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六百六十四章 黄河改道

第六百六十四章 黄河改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咸丰心情很复杂,既有几分被逼的无奈,又抱有几分期待,同时心里又有几分忧心。

    黑龙江地广人稀,这是俄人频频武装入侵的原因,也是黑龙江地方无力抵御俄人入侵的原因,虽然全面彻底的解除东北封禁,他心里有几分不甘甚至有些忐忑,但更多的还是无奈!

    火器之犀利已非骑射能抗衡,这句话戳中了大清的要害,封禁东北最重要的目的,是保存东北强悍纯粹的八旗兵源,在威力强大的米尼枪面前,再勇猛纯粹的八旗骑兵都只能成为靶子。

    既是如此,还有什么必要再坚持封禁东北,不如全面解禁,鼓励百姓移民东北充实边疆,既能防止俄人入侵,又能开发东北,增加朝廷岁入,最主要的还是增加兵源。

    他看的很透彻,火枪兵易于训练,火枪如今也能用机器大规模大批量的快速生产,以后的战争,拼的是兵力,这也是促使他下决心全面解除东北封禁的原因,东北需要吸引更多的移民,才能保证有足够的兵源。

    令他忧心的是东北尤其是吉林和黑龙江,虽然沃野千里,但却是苦寒之地,纵然解禁,怕是也无法迅速吸引众多的移民前往。

    贯彻了二百年的东北封禁政策彻底解禁,穆章阿心情也很是复杂,他也无法判断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颤颤巍巍的叩首道:“皇上圣明。”

    咸丰瞥了他一眼,道:“谁适合领兵入黑龙江抗击俄人?”

    穆章阿没迟疑,径直到道:“奴才窃以为,奕增、载钊二人均可。”

    奕增、载钊二人均是出自南洋海军,与易知足关系非浅,载钊更是易知足的大舅子,穆章阿举荐这两人领兵出征黑龙江,摆明了是投易知足所好,要银子要军火方便,另一个原因便是两人都有实战经验。

    咸丰沉吟了一阵,便道:“载钊尚且未归,着奕增领兵出征,载钊接掌北洋水师。”顿了顿,他接着道:“东北既已全面解禁,也该铺设电报。”

    上海,镇海公府大门外。

    一辆漂亮的四轮马车缓缓的在大门外停下,车门一开,衣冠楚楚的英国驻华公使兼香港总督包令钻了出来,随即在门房总管的恭迎下快步进了大门,他昨天才从香港赶过来。

    易知足一如既往的站在书房门外迎接,昨天才接到英法联合舰队在鞑靼海峡全歼俄国在远东的舰队,今天包令就巴巴的赶来了上海,很显然不会是为这事来的,能让包令从香港跑来上海,显然不会是小事。

    他一时间琢磨不透会是什么事,应该不会与战争有关,不过,对他来说,包令来的很及时,他正想找机会与对方详谈,对方就主动上门了。

    一见面,易知足便笑着伸出手,道:“恭喜英法舰队灭掉俄国在远东的舰队。”

    包令笑容可掬的道:“这还要感谢贵国海军的大力协助。”

    “俄国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这是理所应当的。”易知足收回手随即一展,礼请对方进门。

    进的房间,礼让落座之后,包令便缓声道:“俄国人已经凿沉了他们的黑海舰队,三月二十日,沙皇尼古拉一世在绝望和悔恨中服毒自尽,阁下应该听闻了吧?”

    沙皇尼古拉一世就已经服毒自尽?易知足大为意外,俄国人虽然凿沉了黑海舰队,但战争还没结束,俄国人在西北还在源源不断的采购军火和粮食,准备在克里米亚绝地反击,尼古拉一世怎么会绝望的服毒自尽?

    他嗅到了一股宫变的味道,他没多想,微微颌首道:“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不过,应该祝贺贵国能尽快从克里米亚的泥潭中抽身。”

    “尼古拉一世虽然已经服毒自尽,但战争还没结束,塞瓦斯波托尔的包围战正打的热火朝天。”包令说着话头一转,“不过,我们在俄军的后勤中心——刻赤,遭遇到了巨大的打击,伤亡超过五千人,该死的俄国人突然获得了大量的米尼枪。”

    刻赤在克里米亚半岛东端,是俄军的后勤中心,俄国内陆运来的补给物资都堆放在那里,留有重兵把守,英法联军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出兵远征刻赤,意图一举切断俄国人的后勤补给,却是一脚踢到了铁板上。

    易知足心里暗爽,对方这明显是怀疑元奇向俄国人出售米尼枪,这事情能做不能说,别算对方没有证据,就是证据确凿,他也是打死不认账,开什么玩笑,这事要承认,那等于是向英法宣战!

    “俄国人拥有大量的米尼枪?”他微皱了下眉头,随即点了点头道:“果然是得不偿失,1852年秋,我们在西北与俄国人争夺一座金矿,被俄国人俘虏了一个小队.......。”

    俄国人能够大规模生产米尼枪?包令有些疑惑,米尼枪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仿制很容易,难就难在大规模的生产,毕竟米尼枪弹药系统的要求是很高的,必须要有足够高的机械加工水平,才有可能批量生产。

    犹豫了下,他径直问道:“元奇在向贵国西部大量运送军火?”

    “阁下消息还真是灵通。”易知足抢白了一句,慢条斯理的点了支香烟,这才道:“这事也没必要隐瞒,俄国人这些年侵占我国西北不少领土,我国皇帝陛下打算出兵西北,收复被侵占的领土,不仅是西北,在东北也是如此,我国已经调兵进入黑龙江驱逐入侵的俄国哈萨克兵.......。”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话头一转,“贵国一直希望遏制俄国,封锁俄国的出海口吧?”

    包令略微沉吟了下,才道:“为什么这么说?”

    易知足笑了笑,道:“这次贵国与俄国的战争不只局限在克里米亚,还有高加索战场、波罗的海战场、勘察加战场以及白海战场,贵国的舰队处心积虑的灭掉俄国在勘察加的舰队,还不足以说明问题?

    遏
三国之最风流小说5200
制俄国在远东的扩张,杜绝俄国在远东太平洋拥有港口,这应该是贵我两国共同的目标,我国海军经过两年时间,收复了俄国人在黑龙江出海口附近以及库页岛建立的所有据点,并且派舰队占据了勘察加半岛的彼得罗巴普罗夫斯克,我希望能够获得贵国的支持。”

    勘察加半岛,俄国人已经占据了上百年,易知足还真怕一口吞不下,毕竟俄国人也不是吃素的,俄国波罗的海舰队可不是目前南洋海军能够抗衡的,因此,他希望英国能够积极支持大清割占勘察加半岛,唯有获得英国的支持,大清才不至于吞下去又吐出来!

    包令很是意外,他是真没想到清国居然胃口如此好,竟然想从俄国人手里割占勘察加半岛,英法两国对气候严寒,冬季漫长,人口稀少,土地贫瘠的勘察加半岛没兴趣,太过偏僻和遥远,对两国来说,没有一点价值。

    若是由清国占据勘察加半岛,也就等于彻底抹除了俄国人在远东的落脚点,能极大的遏制俄国人向远东扩张,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有这一段纠葛,俄国与清国的关系必然恶劣,对于大英帝国来说,可谓是有利无弊,何乐而不为?

    当然,对于清国这种捡便宜的行径,他心里很是不屑,除了勘察加半岛,清国还打算在西北捡便宜,换谁心里也不痛快!

    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我国租借香港已经十多年了,但是情况很不乐观,连澳门也不如,我希望贵国允准中国商船在香港注册,悬挂我国国旗,享受我国商船待遇,以此来吸引众多的商人来香港。”

    这是谈条件了?易知足没多想便颌首道:“不过,我需要英法中俄四国签订条约,正式割占勘察加半岛。”

    “阁下放心,我会尽力促成这事,不过,这要等到克里米亚战争结束。”包令一脸的微笑,他也没打算再追问米尼枪的事情了,清国要在西北、东北对俄出兵,还要割占俄国的勘察加半岛,怎么可能向俄国大量售卖米尼枪?

    送走包令,易知足长长的伸了个懒腰,若是能成功割占勘察加半岛,对于购买阿拉斯加,对于吞并东西伯利亚,都将极为有利,而且,还能极大的遏制俄国向东北扩张的势头,至于英国人怀疑元奇在西北贩卖米尼枪给俄国,那是打死不能认帐的。

    河南、兰阳县,铜瓦厢镇。

    铜瓦厢是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繁华古镇,也是有名的黄河渡口,黄河西来,到这里漫转东南,因为东北段地形低洼,开封一带决河多由此冲向梁山一带,因此,这一河段自前明以来就一直是河防上的险要所在。

    每逢汛期,河提上都有人日夜巡视,黄河不比长江,一年四季都有汛期,分别称为桃汛、伏汛、秋汛、凌汛,夏秋两季的伏汛和秋汛合称为“伏秋大汛”,也是最令人提心吊胆的。

    这几日黄河大水,水势凶猛,下游水位接连上涨,短短两日间,水位骤然升高一丈一尺以上,大雨方歇,河提上就涌来不少人观看水情,看着波涛汹涌,咆哮而下的混浊河水距离堤坝顶部已经不远,所有人都忧心忡忡,生怕河水漫堤。

    有道是怕什么来什么,天黑之后,又是大雨倾盆,密集的雨声令的所有人都提心吊胆,次日一早,天色大亮,河提上就响起了密集的锣声,这是水漫堤顶的报警信号,整个铜瓦厢登时慌乱一团,有人惊慌失措的出镇逃离,也有人吆喝着组织青壮准备物质,做着堵堤的准备事宜。

    此时,站在河提上一眼望过去,不少地方河水都已平齐河堤,整个堤坝都岌岌可危,危如累卵,不过在河堤上巡河的队伍始终坚守在河提上。

    上午,铜瓦厢三堡堤段率先坍塌,决口不大,不过三四丈,早有准备的青壮随即有条不紊的签桩厢埽,抛护砖石以堵塞决口,整整一天,决口虽然没有堵上,却也没有扩大。

    玩晚上,再度下起了大雨,而且狂风大作,风因雨猛,雨助风势,风卷狂澜,波浪掀天,一整天没被堵上的决口,终于溃决,“轰”的一声,大段河堤坍塌,一河狂涛由决口倾泻而下,眨眼间,千年古镇被一鼓荡平,沉于河底。

    铜瓦厢决堤,决口百十丈,全河夺溜,犹如一条黄龙滚滚而下,兰阳、祥符、陈留、杞县登时一片汪洋,远近村落,半露树梢屋脊。

    上海,正在喝水的易知足听的曹根生念完电报,登时就被呛住了,又决堤了?这才几年?好不容易止咳,他忍不住长叹了口气,这次黄河决堤可真不是时候,各处都在用兵,就连元奇也拿不出银子来!

    京师,咸丰愣愣的望着满园的翠绿,半晌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招安了捻军,驱逐了太平军,接着是廓尔喀侵藏,俄国入侵黑龙江,好不容易才一一摆平,以为可以松口气了,黄河又决堤了,还能不能消停点?

    有电报就是方便,很快,被大水漫淹府县的附近各附近府县就纷纷来电禀报情况,不过,在再三确证了情况之后,素来颇为关注黄河水患的咸丰不由的目瞪口呆,这根本就不是黄河决堤那么简单,而是黄河改道!大改道!

    原本黄河是经河南、山东、安徽、江苏最后在江苏滨海流入黄海,铜瓦厢决口后,黄河冲破原有的河道,改东北走向,在山东境内借大清河入渤海。

    黄河大改道,这意味着什么?咸丰一瞬间脸色变的异常惨白!这不仅是罕见的大灾,而且还意味着今后多年绵延不绝的黄患,一瞬间,他就决定下来,堵塞决口,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堵塞决口!

    迟了一天,易知足才知道这次黄河决堤不是一般的决堤,而是黄河大改道,而且是有史以来影响巨大的第六次大改道,他登时也是蒙了!决堤都没银子,况且还是大改道!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