴甫洛夫斯克包围战失败,又被摆了一次空城计的英法联合舰队终于报了一箭之仇,抢在俄国舰队进入黑龙江之前彻底歼灭了俄国在远东的唯一一支舰队,一同被歼灭的还有一千多移居巴甫洛夫斯克港的俄国人。

    至此,俄国在远东的势力——勘察加半岛、库页岛、黑龙江出海口附近的所有大小据点被彻底的连根拔起。

    在英法联合舰队南下之后,载钊率领北洋水师十多艘战舰北上勘察加半岛进入阿瓦恰湾,进驻被烧成一片空地的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城,随后在城中升起了大清海军龙旗。

    也就在载钊在勘察加半岛升起大清海军龙旗之时,俄国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耶夫率领三千哥萨克兵,四百户移民,以俄国地理学会东西伯利亚分会为首组成的‘黑龙江考察队’分乘一百二十艘船沿黑龙江而下,开始了第二次武装航行黑龙江,并向清廷提出,在阔吞屯举行两国边界谈判。

    京师,海淀,圆明园,芳碧丛。

    “啪”,咸丰重重的将黑龙江将军奕格的折子甩在桌子上,神情阴冷的扫了一眼跪在下面的一众军机大臣,“欺人太甚!俄国人在东北能有多少兵力?”

    天知道俄国人在东北有多少兵力?对于俄国人在东西伯利亚的兵力没有一个人清楚,奕訢、穆章阿、林则徐、文庆、彭蕴章都不自觉的将身子低伏了伏。

    所有人都知道,刺激咸丰的是俄国人在阔吞屯悬挂的巨幅口号——拿下黑龙江,守住这边疆,蒙古,勿开口!中国,莫争辩!对于俄国,北京也并不遥远!

    俄国人的狂妄叫嚣将侵华野心暴露无疑,最后一句——北京也并不遥远!更是明目张胆的威胁!也不怪咸丰恼怒。

    皇帝问话,自然是不能不答,见的没人开口,穆章阿硬着头皮道:“回皇上,俄国先后两次入侵黑龙江,总计兵力在四千以上。”

    “皇上。”林则徐沉声道:“俄军火枪不及八旗新军,微臣恳祈调派八旗新军进入黑龙江围驱逐入侵之俄军。”

    “微臣附议。”彭蕴章开口道:“微臣虽不知兵,却也听闻,精兵是打出来的,不是练出来的,八旗新军入黑龙江,既能驱逐俄国人,又能收实战练兵之效。”

    “皇上。”奕訢接着道:“元奇素来重视边疆,出兵黑龙江,可以名正言顺的着元奇提供军火。”

    咸丰瞥了他一眼,道:“元奇正在伊犁与俄国人进行大额的军火贸易,这个时候会支持与俄国人开战?”

    林则徐语气笃定的道:“以微臣对易知足的了解,他必然会大力支持。”

    支持?怎么支持?元奇就是浑身是铁,又能打多少钉?咸丰扫了众人一眼没有吭声,元奇在西北与俄国人进行大额的军火贸易,在云南为太平军提供军火入侵缅甸,又出兵西藏,那也少不了大量的军火补给,还能有余力支持八旗新军入黑龙江?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所有事情都凑到一起来了,可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祸不单行!他忍不住暗叹了一声,相比于西藏,东北作为的大清的龙兴之地,意义更为重要,那可是满人的退路!

    俄国人在黑龙江得寸进尺,变本加厉,若是不出兵,怕是会越来越放肆,胃口也会越来越大,这是他不能容忍的,必须出兵,而且只能靠八旗新军,不能让元奇派兵入东北。

    想到好不容易才攒了点银子,又要撒出去,他心里一阵肉痛,,思忖了片刻,他才开口道:“发封电报,试探一下易知足的态度,大举兴兵,需要的不止是军火,还有粮饷。都跪安罢。”

    林则徐跪着没动,道:“皇上,微臣有事密奏。”

    咸丰微微点了点头,待的众人退下,他才道:“何事?”

    “这是上海东南大学校长冯桂芬给微臣的私信。”林则徐边说边取出信封呈了上去。

    私信?咸丰接过迅速的看了一遍,随后又拧着眉头神情肃然的细看了一遍,半晌没有吭声,良久,他才抬起头看向林则徐,“少穆是何看法?”

    “回皇上。”林则徐沉声道:“微臣窃以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略微沉吟,咸丰才道:“冯桂芬是你的学生罢?”

    林则徐躬身道:“回皇上,确是微臣着冯桂芬找机会试探易知足驱赶太平军入缅的真实意图。”

    明摆着的,易知足显然是清楚冯桂芬的试探,这是在借冯桂芬之口向朝廷转述大清所面临的巨大危机,克里米亚战争蕴藏的机会,咸丰是清楚的,无非就是西北扩张,但这场战争背后隐藏的危机,他是真没想到,英法会向大清发起战争?

    是不是危言耸听?但易知足目前还有必要危言耸听?朝廷如今压根就奈何不了元奇,危言耸听有何必要?如果英法真的对大清发起战争,朝廷又该如何应对?联合英法打击元奇?还是联手元奇,对抗英法?

    他正自琢磨,林则徐开口道:“皇上,微臣私下揣摩,易知足应该是有缓和与朝廷关系的意图。”

  
最牛微信朋友圈最新章节
缓和关系?咸丰马上就反应过来,易知足这是预见到英法入侵的危险,希望与朝廷联手,一致对外,即便朝廷帮不上忙,也不希望朝廷在背后捅刀子!略微沉吟,他才道:“暂且先看一看罢。”

    上海,镇海公府,长乐书屋。

    易知足、包世臣、魏源、赵文烈几人正一脸欢欣的看着墙上的大幅安南地图,刚刚接到来自鸿基的电报,东王杨秀清率领十余万太平军势如破竹,横扫整个红河平原,攻陷了安南陪都——河内这座红河平原最大的城市。

    “爵爷,太平军但凡攻陷一城,尽其洗劫之能......。”魏源沉吟着道:“是否令燕扬天挥师进入安南,驱逐太平军向南。”

    “太平军洗劫的钱财都用来购买军火了,只要他们不放火焚城就行。”易知足笑道:“由的他们折腾,民怨越大,越利于咱们接管,现在挥师入安南,还早了点,最好是能让嗣德帝阮福时主动恳求咱们进入安南。”

    “安南并非不关注大清的政局。”包世臣抚着长须慢条斯理的道:“爵爷驱虎吞狼之策,安南国王不难窥破,否则,早就该请求派兵援助了,而不是一味的指责。”

    “无所谓。”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就算阮福时明白又如何?照样挽救不了安南覆灭的命运。”

    赵文烈却是突兀的道:“爵爷,以元奇兵威,早就可以将安南收入囊中,何以一直拖延到这个时候?可是顾忌名声?”

    “与名声无关。”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大清藩属国众多,无端出兵灭掉安南,其他藩属国难免会惊恐,再则,安南与法国颇有渊源,还的防备安南在危难之时病急乱投医,向法国寻求援助。

    眼下法国正陷入克里米亚战争,就算安南求援,也无暇分身,这是灭安南的最好时机,就算没有太平军这把刀,元奇也会以莫须有的罪名挑起战事。”

    换句话说,这么多年了,元奇一直在等待灭安南的时机?赵文烈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嘴边的一块肥肉,生生等了那么多年才一口吞下,这份隐忍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魏源将话题拉了回来,“爵爷打算何时出兵安南?”

    “一两个月后罢。”易知足指点着鸿基附近道:“连番作战,杨秀清的太平军也需要修整一下,枪支弹药也需要补给,等他占领沿海,燕扬天就可以挥师进入安南。”

    话才落音,曹根生进来禀报道:“爵爷,军机处来电。”

    “念。”易知足说着转过身来。

    “三千俄军于六月初入侵黑龙江。”

    “就这一句?”易知足有些意外。包世臣却是笑道:“朝廷这是有意出兵黑龙江,试探爵爷的态度。”

    易知足伸手做了一个让座的手势,随即接过电报看了看,落座后,他才道:“这是要军火要银子?”

    “东北是本朝龙兴之地。”魏源缓声道:“俄国人自前年开始,频频武装入侵黑龙江,兵力越来越多,朝廷自然是坐不住了,应该是准备派八旗新军入黑龙江。”顿了顿,他接着道:“爵爷还有余力支持八旗新军入黑龙江?”

    话未落音,林美莲快步进来,笑道:“爵爷,好消息,旅顺来电,英法联合舰队于鞑靼海峡全歼俄国在远东的舰队,俄国人在勘察加、库页岛、黑龙江入海口的所有据点,被清扫一空。载钊已率北洋水师舰队前往勘察加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港。”

    易知足笑道:“今天是个好日子,好消息不断。”

    赵文烈拱手笑道:“恭喜爵爷,不费一枪一弹,占领勘察加半岛。”

    要吞下勘察加半岛,可没有那么简单,易知足也没多说,笑道:“双管齐下,就能一举粉碎俄国人在东北的扩张野心,朝廷既然有意出兵黑龙江,咱们自然要积极支持。断掉西北与俄国人的军火贸易,转给八旗新军。”

    包世臣道:“爵爷别如此爽快,总得提点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易知足一转念就反应过来,道:“全面解除东北和蒙古的封禁,任由甚至是鼓励内陆百姓自由迁移?”

    “爵爷胃口可真够大的。”包世臣笑道:“蒙古就罢了,能解禁东北就算不错了。”

    “依先生的,一口气吃不成胖子,咱们一口一口吃。”易知足语气轻松的道:“给军机处回电,全面解除东北的封禁,鼓励内陆百姓自由迁移,元奇积极支持八旗新军入黑龙江,米尼枪五千枝,弹药二十万发。

    另外,为彻底杜绝俄国人沿黑龙江入侵,元奇在三到五年之内,资助北洋水师、东北水师五十艘蒸汽炮艇,首批二十艘下月起航前往旅顺。”

    京师,圆明园,芳碧丛。

    咸丰缓缓放下电报,心里暗忖,米尼枪五千枝,弹药二十万发,倒算不得什么,五十艘蒸汽炮舰,这手笔可不小!若是东北水师早有这批蒸汽炮舰,何至于让俄国人在黑龙江上耀武扬威?

    略微沉吟,他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的轻声道:“易知足为何如此热衷解除东北封禁?”

    东北既是大清的龙兴之地,发祥圣地,封禁东北,实行民族隔离,不仅是为了保护满人的经济利益,也是为了在东北建立一个强悍、纯粹的八旗兵源基地,从而保障满人对中原的统治安全,同时,这也是满人给自己留下的一条退路。

    这些个原因,穆章阿自然是清楚,他不确定咸丰究竟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问他,犹豫了下,才轻声道:“皇上,今非昔比,火器之犀利已非骑射能抗衡......,再则,俄人频频入侵,亦是因为东北人烟稀少,若能大举移民实边,至少能断绝俄人对东北的窥觑。”

    默然半晌,咸丰才轻叹了一声,“全面解禁就全面解禁罢,左右已经开始解禁了,东北苦寒,尤其是黑龙江,未必有汉人愿意前往。”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